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不可思议最残酷刑罚:滴水刑(幸好只是小说……)

最不可思议最残酷刑罚,看了会做噩梦……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5491028597_671d302dfa_z

[小说]滴水刑

文/徐小萌

商纣王一向以善于发明各种新奇残忍的刑罚而闻名。

《尚书·周书·泰誓》中记载他“焚炙忠良,刳剔孕妇。……斫朝涉之胫,剖贤人之心。”他发明炮烙之刑,剖开孕妇的肚子观察小儿的形状,砍断清晨涉水农夫的脚观察骨髓,挖出王子比干的心脏检验七窍,这些情节都已经广为人知。

河南安阳西北的小屯村去年新出土的一大批龟甲和兽骨上,记载了帝辛(也即纣王)所创造和实施的很多种刑罚。这一系列记事刻辞,向我们展示了他对刑罚令人发指的想象力和无与伦比的好奇心。

其中一件牛骨上的文字,还向我们揭示了炮烙之刑的来源:帝辛富有创意的厨师发明了一道新菜,在炙烤着的铜板上撒上油和盐,再铺上香料,让鹅在上面行走,鹅痛苦不堪地跳跃一阵之后,鹅掌自然烤熟。帝辛看着鹅的跳跃,听着鹅的嘶鸣,大为兴奋,立刻想到把这种做法迁移到人身上,于是发明了炮烙之刑。

武王克商之后,这种刑罚没有人再敢使用,不过周王室的厨师们却把这道鹅掌的做法承袭了下来。因此时至今日,这道菜还可以偶尔在一些罕见的场合见到。

这批刻辞中所记载的最不可思议、最残酷的一种刑罚,则非“滴刑”莫属。滴刑在表面上看来无比柔和,实际上却惨酷到无以复加。考古学家们带着惊愕的心情,分析了这一系列刻辞之后,还原了这种奇异刑罚的前因后果:

滴刑的发明来自一个奴仆意外的疏忽。有一次纣王正在庭中散步,一个奴仆给纣王奉茶,他第一次侍候纣王,心中十分害怕,看到旁边兽正手中牵的豹子,更是紧张得手脚发抖,不小心弄洒了一点,有一滴水滴在了纣王的袍子上。他吓得连忙放下杯子匍匐在地,连一口气也不敢出,只有身子在发抖。

纣王的眉头稍微紧了一下,随后就马上舒展开来。他笑了,不同于其他虚情假意的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被灵感击中后满足的微笑。他拂了拂袍袖,非常大度地把颤栗不已的奴仆扶了起来,柔声对他说:没关系,我不会将刀剑加于你身,你给我的,我会加倍赐还给你。左右皆称颂商王的宽宏大量。

商王接下来宣布了对这个奴仆的处置方式:让水滴持续不断地滴在他的头顶上。奴仆认为自己大难不死,磕头如捣蒜,眼泪都流了出来,扶在地上的双手还在发抖。左右侍从都夸赞商王的英明和宽容。只有一旁的刑官——商王总是喜欢随身携带得力的刑官,执行他那些不期而至的灵感——只有这名刑官知道,这将是一个漫长的、结果难以预料的刑罚。

而在纣王眼中,这些人的随声附和,显然说明他们对这个惊人的创意缺乏起码的认知,只能说明他们都是一群白痴,而真正的聪明人,一定会对这个创意佩服得五体投地。被这样一群白痴所环绕,以至于前无古人的创意无人激赏,他心里感到些许遗憾。

但是他知道,等到他们看到结局的那一天,他们一定会恍然大悟,从心里生发出对他的由衷敬佩。为了看到这群天真的白痴在那个时刻的表情,他对刑官耳语,叫他把另外三个人的名字都记下来。

刑官为了忠实地实施这个滴水的刑罚,精心设计了一个装置:在一个方形底座的四角,四根立柱支撑起一块坚硬的木板,木板正中有一个巴掌大的圆洞,犯错的奴仆坐在底座中间一把舒适的“窄床”(据考证是某种类似椅子的东西)上,头顶的正上方正好从圆洞里面露出来。

奴仆的头被固定住不能动弹,四肢却能自由活动,但是由于头顶硬木板的阻挡,自己够不到从圆洞里面露出来的头顶。头顶上面悬着一个水桶,桶底凿了一个小眼,让水慢慢滴在犯人的头顶上。刑官每天早上往桶里加水,一桶水一天恰好滴完。这个装置没有一点锋刃,实现了纣王刀剑不加于身的诺言。

执行刑罚的最初一段时间里,犯错的奴仆甚至有些莫名其妙,因为除了脑袋不能动弹以外,这个过程与他过去的生活相比简直是享受:他坐在柔软舒适的椅子上——他一辈子都没坐过那么舒服的东西,刑官反而像奴仆一样伺候着他,每天给他端来管饱的三餐饮食,在他需要便溺的时候给他换上马桶——他这辈子这才头一次用上马桶,细心地给他增减衣服,确保他不会着凉或者受热,帮他仔细地擦洗身体以免他染上什么不洁之病。他恍惚间觉得这简直是贵族的生活,他问刑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刑官一声不吭。

纣王不时来探访这个犯错的奴仆,每次都带着当时在场的另外三个人,那些人和这个奴仆一样一脸不明所以。看着这群白痴茫然的表情,商王心里已经不再遗憾,取而代之的是更加令人兴奋的期待——当他们终于发现这个刑罚的意义并且受到震撼的时候,一定会给商王带来巨大的满足感。

