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晚上大家散了,央金提出要住在我这里,我很意外。一想到那个阁楼是我和次江背叛她的地方,我有一种被警察潜入贼窝的心慌。但是她坚持要住,我也只能答应。我打地铺,让央金睡床。

不管怎样还要工作,也只能借着工作逃避尴尬。她在床上躺着,时不时的看我,我的余光发现她这一举动,佯装不知。

到底她在想什么呢,不得而知。被她这样看着,心里渐渐发毛。索性面对她吧。于是,放下只翻译了五六行的书稿,转过头问:“看我干什么?”

我很想保持笑容,可是一出口,就变成了质问,她显然有些害怕我,摇了摇头又缩回被子里。不一会儿趁我不注意又在看我,她会不会是以此来给我施压呢,想到这儿心里生了逆反。我把笔记本一推,坐到她床头把她拎起来说:“是,我是对不起你,你要想打我骂我尽管来,我不会还手的,总看着我干什么!”

她愣了楞,我以为她没有听懂我的话,于是只好抓着她的手往我脸上打“明白了吗,想打我,随便!”

这次她听懂了,赶紧摇着头,抽回手去。做了坏事的人,往往容易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她没有生气,我反而恼火起来。

“你不打,我打”说完我扇了自己耳光。

她抓着我的手阻止我,差一点就哭了出来。她用藏语说了什么,可是我没有听懂。她急的面红耳赤,最后终于想起来两个词:次江。味道。

她一直在重复这两个词,我忽然间明白了,她是想在我这里找到属于次江的味道。我心头一颤,试探着问:“这里有次江的味道?”

她拼命点了点头。

“所以你要住进来?”

她又点了头,接着,试探着搂住了我,在我身上闻来嗅去,像一只小猫。

还有什么惩罚比这更严厉,我任她嗅着我的衣服,心里难过的要命。一个是心思敏感纯真无邪的女孩,一个是心头带伤的我的爱人。要么离开次江成全央金,或者和次江继续,无视央金的存在。不管央金在她的文化里如何看的开,毕竟她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有如此细腻的情感,三个人的感情,何处安放。

那晚我开始感到恐惧,如果继续和次江在一起,就要每天都面对伤害央金这个现实。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给次江发了长长的短信:我知道你看过挪威的森林,里面有句话还记得吗,人永远不要找借口对自己懦弱。既然逝去的无法挽回,好好面对现在拥有的,我是说,你的妻子央金,她对你的爱超出你想象。

在我们没有爱上彼此之前,结束这种没有未来的关系吧。明天赛马会结束,我就回北京,我本来也就不属于这里。

等了很久,他没有回复,我想他是默认了吧。

这样也好。

一晚失眠,脑海中全是次江的影子,索性狠狠想他,等明天太阳再次升起,蒸发那些多余而可笑的眼泪,一切都过去吧。

第二天竟然没有太阳,下起了小雨,早上,听到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坐在地上愣怔了一会儿,想着是不是雨天留人?

忽然想起来衣服还在外面没收,跳起来跑下楼。央金早就在屋里忙活了,扫地洒水,也像康珠的妈妈一样嘴里念念有词。

她问我干吗去,我说收衣服,她说不用收,这里的雨干净。

我还是跑下去,把潮湿的衣服都收了回来。她笑,那意思像是说我多此一举。我却想着,赛马会说不定推迟,等衣服干又是一天,在这里多呆一天,心里动摇的几率就大一点。

小白在床上听耳机,果然他大喊一声说:“不是吧,赛马会可能要推迟”

我用吹风机吹鞋子和衣服“可能推迟什么意思?”

“他们正在商量呢,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好了,省里领导也来了,看看是继续还是挪到明天,要等一下才知道”小白坐起来说“林达姐,我们去会场看看,说是有一千多顶帐篷呢,还有好多老外,好多马”

“老外有什么稀奇的”我说

“哎呀,我是说,原来这是一个国际性的赛马会啊,我之前一直以为规模不大,也就几个人玩玩的呢”

小白穿着四角内裤走来走去,我说你就不能穿上衣服吗,我是没什么,央金还在这呢。他吐了吐舌头,说:“啊,忘了”

央金给小白倒酥油茶,自己在一旁吃着糌粑。她像是听懂我们说的,问“赛马会?没有了?”

“还不知道呢”我说“要不你们去看看,有消息通知我”

那个时候,我心里有了一个主意,趁他们去看赛马会的时候走人。

于是我装作平常整理衣服一样,偷偷整理着行囊。

小白和央金吃完早饭,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说,去了还没开始看什么,开始了再叫我。

于是他们没有怀疑,兴冲冲的跑下楼去了。

人一走,屋子空了,心也空了。我拿着吹风机,出神地看着窗外的雨好一会儿,忽然觉得不该这样伤感,于是强打起精神,快速收拾好东西,最后看了一眼阁楼,转身离开。

街上人确实多了很多,打不到车,冒雨徒步去布达拉大酒店。觉得自己很狼狈,又想起那句话,人永远不要找借口对自己懦弱。抬起头来迎着风和雨,傻笑。

写了小广告,找人拼车去拉萨。在酒店门口看到康珠打着伞从家里出来,于是躲到酒店里,隔着茶色玻璃默默目送着她的背影。

都是来理塘的车,出去的一个也找不到。从上午等到下午,在布达拉酒店的西餐吧里吃完了饭,又喝了饮料。手机一直在响,看了看全是康珠和小白他们的,最后有一个陌生的号码,一看是北京的,我以为是拼车的驴友,兴奋的拿起来接,对方却是次江。

“在哪?”听得出来他着急,生气。

“短信里说的很清楚了,就这样吧。”我挂断电话。

接着又是一个广东的号码,接起来居然还是他。

“到底在哪”

我仍然挂断。

过了一会儿,用了一个拉萨的号,我想,这会不会是司机,于是接起来听,竟然还是他。

“你要不说我翻遍理塘也要把你找出来”他对我大声吼了起来。

“找出来然后呢?”虽然已经泪流满面,语气还是镇定的。

“我娶你,嫁给我”他斩钉截铁的说。

这还是二十六年来第一次听到人家跟我求婚,竟然是在这种荒唐和狼狈的气氛中。

“谢了,我不会嫁给一个康巴人的,我有我的生活。你别再打来了。

手机隔一会儿打来一次,全部都是不同的号码,一听到是他,立马挂断,反复无数次。我可以想象他在雨中跟无数游客要手机给我打电话的情形,心里疼的要命。为了阻止他这样疯狂的举动,在最后一个显示是巴塘的号码的时候,我大声发了脾气:“你他妈的有完没完!有没有点出息啊”

结果,这是司机。

解释了一通误会,我们约好在布达拉酒店门口见。万万没想到,从车里下来的,除了司机,还有次江。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