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舌尖总导演陈晓卿:勇哥(第一集导演李勇趣事)

舌尖总导演陈晓卿笔下的第一集导演李勇,写得真风趣。碰上陈晓卿这般的上司,或者说碰上李勇这般的下属,都是幸事啊。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舌尖2《脚步》导演勇哥

舌尖2《脚步》导演勇哥

勇哥单绳威亚上树拍摄

勇哥单绳威亚上树拍摄

视频:舌尖2《脚步》拍摄花絮

看了《舌尖2》第一集的花絮,尤其是导演李勇单绳威亚上树拍摄的简陋和惊险,很多人都给我发短信,说我太不考虑摄制组的安全了。说实话我非常冤枉,拍摄时摄制组并没有说他们没有保护绳,回北京看素材的时候我也板着黑脸发飙,“此类事情绝不许再次发生”。但我心里清楚,李勇非常敬业,为了获得更好的影像效果总是不计一切代价的。在组里,他也是公认“拼命三郎”。

第一次见到李勇是在成都。当时,他研究生即将毕业,正在重庆电视台实习。那是2009年2月,四川汶川地震刚刚过去半年多,这之前,我所在的《见证》栏目与成都电视台、重庆电视台几位纪录片导演,在震区的九个县市十一个拍摄点猫了一个月,从普通百姓的角度,记录了灾害给人内心带来的创伤。李勇参加时已经是第二次拍摄,有重访的意思在里面。

李勇是《红白》一集的摄影,这一集的导演叫杨芸,重庆台的美女,一直没有男朋友。所以见到他们,著名纪录片情色大师梁碧波话里有话地说:“红白镇条件黑艰苦,你们孤男寡女,哦?弄不好日久生情的说。”这对青年男女,特别老实也不爱说话,听了梁大师的告诫,两人对视了一眼,脸整齐划一地红到了脖子。

农历年二十八,我和同事从成都给各个拍摄点送给养。当时,震区的交通正在恢复,刚到第一个点崇州,就接到消息,李勇和杨芸已经被当地公安“拿下”了,我脑袋嗡的一声,急忙开车往什邡赶,到地方才知道,这次意外不是因为“作风问题”,这个事实,也让其他拍摄点的八卦小伙伴们,一通跳脚叹息。

震后几个月,当地政府对所有的新闻媒体十分警惕,尤其是拿着摄像机的摄制组。那一天,李勇和杨芸刚刚拍完主人公邓文琼婆婆祭奠自己小孙子陈英杰之后,旋即被叫去问话,问他们为什么要拍以及给谁拍的?李勇当时还是实习生,没有电视台的身份,所以更需要多一番辩白。

误会最终化解了,但李勇还是觉得委屈。他们带着我来到他们摄制组的驻地,一个简易的地震棚,两张行军床,中间有个隔断。屋子太小,李勇在门口架好设备,让我看他们的拍摄素材,阴冷潮湿的冬天,看不到一点阳光。

“丧亲之痛,对于你们来说,只是一句话,而对我来说,是天都塌了。”面对镜头,小学文化程度的母亲邓文琼,一字一句,平静地说着。“去年,我到石邡打吊瓶,亲戚们把我送到就要离开,但是陈英杰坚决不走,他一定要等我吊完水,这就是我的孙儿,从小和我相依为命的!现在他不在了。”

寻像器里,老人的脸上已经看不到悲伤。李勇一边擦拭着眼睛,一边给我介绍背景。“半年过去了,他们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这些,为什么不让拍呢?” 李勇看着远方喃喃自语,表情凝重,很容易让人想起年轻时代的邹容陈天华。

“多有思想和社会责任感的一个小伙子啊。”我心里想。

回到北京,节目最终顺利播出,内容上也基本如李勇杨芸所愿,没有太多删减。这要感谢《见证》在后半夜时段,也没有谁注意。不过,另一个消息比节目播出更让我欣喜。重庆的一个美眉来电话,说了一个故事,“李勇和杨芸闹了个笑话,他们今天去领结婚证,结果排错队,最终发现是离婚的窗口……”

“什么什么?结婚了?”我仔细回忆着在红白镇和他们相见的场景,确实没有任何的端倪啊。看来,敦厚诚实的外表下,不一定没有一颗浪漫的心。

确实,李勇是一个浪漫的人,有着细密的内心和诸多文艺的举止。比方说,他的书包里永远都放着书,塔科夫斯基、村上春树、郭敬明……口味轻重,不一而足。每次焦灼不安的时候,他平复自己的方法是背诗,艾略特、李尔克、辛波斯卡都是他的强项。

不过最能缓解他雄性激素的,还是《春江花月夜》和《琵琶行》。《舌尖2》开拍之后,经常能看到他在剧组里,背着手站在窗前,面对着西三环春江潮水般的车流,大珠小珠落玉盘地念念有词。

朴实、诚恳、热心、礼数周全,这是舌尖的小伙伴们给李勇的评价,大家公推他为“班长”,平时也都叫他勇哥。他也确实像个老大哥的样子,尽管他并不是导演中年龄最大的。生活里,勇哥脏活苦活累活都抢着干;工作上,遇到拍摄周期和别人重叠,机器设备他都主动相让。

其实大家叫他班长,还有一个原因,遇到需要和领导沟通,尤其是容易得罪人的话的时候,都是勇哥挑头儿。比如,我不止一次听他冲制片人嚷嚷:“楼底下送盒饭那儿,你得再压点儿现金,不然大家就没饭吃了。”这样的班长谁不喜欢呢?

