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后来,车行艰难而险,爬升到五千多海拔时,往车窗下一看是万丈深渊,掉下去连个尸首都不会找得到,小雨一直在下,道路湿滑,急弯还多,真是一路惊心,我顾不上和她说话。

她看出我的紧张,转移我的视线说:“你看,那边的山好美”

我往远处眺望,果然,天与地都沉默苍凉,一眼望去似乎到了创世之初。我想这就是西藏的魅力,在路上,你会觉得人类渺小,自然极其强大,强大到总会忍不住在心里跪拜。

西藏的山水是这样,所以造就了山一样的男人和温柔如水的女人。当遇到一个绝对强悍的男人,女人们总是会像崇拜神明一样去膜拜他,不惜为他奉献一切。就像我遇到次朗江措之后,才明白自己可以“下贱”到什么地步,这在从前是不可想象的。

天渐渐黑下来,一车人都不再说话,有人劝司机慢点开,当然也是汉族人,看得出来他们和我一样紧张。藏民们倒是嫌司机开的不够快,他们归心似箭。两拨人差点口角起来,但为了司机集中注意力,他们都克制了。

“如果天更黑了,路更不好走,那才真要命”康珠也担心起来“夏天是这条路最危险的时候,不过不要紧,常跑这条线的司机心里有数”

我忽然想起在网上订的房间只说给保留到晚上12点,心里也着急。“我们能在十二点之前到理塘吗?”

“十二点?”她摇着头“绝对到不了,怎么也得夜里两三点钟了”

“啊?!”我沮丧了“那可怎么办,我订的房间说是只保留到十二点,你们那儿还有什么地方可以住宿吗?”

“住我家就是了,你还担心这个,我早想好了,你,还有后面那位”她把头转过去望到刚才那个不识相的男孩子“你也去吧,省的晚上没地儿住被冻死”

“别叫他去,冻死也不带他玩”我是说真的,心里对他的鄙视根深蒂固了。康珠却很大方:“算啦,你都说了,夏虫不可语冰,人和小虫子计较什么”

“哼,我才不去理塘住呢,我连夜去巴塘,理塘海拔那么高,不冻死也高反死,当我稀罕啊”这个男孩子或许还处在叛逆期,别人说东他非要说西,康珠也看出来他爱抬杠,于是也不理他。只说了句:“要是能找到车你就去呗”

“那有什么找不到的”他非得犟到最后。

住的地方一解决,我心里安稳多了,在疲惫和轻微的高反中睡了过去。

睡了没多久,车就停下来了,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看见一车的藏族男人,全都下去了,只剩下一些老人孩子在车上,汉人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康珠下去仔细一打听,原来是前面有辆大货车抛锚了,大家都下去帮他推车。

“走,咱们也下去帮一把”康珠冻得发抖,跳着脚拉着我说。

“我?”我压根没把下去推车和我自己联系起来,我是女的嘛。见我犹豫,她又拉着我说:“走吧,就当下去活动活动,多一个人多把力气”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不好继续赖在车上,只好穿上厚厚的羽绒服随她下去推车。刚才那个汉族男孩子站在车里也在犹豫,我招呼他说:“下来吧爷们儿,你好意思坐着吗?”

听我这么一说,他倒没动,其他游客都很有觉悟的下去帮忙。他看看大家都去了,也不好意思不去,只好下来了,下来之后还说这天气怎么这么冷啊,什么蠢驴货主竟然用大货车在这条线上拉货啦等等之类的话。但是看他也在真心实意的帮着推车,我和康珠笑了笑,也就没再说他什么。

我倒是有点使不上力气,也没有地方下手了,只跟在后面走着。这个男生倒是还挺绅士,他说:你们两个就别来了,女孩子,把衣服蹭脏了多不好。

“还行,你还有点优点”我说。

“那是,我是文明人”他一边使劲儿一边说:“要保护女生的嘛”

康珠被他逗乐了,夸他真够男人,我却不以为然。

这么一折腾,到理塘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四点了。从车上下来,踏在理塘地面上,我的感觉只有一个:缺氧。

因为呼吸困难,只能以缓慢的步伐行走,康珠也在喘气,她说她在成都盆地呆久了,也有点不适应家里。

“嗯,能理解”我说“就像我在北京呆久了,也不太适应南方的家了,尤其是冬天没暖气的时候”

“你南方人?哪里人?”

