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微酸袅袅青春小说:樱花落海洋(全文)

那天放学后他甚至撒泼拽着南澄的书包带子不让她回家。

“你有什么不痛快和我说明白嘛,不然你不痛快我就更不痛快了。”顾怀南可怜地说。

南澄起先不说话,但挣扎了半天都没挣脱顾怀南,又急又怒道:“放手。”

“不放,除非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高兴。”

南澄吸了几口气,胸口起伏,顿了三秒钟后才难过地问他:“为什么要把我给你的笔记给别人?”

“真是因为这件事啊?”

“你觉得很不可思议吗?你觉得是我小气吗?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可笑?”南澄说着说着竟然眼眶泛红,“可是我就是很生气啊,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生气……但是看到你笑嘻嘻地就把我为你辛苦抄了三天的笔记给了别人,还对别的女生笑得像朵花一样,我心里就是控制不住地生气……你怎么那么坏,那么坏……”

南澄捶打着顾怀南,男生从不知道看似瘦弱的女生力气竟然不小,被打得胸口发疼,但仍是控制不住地笑起来。

“哗,原来你是……”后面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顾怀南就被南澄一把推开,然后她自己就夺门而出了。

没有办法心平气和地看着自己喜欢的男生对别的女生笑得那么灿烂,没有办法把为自己喜欢的男生耗了心血抄写的笔记被当作普通的东西转借旁人仍保持冷静,更没有办法面对自己喜欢的男生看穿自己所有不愉快之下的真正心意。

南澄始终是胆小的,不敢面对自己心底真正的感情,她也未曾觉察那股感情所拥有的强大力量——强大到不管他们的人生之路在将来如何枝节横生,风云突变,他始终是她心底的唯一。

当时的所有人,包括南澄自己都以为顾怀南是爱得最用心最投入的那个,却不知道被旁人所看到的爱往往是冰山一角,沉没在水底的那部分,才是爱真正的重量。

高考结束的那天下午,沪嘉一中爆发了一场“撕书盛会”。顾怀南和安栋带头,把课桌和书包里的课本、辅导书、试卷通通堆到走廊里,然后奋力撕碎后往楼下丢。很快地,更多人加入进来,整座校园飘散着写满公式和解题思路的纸张碎片,纷纷扬扬如一场人造的大雪。

高一、高二的学生也看得内心骚动,有心无胆,遗憾自己还得孙子一样熬几年。

教导处的老师很快跑出来阻止,顾怀南和安栋他们兵分几路逃跑,还有人在操场最东边的垃圾站附近燃起了火堆,焚烧课本。

“撒野”结束,顾怀南和安栋也被拎进了教导处。但高考已经过去,这个地方的震慑力已大不如前。安栋甚至边罚站边顺便邀请顾怀南说:“明天晚上我生日,我表哥帮我在他酒吧搞了个包厢,你一起来吧。”

“不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那种地方。”

“什么这种地方那种地方,我过生日,你不来不是兄弟啊!”

安栋又好说歹说了半天,顾怀南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又在办公室耗费了半个多小时,顾怀南和安栋才被批准可以离校。他出门后第一件事就是奔回教室看看南澄有没有在等他,可惜光线昏暗的教室里空荡荡的,女生显然早就回家了。而她的课桌肚里仍是塞得满满的辅导书和试卷——那是带不走也不想要的,显然她没有加入他们的“疯狂行动”里。

顾怀南蹲在南澄的桌边带着饶有兴趣的笑容翻看半天。他很喜欢她的字体,远看一个个都圆滚滚的,但细看一笔一画却非常用力,转折刚硬。字如其人,刚柔并济。但她的“刚”藏得深,大多数同窗三年的同学印象里,只怕南澄就是一个柔弱胆怯的女孩,被他这个“霸王”给硬赖上了而已。

顾怀南在众多的书本、笔记中带走了一本黄色封面的软壳笔记本,里面是南澄搜集整理的所有她曾做错过的题目。她在倒数第四页的第二道题旁写了一行红色的小字:怎么这么难啊?回家卖红薯算啦!

顾怀南看着她的字,她画的表情,眼前就会出现女生清秀可爱的眉眼,然后他便也笑起来。

周六,南澄推了顾怀南的邀约,和南澈一起去看望了奶奶,陪她看了小百花越剧团的新戏,吃了素斋。

南澈嘴甜,又会哄老人,家里长辈向来都宠他;南澄嘴笨,只坐在一旁帮他们剥橘子,细心听他们说话。

他们要离开的时候已近黄昏,奶奶塞给南澈一个红包让他买零食,南澈不肯收,两人拉拉扯扯了一阵。南澄安静地在门口穿鞋,假装没有听到也没有看到。

回家半道上,南澈想起他的网游点卡快用完了,在常去的电玩店门口下车。南澄付了车资后在门口等他,眼神无意识地虚浮在行人与车辆之上。

南澈买完点卡出门,突然用手肘碰碰她:“姐,对面那个一直看着你的人,是不是徐阿姨?”

