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我们做对了很多事,错的只是意气用事

以至于后来他的诸多不好也无法将此抹煞

余瑜来到那家叫做“矢志不渝”的网吧,远远看着马克一张扑克脸盯着屏幕,恍然就回到一年前,她提着炒饭来找他,等到他打完一局才来理睬她。

陈晨找过余瑜的事被杨晨宇知道了,他心急火燎地找到她,看着她脖子上挂着的U盘项链还在,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支支吾吾地跟她说抱歉。

他跟她说对不起,又说自己不够朋友,竟然为了能时常见到陈晨而让她陷入如斯境地。他想要回那个U盘项链,他说不想让人误会,尤其不想让陈晨误会。

杨晨宇告诉她那次一起旅行交学生证的时候他无意看到余瑜竟然和陈晨是一个学校一个学院的,他一心只想让陈晨回心转意,才刻意接近她。

余瑜听完浅笑一声,轻轻摘下U盘项链放到他手心里,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我以为只有我才会做这种傻事呢。”

余瑜大一那年期末考java上机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了马克。他与她隔着一个座位坐在一排,脸上露出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茫然,丝毫没有求助于人的意思。

她认得他,同专业大二年级的降级生,大挂五门专业课,如果降级之后再挂一门就要退学。上机考的内容就是做一个动态网页,她自己一早就准备好放在了U盘里,只需要稍微调试一下就可以,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才闲来无事想要帮他吧?可是后来马克笃定地对她说“你就是对我一见钟情了”的时候,她也找不到借口反驳。

马克的头发微长,冷漠的一张脸偶尔会做出类似嘟嘴的卖萌表情,余瑜明明不喜欢头发长又装冷酷的男生,却偏偏对马克上了心。

她用了半个小时把自己那个网页做了些改动,调试好了之后保存,把U盘扔了过去,刚好砸到马克的手。看到马克用了U盘,余瑜才开始专心调试自己的程序,几分钟之后叫老师来打分。

考完之后余瑜看了眼马克,还是那副表情坐在那里,收拾好包出去的时候却被马克轻轻拽住,余瑜四处张望了一下小声说:“都调试好了,你只要运行就可以了。”谁知道马克却说:“怎么运行?”瞬间让余瑜无语凝噎。

马克虽学业不精,却是院辩论队的大将,院辩论队的二辩是一个长相极其漂亮的学姐,总是和马克出双入对。或许就像马克说的,余瑜对他一见钟情,多少次他逃课,她帮他答到宁愿自己被记旷课。每一次辩论赛都想方设法弄到门票,只为在观众席远远看着他,这样的余瑜怎么也不会想到,马克也会看到她。

一次辩论赛结束,马克没有像往常一样跟着队友去庆祝,却径直朝她走过来,余瑜手心浸满了汗。马克把java考试她借给他的U盘递给她,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庆祝。

辩论队的庆功宴,唯独多了她一个外人,除了二辩学姐以外,人人笑容玩味了然于胸的样子。后来玩真心话大冒险,有人迂回地问了马克一个问题,是喜欢学姐还是学妹,马克肆无忌惮地盯着余瑜,嘴角扯出一抹弧度:“当然是学妹。”

后来马克送余瑜回寝室,自然而然握住她的手,那片刻悸动让她铭记,以至于后来他的诸多不好也无法将此抹煞。

马克的校内,QQ密码都告诉余瑜,他对她没有秘密,即便没有任何秘密,她依旧感觉马克离她很远。马克很遭女孩子喜欢,余瑜每次登录马克的校内都会有十几个同校女生申请加好友,可是她永远也不必担心,因为马克的心里只有游戏。

余瑜记得有一次联络不到马克,手机关机,一连几天都没来上课,他室友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就在余瑜不知所措的时候,陈晨告诉她:“你不妨去网吧看看啊。”

陈晨的旁边站着二辩学姐,她们看着她,如同一场盛大笑话,关于马克根本就没把余瑜当回事的消息慢慢就传开了。

余瑜果然在网吧找到了马克,他把所有钱拿来打游戏,余瑜劝他上课他也不去,于是她只好每天在食堂打好饭给他带来,只有等他游戏打够了才会理她。

终于有一次,当马克心满意足地退出游戏,发现余瑜手里提着冷掉的炒饭,眼泪大滴大滴地砸到地上,她对他说:“如果那么讨厌我的话,就分手吧。”那是唯一一次马克轻轻抱住她,语调耐心像哄小孩子似的对她说他错了。他说,余瑜你别哭,你一哭,我就觉得难过。

他终于走到了阳光底下

杨晨宇拧着眉一言不发,余瑜若无其事地笑道:“那天之后,他就消失了。”

知道马克退学的事情之后,余瑜就再也没有打通过马克的电话,有人说马克的爸爸办好退学手续之后就带他回了老家。

余瑜说:“那天你跳下水把手机放在我这里,我不小心按到了,屏保是你和七喜马克的合照,一年了,我再见到马克就是和你去清吧的那次。”

杨晨宇张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余瑜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明媚:“你看这个世界多公平,我们都被骗了。”

七喜知道这些事之后跑来学校找过余瑜,他一拍大腿:“呀,我怎么忘了马克曾经也在A大念过书!”

那年马克并没有如传言那般随父回家,而是留在了A市,只不过扔掉了手机卡,再也没联系过余瑜。七喜说马克打工赚了些钱,加上家里给添了不少,想找他合开一家网吧。说到这里七喜一挑眉:“你知道吗,矢志不渝这个名字可是他强烈要求的。”

渝和瑜同音,可是一想到过去的那些经历和马克的不告而别,矢志不渝听起来更像是讽刺。   

余瑜再次接到马克的电话,语气颇有些曾经沧海的味道,一年前她对他带着浓重的恨意,如今早已忘却了当初为何爱恨都那么用力。

马克的样子没有丝毫改变,个子不太高,脸却出奇地好看,沉默良久他才探问道:“这周末我要去参加一个网游竞技比赛,你能不能来?”

余瑜的目光注视着他的小腿,马克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只听她说:“我会去的。”

那天杨晨宇和陈晨坐在一起,陈晨挽着杨晨宇的胳膊一脸甜蜜,她像是撒娇似的对他说:“那时候余瑜和马克可真是爱得轰轰烈烈呢。”

余瑜没有说话,专注地看着马克。第一次带着欣赏的心态看马克打游戏,他的动作娴熟,眼神专注,真就像七喜说的,他在游戏的时候,有睥睨天下的气势。

那场全国的网游竞技赛,马克一路过关斩将,从分赛区到全国的决赛,拿到了冠军。庆功宴上他被人群簇拥着,眼神却好像四处搜寻,余瑜别过脸逃出包房。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