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微酸袅袅青春小说:樱花落海洋(全文)

南澄高二的时候南家搬了新家,二百多平方米的复式楼,她和南澈终于有了属于各自的宽敞空间。但新家离学校太远,所以开学没多久,她便申请住校,那样就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学习。

那年夏天很短,秋天很长,金色的落叶覆盖了整座校园,温暖的毛衣是每个人衣橱里必不可少的配备。南澄最喜欢穿一件湖蓝色的毛衣开衫,那是南宇去年出差的时候带给她的,虽然衣服袖子过长,但她还是喜欢得不得了,把手缩在袖子里可以保暖,短处也变成了喜欢的原因。

所以那天夜自习后回宿舍,南澄第一个发现她晾晒在外的湖蓝色毛衣不见了,而后同寝室的女生也叫唤起来:“我的‘古今’内衣呢?”

“我贴身穿的吊带背心也不见了。”

“啊!”苡米后知后觉地大叫起来,“难道我内裤越穿越少,不是因为我稀里糊涂搞丢了,而是被人偷走了?”

“你是傻的吧?谁会把内裤穿没了啊,肯定是被什么变态偷走了!”

“……是谁啊,哇,好恶心!”苡米大约是想到了她“走失”的内衣们可能的遭遇,恶心得满寝室暴走。

南澄也少了两件内衣,但她更在乎那件湖蓝色的毛衣。

丢东西的不止南澄她们寝室,整个女生楼至少有十几个女生少了东西,大多是衣物――内衣、外套都有,少数还有鞋袜之类的旁物。

丢东西事小,住宿安全感的丧失让女生们人人自危,晚上睡觉不敢开窗,原本晾晒在外的湿衣服也收进来晾在室内。

学校加派了保安日常巡逻的班次,学生会也组织了学生兼职巡逻,男女生两个一组,三小组为一个班次,负责不同的区域。

南澄没想过会和顾怀南分到一组,在她的印象里,他一直是走读的。

“怎么是你?”在寝室楼橘黄色的灯光下,南澄看到那个低头戴红色袖章的男生,心里有些许的惊慌,但惊慌之下,似乎又有种莫名的安定踏实感。

“怎么就不能是我呢?我也很愿意为大家做点事啊。”顾怀南笑着回头看她,刚剪过的板寸头在灯光下看起来毛茸茸的。

南澄原本想说“没在夜自习的时候见过你”,但只说了一半就住了口,怕显得自己很注意顾怀南似的。

男生不以为意,拿着手电走在前面,边走边说:“你别跟丢啦,跟丢了被变态或者其他什么怪东西抓走了我也没办法。”

“你别吓我。”那时候的宿舍楼里还没装声控灯,总开关在门卫室,夜自习的时间段是不开的,所以走廊里黑极了,除了一点朦胧的月光和远处昏暗的灯光之外没有光源。树影在白墙上摇晃,好像狰狞的兽,南澄加快脚步跟紧顾怀南。

“胆小鬼……干吗逞能报名啊?”并不是责怪,反而带着掩饰得很好的纵容语气。

学生自组的巡逻队是自愿报名的,顾怀南知道南澄报名时已经过了截止日期,好说歹说非把自己名字写了上去,还逼着负责的同学将他们分到一组――当然,这些他是不会让南澄知道的。

“因为我也丢了衣服,知道丢东西的人心情该有多着急。”南澄没告诉他,她抱着小小的私心,如果有运气碰到那个偷衣服的人,想要把自己的毛衣要回来。

那是南宇亲自给她买的第一件衣服,也是至今为止她收到的唯―件生日礼物。

“你也丢了?”顾怀南突然急停,扭转身语气阴狠地问,“丢了什么?”据他所知很多女生丢了贴身衣物,男生们曾聚在一起讨论过这些衣物最后的用途,得出的结论很一致……他一想到南澄的衣物也可能被下流恶心的男人拿在手里意淫,心里就怒得不得了,语气不由自主就坏起来。

