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被他捂着嘴,我担心的竟然是我的手机。可见那会儿已经放松了对他的警惕。

我向楼下一搜寻,就看到手机摔的七零八碎的躺在地上,我掰开他的手说:“我手机!狼,有狼,刚才狼在叫!”

他低头看着我,不发一言,这会儿他倒是不戴墨镜了,眼睛充血一样的红。

我反复告诉他 “真的有狼,有,有狼。。。”

他轻轻抚摸着我的后背“狼还很远”

“你却很近”我心里想着,忽然意识到自己又和他单独在一起,好在夜风一吹没有了先前的头晕目眩,自制力比先前略高。

隔着衣服感觉到他手很暖,他的胸膛也很暖,想靠过去啊,只要脑袋一歪就可以了,靠过去还是不靠过去—–我在想当然的问自己。遇到感情的女人智商都很低,这种时候这些问题简直多余,因为早就在他手心里,他只要想,我就无处可逃。

身体被他两只胳膊圈在墙角,就像羊入了圈。

他暗中缓慢收缩包围圈,我一动也不敢动,又开始呼吸困难了。

一切寂静无声,时间漫长难捱。

他到底要干什么,我心里想着不如死个痛快,这样太吓人了。

他其实也在做最后的挣扎,小羊就在嘴边,咬她也就咬了,可自己怎么会这样,难道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是真的会咬人的。

包围圈缩小到负值,我被他按在怀里,感受着坚硬的胸膛和砰砰跳动的心。他把贴脸到我的脸上,我的脸就又烧了起来。他摩挲着,犹豫着,是我忍不住发出的轻微一声呻吟压垮了他的理智。

我以为他会吻我,可是他没有,他袭击了我的脖子,起先是吸吮,最后是咬,他像是要发泄什么,咬的越来越用力,我脑海中划过吸血鬼,狼人等非人类的传说,恰逢刚刚听到狼叫,恐惧蔓延整个身心。

他说那一刻很想深深的吻下去,又不能原谅自己对不起那死去的女孩,他最后告诉自己的是:我疯了,我不是人。

于是他虐我,也被我虐着,我咬他的手指,咬出血来。剧烈的疼痛,恐惧和兴奋一起袭来,我蹲下身子靠在墙角,身体像秋风中的落叶般瑟瑟发抖。

他跪下来紧紧抱着我,无声得哽咽了。

片刻后,我从缺氧中缓过来,他把头埋在我怀里,双肩抖动的厉害。

那一刻我已经动了真情,毫无防备的把他的伤痛全盘接手。

我抚摸着他的头发柔柔的说“我知道你很痛苦,我理解,谁都不想和不爱的人结婚”

他抬起头来愣怔了片刻,忽然捏住我的下巴,眼神凶狠的说:“别和我说话,别对我好,你滚,滚蛋!”

他找来小半瓶青稞酒,没有容我反应就倒在我的伤口上,被那样咬着也没叫出声的我,这时候疼的惨叫一声,他的手也抖了一下。

不由自主的退后,站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愣怔了好久,接着,扔掉瓶子,逃离了现场。

从此后他就迷上了这样的方式,接近他就像接近一头受伤的野兽。

我一摸,脖子上全是血。

狂风暴雨之后,一切寂静下来。身体冰凉绵软,带血的衣服凌乱不堪。那会儿,觉得自己像是被他丢弃的垃圾。

我放弃了收拾,也没有力气收拾残局,只好等待着血被风干,我靠在墙角,惊讶自己还能微笑。

西藏的夜晚隐秘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激情。

等待的过程中,思绪渐渐清晰,我想我一点也不恨他,他是一个多么孤独的人啊,我得让他重新快乐起来,像其他康巴男孩一样,笑着去过他们的人生。但是怎么做呢,难道奉献自己的身体?我有没有那种把握,既可以疗愈他的伤口,又能让自己全身而退呢。

无法知晓。

当时的我也无法知晓,他回到书房面对死去女孩的照片深深忏悔,那照片上的女孩竟然和我有一样的酒窝和相似的外表。等我知道自己是个替身的时候,已经投入了太多的感情,到那时,一切又将不同。

