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唱歌的场地在四楼,那里有一个非常大的客厅,似乎四楼整个一层都是客厅,没有见到其他房间。有人安排我们这些年轻人坐在一起,对面是长辈们。客厅虽大,人多,也显得挤挤挨挨的。奇怪的是,新郎和新娘没有来,我想问为什么没来,但是自觉今天问了挺多关于新郎的问题了,于是就忍着没说。

唱歌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下午他们是唱民歌,晚上年轻人多,自然要唱一唱流行歌曲。他们家竟然还有投影,环绕立体音响,俨然是个家庭影院了。

“怎么像是要K歌似的,哎呀,还有麦克风架子,好专业啊”小白伸长脖子瞧着这些设备。

“人家是能歌善舞的民族嘛,设备也要与时俱进啊”我嗑着瓜子说。

已经有人这就唱起来了,也不等人请,也不需要开场白,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话,拿起麦克风就唱。其他人有的在拼酒,有人在玩什么一只青蛙的游戏,有的在专心听,就是一个KTV包厢嘛。

我找到了感觉,也觉不怎样新鲜,就靠在康珠身上闭目养神,眼睛一闭上,立刻就浮现次江的样子。他是怎样捏我的手腕,怎样看着猎物一样看着我,又怎样把唇贴到我的额头上,就差一点点我们就要接起吻来了,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没注意到自己的嘴也微微张开着,像是要迎接他的吻,还是小白给我拍的一张照片让我看到自己的窘态。人人唱歌喝酒的气氛里,我独自闷骚起来,心旌摇荡,情意绵绵。

忽然我从幻想中醒过来,心里琢磨着,要真的发生了什么可怎么收场,人家可是新郎啊。越想越没主意,于是起身到楼梯口给好朋友打电话。

“完了完了,我要死了”我开口就这么说。

“哈,我就知道,是不是有情况”

“是”我面冲着墙小声说“刚才,就给你上个电话之前,新郎和我,差点,差点那个了”

“我就说嘛”好友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叫起来“新郎?你要小三了啊!”

我浑身一激灵,小三了?可不是吗,人家是有妇之夫了。

“天啊,我怎么千里迢迢赶来做小三啊,谢谢你亲爱的,你这句话太及时了,不然我真要堕落了”

挂了电话,我一口气跑到院子里,蘸上凉水用力拍了脸,对自己说:“守住阵线,拒绝沦陷啊!”

次江绝对是一个强大的敌人,他会强攻,也会诱敌深入,更会打感情牌,加上他本身武器装备精良,这场战役他的优势太明显了。我只有一个叫做羞耻心的小小堡垒,躲在这个堡垒里祈祷敌人自动绕道。

可是敌人不仅没有绕道,反而偷袭了,就在我上楼梯要回KTV房间的时候,他迎面走了过来。我想抱头鼠窜,可是无处藏身。

我呆立在楼梯上没动,不知道自己应该像见了鬼一样扭头就跑,还是应该装作得了失忆症不记得下午的一切。他像是特意等在这里似的,不下楼,也不上楼,也站在那里。我们隔了四五个台阶的距离,就那样互相望着对方。

“忍着疼痛发出光芒”他慢慢走下来“这是你说的?”

我惊讶他居然听到了,墨菲定律起作用了吗,任何事只要可能发生就一定会发生?我心里暗暗想,坚决不让它发生,必须抵抗到底。

于是我拿出自己最常用的武器:理性分析

我要卸他的力,于是笑了笑对他说:“下午喝多了吧,差点酒后乱性啊你,看到美女走不动路啊,不至于这么没出息吧”说着我就往回退“哎,你家K歌设备不错啊,多少钱一套,你们理塘还有卖这种东西的地方吗,是快递来的吧,很贵的快递费吧。”我东拉西扯。

这种玩笑的气氛总该让他能醒转了吧,结果他只说了三个字,就让我又找不着北,他说:跟我走!

这三个字像是咒语,有魔力的一样,他没有任何多余表情,是在下命令。莫名其妙我就想服从他,他转身往楼上走,我的脚步就犹犹豫豫跟着他,他上了二楼,没有停下,和我隔着一段距离,没有回头看我,上了三楼也没停下,中间还和人点头打了个招呼,到了四楼还是没有停下,我已经在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正在琢磨是不是要回到大家中间去,他停下来回头看着我,被他这样神秘忧郁的眼神一看,我的身体已不能自持,在理智与情欲中煎熬。

几秒钟像是被无限延长,我在K歌房间和继续向上走的路口和他僵持着。

周围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我却如坠深渊,越陷越深,带着恐惧和莫名的兴奋,我又上了几节楼梯,到了五楼,这个差点发生遭遇战的地方,我还是在心里挣扎着。

竟然是益西的出现救了我,他抱着一堆唱片碟片,匆匆跑下来,看到我们如此不对劲,他竟然没有往那上面去想,他和次江打招呼,又和我打招呼,然后问我喜欢唱什么歌,我说都行的随便吧。他非要挑一只碟片给我看,结果哗啦啦全部掉在地上,我和他就捡,我还把很多碟的外包装给弄坏了,他说没事,本来就是坏的。我趁着这个机会,帮他抱了一堆碟,说:“走,一起送下去吧”

刚到四楼我就觉得必须要撤,于是和康珠说:“咱们回去吧,这么晚了”

