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微酸袅袅青春小说:樱花落海洋(全文)

第二天中午,南澄去学校对面的超市买水喝时看到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十三四岁的模样,披着一件湖蓝色毛衣站在校门口的香樟树下。

那毛衣分明就是南澄丢的那件。她走到女孩面前问:“你在等人吗?”

小女孩仰起脸望着她,很小声地问:“你昨天是不是见过我爸爸?还有一个哥哥呢?”

她真的是昨天那个男人的女儿,他没有食言。

南澄在篮球场找到顾怀南,在男生们的口哨声和起哄声中把他拉走。

“你,你干吗?”顾怀南无端紧张起来,脸烧得像要起火。

“睿睿让我们去她家。”

“谁是睿睿?”顾怀南冷静下来。

“就是昨天那个……‘变态’的女儿。”

在路上的时候通过和睿睿的聊天,南澄和顾怀南知道了他们家的大概情况。

如果说故事的A面是睿睿的爸爸偷了许多女生的衣物,那么原来所有人都想错了故事B面的真相。

睿睿的爸爸全名周智,原本是个小小的包工头,后来因为负责的工地出了意外,有个工友从高空坠落摔断了两条腿,终身瘫痪,而老板却拒不负责,认为是工人自己不小心,责任不在他。

周智几乎是倾家荡产替工友垫付了医药费,还得罪了老板,失去了包工头的工作。因为有老乡在做废品收购的买卖,并且经营得还不错,他也加入了这个行当。

可别人是捡废品,他却捡起了小孩一多半是天生残疾或者体弱多病的女孩,小小的一个,被人丢弃在垃圾场或者无人的路边,还有些是不知何故流落街头的孩子,问不出家庭住址,只是露出很饥饿的眼神。

不忍心看着生命活生生的逝去,不忍心看那些孩子流落街头,又找不到什么可以信赖的救助部门,周智开始独立抚养那些捡来的小孩。

一开始以为只是多个人多双筷子的事情,但随着孩子们渐渐长大,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他妻子早逝,他对女生的事不甚了解,而最大的孩子已经进入了青春期,令人尴尬的事情越来越多。

幸好隔壁的大姐也常常帮忙,会教她们女生应该知道的事情。

家里的物资一直是短缺的,周智也常常从别人丢弃的垃圾中寻找可以重新利用的东西,比如坏掉但能修复的电扇,比如洗洗晾干依然鲜艳的裙子,比如补一补还能穿一阵的球鞋。

他常常在南澄他们高中附近一带收废品。有次在寝室楼下经过时捡到从楼上飘落下来的T恤和牛仔裤,他起了私心带回家,结果孩子们欢喜得像过年一样一他们从来没有捡到过那么干净、簇新的衣物。

后来他就常常到寝室楼下溜达,但不是每次都有衣服飘下来,渐渐地他就发展成了偷……这是一个以南澄和顾怀南的年纪无法判断是非的故事。又或者说,这个故事里,善良掺杂着点黑暗,卑贱里却又闪耀着点高尚,美好和丑恶互相纠缠,难以确认它原本的属性。

那天在陈旧且堆满杂物的院子里,周智羞惭地抚着脸孔说:“谢谢你们……如果被抓到,我不知要怎么面对这群孩子。”

南澄还是要回了那件湖蓝色的毛衣,但是留下了她身上所有的零花钱,让周智给睿睿买一件过冬的棉衣。

顾怀南一直没说话。在回学校的公车上,他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手指盖住一点脸,面朝窗外。

一开始南澄以为他在看风景发呆,后来才发现他竟然在掉泪。

男生的侧脸有这个世界上最优美的弧线,而蜿蜒至嘴角又不敢大动作去擦拭的泪痕,让他看起来既脆弱又美好。

南澄忍不住出声:“喂……”

男生沮丧地用双手捂住脸孔哀叹:“……被你看到了……烦人。”“你哭什么?”

“我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很像那个‘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我从不知道原来有人是这样生活的,也不知道原来所谓的真相,有那么多的面。”顾怀南红着眼睛说。

他的话像一句谶语,似乎早就暗示了他和南澄后来纠结的人生,但当时的他们怎会知道世事的无常呢?