“一件毛衣,两件内衣……”南澄不知道为什么男生突然就有了怒气。

“内……内……”顾怀南差点想问内衣是什么款式,是长袖的贴身衣物,还是特指的那种,可他像个结巴一样连说几个“内”,脸莫名烧得厉害,实在没好意思问出口。

“如果让我抓到这个变态,他就死定了!”最后他愤愤地指天发夜晚的宿舍楼里很安静,夜色如水,偶尔可见T恤在阳台外的栏杆上摇摆着身体,衣架和晾衣绳摩擦发出吱吱的声音。

顾怀南在前,南澄在后,他们迈过一级又一级台阶,穿过了一条又一条走廊。男生偶尔会找些话题回过头来问女生,女生简短地回答完后又会陷入一片沉寂。

但那沉寂从来不是压抑的,而是充满一种青春期荷尔蒙的香气,蓬勃的,寂静的。

顾怀南也永远不知道,当他走在前面冥思苦想挑起话头的话题时,南澄在他身后望着他的背影心砰砰砰砰跳个不停。

他是很迷人的男生,一直都是。

“变态”很久都没有再出现,天气变得越来越冷,走出温暖的教室时寒风直往领子里钻。有不少人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巡逻也变得不那么勤快和仔细,只有顾怀南和南澄,每到时间就准时出现在寝室楼下。

两个人渐渐熟悉起来,聊天不再是一件费脑细胞的事。顾怀南偶尔还会带些小东西给南澄,有时候是路边捡的一朵小花,有时候是别的女生给他的漂亮本子,更多时候是各种小零食。

有天他给南澄带了一包开心果,两人巡逻完各楼层后就躲在顶楼楼梯转角吃起来。

虽然名叫开心果,但不是每一颗果子都是“开”的,那些闭口的又硬又难咬开,咬开后里面的果肉也不一定好吃。顾怀南便坐在那里仔细地区分,把开口的都给南澄,自己嘎嘣嘎嘣咬着不开口的,还说:“你吃开心的开心果,我吃不开心的不开心果。”

南澄心里“啪”一下,就软得没了形。

“变态”是在那天他们提着满袋子开心果的壳往下走的时候撞见的――一道黑影“唰”一下从眼前掠过。南澄还没反应过来,顾怀南已经追了上去,一个飞扑,两人一起滚在地上,然后便缠斗在一起。

“来人啊,有小偷!”南澄又惊又怕地大叫起来。

“闭嘴……哎哟……”

“变态”原本就心虚,身体远比顾怀南瘦弱,分神之下几无招架之力,被男生一个翻身压制在身下。

顾怀南一边用皮带将对方的手捆紧一边骂道:“一把年纪了也不知检点!”

借着从窗口泻进来的昏暗的光,依稀能看清“变态”身材瘦小,头发凌乱,穿一件满是污秽的白T恤,四十左右的年纪。此刻他沉默地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与顾怀南的一番搏斗似是消耗了他大量体力。

南澄蹲下身去,发现他有一双麻木的眼睛。她轻声问:“请问,你有拿过一件湖蓝色的毛衣开衫吗?那是我爸爸送给我的,很有纪念意义,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找回来。”

男人抬眼看了南澄一眼,灰色的淡漠眼神里有了一点点类似温情的东西:“……我拿回家给我的女儿了……”

顾怀南皱着眉头说:“跟他废话这么多干吗?我去叫人了。”

“等下。”南澄拉住顾怀南的袖子,扭头看了地上的人一眼,或许是因为他是个父亲,又或许是他说到女儿时脸上的温情打动了她,她又蹲下身问道,“为什么,要偷女生的衣物呢?”还有那么多的内衣?

男人垂下了眼眸:“我知道这很下作,但如果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谁会用这样的方式?”

也对。若有碗热饭,谁又会去拼抢残羹冷炙;若有新衣穿,谁又会顺手牵羊去偷别人的旧衣。

“你的女儿多大了?”南澄问。

“十四了。”男人看了南澄一眼,不知道她为什么问起这些,“她命苦,有我这么个爸爸……她妈死得早,我对不住她……”

南澄一直低着头,垂在脸庞的发丝遮住了她的面孔,直到她再次抬起头,顾怀南才发现她眼底泪光盈盈。

“你以后,能不再偷东西了吗?”

