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全面认识次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

那天下午,巴登小白益西和拥青在打麻将,康珠和我在我的小阁楼里说话,央金一直在忙活着什么,像极了我们母亲那一代人,总是在家里能找到很多事情做。还不时给打麻将的几位添水,添酥油茶,看看柴火晒的怎样了,还帮我们把衣服重新晾好,特意把内衣内裤晾到隐蔽的地方,我想提醒她那样会滋生细菌,但看她那么热情,就没说。我们看着央金在楼下忙活,康珠说:“次江哥哥娶了个好女孩啊”

“是啊,你们藏区的女孩是不是都这么贤惠。”我一边抽烟一边问她。

她要回答的时候,院子外面小路上开来一辆越野车,我正纳闷谁会走这种小路,越野车停在院门外,次江从车里下来。他那天穿了汉人的衣服,白衬衫牛仔裤,因为天气热,只把藏袍横系在腰间,没有带帽子,头发很飘逸,只是依然带着茶色墨镜。但也完全没有那天的阴郁摸样,整个人俊朗干净,我像是看一个与我无关的帅哥,坐在窗台上忘记了回避。

央金看到他显然非常开心,但是也没具体的举动,只是一直在低头笑,在柴堆边上半蹲着,手里还在摆那些柴,却已经心不在焉了。次江看到她,蹲下来摸了摸她的脑袋,像是大哥哥一样,然后也是没说什么,进到屋里来就听到他在说:“你们是不是又欺负她了,老让她伺候你们,你们没手没脚啊,你,出去干活,自己家的事自己都不干”

他说的肯定是小白了,果然小白哼哼唧唧撒娇:“阿,我不会啦,这些事从来没干过啊。再说央金愿意的”

“她愿意我不愿意,我再说一遍,以后不要叫她伺候你们”次江生气了,打麻将的声音停了一会儿,巴登说:“算了,我去,你替我打着”

“你还不快去,白痴的白”拥青这显然又是在说小白。

最后小白被他们踢了出来,全无头绪的摆弄着那些柴。我和康珠笑了笑,我幸灾乐祸的把烟弹到他脑袋上,他叫起来:“林达姐你也欺负我”

可能就是这一声,让次江注意到我也在。他竟然当着众人的面上了阁楼,我也没从窗台上下来,不咸不淡的微笑着——-看到他对央金那么好,心里还是有些受伤的。但是这种情况我见多了,遇到伤害立马用过分的自尊紧紧包裹住自己。

那时候我脖子上的伤好了一些,但吻痕还是很明显,脖子一直带着护膝。他似乎一眼就看到我这脖子上的异样,眼神黯了一下,小阁楼本来不大,我和康珠呆着正好,他一来就显得拥挤。不知道是不是空气被瓜分了,我的呼吸又无法自控的快了起来,我暗暗深呼吸,心里想着,这件事今天做个了断吧。

他居然让康珠出去,语气不容分说,康珠有点没反应过来,笑着说:“我干嘛出去,你出去才对”但是看我们两的神情,她愣了愣,主动出去了。

“这下好了,人尽皆知了。”我望着地板,压着满腔的恼火。

“你想偷偷摸摸的吗?”他摘掉墨镜走到窗台边上,伸手摸我的脖子。我一巴掌打掉他的手,差点自己从窗台上掉下去,他搂住了我,搂的很紧,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哭,但是忍住了。

“脖子还疼吗,我看看”他说着就又要来揭我的护膝,我不让他看,他用一只手攥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撕开护膝的粘胶,发出刺啦一声,又把我吓的够呛。

他轻轻抚摸了那道伤,我趁机挣脱了他,让他离我远点,别碰我。我站在地板上,双手发麻,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委屈。

他坐在床沿上,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为什么又回来”

“哼”我像怨妇一样哼了一声,忽然觉得自己这样很怂,于是,装作泰然自若坐到椅子上,看着外面的风景说:“看赛马会啊,不然你以为呢?”

他看着我僵直的脖子,没作声。过了一会儿说出一句让我意外的话,他说:“你走吧,别再出现在我眼前了。”

我脑海里又浮现那晚被那样折磨的情形,忽然觉得自己是被人玩弄了,有种智力和情感上的双重侮辱。我镇定了自己,不轻不重的反击道:“怎么了,没那么严重吧,其实想回来看看传说中最热闹的赛马会嘛,顺便跟你说,那晚的事情不用记在心上,就当是酒后乱性吧,我也没太在意。你自己能处理好自己的感情就行了,别伤害到别人。至于我,你大可不必烦恼,我走过那么多地方,这种事情常常会碰到,不过是个意外,很短暂的,忘了吧。” 说完我还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像是一个姐姐对弟弟那样,这样我就觉得自己掌握了控制权:是我甩你,不是你甩我。

他的眼神里全是受伤后的强作镇定,居然和我有一样的性格,那会儿我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你不是让我从阴霾中走出来吗”他低沉着声音“你就这样帮我走出来?”

