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两代校友七年情,因为一个女人闹崩了!

大学男生寝室的故事,非常爆笑,似是回到自己的大学、高中时代。佳人网曾整理发布过本文作者的力作之一《高低笑点通吃,忍不住爆些真实傻×事件》,就是讲一些大学与工作后发生的趣事,其中爽哥的搞笑人生,引来一众追捧。

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20100924_a021c700dddbada5e793gJfg9FEJcUQZ

两代校友七年情

文/日租界傀儡

这次主角不是我们寝室,是另外一个男生寝室,介绍一下先。

寝室大哥:“短王”

短王本来叫主席,因为担任学校某协会的主席。
工作后和同学合租,短王住那个房间,床特别小,估计是房东儿子童年睡的。
我去看过,我坐上面勉强能伸腿,蹲着刚好。
大家让短王先打个地铺,等房东再买一张床来。
次日早上醒来,看见短王悍然的睡在上面,还能盖一套被子。
大家震惊说“这哥们真短啊!”之后他就一直被叫短王。

短王因为身材短,总挤不上公交车,他的理想就是以后买一辆自己的公交车,天天在大连火车站和高新园区之间来回开,见公交站就挺,然后告诉别人这是私家车,禁止乘坐。

短王四年没牵过女生的手,除了全校组织合唱比赛期间,全班手拉手共唱“同一首歌”。
毕业后有个男生被sony本部录取,入职需要做细致的体检,不过这个男生前列腺有些问题,想找人帮忙顶替体检。
他问咱们学校哪个男生的前列腺最好?大家都说:非短王莫属。
短王感觉这是一个尴尬的殊荣,认为自己被嘲笑了,下决心去嫖一把。

于是在一个狗不叫鸟不鸣的夜晚,短王跟着一个站街女消失在街道中。
那个小区太旧,上楼的时代短王问“你家走廊没有灯么?”
站街女说“跺脚。”
短王一跺脚“亮!”没反应。
短王又一跺脚“亮!”这次灯亮了,不过短王走了一步就倒在地上。
不知道谁家不要的旧桌子仍在那里,短王一脚跺上面,踩了一个钉子。
好在是皮肉伤,不过短王还是因伤入院。

我得到消失后,和寝室爽哥去医院慰问短王,我跟他关系不熟,主要我好奇,怎么嫖住院的。
我去的时候短王情绪已经稳定,还招呼我们说“坐,我这儿没站票。”
不过往哪坐啊,一共就一张床,我们放下水果就走了。
短王轰动校友届:夜晚护失足,自己却失足,踩钉住医院。

寝室二哥:“CK心”

因为他裤腰总是提的很低,在寝室走路,总是露出内裤的CK标志。
更有人说他特意剪了一个CK内裤的一条边,贴在裤子上。
虽然他的CK是假的,但不能否认他有一颗CK的心。

CK心很早就进入商界,是首批卖蜜汁鸡脖的人之人,月入一万左右。
后来钱多了,又投了一个土豆粉小吃店,成为学校自我创业的典范。
但是没有赚到钱,由于太年轻,被厨师和服务员联手架空。

CK心当时是身无分文,带着女朋友投奔短王,先有个住处,再慢慢找工作。
CK心的女朋友不漂亮,但是有一个特点,脖子白又长,外号眼镜蛇。
短王也够朋友,让CK心和女朋友睡他的房间,自己睡在客厅的沙发。
为了方便面试,他最后的钱拿去买了一个男士背包,阿迪休闲款,比草还绿。

因为感觉包比较贵,一直不离身,头次面试就挂着包和面试官座谈。
CK心把包离在右腿上,随着气氛的融洽开始抖腿。
会议室是朝阳的,绿包是亮皮革材质,折射着阳光,一道道绿光晃的面试官眼晕。
面试官“同学我先帮你放一下包?”

CK心一是怕丢,二是客气,说“不用,我自己拿着就行。”
然后继续像照妖镜一样,包对着面试官脸,一道道绿光。
面试官直接收了简历就让他等电话。

我一直认为CK心这哥们有点二,有一学期开学,把全寝室交学费的几万块钱,拿在手里拍照片,上传到空间。
CK心大学暑假喜欢打工,在一个日本料理店当服务生。
一次遇见一个日本大叔一个人喝闷酒,大叔看CK心日语还行,就招呼一起喝酒。
我们学校总有老师吹牛逼,说日本清酒就是水,结果CK心真当水喝,结果当然是傻逼了。

CK心醉酒后晚上睡觉又没关窗户,早上起来嘴歪了。
起初CK心不知道自己嘴歪了,还出门和别人吹牛逼。
大家说“别装陈冠希,把嘴正过来说说话。”
CK心才去造镜子,良久后说“完了,完了!”
同学都说“给你喝这几吧样,就给你100?”

CK心嘴歪了后在医院扎点滴,出门带着口罩。
总有人逗他说“给大爷笑一个。”
还有同学刺激他说“花钱移植一个吧,黑市不是有卖肾卖器官的么,问问有没有卖嘴的?”
好在经过2个月的输液后康复。

寝室三弟:“花泽泪”

他是一特别内敛的美男,所以叫花泽类。
不过因为太爱哭,改成花泽泪。
随便看一部伤感的电影都能哭的发抖。
花泽泪骂过女生哭点低,看个韩剧能抱团哭,结果他看变形精钢哭了,理由是触动了童年的记忆。
我们说“花泽你这是100步笑50步啊!”

