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小白那晚索性住在据点里了,晚上我放下所有心情开始工作,康珠的妈妈就一直看电视,并不睡觉,她把电视的声音关掉了,只是在看画面,我很晚才意识到她可能是在等我,看了看康珠,她躺在床上看小说,也没睡,只是已经在打盹了。

我问康珠妈妈怎么不睡觉,康珠这才告诉我客人不睡主人就不睡的习惯,我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夜里一点了。心里当真是又感动又抱歉。我立刻关了电脑说:“睡觉睡觉,困死了”没有梳洗直接就睡了。

果然在我睡了不久,康珠的妈妈才把炉火安顿好,自己去睡了,几乎不到五分钟就响起了沉沉鼾声。

看来,在康珠家生活,我是开心了,她的家人却一直在跟着受罪。

第二天小白打了个车回来接我们过去他的据点,在路上我就想着实在不行搬过去和小白一起住。没想到小白“买”的房子那么合我的意,简直就像是为我量身打造的。这里的买用了引号,是因为,后来才发现,这个房子是他租的,而且他的富二代身份也是他自己杜撰的。这件事除了我之外,就只有次江的妻子知道,因为房子是她租给小白的。

先来看看这个房子的美妙吧,也是在大草原的边上,一推窗户就能看到草原美景。两层小楼,楼下临街,是一个卖药的铺面,主人是小夫妻两,更偏远的牧区里的,相当于内地的贫困乡村。他们是兽医,卖药的同时也捎带给人看病,当然都是一些常规的小病。小两口买下了一楼的铺面,竟然还要还银行的按揭,原来理塘也有房奴,这是我又一个没想到。

楼上是50多平的一个大开间,格局和康珠家几乎一模一样,也是一个灶台加周围一圈的床榻,这不算什么,但是楼上有一个本来储藏杂物的小阁楼,大约十个平房,小小的窗户正对着草原。后院子竟然有马,有柴,马是兽医小两口养的,柴是给我们生火做饭准备的。

我一来到这里就喜欢的不得了,而且看中了那个阁楼。

“小白,这么好的地方你怎么敢独享啊,阁楼归我了,算我跟你租的,行不行”我站在后院子里仰望着阁楼,兴奋地说。

“什么你要和他住?那怎么行啊?他是男的,你是女的”康珠不可思议的叫起来。

“那怎么了”小白笑着说“这叫异性合租,内地多了去了,林达姐,你过来住吧,你不说我要请你过来,咱们在康珠家都住了那么久了,太打扰他们了”

康珠还是感到不妥,让我还回去住在她家,我怂恿康珠也住过来,大家好有个伴,她说打死她也不会异性合租的。这就等于同居,只有相爱的两个人才可以同居。

我和小白对视一眼,然后我搂着小白脖子说:“我们不就挺相亲相爱的吗”

小白也搂着我肩膀五音不全地唱:“是啊,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一家人”

康珠脸又红了。摇着头说:“你们真开放”

“你们也挺开放啊”小白说“你们不是同居了的男女还可以光明正大的找别人吗,这要我们内地,还不被人骂死了。”

不同的文化影响了不同的行为,某些时候我们自认为合情合理的事情,在别人的文化里就是异端,这件事也给我一个思考的契机,我想不管他们的文化是怎样,我还是属于我的文化,所以行为举止也要符合我们自己的道德准则,这是一条原则底线。

刚搬来的第一个晚上,我在博客里写了以上这样一段话。

积攒了很多的脏衣服,第二天天气晴好,一早起来先逗了逗那匹枣红马,见他对我爱答不理的,只好赶紧忙活洗衣服的事情。没有洗衣机,但院子里有压井,有盆,似乎就是为了洗衣服准备的,我问了药店女孩,她说就是洗衣服用的,是她家的,让我不要客气随便用,还借给我一袋洗衣粉,洗衣粉虽然是山寨货,但情谊却真的很。在这里无时无刻不感受这种温暖,我也渐渐卸去了刚来时冷漠防备的外衣,逐渐随和起来。

她看我从外地来很好奇,帮着我一起洗衣服,还说我很能干,居然会自己洗衣服,我哑然,难道在他们眼里来这里的游客都是生活上的低能儿吗,我在心里起了小小志气,要让他们看看我的生活能力,好歹也是经常外出行走的人啊。

和康珠一样,这个姑娘也是第一次见面就告诉我她的一切情况,边洗衣服边晒太阳边随意聊聊天,真是美好。

这一早,来了很多熟人,康珠就不用说了,还有巴登,益西,拥青,另外还有一个让我万万想不到的人,次江的妻子。她跟着大家一起进到院子里来,我刚开始差点没有认出来,卸了华丽嫁衣和浓墨重彩,她就是清清爽爽一个小姑娘,卸了妆的脸还比上妆时更白一些。长长的粉红色藏装外面,套一件半新的白色运动服,后来才知道是她弟弟的校服,穿一双耐克的运动鞋,虽然看起来不像是真的,却并不妨碍她自然流露17岁少女的可人气质。

