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就差一点了,我在心里说着,快把刀放下吧。

我在他耳边轻声唤着他的名字,这声音似乎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只唤了两三声,他的刀就哐啷坠在地上。我刚松了一口气,就又陷入他疯狂深吻带来的颤栗中。

身体已经不是我自己的,由压迫而带来的安全感让我沉醉。可当他再一次触碰到我的脖子,那晚的疼痛记忆又惊醒了我

“不想这样”我仅能说出如此无力的语言。用剩下的一丝微弱清醒对抗我们的未来的命运。命运的齿轮强大不可撼动,就像他彼时的拥抱,让我有一种强烈的归宿感,似乎就这样死去也可以。

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门外安静了片刻,就只听到有人踹开院门离开的声音。

可是所有人都误会了阁楼里发生的事情,他选择用自残的方式让自己清醒。

于是他的胳膊上又多了一道伤痕。疼痛镇定了他的渴望,像是在铺天盖地的情欲之网中撕开了一个小口,他借此得以冲出我温柔的包围圈。

给他用我的魔术头巾包扎上之后,长久的安静,我们坐在地板上检讨自己,商量未来。

“我不知道打开门会面对什么”我说“昨天还发誓要躲开你,下午还和央金谈到你”

黑暗中,他握住我的手“你回来的那天我就知道,迟早的事”

“是你迟早,还是我迟早”我问。

“我,我迟早,太想你了”他盯着前方某个未知的地方,对我或者对那死去的女孩说。

那是的我怀疑地望着他“你不想你同学了?你不争取把她娶了?”

激情过后是不堪的现实,我怀疑他,也怀疑我自己,甩开他的手,抽烟理清思绪。把窗户打开之后,房间里煞白煞白的,我转回头看他,他靠在墙上轻轻笑了起来,接着,说:“她死了”语气轻飘的像吹去一片落叶。

他的样子像个十足的混蛋,却令我迷醉,永远记得那个下午,那样一张绝望而性感的脸。

我走过去坐在他身上,把烟递到他嘴里,看着他深深的吸了进去,接着安静的吻了他。

从下午到晚上,我们拥抱在一起,有时接吻,有时看外面日影的渐变,他一直沉默着,我趴在他胸口听心脏的跳动声,听他脖子的血管里流过血液的声音。

“说点什么吧”我看着他虚无缥缈的眼神说。

“说什么”

“我想了解你,所有关于你的事情我都想知道”

他这才把目光收回,落到我的脸上,冷冷的端详着我,我被他这眼神弄的有些不自在,于是捧着他的脸说:“装酷有害健康,笑一下好吗”

他的嘴角牵动了一下,算是回应我的笑话。然后一只手搂着我的脖子,用指尖缓慢而稍稍用力的触碰那月牙形状的咬痕,目光还是像冬天里的寒冰一样坚硬地审视着我。渐渐的,我被他的态度激怒了,梗着脖子想要挣脱他,可是力量似乎都反弹到他手上,越挣扎越原地不动,就这样暗中较劲对峙了一会儿。

在我放弃抵抗的一刹那,他咬住了我的唇。

“疼,松开”我没有了先前的温柔,心里对他的这咬人的嗜好有了些许厌恶。

他感知到我的变化,就更加用力,开始我忍着不叫出声,但是看他的样子非要让我屈服不可,我也来了执拗,尽管疼到想哭,却还是咬牙忍着。

直到嘴唇被他咬出了血,我才无声的流了眼泪。他心满意足的松开我,用舌尖去舔那血,极尽温柔。然后用舌头撬开我的牙齿,把血液的咸腥直抵我的喉咙,那样子像一只嗜血的幼兽。

看到我的眼泪之后,他发出一声快活而低沉的呻吟,这才停止了对我的折磨。

“你变态”我没有生气,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嗯”他挑衅地看着我“那你喜欢我吗”

“你喜欢我吗?”我反问他,逃避心里那个肯定的答案,这答案让我自己迷惑,我怎会喜欢不停伤害我的人。

“喜欢咬你算吗”他的语气很真诚,我因为感受不到一丝爱意而愤怒,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他却又把我紧紧搂在怀里,不停轻吻我的额头。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不用大脑只用身体感受,我确定他喜欢我,可是仔细分析寻找,竟然找不到任何证据支撑我的判断。遇到他,我的智商总是不够用。

“你什么星座?”我莫名其妙的问了他这个问题。

“天蝎”他说。

怪不得,原来是传说中的天蝎座,只用身体说话的男人。后来我才知道,他的这种嗜好和那死去的女孩有莫大的关系,她是同样激烈的天蝎座,在他们割腕自杀的最后一刻,她让他吻了她的手腕。

“我害怕,我承受不了你”我说。

“所以我最后停止了,我也担心,这么小的你,能完全容纳整个的我吗”

