【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不喜欢王小波的两个理由

波迷们不要立马失控,喜欢小波,什么话都听一听才最好,欢迎波迷反击。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王小波:1952年5月13日-1997年4月11日

王小波:1952年5月13日-1997年4月11日

我不喜欢王小波的两个理由

文/廖保平

今年是王小波逝世十七周年。十七年来,每年都有人纪念他,似乎成了一种习惯,这成了一种非常独特的现象,正如有论者所说:他的书一版再版,他的话被反复引用,他的思想有人专门研究,他的文风成为一种流派,他的追随者越来越多。在中国当代作家中,完全以作品本身赢得如此殊荣的人,王小波乃绝无仅有。

似乎每年,李银河都要撰文纪念他。今年也不例外。她在《俯瞰人间世——纪念小波辞世17周年》中说:17年前今天,永失我爱。念及小波音容笑貌,不禁潸然泪下。想起他死前的那两声呼唤,其中含有多少惊慌痛苦,真是痛彻心扉。如今,他的生命和写作已经成为千百万人的共同记忆,他因此而不朽。

是的,王小波活在我们的记忆里,拥有了不朽。我必须承认,我是读了王小波的作品,受了他的影响,更加热爱文字和写作,他的思想也深刻地影响了我——追求自由精神、平等精神,赞美智慧,喜欢幽默。

现在回想起来,我是在大学时代接触了王小波。1997年,王小波死后其热潮席卷而来,当时同学中人尽共知有一个写文章很棒的王小波,大家以读王小波为时尚,甚至为骄傲,还有人以效仿他的文本写作为快事。

我是这股热浪夹裹里的一分子,但是那时我更多的精力是关注诗歌,只是以不落伍的心态阅读,说实话,王小波的尖锐、机智和独特的思维方式令我耳目一新。至少有三个理由是我喜欢王小波的原因。

1、独具智慧的清醒:

王小波不轻易把自己的脑子拱手让出,成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场,在人人疯狂得失去理智的文革中,尤为难能可贵,令人敬佩。在我所读到的知青文学、伤痕文学中,他是唯一一个远离软弱的哭诉、无力的愤怒和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人,更不会象一些自贱的知青为黑色的历史唱牧歌式的赞歌。

王小波的清醒是多方面的,他的清醒是对极权的反感,极权要求统一划齐,难免生出专制单调,而王小波最推崇罗素的一句话:“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

他的清醒是对常识的尊重,常识是生活的底线,尊重常识的人不会相信一亩地能产十万斤粮食,也不会相信自己脖子上顶的东西是个鸟窝,只读一个人的书,听一个人的话,照一个人的指示办事;他的清醒是对道德的警惕,道德不是尚方宝剑,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道德只能解决好与坏,而不能解决对与错,一个人在道德上高人一等就要凌驾于人,就要在任何领域指手划脚,王小波反感,我也反感,更何况道德被不道德的人利用,会带来更坏的结果。

2、特立独行的自由:

王小波本质上是个自由人文主义者,是体制外、潮流外疯狂生长的野花。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曲子唱得比法国人的马赛曲好:不自由毋宁死。他最怕被当成“行货”任人修理,他在时代的围猎中他左冲右突,孤身鏖战,是中世纪的浪漫骑士。他张扬生命力,率性而行,肆意而为,唤起人们对生命和生活的积极向往。人们如此推崇王小波式的自由,无非说明我们活得还不够自由。

3、幽默有趣的文体:

王小波的文章,读起来很“有趣”,大快人心,容易上隐。他于嬉笑之中暗藏讥讽,于细节处独具见识,于平常处见机锋,汪洋恣肆却又收放自如,自成一体,是一看就能识出的面孔。

我以为他对红色文革的诸多辛辣讽刺,足以形成一种小波式的“红色幽默”。崔卫平在《狂欢 诅咒 再生》中曾认为,王小波“富有天才地抵达和完成了,一种对中国读者来说还比较陌生的狂欢性文体,提供了用汉语写作的狂欢体小说。”

给王小波赞美的话太多了,我特别要说说我不喜欢王小波的两个理由:

1、挥舞逻辑的板斧:

逻辑可以使我们活得明白点,只是王小波对此太过情有独衷,他挥舞逻辑的板斧砍向一切,于求证中获得快乐,也于求证中遭遇苦闷,一不小心,就砍伤了自己,这是王小波与现实关系紧张的原因,大概也是王小波英年早逝的原因。

人并不总是靠逻辑生活的,如果总要生活在“因为……,所以……。”和“A是A……”的定式里,总要从前提推导到结论,总要为自己找一个立脚点,必须证明自己如何如何,我们就常常在现实面前裹足不前,因为逻辑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不喜欢“鸡生蛋”式的逻辑推论,我倒喜欢生活常常有些例外,或者说在吃饭的时候,不要将吃饭分析成在吃各种蛋白质和维生素。

2、炫耀自我的聪明:

许多人都遇到过烦人的推销,我在学校时就常常碰到这种事,有人敲宿舍门塞进一些东西:“袜子要吗?耳机要吗?电池要吗?”读王小波的文字我也隐隐有这种感觉。王小波是聪明的,大家有目其睹,但是他喜欢在文章里缺乏节制地炫耀、贩卖、推销的自己的聪明,就很令人生厌。

我一直认为过分自信的聪明是可疑的,因为我知道,聪明与愚蠢是夫妻,有时很难说一样东西是谁的。王小波说:“只有那些知道自己智慧一文不值的人,才是只有智慧的人。”王小波看到了却没做到,他高估了自己的聪明,象一只猴子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屁股,于是撅起来说:“你们看,我的屁股是红的。”对这只猴子我们能说什么呢?

王小波生前寂寞死后哀荣,王小波生前出书可谓费尽周折,死后好评如潮。但是,这于作者已是“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说句刻薄的话,一群不肖的儿子,老子活着时不尽赡养之责,老子死了大把大把烧纸钱,年年清明隆重扫墓也是虚情假意。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