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康珠的弟弟居然是一个小和尚,大约13岁左右。他每周都在长青春科尔寺学习佛经,周日放假回家一次。虽然穿着红黄相间的僧袍,却还是一个小孩子的做派。他非要骑摩托车去和昔日的好友玩耍,说他们约好了的,奶奶不同意怕他骑不好出危险,他就死磨硬泡。

小白拎着一个塑料袋回来,我问他去哪了,他神秘兮兮的说你猜。然后不等我说话就递给我一个盒子,是手机。

他说:没想到来理塘人送礼这么实惠,新郎给的,我一个你一个。

我正在用吹风机吹头发,听他提起新郎,我的手停在空中,他把手机递给我,说:“还白送一个当地的号,多省钱啊”

我放下吹风机,打开手机盖子,果然已经放了一张卡。这就是说,他知道我的联系方式了?

康珠走过来问我们去哪了,我说去泡温泉刚回来,小白只说出去走走。

等康珠出去洗漱了,我才想起来问他:“你去新郎家干什么了?”

他小声说:“去上厕所。”

康珠家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没有厕所,她家院子前后是茂密的草丛,无论大号小号都是随地解决,刚来的那天我们都十分不适应。她反倒问我们:“厕所不是很脏吗,这样多干净”

我问是不是很多藏民家都是这样,她说有一部分是,也有一部分家里住楼上的有厕所,但是她住不惯,总觉得这样的家里不干净。

我的适应能力很强,很快就乐于享受这样的露天厕所,小白却打死也不习惯,早上他终于想到个好地方,那就是次江家,于是花五块钱打了个车专门去他家上厕所。

这话让康珠听见了,她开玩笑地把水泼到小白脚下说:“就你这样还出来旅行呢?”

“城市究竟是个啥玩意儿,它不参与自然的良性循环,反而制造很多垃圾,像个造粪机器。你说”我探出脑袋冲小白喊“你的存在对大自然来说有什么意义?”

“我怎么知道,那你也不能让我去死吧”他站在院子里喝着酥油茶。

“那倒是”我回过身继续吹头发,他送的手机就摆在桌子上充电,我想起应该给好朋友留个号码,于是走到远处给她打电话。

她问我怎么换号了,我说手机丢了,想了想,索性实话实说告诉她,事情的前后。她听完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先去一趟香格里拉再说,说不定只是个偶然事件”我说。

“不可能,星座上说了,你这个月就是有命中注定的姻缘,肯定就是他”

“姻缘个屁啦,人家婚了”

“哎,也是,那你赶紧撤吧,还说什么,他痛苦不痛苦于你何干,你又不是观世音菩萨,还救苦救难啊”

“嗯”

见我说话犹豫迟疑,她大叫起来“哎,你不会真喜欢上他了吧,这可不好玩啊。你没听钱钟书说过那句话吗,任何偷偷摸摸的暧昧不论自己觉得多伟大坚贞,在别人看来都是龌龊可耻的桃色绯闻”

“钱老精辟啊!”我笑了笑说“那就,让那孩子玩去?让他玩勺子把去?”

“正解”她说。

挂了电话深深吸了一口冷空气“真要放下?”我问自己。

“康珠,我得去香格里拉一趟,现在就走”我整理着行装“小白你去吗?”

“不是吧,刚来一天就要走?我不走,我还等着看赛马会呢,你知道8月份有赛马会吗?”

“知道”

“那你还回来吗?”康珠问我。

又直面选择,我本来只是想拖延选择的时间,可是这选择看来必须要做了。我放下行李,坐在床榻上,小白和康珠对视了一眼,问:“怎么了?”

