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那些年少的伤,寂静微凉

回头想想,这十年过去,他们仿佛一直在分离,可是他一直在这里,在等着她走的累了便会停下来。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96933925b9e96f2do

那些年少的伤,寂静微凉

文/梅吉

我们的一生里总会遇到这样一个人,相互影响又彼此分离,以为离得很近却永远无法靠近。生命的轨迹不断的交叉,一个点,又一个点,却始终分道扬镳。

对于沈若安来说,宁夏就是这样一个人。

(一)孤独的少年时光

第一次见到宁夏的时候,是沈若安的十七岁。

彼时的他是一个有些瘦伶伶、面色苍白、患有严重忧郁症的少年。

他总是没有办法安稳地入睡,总觉得面前的一切都是红色的,红色的天,红色的树,红色的水……

他从噩梦中一遍一遍地醒来,痛苦扼住了他的咽喉,呼喊不出——因为他目睹了弟弟被淹死的全部过程。

弟弟比沈若安小七岁,他出生的时候沈若安已经是个半大的孩子,对弟弟的降生既惊奇又欢悦,常常看着这个小人儿就爱不释手。

若是父母忙的时候他会主动照看弟弟,吃喝拉撒全都照料得妥妥帖帖,而弟弟学会的第一个词是“哥哥”。就连父母也会诧异,两兄弟完全不会争执,有好吃的好玩的沈若安全让给弟弟,每每放学总是一路飞奔回家,而那时弟弟已经趴在阳台上朝楼下张望,看到哥哥就脆脆地喊了起来。

沈若安看书写作业的时候,弟弟在一旁偏着头画画;沈若安在玩游戏的时候,弟弟也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沈若安在被父母批评的时候,弟弟就会泪眼汪汪地看着父母,让他们不忍再责备哥哥……

弟弟就是沈若安身后的小尾巴,不管他说什么他都笃信不疑,他们这样要好,父母也很欣慰,可是所有的灿烂阳光都停留在弟弟八岁那年。

梅雨季节,护城河涨水不少,水没过岸边的台阶,看着是风平浪静的样子。沈若安带着弟弟去河边玩,一身汗湿的时候他踩着台阶去洗手洗脚,没想到身边的弟弟却一脚踏空踩了下去。他抬手去抓没有捞住,眼睁睁看着弟弟被混黄的河水一把推走。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扑进了河里,可明明自己也不会游泳,浮浮沉沉之间只看到弟弟越来越远。

他被旁人救了起来,而弟弟却在河的下游被找到。

从那时起,沈若安的世界就像被一头斧头生生地劈开了,血肉模糊。

那些日子,他在惊惧和自责之间沉沦,沉默,压抑,痛苦得不能自己的时候便拿头“咚咚”地撞墙,可是不疼。当心里的痛超过身体的痛时,那些皮绽肉开的苦楚根本算不得什么。

父母小心翼翼地照顾着他,他们没有责备他,亦也没有再去提起弟弟,搬家换房,他们竭力地呵护着这唯一的儿子,想要藏起关于弟弟的一切,却只是让沈若安的情绪更加压抑。

他失眠,做噩梦,情绪低落,甚至连学校也不能去,他在教室里用铅笔戳自己的掌心时,总让旁人骇然不止。后来父母便带他去看心理医生,也就是在那里他见到了宁夏。

他每个星期有一个下午去医生那里,她从医生的诊室里出来,他就走进医生的诊室。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之间都未有过交谈,她轻飘飘的从他面前过去的时候,他们的眼神会轻轻的碰触一下。他懂这个眼神,和他一样,无奈,悲伤,迷茫。

宁夏戴着黑框的眼镜,瘦得皮包骨头,脸色苍白得连毛细血管也可见到,唇抿得很紧很严实,背影就如小小蝼蚁又薄又轻。

他曾经猜想过在她的生命里发生了怎样可怖的事让她也变成了同龄中的异类,但心里却又因为她的出现而内心安稳一些——他们有着相同颜色的青春,不管她发生了什么,他们都看得到彼此的孤独。

那天沈若安从诊所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宁夏站在旁边的面包店门口,橱窗里是各种各样漂亮的面包,五月的光影在交错里有种时空倒流的感觉,很不真切。

沈若安想也没想的走过去,他说:“我请你吃吧。”

她并没有回头,缓缓地说:“好呀。”

他们在台阶上坐了好一会儿,各自手里拿着面包,宁夏一直没有吃,她对着面包发呆,而他对着她发呆。空气中斜切的一块阴影里,她眼睛像两滴坠落在空气中的阳光,干净剔透。

他们就那样静静的坐着,阳光在他们身后拖出两个孤独沉重的影子,好一会儿谁都没有说话,许久以后她终于轻声地问:“你怎么了?”

沈若安怔了一下:“抑郁症。”

“严重吗?”

他闷闷地“嗯”了一声,又说:“我总是想到死。”然后眼泪从他的眼眶里汹涌而出,自从弟弟去世后,心里的痛苦像寸草不生的盐碱地,一片苍茫茫的白,看不到边际。他不知道怎么面对,更不知道怎样处置,醒着的时候,睡着的时候,他总是仿若听见弟弟大喊“哥哥”的声音。

微凉的时光里,沈若安开始对宁夏说起弟弟被河水吞没的那个瞬间。很多他从来没有跟心理医生讲过的话,他都告诉了宁夏。

其实,心理医生每一次都试图打动沈若安,可是他知道,没有人会理解他。

直到看到宁夏。

他原本像一个深宵旷野独行者,有着无尽的恐怯,但现在他有了伙伴。

他哭的时候,宁夏突然握住了他的手。那种灼热感让他震住,他抬眼望着她,正接住她温和美好的笑容,她说:“你怕蛇吗?我很害怕蛇,我每晚都在想我的房间里会不会有蛇,越是这样想就越是害怕,其实根本就没有蛇。”

沈若安明白她的意思,有时候越害怕就越无法面对,只要无视那些“蛇”,也就不会害怕了。这个方法真的很灵,每一次沈若安在害怕恐慌的时候,都会在心里暗示自己,那就是“蛇”。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