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温泉只有两三米见方,恐怕也只能容纳下一两个人,有一个小小的泉眼正在汩汩冒着热气,周围四壁上都被矿物质沉淀成白色了,我试了试温泉的水温,不像看起来那么烫,很温吞。“好像不是很热啊”我说。

“当然不能太热”次江说“这里海拔比县城高的多,县城的含氧量就比内地几乎少一半,这里更少,太热的话,泡不了两分钟就不行了”他说着就脱我的衣服“你看你冻得发紫,再不泡一下要感冒了,在这感冒可不是闹着玩”

“我自己脱,你别碰我”还没有赤裸相对过,我仍然有些不好意思。他笑了笑只好作罢,走到远处背对着我说:“快点啊,巴登还饿着肚子等着我们呢”

我迅速脱了衣服,把自己埋在温泉里,泉边草丛茂盛,我把最高的一些草拽过来盖在自己身上,这样就放心多了。被温暖的液体包裹着,像是回到母亲的子宫里,我蜷缩起身体,侧躺下来,享受着这自然的恩赐。次江在远处站着抽烟,此刻他也冻得瑟瑟发抖,我有些心疼他,于是叫了他说:“哎,你也下来吧”

他回过头来,我把身子往草丛里又埋了埋,他装作找不到我了似的四处看了看,嘴里说着“哎,人呢”,一步步朝我走过来。走到我面前就要踩到我的时候,我大叫一声:“别装了,再装就掉下来了”

“哎呀,原来你在这”他笑着趴下来,双手支在脑袋上端详我的草丛被子,还好奇地轻轻拨弄着那些草。

他还有这样大男孩的一面,笑容明朗纯净,我舍不得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开。他像是知道我在看他,伸出一只手把我的眼睛捂上,我立刻陷入一片混沌中,反而感到十足的安全。他用另一只手小心翼翼拨开我胸前的草丛,我能感到胸口有凉风吹过,想必已经全部暴露在他的眼前,我没有阻止。

接着就听到他沉重的喘息,他的手顺着我的身体慢慢游走,拨开那些草,像拆开一件礼物。接着他松开了捂着我眼睛的手,我看到自己全身赤裸在他的眼前,像一尾搁浅的鱼,水波泛着幽蓝光芒荡漾在我们两人身上,他站起来,脱掉藏袍,脱掉衬衣,脱掉牛仔裤,脱掉内裤,他骄傲地尽情展现他的身体,我不惊讶他骨骼粗壮肌肉饱满,只惊讶于他胴体白皙如纸,怎么会是这样,像白人一样的肤色。

是月亮的光芒吗,我抬头仰望月色,确有一轮满月低悬在天边,可也比不上他肤色的白。这使得他古铜色脸庞像是带了面具,他站在天与地之间,像武士,像君王,高贵而又凛然。

他用目光尽情抚摸我,我亦不可再做矜持害羞,不然怎配得上他野性。我想象自己是远古人类,在月圆之夜从事繁衍。

高海拔地带,让人的身体异常敏感,我用温暖洞穴安放他无处安放的伤感。那些洞穴旁边的褶皱藏着女人身体的秘密,此刻正被他一一打开浏览。亿万年来人类欢愉的姿态,此刻由我们承接衣钵。

我们安静,我们咆哮,我们互相撕扯对方,我们潮汐般纠缠。天地在我眼前模糊,月亮也变得迷离遥远,我的长发和茂密的水草一起律动。恍惚中我看到一只狼,露出森然牙齿,迈着猎食者的步伐朝我们走来,那是他吗,他变成了一只狼噬咬我的骨血吗。我的身体飘忽,灵魂找不到方向。

有时死去,有时醒转,他的声音时隐时现“醒醒,醒醒,快看,狼在我们旁边”

“是吗”我不恐惧,无非和他死在一起。

夜空越来越沉,越来越暗,最后将我埋入地心。一切声音一切气息一切温度,全部离我远去,我享受地心沉沉的安稳。我想和他说,原来死后埋入地下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是我找不到他在哪里,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我因为缺氧而昏厥过去。

怎么没人问他为啥那么白。

说句题外话,我也不知道他为啥那么白,还有康珠和康珠的妈妈,我们一起泡温泉时,发现他们也很白,康珠的妈妈尤其白,比范冰冰的白一点不差。康珠说他们也不是天然黑的,只是在这个地方,紫外线太强造成。我后来查阅很多资料,有说他们是雅利安人种,有说是马其顿大军后裔,但都不算数,未被证实。不好写在正文里的。

希望有康巴人来解释。

后来有了一段惊心动魄和死神抢赛跑的时间,我自己却一直置身事外,丝毫没有感到痛苦,就像睡了一觉。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夜里一点,我躺在次江新房的床上。这里是连央金还没有驻扎过的地方啊,鸠占鹊巢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可是我这只鸠内心还有点虚伪的愧疚,非要让次江给我挪到书房去。