除了哭点低,花泽泪还有间歇性抑郁,总有那么几天情绪特别低落。
带着耳机听那种特别压抑的音乐,一般自杀或者被杀的歌手,再或者英年早逝的,花泽泪最喜欢听。

一次我给他推荐一个芬兰的乐队,男主唱的声音特别低沉压抑。
我上网问花泽泪“感觉如何?”
花泽泪说“想死。”
我连滚带爬的到他们寝室说“大哥,你可别玩我。”
他要是在寝室割腕跳楼,死前最后的聊天记录是和我说想死,我也可以去跳楼了。

我和花泽泪在学校算是熟悉一点,因为篮球,我们都是NBA太阳队的球迷,在食堂一起看球认识的。
同时我们也是体育类游戏迷,一起玩NBAlive2007和实况足球。
我就知道了什么是偏执狂,他对游戏的投入让人害怕,如果他一直输,就要求一直玩儿,如果你特意让他赢,当场就翻脸。

一次玩NBAlive的时候,让我用超音速队投三分球赢了几十分。
花泽泪说“你能不能有点战术素养,就投三分球有意思么?”
我就换迈阿密热火队,用韦德扣篮,比三分球还有把握,命中率几乎100%,赢了50分。
花泽泪说“这还不如三分球有技术含量呢,你能不能打点战术配合,这么玩儿有意思么?”

于是我换马刺队打配合,又赢了20多分,因为球员体力不足,我换替补上场。
花泽泪一些把键盘扔了,质问我“你啥意思?你啥意思?把主力给换上去。”
我当时一切照做,只是日后他再找我玩游戏,我永远说没时间。

花泽泪英语特别好,发音好听,喜欢唱英文歌。
大概是08年端午节,他要在系晚会唱歌,说要唱eminem歌儿,让我和他一起。
我说“你开玩笑呢?我哪会玩那个?”
花泽泪说不用我唱,eminem开演唱会的时候,后面不是总有一些黑人跟着起哄么,带动观众的情绪,还要指挥大家一起摆手打节奏。

花泽泪想让我当黑人,在他后面跳大神,我没同意。
结果还是他们寝室大哥短王出山,那天花泽泪最终选曲是kanye west的stronger。
短王穿着很嘻哈的服装在后来蹦,打着节拍“噗哧咚!噗哧咚!hands up!”

寝室四弟:“钱王”

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大三那年他后背起了一些红色的小豆豆。
他们寝室同学怕传染,都躲着他。
有一天他发脾气说“我得艾滋了行不?我得艾滋了,你们都离我远点!”
我们都以为这哥们疯了。

这个名字因为面试得来的,钱王专业学的不好,面试的时候总心虚,跟面试官说“我可以不要工资,只要能上班就行。”
我们说“你真有钱。”
后来去某公司面试,钱王再次打出了不要钱这张牌。

面试官说“不行,不符合劳动法,你还是说说期望薪金。”
钱王要的也不算夸张“3000吧。”
面试官各种暗示要高了。

钱王很务实的降低要求“2000吧。”
面试官又各种暗示要高,其实他们的条件是实现工资1800。
钱王一直没找到工作,心中有火,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对面试官怒吼“我说不要钱你们不让,我要钱你们又不给,这他妈的还让不让我们应届生找工作了?”

钱王还和花泽泪在寝室打过架。半夜十二点多,起因是在花泽泪被窝里藏小板凳。
已经睡着的花泽泪发现被子里有板凳后极其恼火,而且钱王这么和他恶作剧不止一次。
花泽泪动了杀心,可是寝室已经熄灯,似乎不适合打架。

花泽泪拿出自己夜里看书的充电台灯,走下床,来到钱王的铺位,开灯,对着钱王的脸。
钱王迷迷蒙蒙刚睁开眼睛,就挨了一巴掌。发现自己被在夜梦中偷袭,钱王也是大怒,说“就知道你个傻逼闹不起。”
可是由于刚刚惊醒,对灯光不适应,花泽泪拿灯一照他脸,钱王就闭眼。一闭眼花泽泪就扇他。
然后睁开眼想反击,花泽泪又拿等照他脸,钱王又眯着眼,一咪眼,花泽泪又扇他一个。

钱王气得想抱着花泽泪一起从四楼跳下去,说“花泽你妈逼,跟老子玩阴的是不?你把灯关了!咱们明着来!”
花泽泪说“你傻逼吧,关灯怎么明着来?”
钱王怒吼一声“操你妈!关灯!”扑了过去。

之后钱王和花泽泪打成一团,短王和CK心起床拉架。
我已经睡觉了,听见打仗的声音,也懒得出去看热闹。
寝室爽哥告诉我是花泽泪,我才打算出去看看,那时是冬天,半夜寝室里冷,我随手拿起床边的风衣到走廊。

我到现场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围着一群同学在劝和。
我过去客气一下说“没事吧,有事儿去寝室找我。”
花泽泪说“没事。”

我刚走,就听说钱王问“谁啊?穿内裤披着风衣?”
我听了想回头骂他,傻逼吧,大半夜的难道我还穿一整套西服在寝室转悠?
考虑到大家看热闹刚回去睡觉,我就不折腾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