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时间会让人遗忘曾经的疼,治愈撕裂的伤

我们没有一句对不起,但都在心里原谅对方。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481405_1298100552YhAB

微微一笑天晴了

文/岑桑

1、失败的电线杆

何嘉晴是我的朋友。

我们的交情,可追溯到初中时代。梳一样的长发,穿同一款裙子,用同一色号的唇彩,喜欢小天、柏霖和B宝。每周都去学校不远的商场三楼拍大头贴。两个人挤在镜头里,摆各种萌表情。然后拿着照片,倾情盛赞。

“晴子,咱们真是越来越‘美腻’了呢。”

“真的,薇薇,我也发现了。”

那时候,我们有各种各样恶心的方式,表扬自己的天生丽智。人漂亮,真是没办法。怎么拍,都无死角,就算故意恶搞的鬼脸,都是无敌可爱。

何嘉晴说:“咱们这么爱自己,可能不会喜欢上男生了。”

“对啊,怎么办!”

不过,何嘉晴说完这句话之后不久就恋爱了。

那个男生海拔一米八二,与何嘉晴的身高对比鲜明,相映成趣,就像电线杆配邮筒。

他们的恋爱,基本是以暴走模式完成的。他们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逛街上。

每到周末,电线杆同学便会约何嘉晴出去最常出没的,就是那条地铁站旁边的地下街。在电线杆出现之前,那里是我和何嘉晴的周末活动根据地。

我们有一大嗜好,就是试衣服。我们可以把店里所有好看的衣服试穿一遍,然后,用一种鄙夷的表情加高贵冷艳的姿态,什么也不买地离开。

何嘉晴换了搭档之后,情况就完全变了。因为电线杆同学完全抵挡不住店主杀人的目光,只好买双袜子之类的小东西,以至于何嘉晴袜子的库存量激增。

他们恋爱一个月后的某一天晚上,何嘉晴打电话给我说:“薇薇,男生好无聊。逛街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清了清嗓子说:“发现我的好了吧。”然后开始吧啦吧啦地吐槽。

我们是死党啊,已经有一个月没一起出去玩了好吧。真是有异性没人性。不知道初三,各科老师都进入疯狂补课模式了吗?一个下午的时间是多么的珍贵。你却都拿去陪那个衰人。你的节操呢?粉碎性骨折了?

吐槽真是件越吐越委屈的事。特别是你最好的朋友有了新伙伴,你会觉得自己无比孤单,无比寂寞,和谁玩都不对味儿。你说了笑话,别人却不明白为什么好笑。你傻傻地杵在那儿,好像世界都在和你隔了层透明玻璃窗。那时候,你就会开始无限缅怀那种一个眼神,就可以明了一切的默契。

我可怜巴巴地说:“晴子,你以后都不准备和我玩了吗?”

何嘉晴幽幽地叹了口气说:“林宝薇,我败给你了。”

于是,就在那个周末,何嘉晴和电线杆的约会中,多了一个五百瓦浴霸级电灯泡——我。

电线杆同学看到我,一脸古怪表情。我故意装傻地说:“怎么样?约会买一送一,幸福不?”

他呵呵呵一串冷笑。那天,我和何嘉晴终于找回往时的开心,一路上唧唧喳喳,把电线杆甩在身后。直到我们想起他的时候,他竟不知不觉地离开了。

后来,何嘉晴给电线杆发了短信。那时我们正在刨冰店里吃冰,大块芒果和草莓搭配出鲜锐甜美的颜色。

何嘉晴说:“怎么走了?”

电线杆回:“我们还是算了吧。没什么感觉呢。”

“行。”何嘉晴说,“但你记住,是我甩你哦。”

我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你来我往的短信,突然莫名且腹黑地开心了。

2、绝情只为更有情

可以说,电线杆同学是何嘉晴的第一任男朋友。但我们一致认为,他绝对不是何嘉晴的初恋,因为完全没有传说中的刻骨铭心和死去活来。

所以,何嘉晴一直期望能谈一场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恋爱。

可惜,她没机会了。不久之后的中考,我们应双方家长的强烈要求,一起考进了本地一所女中。“男生”果断成为围墙外的另类生物。入校的第三天,何嘉晴就挥笔写下三个大字,贴在寝室的门上——“绝情谷”。引得全楼效仿,于是“碧溪村”、“盘丝洞”等纷纷出炉。

何嘉晴参观一圈回来,摇头说:“唉,模仿模不出真髓。”

我迷糊地问:“什么真髓啊?”

“绝情只为更有情。”

“啊?你要修仙了?”

何嘉晴一本正经地说:“林宝薇,看看你周围,连个男生都没有。咱们一定要拼命学习,考个帅哥集中营,把失去的三年补回来!”

我“噗”地仰面躺倒在床铺上。这也太霸气了!为泡帅哥发奋,大概全校也独此一家。不过,有句名言怎么说来着:树欲静,而风不止。

是高一的五月,整个城市笼罩在微晒的日光中。周五放学,我和何嘉晴拖着满是脏衣服的箱子回家。刚从校门口出来,一个陌生的男生骑着单车,停在我们面前。

他有漂亮光洁的额头,和一双漆黑瞳仁的眼睛。薄薄的嘴角,弯着一丝不屑全宇宙的笑。他说:“嗨,你就是何嘉晴吧?”

何嘉晴莫名地看着他,说:“什么事?”

“也就这样吧,没网上说的那么漂亮啊。”

“有病。”何嘉晴翻他白眼。

“我叫洛扬,一中的。”

我在一旁忍不住笑了,说:“切,我还叫开封呢。”

可洛扬像没听到似的,依旧对何嘉晴说:“明天我和朋友去动漫展,你去吗?”

“我们不认识你,去什么去啊。”我当场否决。

可是洛扬当我说话是空气,一眨不眨地望着何嘉晴,等待着回答。

我拉起何嘉晴,说:“走,咱们别理他。他这个人有病的。”

何嘉晴被我拉着,绕开了洛扬的单车,只是经过他身旁的时候,却飞快地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说:“能记住,就来约我。”

洛扬的脸上,立时绽起一抹自得的笑容,骑上单车,风一样闪进熙攘的人群。

我抗议说:“喂,干吗告诉他。你认识他吗?”

何嘉晴却小有陶醉地说:“你不觉得,不认识才刺激吗?”

那天傍晚,我回到家,把脏衣服塞进洗衣机,然后开始上网。很快我就找到了洛扬堵校门的原因。一中与我们同在一条马路,一群无聊男生在贴吧里发起校花排行榜。他们不但排出了一中的前十,还把视线,放远到我们女中,何嘉晴名列第二。

我反反复复看了三遍,心里生出一股闷火。排行榜里,竟然没有我的名字。

我愤愤不平地嘟囔着:“一样漂亮嘛,为什么没有我。”

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响了。是何嘉晴,声音里透出一抹兴奋。她说:“洛扬打来电话了,明天咱们一起去啊。”

“谁是洛扬啊?”我明知故问。

“就今天校门口那个男生。”

“哦。”

“你去不去啊?”

“去!”

我果断答应,心里咬牙切齿地说,明天我非要惊艳亮相,亮瞎他狗眼不可!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