“什么?这才刚开始啊,今天要通宵的!”拥青拉着我“你不许走啊,我还要唱歌给你听呢,康珠刚才说了,她也要跳舞,她会跳最正宗的藏族舞,你一定看的”

完了,这下回不去了,老在敌人地盘转悠,想不死都难啊。唯一办法就是不出去,不动,隐蔽在人群里。

坐在自己位置上,我尽量把自己缩成一小团,不引起注意,没有存在感。好在过了很久很久他都没有出现。其实他那时候的犹豫挣扎不比我少,他没有出现却一直在K歌房和五楼之间的楼梯上坐着,他心里想着那个女孩,想着她怎样对他好,他们怎样发誓要在一起,又怎样因为民族界限这辈子也无法在一起,他们又是怎样相约赴死,结果她死了,而他,活着。

她把死亡时间选在他婚礼前的一周,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是他内心的痛苦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时候,可是他必须人前强作欢颜。这份折磨成年人尚且不可担当,他其实只是一个二十二岁的男孩子。

她是回族,正宗的穆斯林,而他是康巴人,所有佛教徒中最虔诚的一种。

那是的我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当成了别人的替身,以为凭着漂亮,就是能赢得真心。我淡然自称大龄剩女,其实也自恃是感情世界里的优势主宰者,从来或者说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挫折,不谈恋爱只是不想被束缚。

遇到次江以后,才真正品尝到爱的极致美好和极端苦涩,他曾对我说,爱的尽头是死,恨的尽头是遗忘,他多少次尝试着让我恨他,可是又舍不得看我受折磨。

这折磨,在我们相遇的第一天就如影随形。

他没有来,我在喧嚣中睡了一个好觉,醒来已经是夜里三点,长辈们都已经悉数离场,只剩下精力旺盛的孩子们。酒酣耳热之际,康珠的那个大切诺基同学,提出要我和小白唱歌。果然,我们没能幸免。

我和小白约好了似的说:“我们不唱歌,我们跳舞”

大家不同意,说:“不行,歌要唱,舞也要跳”

尤其是大切同学,他拎着酒瓶子走到小白面前说:“你们是尊贵的客人,是我康珠的尊贵客人,你们知道康珠多会唱歌跳舞吗,你们能给她丢脸吗?啊?能给你们汉族人丢脸吗?”他逻辑混乱,口齿不清,但是我听出他对康珠有那么点儿。。。

“我康珠?”我笑着对康珠说“你们是不是。。。有点情况啊”

“什么啊,同学而已。”康珠磕了瓜子补充说“好朋友”

“哦,好朋友”我此时还有兴趣打趣别人呢,我说“知道吗,一般感情都是从好朋友开始的。你的明白?”

她推搡我一把,力气确实很大,看来这时候我们算是很熟了。

小白被大切好朋友同学挑衅的有点恼,男孩子之间或许也有我们无法感知的气场问题,他两严重不对付,小白看康巴男孩子都不太顺眼,看他尤其不顺眼,处在叛逆期的小白没想过后果,他嫌人家讲话粗鲁,表现出不屑的表情,还推搡了他。

这大切男孩是一点就着的性格,他抬手就拍了小白脑袋一下,拍的很重,小白楞了一秒,接着就要拿酒瓶子,我们在旁边死死按住他。大切男孩指着小白说:“你想干什么,想打架?我都怕一不小心把你捏死,老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出来,我们聊聊!”

小白脸涨的通红,这就要跟他出去。康珠就挡在小白面前不让他走,大切男孩看到康珠护着小白,更加生气,一脚踩到小白的桌子上把他拎了起来。我这时已经明白,大切男孩其实是在吃小白的干醋,康珠越护着他,越是害了他。

我让康珠去外面呆着,然后抓住小白胳膊让他保持冷静,我对其他康巴男孩吼道:“你们就看着他欺负我们吗,就算他做错了什么,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孩也不算什么英雄好汉吧!”

其他康巴男孩笑着说:“没事,他们闹着玩的,你女人家别搀和”

“就是,他要真想揍他,还能让他闹到现在,放心吧”

我还要争辩,大切男孩把我拎到一边,让小白起立跟他出去,小白这时候才害怕起来,他抱着胳膊说:“我不出去,我不习惯用暴力解决问题,我不和你们一般见识”

“那你和谁一般见识啊”大切男孩不轻不重的拍着他的脸“是不是就和我们这儿的姑娘一般见识啊”

其他人都笑起来。

就是这个时候,次江进来了,是康珠去找的他,他和大切男孩显然关系很好,拍着大切男孩的脖子说:“闹什么闹,走,下去”

大切男孩推开他:“你怎么来了,没你事”

次江沉着脸站到大切男孩面前,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干什么啊”大切男孩像是反抗哥哥“哎呀你别管,你走”

“你走不走”

“我不走”大切男孩扭着头。

次江不再废话,按着他的脖子把他推了出去,我还担心他们要打起来,不由自主的跟了几步,他们出了门口就勾肩搭背起来,次江说:“跟一个娘娘腔发狠你就不嫌丢人,啊?”他亲昵地晃了晃大切男孩的脑袋。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次江和其他康巴男孩的互动,看得出来他在他们之中很有威信。也比一般的康巴男孩成熟。

那会儿我倒不那么害怕他了,觉得他应该不会是那种随时可以做出荒唐事的人。

但是他内心的隐痛,足以让他做出任何疯狂的举动,我却对此一无所知。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