那时的他一心一意沉浸在某种不可名状的心情里,而女生则望着他微笑起来:“怀南,我突然发现,你还蛮心软的。”

那个学期快结束的时候,顾怀南拉着安栋和南澄轰轰轰烈烈地搞起了“全校募捐”,不限钱财或者衣物,如果是书籍或者过冬棉被也很欢迎。募捐结束后由顾怀南负责找车运到周智收破烂的小院子里。

他还找了他爸赞助了几万块钱把那个小院翻新了,该上学的孩子都送去了附近的学校念书。

那天周智哭了,睿睿哭了,南澄哭了,其他一起去的女生哭了,安栋哭了,只有顾怀南没有哭。

他很贱地说:“我上次已经哭过了,这次就不哭了,没什么好哭的。是好事嘛。”

南澄和顾怀南的关系也因为这件事而变得前所未有地亲近起来,她不再拒他于千里之外,小心翼翼保护自己一因为她开始相信这个男生会尽他所能地保护她,不让她受伤。

也确实,因为顾怀南的关系,那些看南澄极为不顺眼的女生忍气吞声,偃旗息鼓。尤其是那个司徒美娜,偶尔在学校里撞见,看南澄的眼神好像能直接将她绞死,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敢再动她分毫。

因为她是顾怀南在罩的人。

安栋甚至开玩笑地喊起了“嫂子”,南澄每次都窘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拍打着安栋的手臂,结结巴巴地说:“别,别乱叫。”

顾怀南只是笑,并不阻止,几乎是默认的态度,这更让南澄觉得难堪,但层层难堪之下,却又是无法解释的甜蜜。

关于童年的痛苦回忆似乎在记忆的画板上逐渐褪色,复杂微妙的家庭关系也不再是无形中的压力,南澄渐渐变得开朗爱笑起来,甚至偶尔会和同学相约外出逛街一当然那些同学,来来去去也就是顾怀南、安栋还有同桌苡米。

那是个周六,天气好得异常,万里晴空没有一丝云彩。天气才刚刚开始转暖,南澄怕穿羽绒服显胖,所以只穿了黑色的呢大衣就出了门。

她在公交车站牌下等公交车时,冷风灌进领口还是觉得有点冷。

那个奇怪的女人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南澄的视线的。

说奇怪她也不奇怪,只是以她的年纪来说,她的穿着过于时髦妖艳,细高跟,包身亮色连衣裙,外面裹一件做工精致的羊毛大衣,妆化得一丝不苟,可眉毛却画得极细极淡,让她的五官看起来特别的缥渺,像隔了层雾气,始终记不清她的长相。

但她有一双分外亮而黑的眼睛,透过浓雾直射人的灵魂。

她已经直直地望了南澄超过有十秒钟,女生不自在地换了几个姿势,来回踱步,最后终于忍不住硬着头皮回望她。

那女人竟然欣喜地笑起来,踩着细高跟就要朝南澄走过来。

南澄等的那班公车刚好到站,她紧张地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公车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假装镇定,实则心跳飞快地偷偷注意着那个女人的动向。

她好像非常失望,一直目送南澄坐的那班公车消失在视野尽头。

那天晚上南澄回家的时候南澈正在客厅打游戏,在打赢了最后关的那个大BOSS之后,他突然抬头看着南澄说:“姐,你今天出去有没有遇到一个穿黑衣服的女人?”

“女人?”南澄突然想起那个穿细高跟的女人。

“她说她是你的妈妈……”

“不可能!”没等南澈说完,南澄就激烈地反驳,她喘了几口气,望了望南宇和安萍卧室的方向,压低嗓门说,“今天的事别告诉爸妈……你以后别再理那个女人了。”

那天晚上南澄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反复出现女人的面孔和身影。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关于妈妈的影像但都以失败告终――她对她真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很小的时候,南澄自己给自己编过故事,关于她的妈妈是如何温柔善良又美丽的女人,因为不得已的原因而离开了她,终有一天会带着遗憾和悔恨回来找她的故事。

那是年少时的南澄乐此不疲的游戏,她甚至会每天黄昏搬个小板凳坐在村口,每一个经过的成年女性都成为她深刻观察和反复判断的对象。

后来南澄渐渐地长大了,她有了稳定的生活和家庭环境,安萍取代了她对母亲的想象,这个游戏才就此终结。

但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妈妈会是那么妖艳的一个女人――妖艳得不像个好女人的样子。

既然她的妈妈已经缺席了她的童年和少年,南澄想,现在的她,也不再需要这样一个人了,无论她是真还是假。

――但,她一定是假的,她不会是她的妈妈!

十七岁的南澄带着一种执拗的坚持,在凌晨时分坠入黑暗又甜美的梦乡。

那一刻窗外的天空是青黛色的,像一个欲说还羞的隐喻。

标签: ,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希望看到美好的ending。。。

    (20) (5)
  2. 要不要这么虐啊,虽然相信最后是个Happy ending,但还是受不了的是为什么跟女主有关的人都这么惨——亲生母亲死时那么凄惨,父母惨死美国,小米受到侮辱,怀南竟然破产!过了吧~~~~~~~~~~~~

    (14) (4)
  3. 这是第二部吗?如果是,作者就太好了,省得我买书了,嘿嘿!

    (2) (9)
  4. 南澄和顾怀南经历了太多风雨.磨难.挫折.失望.绝望.等等.也许是先苦后甜.才能修来他们的幸福.但不管怎样.真心希望他们开心幸福.美美满满.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再有坎坷.分离.

    (9)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