南澄顺着南澈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是徐明美。但不知为何只隔了月余不见,她暴瘦如柴,头发花白了一片,艳色的口红在她苍白的脸上显得分外刺眼。

她看到南澄望向她的方向,有些激动地站起身,准备过街。

“我们回家吧。”南澄撇过头,声音平静地对南澈说。

“干吗……她好像找你有事。”

“我不想见他,你想见她你等下自己回家好了。”南澄撇下南澈,独自往前走。她以为南澈会跟上来,谁知他竟留在原地,等徐明美忐忑又焦急地跑到他面前。

南澄没有走远,在附近的麦当劳买了支甜筒,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等南澈。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南澈果然寻了进来。

“我就知道你不会一个人回家。”南澈在她身旁坐下,神情有些沉重。

“姐,我觉得你对阿姨太……冷漠了。你应该和她好好谈一谈。”“谈什么?有必要吗?”南澄的语气淡得分辨不出任何情绪。“姐,你有没有发现,每次提起徐阿姨,你都像变了一个人。”南澈说,“你对谁都挺有耐心的,就算是很无理的人你也保持基本的礼貌,都欺负到你头上了你还能像忍者神龟一样忍,你对别人的错误很宽容,可是对徐阿姨,你好像特别冷漠,特别狠心。”

南澄擦着手指上融化的冰激凌没有搭腔。

“我知道,你有点怨恨徐阿姨,如果不是她,你小时候不会有那么多不愉快的回忆,可是我总是觉得,她也不想这样的……”他压低嗓门说,“我上次出事,她怕把我牵扯进去,所以一个人忍着害怕,把‘那个人’搬离了房间,藏在其他房间的柜子里,她说如果这事以后又被人翻出来,我只要都推在她身上就好了……姐,你知道吗,其实这些年她挺想你的,特别希望你过得好……现在她都生病了,你就不能……”

“她生什么病了?”南澄的眼前浮现徐明美一次比一次消瘦的脸庞。

“具体我也不知道,但好像是很难治的病,住院只是延长些时日。”南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推给南澄,“姐,这是她刚才让我转交给你的支票。她说她以前亏欠你太多,以后大概也还不上了……”

支票上的那个数字超过十八岁的南澄对于金钱的认知范围,她捏着那张薄薄的纸,想起上次见面徐明美想对她倾诉病情却被粗暴打断。

她问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弥补这些年她造成的伤害,南澄是怎么回答的呢?

她好像是一瞬间就想起了缺衣少食、受尽冷眼的童年,对她说:“没有很多爱,就给我很多钱。”

她竟当了真。

可是这么多钱,她又是哪来的呢?有钱为什么不好好待在医院里治病,在大街上乱跑什么?

南澄心中有惊、有气、有恨,起先愤愤有如千斤重,最后竟渐渐融成酸楚,混杂着心痛还有其他的什么,像压抑不住的火山将要喷涌而出。

妈妈……她到底是我的妈妈呀……

南澄终于推开门跑了出去,目光在陌生的脸孔间跳跃,一张又一张,她跑过熟悉的街口,一个又一个一一却始终没再看到徐明美的身影。

从下午四点到晚上九点,南澄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整整找了五个小时。从混乱不明原因,只知道她应该再见徐明美一面一她总觉得错过今天,她可能永远也见不到她了,所以努力地四处寻找——到后来唯有一个念头,她想再看到徐明美,她是她的妈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个她一次次冷漠拒绝,仍会一次次寻找她、关心她的人了。

南宇有安萍和南澈,南澄是他计划外的女儿。只有徐明美,只有对于徐明美来说,南澄才是唯一。

可是南澄再也没有在人群中看到那张面对她时常常紧张忐忑,好像时刻绷紧了神经的脸孔。

她真的不见了,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和得了绝症的身体。

夜幕落下它厚重华丽的帷幕,路灯一齐睁开了沉睡的眼睛,五彩的霓虹灯变换着颜色,橱窗里的模特已换上了缤纷的夏装,匆忙行走的路人各有各的心事。

南澄坐在路边的台阶上,望着眼前不停流动变换的人和物,心里涌起浓浓的惘然感。

呆坐了半天,她摸摸口袋,想再看看那张支票,徐明美留给她的最后一点痕迹。她在自己的口袋里掏了半天,突然站起身,疯了一样翻遍所有口袋,可那张支票,真的不见了。

南澄失魂落魄地又坐回原地,所有的彩灯好像瞬间熄灭了,她的世界暗下来,最后一根悲伤的羽毛压塌了整辆被情绪堆满的马车,她的身体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短暂得只是若干分钟,但南澄的感觉却像是暗无天日的一个世纪,手机在口袋里不停地震动,将她重新拉回现实。