“我说能你信吗?”

“你说你能我就信。”

女生语气里的坚定让男人眼底的一小簇光被点亮了:“为什么你相信我?”

“你那么爱你的女儿……疼小孩的爸爸,我觉得也不会太坏。”南澄伸手去解捆住男人双手的皮带。

顾怀南有点急:“唉,你这是……”

“你相信我,我也不会让你失望……我会改,一定改。”男人说。或许是因为看出顾怀南的极度不信任,他又说,“你们可以去我家看看,我没有骗你们。”

男人顺着排水管下楼,翻过墙,消失在茂密的绿化林里,他和南澄、顾怀南约好在校门口见。

他们像往常那样结束巡逻,在宿管的巡逻本上签字,然后往校门口走。

顾怀南说:“你有没有想过,他可能已经走了,根本就没在门口等我们?”

南澄点了点头:“也有可能……可是我想赌一赌。他说他女儿的时候语气非常温柔,我不信一个那么疼爱小孩的人会是坏人。”

“不管他是不是坏人,他都偷了东西,而且又是女生的贴身衣物,这种……很不光彩。”

“我知道……可能是他妻子去世得太早了吧。”南澄望着顾怀南突然笑起来,“我知道你其实一点都不相信他,而且你也不认同我的做法,可是你没有阻止我,还陪我去赴一个你认为会被放鸽子的约定。”

“那有什么办法……”顾怀南小声嘟囔。

南澄脚步轻快地走在顾怀南的前面,然后转过身背着手倒退着边走边说:“我开始相信,你说你会保护。”说完又扭过身,像是因为害羞看,所以加快了脚步。

顾怀南没有说话,可是如果此刻有镜子的话,他一定会被自己的样子吓一跳一脸上的线条柔软得好像被月光晒融了一般。

“我羡慕所有有爸爸妈妈疼爱的小孩,仅有其中之一也行。”南澄很少提及家里的境况,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对顾怀南提及。

“所以才心软吗?”

“是……我也不知对错。”南澄迟疑地说。

“与你相反,我恨不得我爸压根不管我,好过他要么不闻不问,要么心血来潮要行使父亲的权利和义务。”顾怀南说。

女生摇摇头反驳:“如果你真的彻底失去他的注意,就说不出这样的话。你会这样说,恰恰是因为你很笃定你们之间的父子之情。怀南,你一直在‘得到’,所以既不知‘失去’的惘然,也不知‘没有’的痛苦。”

顾怀南若有所思,没再搭腔。

夜晚的校园是寂静的,树荫遮蔽了灯光与月光,只有摇晃的树影。他们走到校门口时门口除了两个抽烟的门卫叔叔之外没有第三个人。“夜自修时间不能出校。”其中一个年纪大点的门卫叔叔对他们说。

“知道了……叔叔,刚才门口有没有来过别人?”顾怀南问。

“别人?什么人?我们俩一直在这儿,没看到有什么人。”

“哦,知道了,谢谢。”

回去的路上,南澄有些沮丧,肩膀耷拉着,但她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你说他是不是因为看到门口有门卫,所以不敢过来?”

换作是别人,顾怀南早就大声嘲笑对方“天真得近乎愚蠢”,可是因为是南澄,他想了想,说:“嗯,有可能……一切皆有可能。”还真是“一切皆有可能”。

标签: ,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希望看到美好的ending。。。

    (20) (5)
  2. 要不要这么虐啊,虽然相信最后是个Happy ending,但还是受不了的是为什么跟女主有关的人都这么惨——亲生母亲死时那么凄惨,父母惨死美国,小米受到侮辱,怀南竟然破产!过了吧~~~~~~~~~~~~

    (14) (4)
  3. 这是第二部吗?如果是,作者就太好了,省得我买书了,嘿嘿!

    (2) (9)
  4. 南澄和顾怀南经历了太多风雨.磨难.挫折.失望.绝望.等等.也许是先苦后甜.才能修来他们的幸福.但不管怎样.真心希望他们开心幸福.美美满满.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再有坎坷.分离.

    (9)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