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你为什么想要和我在一起?”

尽管有片刻感动,我还是想要确定他的话有几分真假,那时我冷的浑身发抖,牙齿都在打颤。

他敲着玻璃窗让巴登把他的藏袍脱给我,我们三人里只有他的衣服还算干爽了。

巴登把藏袍递进来,次江用它把我紧紧裹住,然后搂着我说

“不为什么”

寒冷让我放弃了思考,如果那时坚持问清原因,也不会有后来的伤心。

我连打了三四个喷嚏,次江让巴登带我们去温泉,巴登说现在这个时间温泉都不营业了,次江想了想说:“去我们小时候发现嘎嘎的那个温泉”

“不好吧,带生人去,你有把握吗?”

“有把握,放心吧。”

“你们要带我去哪,嘎嘎又是谁?”我问。

“嘎嘎是一只母狼,那个温泉就在狼窝边上”巴登泰然自若的说。

我看了看次江,他也在端详着我:“你不是想要了解我吗,我带你看看我的朋友”

他的眼神深邃而直接,我隐隐预感到自己正接近一个巨大的秘密,兴奋的心情盖过了恐惧。我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一句话。

我的表现让他满意,他又搂紧了我一些,把脸贴到我的脸上轻声说:“我就知道你不会怕,你注定要和我在一起”

“我不害怕是因为身边有你,你肯定能保护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人往往勇气巨大,也会无限信任自己的男人。好在他没有辜负我对他的信任。

巴登听到我们的话,故作恶心的样子说:“哎呀,太肉麻,听不下去了”

次江笑了一下,我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你刚才笑了?可惜我没看见,你再笑一下我看看”

次江给了我一个温暖的笑容。

“你这种表情,是我最想看到的,以后常常笑吧”我双手捏住他的嘴角,想要把他的笑容停留久一点。他却皱了眉头,躲开了我的缠闹,把脸转向窗外,仿佛瞬间又陷入孤独中。

我能感觉到他和我之间的距离,就像隔着一层透明玻璃,可以清晰的看到彼此,却没办法真正触碰到对方心里。

车路过毛娅草原的时候,的确看到千里连营一般的帐篷阵,大多数帐篷前拴着马,有的还带了满满一车的生活物资。藏人们此刻大都在帐篷里,外面逗留玩耍的主要是孩子,还有一些摄影爱好者,他们应该可以拍到最美的画面了。因为每个帐篷里都点了灯,橘黄色的灯光,把千万个帐篷照的温暖透亮,星星点点,绵延不尽,宛如天上银河。

“真壮观,超出我的想象”我由衷感叹。

“明天更壮观更有意思,你会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康巴男人”巴登说。

“这么说我真不该今天走啊”

“当然”回答我的还是巴登,次江出神凝望远方,他的面孔和帐篷银河相叠在车窗玻璃上,又被雨水融化,弥漫了一种优雅的惆怅。我想要把这画面拍下来,于是从包里翻出相机,但调了好几次参数还是不能完全还原那一刻的精彩,只好放弃。

“还有多远”我问。

“大概还有七八公里,快到了,到了还得下车走一段山路”巴登说。

“跋山涉水去看狼窝”我把头歪在次江怀里微笑着说“说出来谁会信”

次江又笑了一声,我刚要抬头看他,额头就被他吻了一下,接着他意犹未尽似的,在我脸上轻吻起来,他的温柔总是这样出其不意,双唇轻触,舌尖小心翼翼试探纠缠了一会儿,然后又慢慢把我放开,有一滴雨水从他湿漉漉的发尖落到我脸上,他用手指为我抹去,目光一直柔柔地看着我,我像是着了魔,竟然做了一个在网上学来的调情动作,我吮吸了他的手指,他的手带着烟草和雨水的味道,微微苦涩。

他只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就猛然抽回手指,好像从噩梦中醒来一样。

我想他大概是又想到死去的女孩,回忆像鬼魅一样如影随形,所以他的心情总也不见阳光。

我不由自主叹了一口气“你还在想她”忽然我脑海中划过一个想法,抬起头问他“你不会是把我当成她了吧”