“没事”我顺从了心里的真实感觉,做了一个决定“我还回来”

“好,那你把大包留在这,笔记本也留在这,只准带一个小包走”康珠有些生气,坐在我旁边说:“你这人真薄情,主意还这么大”她站起来给我倒了一杯酥油茶“也是,你没把我们当回事”

“怎么可能呢”我心里想着,就是太把这里当回事了啊。嘴上说“放心吧,我回来看赛马会”

“敢一个人出门的女人当然心很硬啦,你不要理她,我陪你哦,康珠”小白趁机搂着康珠肩膀,康珠猛踩一脚到他脚面上,他疼的直翻白眼,哑着嗓子叫了起来。

原来在他们看来我是面冷心硬,谁知道我心里多难过啊。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男人,为了这个男人喜欢的女人,为了这个男人不喜欢的女人,也为我自己。我心里被伤痛填满了,像忧郁的青春期再次光临一样。自从工作以后多久没有这种感触了?

在布达拉大酒店—-其实不大,四五层楼的样子。在布达拉大酒店门口和几个老外包了一辆越野车,把马尾辫一扎,上路!

一路阳光灿烂,车里老外聊天,说笑个不停,我还是带上耳机听歌。车里总是放这藏族歌曲,说实话已经听到耳朵出了茧子,我藏在自己的心事里。

西藏的美在路上,所有事物都豁大开阔纯粹,尽兴展现着地球之美。这么好的天气有什么理由伤感,我索性摘了耳机加入老外的聊天中。

他们问我脖子上戴的什么,我说护膝,他们大笑说我很有创意。我也大笑。

这时候,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是个当地的陌生号码,心里琢磨会不会是他呢。接起来一听原来是小白,听得出来他又去婚礼上蹭饭去了,身边一片嘈杂。

问我到哪了,我说快到了,他说益西听说你不辞而别了,非要去找你,你把他给怎么了啊,他对你这么痴情。

益西?

真意外啊,都快忘到脑后去了。

“你等一下,他跟你说话”

小白说完,益西就接过来说:“你行啊,不辞而别了,我还以为今天还能见到你呢,你什么时候回来!”他还挺冲的。

“回哪去啊,理塘又不是我家,我直接回北京了”我逗他玩。

结果电话就挂了,我隐约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这些人的过分热情多多少少让我这种所谓孤僻的人有点不适感,但也没有多想。

在香格里拉的日子里总是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游山玩水。平常这样的情形我会觉得孤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天我很享受一个人的日子。客栈里总是人来人往,有人骑自行车从成都来,有人开车带女朋友过来,有人包了一辆车集体来旅行。虽然旅途艰苦,但是他们乐在其中,谈论起西藏来都眉飞色舞的。问我有没有什么见闻,可以跟大家分享分享,我说,康巴人很不错。

有个四川大姐神神秘秘地说:“你这话说到点子上了,我就遇到过康巴人,对人那个热情啊,我是屋头有一位了撒,要是没得结婚我百分之百嫁过来”

其他人起哄她说,你该不会和康巴汉子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她说,有又怎样,就不告诉你们。

客栈老板过来凑趣:“那怕什么,他们可以一妻多夫”

“哼,我愿意我老公不愿意撒,他还不剁了我啊”

“那一夫多妻呢?”我差点以为这话是我自己问的,不是,是一个中年男人。

“你想得美撒,你要打歪主意你老婆跟你翻天!”另一个女人打趣他。

客栈老板说:“一夫多妻那不常见,也有,偏远牧区,反正没人在意,国家嘛,对我们少数民族也宽容。”

“哦呦”一听就是个上海男人“那吃不消的啦,养一个老婆都要死了,你看我,一个月嘛两万多块,在上海嘛,房子也买不起,上海女人嘛又要你养,还要陪她们玩小资,还有床上运动,那都是体力活呀”

这话引得满屋子哄笑,客栈老板笑完了说:“那娶我们康区女人啊,我们这女人不要你养的,人家都自己有陪嫁,牛啊,羊啊,什么都有,孩子也不要你养的,你就给孩子买买衣服,陪陪孩子就行了。”

“有这么好的事情?”几乎所有男人惊呼起来。

“你也不要想的太美,你在家里没什么地位的,康区是女人说了算,结婚以后她要想住自己家,还可以住自己家,你就在几个女人家里找一个常住,但也不能冷落别的女人”老板解释道。

“那也不错啊”男人们眼冒亮光“多划算啊,又不要负责任,还有那么多女人,这不是天堂吗?”