李勇山东人,我说:“你真给山东人争气啊。”他总是谦逊地说:“没办法,礼仪之邦嘛。”一般来说,山东人对家乡的情感,如同章丘大葱金乡大蒜,无比深厚且久久挥之不去。

嫁到重庆之后,我出差去见过李勇几次。作为好吃之人,自然少不了让他请吃火锅什么的,每次,他都打一通电话,找几个人陪我吃。后来才了解,这么多年,李勇吃过的重庆火锅,有一半是陪我吃的——他不怎么吃辣椒,对山城的美食更是敬而远之。

说起重庆,他的抱怨总是多于赞美,“太辣”、“口味重”、“路都是弯的”、“没法开车”。前年,他代表重庆电视台给纪录频道报送了一个提案,内容却是老家山东的故事。当然,这部叫《蒜收季节》的纪录片后来在四川电视节获得了大奖。

在拍摄《脚步》这一集的内容时,李勇再次让我领略了山东人在口味上的顽固。其实,一年中,李勇去了全国很多地方,每次出差,当然也特别辛苦,回来都见他瘦了一圈。直到去拍摄山东煎饼,第一次汇报拍摄的时候,没说拍摄内容,就先说“这是我到剧组来第一次吃饱”。果然,回北京的时候,他甚至长出了高晓松一般的下巴。“煎饼真好吃,尤其卷上大葱。”他得意地说。

作为班长,李勇一直是分集导演里的楷模,无论是认真程度还是工作进度,都走在别人前面。作为一个纪录片人,李勇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和主人公打得火热,而他敏锐的细节捕捉能力,又给自己的作品增加了很多亮点。

节目播出后,很多观众都记住了几对夫妻之间的打情骂俏,鲜活、温情又不失风趣。这看上去简单,背后却饱含着创作者长时间冷静的观察和聚精会神的的记录。文汇报一位朋友看到这集,把养蜂人妻子吴俊英的同期声作了一点点修改,他在微信里说:纪录片,听上去像旅游,又好耍又浪漫,实际上,风餐露宿,辛苦的很……

确实辛苦得很。如果说林芝野蜂蜜的那段花絮,已经很能说明李勇的职业精神。那么像这样的情况,他遇到的还有很多。每次剧组遇到难事,像结构模板,纸上剪辑样本,甚至调色拟音实验,我脑海里根本不用想“这任务重千斤派谁最好”,就会直接说李勇“有条件把这副担子挑”,老实人嘛,在任何团队里就是吃苦的命。

最让我感动的是,每次我提出想法,李勇都能在第一时间说:“没问题”,从来不讲价,也看不出任何的悲观。直到昨天下午。听见他在隔壁接受成堆儿的记者采访,披露自己的心路历程:“当时陈老师说,你这哪儿是文案啊,直接扔楼下去得了。我听了都绝望了,特别绝望……我甚至想,我要不要跟他说,我不适合做舌尖了,我回去算了……”

靠,当时可真不是这样!不管我说什么,他的回答都特别坚定,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把自己隐藏得这么深?

不过也活该,谁让他是班长呢,班长就要隐忍。不仅如此,还要接受其他同学的冷嘲热讽。在所有的分集中,李勇第一个完成了所有制作。那天,他甚至有些骄傲,也不背诗了,背着手各屋乱窜,嘴里还说“我怎么觉得有些空虚呢”,招来一顿合力暴打。之后,无论谁完成了剪辑,都会发自内心地说:“哦天呐,我也开始空虚了”。

李勇有个可爱的儿子,名字叫书包,是勇哥的心头肉,也是杨芸召唤李勇回家的必杀技。隔几天,杨芸就会在朋友圈里晒一张儿子的照片,李勇完成精编之后,书包的照片更多了,还加上了他的一些名人轶事,比如今天书包砍了一棵樱桃树,今天书包做了一个小板凳,今天书包蘸着墨水吃面包……

可是李勇还是不提回家这事儿,反倒一直热心地帮助其他的导演,甚至还照顾大家的生活。有天早上我去剧组,发现勇哥正在给大家煎鸡蛋做早餐,于是就拍了下来放到网上,杨芸迅速在下面留了一句五味杂陈的怨念评论,“唉,我真想吃到勇哥煎的鸡蛋啊”。我立刻明白,闯祸了。这个网络事件的直接结果是,春节回家,杨芸答应给勇哥新买的手机变成了一个二手的iphone4。

不过,勇哥还是那么乐观。春节刚过,李勇立即返京帮助各位导演完成部分补拍工组。他拿着旧手机,乐呵呵地对大家说:“已经不错啦,已经不错啦。好歹还有旧手机用。杨芸要是知道我还给大家打扫卫生洗衣服,那我估计连老人机都用不上啦。”(来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