他没有回答,只是用力摩挲了我的胳膊,说:“还冷吗?就快到了”

如果我再追究下去,事情可能就会完全不同,可是我没有。人在想问题的时候总是会规避那个最糟糕的情况,这是人的天性,也是最大的弱点。他已经开始了对我的诱捕计划,而我却沉醉不知归处。

草原看似平缓,走在上面却有无数的坑坑洼洼,我挑着落脚的地方,走的很慢。次江索性抱起了我,像大人抱着孩子,我骑在他的腰上笑个不停“还从没有人这样抱过我呢”他把我的头按在他肩膀上,让我不要挡着他的视线,我只好安静趴在他肩头,此时的草原被雨水冲刷,更是绿的要流淌出汁液一般。

巴登留在了车上,次江让他回去,他说还是在这里等我们比较安全。

我问次江“能看到狼吗?”

“能,我还要把你喂给狼,你这么细皮嫩肉,狼肯定喜欢”他半开玩笑的说。

翻过一座小山包,次江把我放下来,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天然泉眼说:“到了,就是这里”

我四处打望,目力所及处不见半点人的迹象,连一路能看到的牛和羊此时都不见了踪影,周围死一样的寂静,好像整个世界就剩我们两个人,心里不免发憷。

“狼窝呢?”我问

“就在你脚下”他说。

我本能的跳了一下,好像脚下的草地会咬人似的。他笑着看了看我,带我绕到另一边,果然在山包另一边的缓坡上,看到一个黑黝黝的洞口,里面深不可测似的。我还是有些狐疑:“这就是狼窝?不会是兔子洞吧”

他捡起洞口的一撮毛给我看“看,认得这是什么吗?”

“不会是,狼的毛吧。”我拿起来仔细辨别,但也看不出什么头绪,从来没有见过狼的我,还是以为他们在骗人。

“当然是,这里现在只有一只母狼,就是嘎嘎,她老了,老的快走不动了。现在可能就在洞里”他说着就趴在洞口叫了一声“嘎嘎”然后又学起了狼叫。我看表演似的看着他,心里想着大概不会真有狼能被他这样亲切的叫来叫去吧。

就在这时候,次江推着我,快速向后退了几步,让我的心情也陡然紧张起来,他握着我的手说“她出来了,别害怕,也别叫”

洞口果然出现两点亮光,棕色的微微泛着点绿光,和在电视上看到的狼眼不同,没有那么亮,但是仍然恐怖骇人。我这才意识到危险,可是身体已经不停使唤,手脚发麻,头皮都炸了起来似的。次江看到我脸色煞白,只好紧紧搂着我。

母狼一直没有出来,那两点绿光在洞口和我们对峙了一会儿,接着就隐没在黑暗中。

“有生人,她不想出来”次江说“她怕你”

“怕,怕我,我还怕她呢,咱们快走吧”

次江有些扫兴,他掐着腰说:“平时都出来的,还想让你看看真正的狼呢”

“我不要看了,快走吧”我催促着他,他牵着我刚要走,我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吓的走不动路了。他只好抱起我,往温泉方向走去。

“我不要泡温泉了,咱们回去吧”我央求他

“怕什么,你看到了,她怕你,她都不敢出来”

“可她毕竟是狼啊。狼!”我生气了,胡乱拍打着他的脑袋“快带我走吧,我真的害怕”

他捏住我的手说:“你现在害怕已经晚了,狼要想出来咬人,我们两谁也跑不掉,你放心吧,十年前我就认识她了。我救过她的命”他摸着我的脸说“吓的脸都白了,真可怜”

“你大爷的”我生气的从他怀里跳下来打了他一巴掌“你吓唬女生有意思吗?”

次江把我放在温泉边上,说“你比你自己想象的胆子要大的多,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不体验怎么知道。”他指了指温泉说“你泡吧,我不看你,只准泡十分钟,时间长了会缺氧”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