当认出她来后,我自然心虚,勉强打了个招呼,她却很开心的笑着,问我:“你洗衣服?”然后又挠了挠头“我汉话,不太好。”接着就又咯咯笑起来。这和那天端庄矜持的新娘判若两人,那纯真眼神很自然的感染了我,接着我又开始嫉妒起她来,年轻真好啊。她熟门熟路走到柴堆,查看柴火受潮的情况,说是前两天下雨,今天阳光好,要把柴拿出来晒晒,然后就像主人一样自己干起活来。

益西看到我,不容分说两手搓着我的脸,高兴的说:“你可回来了啊,我天天掰着指头算你回来的日子。你太不像话了,一声招呼也不打就走了”这份自然熟稔好像我是他什么相交多年的老朋友。

虽然不习惯被人捏脸,看在他那么开心的份儿上就受了吧。我也傻乎乎的笑着。

拥青过来虚晃了一下就去屋里找小白,不久屋里就响起小白的惨叫声,拥青揪着他耳朵让他起床。

我问康珠次江的妻子怎么也来了,她说这房子是她的,她买给小白的。我咂舌:“小白是老江湖啊,我还鄙视他,现在看来他比我厉害。”

康珠也过来帮我洗衣服,她说:“是啊,浙江人,会做生意嘛”

“哎”我好奇打听“次江的媳妇儿叫什么名字?”

“央金,央金什么我也不知道,就知道家是偏远牧区的,但她家在那里也很富裕,这次据说会有很多陪嫁,光牦牛就两百多头,还有羊和马,首饰什么的更不用说”康珠也八卦起来。

我抹了她一脸泡沫说:“没想到你也这么八卦啊”

“唉,近墨者黑啊,都是小白带坏的我”她趁我不注意又泼我一脸水。益西居然跑到我阁楼上冲我们打招呼,我让他赶紧出去,以后我的房间非请莫入,他也惊讶问我怎么和小白住一起,我只好说,想住一起就住一起呗,有你什么事。

他摇摇头:你们汉人真开放。

又是这句话,我懒得解释了,随他们怎么想吧。央金抱着柴去了屋里,帮我们生起了炉火,动作熟稔的很。

我在心里叹一口气,这样的女孩应该得到爱,我撤吧,以后次江说不定会慢慢喜欢上她的。

我在心里叹一口气,这样的女孩应该得到爱,我撤吧,以后次江说不定会慢慢喜欢上她的。

“哎,喂马劈柴面朝大。。。草原,春暖花开”衣服洗完晾完,我和康珠坐在院子的小板凳上晒太阳,感慨着。

“哎,你说错了吧,那应该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益西在马棚里逗那马,马儿很温顺,让他随意抚摸,全不像早上对待我的样子。

益西还知道海子的诗呢,我走过去拍他肩膀“了不起啊益西,你知道的太多了吧,你还知道什么?”

“我会背唐诗宋词”他说这话像个小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脑子不太好,反而让他看起来更纯真。

“那背个来听听”我这时也是潜意识里把他当成病人和孩子,说话总是逗他的语气。

于是他就背起来: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听完我直接傻在那里,这是我都背不出全篇的李煜的一斛珠,就连我写这文章的时候还需要去查阅,他那会儿就那样顺畅无碍的背了出来。

他似乎猜到此举一定会震惊死我,站在那里抱着胳膊笑眯眯的等我夸奖。“李煜的词你也会背?我都背不全哪,你太厉害了。”我看看康珠,康珠也惊讶的很。在这藏区的农家小院里居然有如此美丽优雅的心灵,我对他又激赏又惋惜。

“你懂什么意思吗?”康珠问他。

他抱来一堆马料喂马,说:“就是男孩女孩在谈恋爱,互相吐吐沫,喝酒唱歌闹着玩。”

言简意赅,别有新趣,这种解释课堂上老师也未必总结的出来。我和康珠都说他是个人才,他说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人才,只是从来没人相信。

果然,有人立刻出来证明他的话,巴登双手插兜走过来不容分说就打了他脑袋一巴掌,说:“你又在不说人话呢,说的什么啊,汉话不是汉话,藏话不是藏话,你能不能把你这头发染回来啊,黄不拉几的像稻草”

益西的头发是金黄色的,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陪他的白皮肤,我觉得很好看,像极了日本动漫里的人物,但是他在这里总是受人嘲笑。被打了一巴掌的益西有点丧气,蹲在地上不说话。

我很想说巴登几句,但是他也全无恶意,只是开玩笑而已。

“唉,有人生错了年代,有人生错了地方。”我感慨着。康珠补充说:“还有人做错了职业,李煜就是”

“你们都说的什么玩意,搞不懂”巴登指着康珠说:“你也不去帮央金生炉子,就在这瞎说八道的。你看央金忙的一脸灰”

康珠瞪了巴登:“关你什么事,你少拿手指我,再指我剁了你”

两人这就打闹起来,拥青过来帮康珠。院子里一片笑闹声。

我去帮央金的忙,看着她怎么生炉子,想着以后也要自己生炉子,烧酥油茶,还是要留心学着点。

语言沟通还有些不顺畅,我们两就是笑,她看我笑会儿,我看她笑会儿。我主动提到次江,问她喜欢次江吗,她笑着不说话,但看脸上红晕就知道一定是很喜欢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像个老巫婆,面对一个白雪公主,在打坏主意,心里沮丧的要命。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