“你们男人就是怕担责任,哦,又要我们女人赚钱养自己,又要给你们睡,你想的美哦”一个大姐愤愤然说。

大家看她说的直白赤裸都起哄起来,我也笑了。有人指着我说:“你看,你把冷美人都逗笑了”原来他们私底下这样叫我。

然后他们这才想起来问我,你脖子上戴的什么?

我只好又重复一遍:护膝啊

“你怎么把护膝戴在脖子上呢?”有个好奇的女孩问我。

“嗯,暖和。”我说。

他们看我不是太爱说话,也就不再问我。

我抱着暖宝宝踱步到门口。下雨了,雨水顺着屋檐滴落下来,本来已经把他淡忘,此刻又潮湿了心情。

随后几天我总是下意识的去看电话,晚上躺在床上,会对着手机发呆,一有电话来,我就紧张,结果都不是。

我租了自行车独自骑行到更偏远的乡村去拍照,到了一个地方,方圆几十公里,竟然看不到一个人。有山,有草地,有烈烈的风马旗,有玛尼堆,有几只牦牛,几匹马儿,就是没有人。

一条宽阔的柏油路伸向无尽远方,我前后左右看了看,真怀疑自己在梦境里。

高原地区骑车实在是考验肺活量,我没有一刻不在喘息。索性停下来,躺在草坡上晒太阳。稻城的天空比理塘还要蓝,是高度饱和的瓦蓝色,整个天空里只有一大朵浓白的云朵,缓慢移动着。很像油画。

就在这时候我想清楚一些问题,于是打电话给好朋友说:“哎,我想好了,我要让他从阴霾里走出来”

“怎么走出来,你打算拆散人家的娃娃亲?”

“想哪去了,我只负责拯救心灵,至于他的现实生活,其实与我无关的,再说他们藏人是不离婚的,没有离婚这一说。”

“难度系数有点大,你有什么切实可行的方案吗?”

“不让他再碰我了,就让他当我是朋友吧,或许有什么话说出来就好了,憋在心里肯定难受”

“你当真要去普度众生了?”

“我就渡他一个”

“你完了”

“怎么啦?”

“你爱上他了,也是啊,太传奇了。”她想起来什么似的哦了一声说“对了,房东又要涨房租了,涨了一千,我先替你交了,回来还我啊。”

“不是吧,怎么年年涨啊”

“没办法啊,就这么个行情,大爷的!”

在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方,也要被琐碎现实缠身。本来就没有什么积蓄的我,又辞了职,还花了银子来旅行,亏空更大了。

之前有一个在出版社工作的同学,他说需要找人翻译经济类书籍,我想了想给他打了个电话,说同意接下这个活。他这就要给我把书稿发过来,我这才想起笔记本还在康珠家。

看来是回去的时候了。

我起身骑上车刚要走,电话又响了,我以为是好朋友,看也没看接起来就说:“又有什么事啊”

电话那边长久的沉默。

我知道一定是次江,甚至能从呼吸的节奏和方式上听出来。

“喂”我说。

他还是没有说话。

“是你吗”我说。

他那边很安静,不像是在家里,我问:你在哪

“喇嘛庙里”

当地人是把长青春科尔寺叫喇嘛庙,或者理塘寺的。

我问:在干吗

电话那边又是一阵沉默,接着就挂断了。

唉,可怜的孩子啊,他一定是想在信仰里寻找慰藉,可那慰藉太过抽象,哪有我的理解和陪伴来的实在呢。

我拍了一张天空的照片,发给他,短信说:“MY BOY天空这么蔚蓝,生活这么精彩,快从阴霾里走出来吧”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