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在不经意的时光里,属于你的收获悄然来临

原来,人生注定要失去,要别离,但在不经意的时光里,某些属于你的收获,也正悄然来临。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original_0gCl_6cf6000020de118e

在不经意的时光里

文/蒹葭苍苍

1、每个小小少女的心里,都住着一个能歌善舞的小仙子

鸭蛋是蔻蔻给她取的绰号。开始只有蔻蔻和魏真这么喊,后来全班都这么喊,到最后,连老师和妈妈也“鸭蛋”“鸭蛋”地喊起来。真难听啊,她报复她俩:鸡蛋,鹅蛋,鹌鹑蛋,甚至鸵鸟蛋,鸽子蛋,但不管什么蛋。都没能像“鸭蛋”大红大紫。

她们生活在一座叫桐川的小城。桐川真小,学校也少,鸭蛋和蔻蔻从幼儿园开始就同班,但关系不太密切。升上初中,她们俩都搭上了魏真,魏真趁机拉拢两人,组成了三人密友组。

三个女人一台戏,刚开始,三个人常常为了一点小事争得面红耳赤。比如,番茄炒蛋是放糖好吃还是放盐好吃;看动画片到底幼稚不幼稚;“五月天”和“信乐团”到底谁更好听。严重的时候,还能互不理睬各自伤心,当然,最后总也能道歉言和结伴上厕所。

一个晚春的午后,三个人坐在操场上的高低杠上晒太阳,聊着聊着又争了起来。

魏真跳到地上,大吼一声:“停!”她吼完跑向操场角落,那里堆着许多树苗,她麻利地捡起一棵跑回来,说:“我们一起种这棵树,如果它活了,我们可以也争,但谁也不许生气,更不许也不理人。谁要是违反,就到树下去反省!怎么样?”

鸭蛋和蔻蔻互看一眼:“好!”

树苗旁就有工具,她们选了操场东边的角落轮流挖坑,然后鸭蛋扶树,魏真盖土,蔻蔻浇水,小树便颤颤巍巍地站立好了。

夜里下了一场雨,第二天她们跑去看,小树活了,嫩绿的叶片湿润闪亮。

“真神气。”

“小可爱。”

“我们的树。”

她们挤在一起笑着说,谁也不认识这是什么树。这年她们十三岁,身体像柔软的花苞逐渐打开,人生最美好也最忧伤的青春正款款走来。

三人之中,魏真大一些,也更懂事;鸭蛋成绩好,爱看杂书,不爱主动跟人接近;而蔻蔻最小,人也娇小漂亮,古灵精怪,是班里的文娱委员。

初二的秋天,学校要办一场舞蹈比赛。

鸭蛋说:“唉,我还从来没上舞台跳过舞。”

蔻蔻表示怀疑:“幼儿园总跳过吧?咱们不是每年儿童节都要到电影院跳舞吗?”

“你是去跳舞,可我是去当观众啊!有一年我好不容易被选上,可后来还是被替下了,最伤人的是,替下我的竟然是陈青科!老师还让我把裙子借给他穿!”

魏真大笑:“你是跳得有多差劲啊。”

“我真有那么差劲吗?”鸭蛋不信。

蔻蔻拍了拍手:“那就圆你一个舞台梦,魏真也来,我再找一个人,编个四人舞!”这是蔻蔻的权限,当然她说了算。

蔻蔻妈开了一家KTV,音响设备齐全。放学后,四个人就跑到蔻蔻家去练舞。鸭蛋为了洗刷幼年的“屈辱”,也为了一展自认为优美动人的舞姿,她满心欢喜地练习着,每个动作都充满了激情。

比赛到了,她们一出场就引起窃笑。有的同学们甚至笑了出声,鸭蛋不明白大家在笑什么,她心有忐忑但全心投入地舞蹈着。但最后的分数竟是惨不忍睹。四个人都很沮丧,王同学更是气呼呼地瞪着鸭蛋,说:“你根本不会跳舞,我们被你害死了!”

蔻蔻护着鸭蛋:“是啦,我们不会跳舞,你会跳,你去跳个独舞呀。”

魏真负责打圆场:“鸭蛋其实挺不错的,是我们配合不够默契!”