次江连人带被子的把我抱起来,放在书房的小床上。我这才稍稍安心。

他走路的时候发出了声响,惊醒了他的妈妈,妈妈披上衣服下楼来查看,两人用藏语说了什么,大概是问我好了没有。妈妈冲我笑了笑,说“你好了,好了”

看来他们家人都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了。

书房的床榻非常小,次江偏要和我挤在一个小小的床榻上,说这样舒服。就像相处多年的情侣,相互之间丝毫没有了隔阂。大概男女之间只要有过肌肤之亲,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我贪恋他的怀抱,与情欲无关,那是一种可以驱赶生命深处的孤独感的怀抱。从那以后,他不怎么敢对我有非分之想,害怕再次让我面临生命危险,但是他总爱紧紧拥抱着我,和我说这说那。

我说你知道吗,央金昨晚在我阁楼里,是为了闻你的味道,她还嗅我的衣服,因为我衣服上也有你的味道,她爱上你咯。

他说嗯

我说为什么我会遇到你呢,你让我怎么办呢。

他说就这样,抱着,到老到死。

我说那央金怎么办。

他说也抱着她,我们三个在一起。

我抬起头望着他,他眼神平静的望着我,好像在问,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你说这种话,在我们汉人的想法里就是一个大混蛋了。

他说嗯。

我说那你是不是大混蛋。

他说你觉得呢。

我想了想,实在想不出头绪,沉默了片刻另想起一个问题,我问他,你怎么那么白,你是正宗的康巴人吗

他说康巴人也不是天生就黑啊,你看刚出生的康巴孩子也是很白的。

我说怪不得,我一直以为你们天生就这么黑呢,你们怎么会住在这么高海拔的地方呢。

他说我们身体强壮,扛得住。

我想起刚刚的温泉大战,脸上不由得发红发烫,他吻了我,身体的某个地方又坚硬起来,我躲在他怀里发笑,他说你要是不会缺氧就好了,我可以一晚上都要你。

我问他,你是不是没有到?

他说嗯,而且我还没有完全进去,你吓坏我了,我后悔在温泉的时候就忍不住,是你勾引我的。

我说那怎么办,那你和我在一起不是很难受吗。

他说没关系,两个人在一起又不是只有性,再说我们还有更长久的未来呢。

我说真要嫁给你?

他说嫁给我。

我说好,那你退了娃娃亲。

他说不可能,永远不可能。

我说那我不可能嫁给你,你选,要我还是要她!

他说两个都要。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尖叫道:你可以去死了!

“好”他从床上跳下来,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小小的藏刀,撩开自己的衣袖,没有迟疑,朝手腕上割了下去。

很奇怪,我心里没有了任何感觉,很平静地看着血顺着他的手腕流淌下来。我笑着说:“你够狠,我惹不起你,但是我看不起你!你不就会死吗,你早死晚死都一样,有种你就站着别动!一直到血流干为止吧”

“我不动你嫁给我吗?”他忍着疼痛颤抖着声音。

“到时候你就死了,我嫁给死尸吗”我坐在藤椅上,平静的说。

“对,嫁给死尸也要嫁给我”他看着我的眼睛说“我要你看着我被秃鹫吃掉,每一片肉,每一块骨头,在你面前变成一堆模糊的血肉,等秃鹫走了,你就得收拾我的残尸,像沾着血的破棉絮,你还得笑着祝福我。。。”

我的心理承受力达到了极限,大叫着“别再说了!你简直是个变态!”

有人一直在敲门,他站在门边上不让任何人进来。

他低沉着声音说:“对,我就是变态,我就是被你们逼的,被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人逼的,我只不过想好好爱一个人,为什么那么难,为什么有那么多不可以!那么多人一本正经义正言辞要我低头,要我妥协,要我忍着疼痛发出光芒,呵呵,我做不到,我没法向那些错误的人,错误的事情低头!我并没有伤害任何人,也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只不过想好好爱一个人而已,如果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连爱我所爱都做不到,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每一次呼吸,每一天睁眼醒来,还有什么意义。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死成吗,我就是不想活的那么窝囊,那么卑微,我就是要狠狠爱一次,哪怕爱过以后就死!你,你这个妖精,在婚礼上勾引我,你故意勾引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一个眼神都带着钩子,每个动作都在卖弄风骚。你就是想试试我们康巴男人是什么滋味,然后你就心满意足的带着你的回忆,像战利品一样去和别人炫耀,你当我什么!”他走过来摇晃着我的肩膀“你就是这样抚慰我的吗,宁愿和我不明不白上床也不愿意嫁给我是吗!你是妓女吗,你是婊子吗。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我伤口上撒盐,好,现在你就这样看着我去死也无动于衷,你心有多毒你自己知道吗?!”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