不用看也知道,此刻我的脖子就是一个犯罪现场,我想起一个东西可以很好的掩盖这个犯罪现场,我的护膝。

于是把腿上的护膝褪下来,有些费力的穿过脑袋,恰好护住脖子,还很暖和呢。这让我的脖子看起来像是打了石膏。

风衣已经不能穿了,好在藏袍还没有弄脏,我把风衣脱下来直接穿上藏袍。

去四楼和康珠打个招呼,她已经醉得反应迟钝了,小白和拥青也头挨着头呼呼大睡,两个都在打呼噜,样子十分滑稽。

还有人在不知疲倦地唱歌斗酒。蜡烛快燃尽了,我怕这些醉醺醺的孩子会酿出事故,只好帮他们把蜡烛都吹灭,打开灯。

我说我要先回去了。康珠迷蒙着双眼,除了说,好啊,路上小心,就再也没有任何表示,我等了等,索性独自离开。

下了楼看见摔坏的手机才心疼起来,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储存卡,只好放弃,直接把手机残骸丢到垃圾桶里。

理塘是有出租车的,这一点让我很惊讶。司机也是个快乐的小伙子,他正在听藏歌,还跟我介绍说半个月以后他们这里有赛马会,一定要看,很热闹的。我说那时候我可能已经回北京了,他又建议我去稻城走走,香格里拉,很美的,他说。

是啊,我是该好好放空一下自己了。

康珠家就在理塘布达拉大酒店的后面不远处,门口是一条狭长小路,车进不去,司机把大灯开着,下来送我,他说刚才广播里说有狼,让我注意安全。

现代化的信息传播速度,这一点和内地别无二致。如果没有深度体验,怎会想到。

他看着我进了院门才离开。

康珠的妈妈又起床给我烧酥油茶,这让我十分过意不去,后来才知道,这里的风俗就是这样,客人来了,主人家除了年老的长辈,其他人都不可以先于客人睡下。早知道那样,我是不会那么晚回去的。

洗脸的时候,我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怕开灯影响她们睡觉,所以也没有看到伤势情况。

第二天中午起床梳洗,避开众人,我偷偷瞧了一下脖子,吻痕触目惊心。昨晚的情形又占据了脑海。洗脸时,梳头时,喝酥油茶时,看康珠的妈妈洒扫时,都如影随形,人在此间,魂却丢在他那里。

康珠妈妈起的很早,洒扫屋子的时候会嘴里念念有词念一些经文。她的奶奶则是一刻不停晃动着手里的转经筒,她总是看着我,发现我看她了,就会给我一个质朴的笑容。

康珠和小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的家,两人都蒙头大睡。我很想去洗个澡,于是没有等他们,问了康珠妹妹具体路线,背着包就上路了。

从她们家到草原温泉有五公里左右,我没有打出租,一路走过去。街头随处可见政治标语,大多是表示拥护我党,维护社会稳定的。人们走路的节奏都很慢,可能是缺氧的环境没有办法健步如飞,这就显得这个小城特别悠闲自得,仿佛没有别的事好叫他们操心,藏民们都喜欢摇着转经筒蹲在屋檐下。

理塘县城狗很多,也都很懒散,聚众扎堆躺在各个店铺门前晒太阳。

温泉有室内的和室外的,找了一家最近的,谈妥了价钱,10块钱一次,相当便宜。不过环境简陋了些,一排小房间,每间也就六七平方,都在地上挖了方方正正一块池子,不到4平。白瓷砖地面,白漆墙面,因为长期水渍侵染,也都发黄了,墙上一个蓝色百叶窗,一个供人换衣服的凳子。

虽然是夏天,脱光了衣服还是感到寒冷刺骨。

刚开始略微失望,进入池子里以后才感到惬意舒展起来,门一关,水汽立刻弥漫小屋,百叶窗附近墙面上的水珠们亮闪闪的。正午的阳光透过窗子把明暗阴影投递进来,我觉得自己像困在这阴影的牢房里。

如果那晚他吻我,会怎样,他的身体究竟是什么样子。。。

我仰头望着白色掉漆的天花板,任思绪漫无目的游荡。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