鸭蛋就真的傻乎乎地以为,自己也能跳舞,而且挺不错,年幼的自尊和遗憾都得到补偿。她还想,陈青科看到她了吧?她总算能向他证明了:我可不是跳舞比你还差劲的丑小鸭哦!

毕竟,在每个小小少女的心里,都住着一个能歌善舞的小仙子。

2、成长中的苦痛,像细雨般,从天空不可阻挡地落下

蔻蔻收到情书了,她拉上鸭蛋和魏真,三人躲到教小树林偷看,一边看,一边点评:“字写得好难看。”“还有错别字。”“他是三班那个长痘痘的男生吗?”“不理他。”

后来魏真也收到了,她跟她们分享,但从不征询意见,她自有主张:“以后再说。”她的信都来自一个叫张小松的毕业班男生。他高高的,瘦瘦的,喜欢打篮球,听说成绩不太好。

她们从没赴过男生的约会。

鸭蛋还没收到过。她书呆子气地想,那是成绩不好的人才干的事。可暗暗的期待却像小种子在她心里拱来拱去。她期待的男生是陈青科。他帅气,开朗,成绩优异,一脸阳光气息。

他和鸭蛋她们同班,是班长,每次鸭蛋走进教室,都会悄悄望向他的位置。他在,她满心欢喜,他不在,她也满心欢喜。有时,她看他时,她也碰巧在看她,短暂慌乱的对视,让她的心变成了一头小鹿,跃进了四月的春光里,温暖,美好,欢喜。

又一个春天到来,她们种的小树长高了,可还是不认识那是什么树。

一个午后,鸭蛋在书里发现了一封信。她瞄了几眼就手心冒汗。落款是“陈青科”。他约她放学后去桐川公园,“我有话跟你说。”她拽着信去找蔻蔻和魏真,她俩看完汗涔涔的信,问鸭蛋:“你怎么想的呢?”鸭蛋想去,但她说:“不知道。”

蔻蔻眨了眨眼:“喂,你回信说你要去,我也约那个写字最丑的男生说在公园见面,然后魏真也跟张小松这么说,怎么样?”

魏真赞成:“好!”

鸭蛋当然乐意啦。她趴在桌子上,遮遮掩掩地写纸条:好,我会去。

黄昏,三人绕了很远的路,从公园侧门进入,躲在一丛芭蕉后面。三个男生都来了,一个假装拍球,一个假装看书,一个假装看风景。蔻蔻坏笑:“我们就躲在这儿,看他们什么时候走。”原来她们只想捉弄他们!鸭蛋想,她们想当然以为,她也愿意这么干。可她不愿意。她呆呆地望着陈青科,她失落,内疚,不忍。

天空下起细雨,她们折了芭蕉叶当伞。男生们无处躲雨,蔻蔻约来的男生先走了,张小松也拍着篮球走了,只剩下陈青科,他在雨里站着,头发都润湿了。

魏真碰了碰鸭蛋:“你想去就去。”鸭蛋她不敢去。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细雨中的少年。蔻蔻嘻嘻笑:“太有趣了!我一定不要忘记这件事!”鸭蛋想,她也不会忘。  陈青科走了,她们也顶着芭蕉叶跑向回家的路。

她们尚未觉察,成长正在细雨和阳光下发生着,同时也发生在她们分享的饭菜里,换穿的衣裙里,上课时传来传去的纸条间,以及一页页沙沙书写的考卷上。

而成长中的苦痛,也将像细雨般,从天空不可阻挡地落下。

鸭蛋买了一盒巧克力,用一张干净的试卷包着,偷偷塞进陈青科的抽屉。她也耍了一点小诡计,在“学号”后面写了“16”,那是她的学号。她希望他能懂得她无法直接表达的歉意,以及,小小的喜欢。

鸭蛋在他的抽屉里看到了一个白色瓷盘,上面还沾着花花绿绿的颜料,看来是他在美术课上当颜料盘用的。她偷偷拿走了盘子,用它种满大蒜,摆在房间的窗台上。

她还是偷偷看陈青科,悄悄欢喜,但再也不敢和他对视,更不敢和他说话。而陈青科也没写纸条来问她那天为什么放了鸽子。

那些大蒜都发了芽,长成了一片青翠的蒜苗,像她的心事,如此葱茏,如此鲜活,却不敢展开在阳光下。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