她打开手机,是顾怀南发来的短信:南澄,你的支票在我手上,到戴斯酒店1208号房间找我。

这条短信来得离奇,但南澄没有细想那么多——在意识到徐明美可能就此消失在她的生命里,而她留给她的最后一点凭证也丢失后,她陷入一种焦灼又混沌的伤心中。而那条短信,无疑像黑暗中亮起的一抹幽绿的光,虽然诡异,但那是她的希望。

二十分钟后南澄出现在戴斯酒店1208号房间门口,敲门后等了约有十秒,门开了,十七岁的司徒美娜穿着白色的连身浴袍,披散着长发赤脚站在门后,素净的脸上有着盈盈的笑容。

最后三个字湮灭在喉咙深处,南澄突然想到了什么,脑海中炸开“嗡”的一声,她推开司徒美娜冲进房间,看到躺在白色豪华大床上的顾怀南,他脸颊泛红,发丝凌乱,裸着上身紧紧拥着被子,皱着眉头,但睡得很安宁。

南澄一想到刚才这个房间里发生过的香艳场景,有如万箭穿心,又有如被刽子手一刀一刀捅着自己的同一个伤口,她狼狈至极地转身,欲夺门而出。

司徒美娜再次拦住了她的路。她手里捏着那张南澄丢失的支票,递给她说:“这个,还给你一一但顾怀南,我永远不会给你。”

南澄沉默地接过支票,将它小心地收在自己贴身的口袋,然后红肿着眼睛抬头望着司徒美娜,想说什么,最终却抢在眼泪掉落前,转身跑走了。

她不想掉泪,在好像以踩着她的灵魂为乐的司徒美娜面前。

南澄心里还留着的一点点温暖和依靠,在那天晚上同时如流星陨落—她后来再也没有见过徐明美,而顾怀南,她命令自己要死了心,断了妄念。

虽然爱是一件永远无法控制的事情,就像让掉落的眼泪重回心湖,让逝去的时间回到原点,这是强人所难。但她可以选择埋葬,隐忍,克制。

如果她对顾怀南的爱是一只扑翅欲飞的鸟,那么在这一刻,她决定将它的羽翼用力折断,忍着万般疼痛,抛弃想飞的奢望。

或许早就注定了,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注定不能一起飞翔。

但,时光匆匆已逝去六年之久,为何对南澄来说,好像昨日从未曾走远一般?

为什么一样的场景,一样的司徒美娜扬着更艳丽和极富侵略性的精致脸孔,慢条斯理又笑语盈盈地对她说:“南澄,你信不信命?你的每一个男人,都会先经过我的手。”

回忆是呼啸而过的火车,轰隆隆地碾压过记忆的尸体,南澄头脑晕眩几乎站不住。过了几秒,她反握住苡米握着她的手,露出一个模糊不清的笑容:“是这样吗?为什么我总觉得应该谢谢你,总是让我在发生更大的错误之前,提前认清身旁的那个人。”

南澄说完转身,拉着苡米离开。

六年后,历史惊人地重演,几乎是一样的场景,但南澄,终究是不同了。

六年前她跑出酒店后躲在路边的小花园里哭得像个傻子,撕心裂肺,泪眼欲裂,好似世界末日;而五年后,她冷静地没有掉一滴泪。

不是不难过,只是被背叛的痛苦抵不过对人性的失望和灰心。

标签: ,

4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我希望看到美好的ending。。。

    (20) (5)
  2. 要不要这么虐啊,虽然相信最后是个Happy ending,但还是受不了的是为什么跟女主有关的人都这么惨——亲生母亲死时那么凄惨,父母惨死美国,小米受到侮辱,怀南竟然破产!过了吧~~~~~~~~~~~~

    (14) (4)
  3. 这是第二部吗?如果是,作者就太好了,省得我买书了,嘿嘿!

    (2) (9)
  4. 南澄和顾怀南经历了太多风雨.磨难.挫折.失望.绝望.等等.也许是先苦后甜.才能修来他们的幸福.但不管怎样.真心希望他们开心幸福.美美满满.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再有坎坷.分离.

    (9)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