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风尘仆仆的悲伤童话

神经敏感地抓错了重点

大学第一年阿宝没少以各种由头搪塞过钟暗。他每回想来找她,她总能想方设法推诿。就算是她过生日他来送礼物,她也能狠下心避而不见,回寝室的时候看到洋娃娃和玫瑰花,她皮笑肉不笑地跟室友吐槽说他这都是应有的惩罚,心机男是得不到真爱的,我绝对不能成全他。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但好像也只够安慰一下自己,到底在大多数人眼里,钟暗已经是她阿宝唯一良配。有一次他忙完兼职的工作,准备回寝室却接到钟暗的电话,说他在她上班的公司楼下。她本来前脚已经踩进电梯,又赶紧退出来,问他要干吗。

他抱怨说你口气怎么一直改不掉,老是“干吗”、“你干吗”这么凶巴巴,你就不能像别的女生那样稍微温柔一点吗。

你嫌我不温柔就别打给我嘛。阿宝特别沉着地反击。

钟暗咳了一声,声音仔细听好像确实有点不太对劲。阿宝稍微耐着性子,问他怎么了。他顿了顿说,跟我朋友吵翻了,你能不能给我安排个地方,借住一晚。

阿宝神经敏感地一下子抓错了重点,听到他说要让她安排住宿就暴跳起来,心想你一个男生让我帮你安排住的地方算怎么回事,要是跟寝室姐妹提到,我跟你的关系更要洗不清了。她立刻条件反射回答,怎么可能你没搞错吧!

钟暗的声音却明显拉长,不太轻松地哦了一下。

她这才发现,钟暗好像是第一次在她面前提自己不痛快的事,换了以前,他从来一张没心没肺的脸,她都快要忘记他其实也有弱点吧。

你等等。阿宝喊住了他,我正在下电梯。

骄傲地站成一棵树

她挂断电话,开始计划把他安排到哪个同学那。这时电梯门本来要关上,却被人伸手拦住了。

阿宝,你先别走。叫她的是兼职公司的直属上司,说是刚接到通知,晚上还有个进度要赶,看她正好还没走,问她要不要帮忙一下,算加班。她下意识看一眼手机,心想真是冤家啊又要委屈他。在心里挣扎一番,还是给他发消息说,我临时要加班。

她不敢拨出去这个电话。

似乎,她也有那么一点点害怕,怕他失望吗。

钟暗隔了一会儿才回,那好吧。

她看一眼,这才松出一口气。想着再回一条什么安抚他一下,却被领导径直拉进办公室,一沓文档飞快传到她QQ上。她头昏脑涨地开始忙活,手机也理所当然安静地躺在一旁。

那个傍晚,她不知道他的手机黑了又被摁亮,他数次想要再找一找她,想跟她说这时候他只想见她,但又实在无法厚着脸皮打扰她。

他一直站在楼下,用一种阿宝口中“耍帅不要太故意哦”的姿态靠在对街的电线杆上,远远看着她的办公楼,灯光灭掉一盏,又灭一盏,而属于她的那一间,始终明亮。直到快十一点时,他终于找到个不错的理由。

阿宝的报表总算快要做完,这时候才想要起身倒杯水,却看到玻璃门外站了个熟悉的人影。她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过去,惊讶道,你怎么还在啊。

钟暗笑了一下,原本背在身后的手腾地伸出来,变魔术般递给她两个塑料袋。

宵夜吗?她心领神会,啊我正好饿了,你好懂我。

美食当前,阿宝都能听到自己肚子咕咕叫的节奏,她拉他坐下,说我们快点吃吧。他问她,你以为我走了?她点点头说对啊,我想你肯定还能找到朋友收留你嘛。

可我是想来见你。钟暗忽然幽幽地冒出一句。

阿宝一怔,想起来什么似的,问他,你刚才一直在楼下等我吗。钟暗若有所思地点头,不紧不慢的表情让她有些恍惚,好像看到了很久以前的那个夏天,他抱着一本书,站在学校门口,也是这样等她,骄傲地站成一棵树。她那时候总固执地为他贴上各种不靠谱标签,长得太高调,做事太招摇。这第一印象一不小心,竟然维持了太长时间。

可望而不可即的少年

晚上她破天荒带他去学校,路过女生寝室楼时,阿宝想到自己那里还有一套新牙刷和漱口杯,想到买新的很浪费,就跟钟暗招呼说她上去帮他拿下来,很快。他便乖乖站到一旁的梧桐树底下。

阿宝上楼转了一圈,还帮他从存货里精选出一包薯片,下楼却看到有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学妹,已经跑到钟暗跟前,两个人低着头不知在嘀咕什么。

她没好气地过去,翻他一眼,说你还走吗。他赶紧把学妹打发了,跟上来,笑着问她你该不会是……她拿牙刷砰地敲在他头上,激动地反驳说你少想太多。

那个晚上她和他运气都欠佳,打了好几通电话一一被拒,钟暗难得地流露出挺不好意思的表情,说今天我太莽撞了,以为你人际关系好到爆棚肯定能安置我呢。

阿宝心想擅长社交的人难道不应该是你吗,怎么会轮到我。到后来拖拖拉拉眼看到了凌晨,钟暗说要不我还是自己找地方住,你先回去吧。

这时候阿宝已经有点困了,她侧挨着墙往下滑,索性坐到地上。要不我们就坐这聊天吧,几个小时以后就是明天早上了。她提议。   钟暗的表情一下子生动起来,到她身边坐下,说你愿意陪我无聊啊,真够意思。她点点头,然后把头放到弓着的膝盖上,钟暗兴致很高的样子,一扫之前的没精打采,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话。

那个晚上她听他说了什么,其实已经记不得了。但她始终记得清早被他推搡着惊醒时,自己的头分明靠在他肩膀上。而他挺直脊背,似乎就为让她熟睡,因而保持那个姿势,整夜没动地方。

她问他心情好点了吗,他不说话,掏出手机跟她显摆说我屏保好看吗。她刚要表达不屑,眼尖地一下子看到竟然是自己昨晚睡得流口水的照片,被他偷拍设置成锁屏壁纸,她跳起来吼钟暗你给我立刻删掉不然我要生气了!钟暗调皮地笑起来,说你觉得我可能会放过你吗。

他招摇过市的样子似乎永远地停留在那儿。

钟暗总是这样,欺负她,可他那时到底还不懂得,十七八岁的女孩,总会喜欢上那个忧郁骄傲不善言辞可望而不可即的少年,而不是身旁这个唧唧喳喳不停讲话妄图引起她注意的他。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中心思想是什么?死要面子 断送幸福?

    (2)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