“安徽人”

“好远的吧”

“嗯,挺远的。”

“人真是奇怪啊,两条腿不长,却可以走这么远的路”她喘了一口气问我:“你还好吧”

我其实已经头疼欲裂,好在很快就可以休息了,说了“没事”之后就再没力气说什么。

现在想起来,在理塘的日子总是伴随着这种缺氧的状态,刚开始是因为海拔,后来就是因为他了。

夜晚的理塘县城和内地任何一个县城没有太多区别,天空自然是低,星星自然是多,但我也看了一路了,不觉得新鲜。

不远处黑黝黝的连绵的大山,在低垂的星空下显得神秘凛然。有的山顶还泛出青白色光芒。“旁边那是雪山吗。”我指着那些白顶子的山问她。

“是啊,终年积雪的,不过”康珠停下来喘气“不过那不是旁边,山还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呢,咱们旁边是草原,叫毛娅草原,看到了吗。”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只看到一片平滑如镜的漆黑,这里夜晚没什么灯,自然是照不到那片令人窒息的美,我是第二天才看到的。

男孩子在我们身后叫起来,小跑着跟了上来。我坚持不带他,玩笑着说:“你悔改吧小孩,现在报应来了,好好享受吧”

“不要吧两位大姐,我连个睡袋都没带,肯定要冻死的呀”

“活该呗,谁是你大姐”我拉着康珠往前快走几步。

他也知道,自然是要带他住的,不言不语跟着我们。

“现在跟在后面倒像个受气包。”康珠接过他的背包,很自然帮他背着。

他眨了眨眼睛,楞住了。

我用登山杖打他,说:“你有什么说的!”

“感动!”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我是真的感动了。

“虽然缺氧,但是不缺爱,懂吗,记住了,以后不要口出狂言,你要加强锻炼闯荡江湖的基本素质”我这会儿在教育他,后来的事情却一直在教育着我,改变着我对世界的看法。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康珠问他。

“囧小白,你就叫我小白吧”

“啊,还有这种名字?”康珠不解。

我说“肯定是网名”

“那你真名叫什么?”康珠问。

“哎呀,就叫小白”他倒不耐烦起来。

缺氧,但是不缺爱,这话很快就应在我自己身上。只是这爱来的突然,让人淬不及防。

那晚还有一个让人感动的事情,我们到康珠家已经那么晚,她的妈妈还从热乎乎的被窝里爬起来,给我们烧了酥油茶。她不会说汉语,一直用微笑表达着善意,喝着那样的酥油茶,整个身心都暖了。小白一连喝了好几碗,这才恢复了他十六七岁男孩子纯真无邪的本性,他不停地说好喝好喝,康珠像姐姐似的笑着看他,他倒撒起娇来,喝完了一碗,把手一伸吩咐康珠道:“还要一碗”。康珠也不恼,就给他盛。我打趣她说:“你干嘛对他这么好,看上这家伙啦?”康珠的脸居然一下就红了,她说:“你这个人!我是觉得他背井离乡一个小孩怪可怜的,想哪去了你!”

“看上我怎么了,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喜欢我,康珠,你放心,我可以把你排在粉丝榜第一个,就冲你家这酥油茶”小白得意起来。

“脸皮真厚!”她说完就到耳房去睡觉了,再也没进来过。

“康珠到底还是藏族女孩”我和小白讨论着。

“是啊,好萌的妹子,不然我拿下她算了。”小白钻进被子里说。

“少打什么歪主意,睡你觉吧”

康珠的家是典型的藏式民居,全木地板,中间一个炉灶,周围放了一溜床榻,可以当沙发,也可以睡在上面。墙上挂了好几排锡制的锅和壶,康珠说大多数都是烧酥油茶用的,但是一般很少用到,只是做为装饰。靠门边放了一个电视柜,上面有一台还算新的大彩电,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她的奶奶和妹妹睡在地板上,倒像是日式的地铺。我们的到来显然打扰了他们一家,但是他们一句抱怨也没有。在我们睡下之后,老奶奶亲自披上衣服起来给我们拉了灯绳。

黑暗中,她妹妹忽然说:“什么叫好萌的妹子”

我和小白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小孩太可爱了。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