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时间会让人遗忘曾经的疼,治愈撕裂的伤

5、梦游事件

高二文理分班,我和何嘉晴搬进了不同的寝室。

搬家的那天,何嘉晴摘下门上“绝情谷”的牌子说:“我以为高中没机会恋爱了呢,没想到唯一恋爱的就是我。”

我开玩笑地说:“看来你是提前完成任务了。”

好像就是那时起,我们开始疏远了。没有了共同的圈子,也就没有了共同的乐趣。

我变成了新的我。和男生一样简明干练,数学成绩迈进年级组前三十。没人再说我像何嘉晴这样的话题。

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何嘉晴,也已经不是她了。

是11月一天,学校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有女生晚上翻后院的墙,摔断了腿。而这个事件的女生角,就是何嘉晴。原来洛扬的乐队在酒吧找到一个每周两次的驻唱机会。那天晚上十一点,是洛扬第一次登场,何嘉晴为了去看他首秀,冒险翻墙,摔下来。

我去医院看她的时候,她躺在床上,左腿封着厚重的石膏。何妈妈坐在一旁,一脸担忧。何嘉晴见到开心地笑了。她说:“你可终于来了。”

我担心地说:“你怎么摔的?”

我问完这个问题,就后悔了。何妈妈还坐在一边呢,要她怎么答呢。可是我低估了何嘉晴,她是个集大智慧和小聪明于一身的人。

从她被救的那一刻起,就特茫然地回答了这人人都好奇的问题。她说:“我也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上床睡觉,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摔在地上了。”

后来,是医生给了一个十分离谱,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梦游。

何嘉晴支开妈妈去买饮料,然后以飞的速度向我请了事情的缘尾。

我惊讶加感叹地说:“这样也行啊!”

“怎不行啊?医生还嘱咐我妈说,我的精神压力太大了,别再逼我了。”

我真是由衷地佩服她了!我轻轻摸着她的石膏腿说:“为了看他一眼耍猴,把腿摔断了值得吗?”

何嘉晴却翻我白眼说:“是朋友就别说这样的话。”

“那我应该说什么?”

她对我勾了勾手指,神秘地说:“帮我个忙。”

“什么?”

“周末把洛扬带过来。”

我诧异地说:“你妈还在呢!”

“所以让你带过来啊,就说是你的同学,就不会被怀疑了。”

我摸了摸何嘉晴的额头,说:“晴子,你没发烧吧?你都不是你了。”

何嘉晴却轻轻拨开我的手说:“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爱过。”

我突然被感动了。甚至对何嘉晴有一点点肃然起敬。十六岁,当我们大部分人还在懵懵懂懂,不知情为何物的时候,何嘉晴如偶像剧般亮出鲜明的标志。

她带着不顾一切的劲头,真真正正的,恋爱了。

6、分开的布娃娃

只是,何嘉晴与洛扬,注定是场可以预想的结局。

喜欢一个玩摇滚又受到N多女生追捧的男生,难度系数太高。

周五的放学,我去洛扬驻唱的酒吧找他,约他第二天去看何嘉晴。这个时间,他会和他的乐队排练新歌。酒吧里很暗,只亮了一盏舞台灯。原木的凳子倒扣在桌子,像一片枯萎的森林。乐队的成员还没来全,洛扬斜坐在舞台的暗影里,和身边一个女孩说笑,他们的手,紧扣在一起。他看到我,手瞬间弹开了。

我愣了一下,说:“你为什么骗嘉晴?”

洛扬有一点尴尬,支吾地说:“什么骗不骗的,这是我妹。”

“你当我白痴啊!”

说完,我就转身走了。洛扬却追出来说:“喂,你别和嘉晴乱说啊!”

“那不是你妹吗?你怕什么?”

洛扬耸了耸肩,突然转做无所谓地说:“算了,随你便吧。”

离开酒吧,我径直去了医院。何嘉晴的妈妈刚好去打饭。何嘉晴看见我一个人来,忙问:“洛扬呢?”

我说:“你们以后分开吧。”

“怎么了?”

“我……我看见他和别的女生在一起。”

洛扬一瞬愣住了,半晌,说了一句让我极度不理解的话。

她说:“你为什么一定拆散我和洛扬呢?”

我木然地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我说:“晴,他真不是好东西,你以为我会骗你吗?”

何嘉晴用鼻子哼了一声说:“刚才洛扬都电话和我解释过了。林宝薇,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拼命改变自己,你就是受不了我比你好,受不了男生喜欢我。你疏远我,是因为你嫉妒我!不是吗?”

就在这时,何妈妈打饭回来了。她看见我们剑拔弩张的样子,说:“哟,怎么回事?两个好朋友怎么吵上架了?”

我憋着一肚子的怒火,口不择言地说:“阿姨,你不知道嘉晴为什么半夜爬墙吗?她有男朋友了。她半夜跑去看他在酒吧唱歌,才摔下来的。”

病房里的空气刹那间凝固。

何嘉晴死死地瞪着我,突然尖叫说:“林宝薇,咱们完了!你给我滚!”

是的。林宝薇和何嘉晴完了!

我们从初中就绑在一起的一对儿,终于画上了休止符。

何嘉晴在休养的三个月里,不但认真复习,还天天发微博。把我各种糗事丑照,轮番上映。我初一时围着浴巾向B宝告白的视频,成为全校最热门的话题。

以至于我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片刺耳的笑声。

我每天都摆出一副坚硬的姿态,可总有抵御不住的时候。比如某一天的语文上,老师不知从哪里找来一篇叫《永恒告白》的课外材料。某男生突然叫了一声:“让林宝薇来告白!”全班顿时爆出轰然的笑声。

我再也撑不住了,紧咬住嘴唇,冲出教室。一个人躲进洗手间,默默地掉眼泪。

可我能怪何嘉晴吗?

我不能。我不能否认,是我在愤怒下,先伤害了她。

其实,我们就像一对布娃娃。

要好的时候,缝在了一起。

分开的时候,便扯出千疮百孔的疼。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