原来他割破自己的胳膊是怕伤害我,这个男人的坏和好,都如此强烈,我心里一激灵,忽然间五味杂陈,仰望着他依然冰冷的面孔,又一次流泪了。

世间最美好莫过于情侣间最初的性吸引,遇到他,就像我这个穷光蛋忽然间中了彩票,我要忍着流鼻血的兴奋带着面具全副武装去领奖,还要担心因这彩票引来的杀身之祸,终日惶惶。

那晚我不敢走出阁楼的门,听到他肚子里咕咕叫了两声,我笑着说你饿了先出去吃饭吧。

“你也出来”他捏着我的下巴说“央金不会生气的,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的”

“我不是怕其他人”我坐到椅子上低垂着脑袋沮丧地说“我伤害了央金,没脸见她”

他坚持要我出去,我骨子里懦弱的一面比他的坚持还要顽固。最后几乎是他把我拖出了阁楼的门。

他们都已经在吃晚饭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火锅,红红火火的冒着热气。

“大热天吃火锅,绝对享受啊”小白吃的满头大汗了,看到我和次江手牵手出来,他怪叫起来“啊,啊,哈哈哈,哈哈”

康珠和拥青的脸比我还红,抿着嘴忍着笑。巴登只随意看了一眼次江,说:“搞什么啊,那么久,过来吃饭”

我最担心央金的反应,那会儿她坐在炉灶边,正在把柴火劈成小块,炉火映的她的脸通红,她看到我们,稍微迟疑了一下,就笑着说:“吃饭”然后继续去劈柴。

次江看着我,那意思好像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我心里反而更不是滋味,好像能感受到央金忍着委屈故作欢颜的心情。想要对她说点什么,可说什么呢,一切语言都太虚伪。只好默默坐下,吃饭,一言不发。

次江怪他们又让央金一个人忙活,走过去帮她,他们用藏语说了什么,我没有看他们,只关注着眼前滚烫的火锅。吃一口进去,又麻又辣“四川火锅?”我问他们。

“是啊,小白说太想吃点像样的东西了,下午我们去市场买的这些”康珠故意强调了一下“我们都去了”

我知道她是想让我不要觉得难堪,可是我脸上更烫,埋头吃菜,被咬破的嘴唇遇到辣子,疼的我倒吸一口气。拥青和康珠对视了一眼,接着拥青拍我的肩膀说:“哥们儿,欢迎嫁到理塘来”

我猛然一个激灵,嫁过来?“别瞎说了”我小声说着,偷眼看央金,次江和她并排坐在长条凳上,两人聊的似乎很轻松。

“你想知道他两说什么吗?”拥青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不等我回话自己就说了起来“央金在问次江想吃什么,要是不想吃火锅呢,她就给他做点别的。次江说以后不要伺候我们,把我们都惯坏了”

原来他们聊天的内容这样无关痛痒,更无关我。我松了一口气,事情似乎比我想的简单的多,接着又陷入茫然,央金不生气,就代表我的合理吗。

我无法轻松。

从和次江眼神相遇的刹那,所有事情都超出了我的部署掌控。一切来不及思考就这样发生,接下去怎么办,恐怕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在阁楼的时候我以为气走的是央金,没想到却是益西。我压根没注意到益西的离开,是小白提醒了我“益西气走啦。”

“为什么?”我刚问出口,心里就忽然一沉,难道是为了我?

“还能为什么,那脑残孩子吃醋了呗”小白说。

这句话遭到康珠和拥青的集体抵制

“别在背后说人家”

“你才脑残呢”

次江说在成都吃腻了火锅,闻到火锅味道就要吐,自己去阁楼里呆了好一会儿,央金给次江做了藏面,做好后叫他出来吃,双手捧给他。她看他的眼神带着几分好奇,几分亲昵,似乎他在她面前是一个谜,而这个谜深深吸引着她。我忽然想起,小时候我就是带着这种眼神看着我的表哥,他一直是我少女时代崇拜的对象,于是我明白了央金对次江的感情,少女对男人的崇拜。

可是这崇拜从何而来呢,我试着体会央金的世界,次江的外形自然是出类拔萃,气质也和别的藏区男孩略有不同,他干净知性,甚至有几分儒雅,但丝毫不减损他康巴男人的魅力,在所有朋友里,他最具威信和掌控力,他对央金总是微笑,亲切而成熟。

尽管在我看来,次江是一个半熟的男人,介乎于男人和男孩之间,他有青春期的忧郁单纯,也有康巴男人的强势,更要命的是有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性感。我这样所谓“见过世面”的女人都无法抵挡,何况央金。

可是央金总有成熟长大的一天,到了她有自我意识的时候,会不会痛恨这个对他花心不忠的男人呢。想到这里,我心头又沉重几分。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