半个月之后,犯人感觉到头顶有一点异样,也许是一直在滴水已经感到麻木的原因吧,那异样的感觉并不明显,要仔细体会才能觉察得到。“你的头皮已经泡软了。”刑官叹了口气。犯人听了有些不安,但是也不觉得会怎么样:“泡软就泡软吧。”

“你头顶的头发开始往下掉了。”又过了将近一个月,刑官严肃地告诉犯人。纣王和他的随从也在场,随从们和犯人都感觉到事情不太简单,脸上那种轻松的表情一去不返。

当行刑人告诉犯人,他头顶的头发快要掉光的时候,犯人感觉到头顶有点疼了,那种痛不再像以前那样隐隐约约,他吃饭嚼东西的时候更可以明显感觉到。事实上,他头顶那块的头皮已经完全软烂,胀得又白又厚,并且在水滴的作用下开始裂开、剥落。看到这种情形,随纣王到访的随从们一言不发,纣王心里得意起来。

浸透了水、快要剥落的头皮开始腐烂,招来了苍蝇。刑官一边驱赶苍蝇,一边每天熬制药汤加入水桶,以阻止头皮腐坏。在水滴极其缓慢而轻柔的冲刷下,头皮一块块脱离了天灵盖,露出白花花的颅骨。犯人已经痛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了,他问刑官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他实在受不了了。刑官无奈地说这个事情谁都没有经验,谁也回答不了他的问题。

水滴开始缓慢地侵蚀和冲刷犯人的头盖骨。刑官加入的药汤起了作用,伤口没有发炎腐烂。刑官还会仔细寻找褥疮的苗头以便及时施药。犯人身体健康,头脑清醒,毫无障碍地感知着这漫长的愈演愈烈的痛苦。

这时候天气已经变冷,为了防止结冻,刑官忠实地守候在犯人身边,把牢房用柴火烤的温暖舒适。日复一日,犯人的头盖骨越来越薄,痛楚也越来越剧烈。犯人开始嚎叫,终日呻吟不止。

他忍不住发狂撕扯自己的衣服,捶打自己的胸膛,把胸口抓出一道道血痕。他拼命地抓挠头顶的木板,结果只是把自己的指甲全都掀翻。前来观察的随从们看到这时已经心惊胆战,纣王的嘴角含着得意洋洋的微笑,他知道他们以为这就是最惨的地方了,这只能说明他们依然还是一群白痴。

为了防止自残,刑官不得不把犯人的双手绑到背后。为了继续保持他身体健康,刑官给他的手上了药,在他嚎叫不止的时候,给他嘴里插上漏斗灌进菜粥。刑官仔细观测着头盖骨厚度的变化,小心预测着头盖骨被水滴击穿的时刻,他知道这是对商王来说非常重要的时刻,绝不能出现任何差池。

直到第二年一个大雪纷飞的黄昏,这个时刻才终于迫近了,刑官请来了商王和他的随从们。犯人的嗓子已经喊哑,只能发出一种鬼魂般的空洞干枯的吼声。他的嘴唇已经被自己咬得稀巴烂,面部因为缺少睡眠而没有血色,身体看上去却还健康结实——这是行刑人小心调理的功劳。人们看着水滴一下下打在雪白的晶莹润泽的头盖骨上,那块头盖骨的厚度并不一致,离水滴越近的地方头骨越发透明,能隐约看到下面粉红色的脑组织。

牢房里出奇地安静,所有人都屏息静气,连犯人幽灵般的吼声也微弱下去,只有浅浅的水滴声嗒嗒不绝。终于,随着极其细微的一个碎裂声,犯人剧烈地抖动并发出一声长啸,水滴打碎了头盖骨上最薄的部分,击穿了犯人的头骨,粉红色的大脑露了出来,头骨薄而细小的碎片,被继续落下来的水滴推进了脑组织。水滴开始击打犯人的大脑了,犯人的颤栗表明他正承受着更酷烈的痛苦,而这痛苦还不知要持续到何时才能终结。

“杀了我吧!”犯人嘶哑着吼道,“杀了我吧!”

刑官向商王汇报说,水滴会慢慢滴穿、搅乱大脑,让犯人在剧痛中慢慢变成一个痴人,然后慢慢死去。他无法准确估计这要花多长时间,不过可以肯定会比滴穿头骨的时间要短,“大概到开春或者夏天的时候吧。”

商王转向随从们:“你们觉得怎么样?”

没有人敢说话。

“说话!”

胆子大一些的兽正说,这实在是天下最绝的刑罚,亘古未有,我等有眼无珠,今天才见识到……

“放屁!”商王笑着说,这只是天下第二绝的。商王继续给行刑人颁布命令:给这群白痴上滴刑,滴水速度要放慢一倍。

随从们有的惊得说不出话来,有的趴在地上嚎叫大哭。

商王指着犯人说,对他来说,这只是天下第二的刑罚,因为他起初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你们已经目睹了这一切,对你们来说,从第一天起,你们的心中就会充满恐惧和绝望,然后慢慢走上痛苦的绝境;所以到这个时候,对于所有的后人来说,这个刑罚才真正创造完成,成为最残酷的刑罚。(来源



标签: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