我看到他这样索要关怀,心里起了反感,也觉得他自私霸道,凭什么我要帮你,我又不欠你的。我忍不住愤怒,把手一挥,说:“你阴不阴霾关我屁事!我又不是你的慰安妇,你的妓女”烟灰缸被我碰到地上,发出响声。外面麻将的声音又停了一会儿,巴登走到阁楼门口问:“没事吧”

“谁都别上来”他忽然低吼了起来。

我开始害怕,主动警告说:“你别碰我,你再碰我一下我捅死你”

他微微点了点头,从腰上抽出随身佩戴的藏刀,长长的刀刃闪着寒光,这要是一刀捅下去我就死透了。

我的血一下子涌到脑袋上,从椅子上站起来,退后了几步,脑海中浮现那些情杀场面的新闻报道,心里绝望的要命。下意识看了下窗户,盘算着能不能从窗口跳下去逃生呢。

他顺着我的眼神看了看窗户,拿着刀从床上站起来,我的腿瞬间软了一下,他把窗户关上,阁楼瞬间暗了下来,只有几缕细弱的阳光从老旧的窗棂上透进来。

我想着要不要喊救命,又怕一喊会更加糟糕。

“你要干什么”看着他怒火中烧的眼神,我主动示弱,尽量用无辜的眼神望着他,他在黑暗中微笑了一下,却使我更觉得恐怖。

“你不是很厉害吗,现在怎么怂了”他忽然把刀伸向我,我差点跪了下来,好在扶住了墙壁。我手里被塞了一个冰凉的东西,低头一看竟是刀柄,他攥着我的双手让我把刀尖指向他胸口。

“来吧”他低声吩咐道。

这是要自杀啊,我砰砰乱跳的心却稍微平静了一点,人在关键时刻总是想到自己的命,他不要我的命,这可太好了,可是他一直用力带着我的手,仿佛一定要由我亲手杀了他似的,我挣扎着往后拽那刀柄,可一点用都没有,眼看刀尖就要捅进他心口,我慌乱中想出缓兵之计,我故意愤怒的叫着:“你放手,我亲手杀了你!”

他迟疑了片刻,我故意让自己显得很愤怒,对他说:“你别以为我不敢捅你,家是你自己闯进来,刀是你自己带的,我捅死你最多是防卫过当”

果然此举有效,他松开手,沉沉的刀瞬间就只有我一个人掌握了,忽然间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很想就这样捅他一刀,来缓解他带给我的伤害,这感觉强烈的蛊惑着我,他催促着:“别愣着,来啊,早就应该这样了,这样是最好的结束”

“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恢复了理智,把刀插到地板缝隙里“至于的吗,我说一句话你就要死,你的命他妈的那么不值钱啊。”接着我向楼下喊“巴登快上来,要出人命了”

巴登迅速跑上来,次江却在他进来之前一步跨到门口插上了门。巴登和其他人都在劝他冷静,小白说你再不出来我报警了啊。巴登似乎是把他推到地上:“报个屁的警”然后他拍着门说:“次江,你发什么疯啊,快出来”

我后悔没有把藏刀扔出门外,他不管别人怎么劝,一定要拿那把刀。刀已经插到缝隙里很深了,我也用了最大的力气,但我知道这对他来说不是问题,他只要找到,就能拔出来,我挡着他不让他接近刀,他还是看到了,这就要去拔,我只好趴在刀柄上,用全身的力量阻挡着他。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怎么你了,你就要自杀。”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心疼,我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他不说话,只是沉默拦腰抱起我,我的手还死死握住刀柄不让他碰,他握着我的手很轻松就把刀抽了出来,我已经无计可施,再不想办法真要出人命了。

于是我吻了他。

我跪在地上吻了他,他要推开我,我紧紧搂住他的脖子,甚至带了一点强势。看到刀还在他手上,我只有极尽所能的温柔。所有刚强都会被绕指柔化于无形,我从前从没试过这样对待一个男人。

刚开始生疏,吻了他的唇,感受到他胸口剧烈的起伏之后,我有了信心,他还是没有碰我,刀还在他手上摇摇欲坠。

“次江,吻我”我第一次喊了他的名字,像是命令他,又像是一种索求。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