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他爆发出从未有过的悲伤怒吼,我的心被他一声一声撞击着,心疼,羞愧,感动,同情,尊重和爱。所有感情一起涌上来。我扑到他面前跪下来,哭着让他开门,让人进来救他。

他摇着头说:“虚情假意,一切都是虚情假意,你的眼泪是为我流的吗。你流完这点眼泪是不是就能赎回你的心安了?然后你就再以央金什么的为借口,和我谈谈情做做爱,然后说你们康巴人太愚昧,然后一连正义的和我说拜拜?你真当我是傻子吗?一个只会配种的蠢驴吗。在成都我见过太多你这样的女人,我要是想惩罚她们,她们一个也跑不掉,但是我腻烦了,我有我的公主,但是她死了,她被所有正义人士逼死了,他们都和你一样,很聪明很讲道理很淡定很成熟,一说到爱情,他们总是说,什么不过如此,什么一件小事,什么何必认真。”他面色苍白,虚弱的扶着门,声音也渐渐微弱了下去。

他的血顺着门缝流到了外面,央金惊叫起来,接着有人踹开了房门,把已经虚弱的摇摇欲坠的他抬起,火速送去了医院。

半夜三点的时候,我给远在北京的好友打了电话,我告诉她,我爱上一个人,一个很不成熟的男人,但我很爱他,他刚才割腕自杀了。现在正在医院里,如果他死了,我也会死。你记住我的银行卡密码,我欠你的钱你自己拿,剩下的给我父母,就告诉他们,我对不起他们。

她从睡梦中惊醒:你疯了?说梦话呢吧?

“没有”现在是我二十六年来最清醒的时候,我声音哽咽着“如果他死了而我活着,我一辈子也不会心安。”

“你有病吧,不对不对,是他有病,割腕自杀?什么人哪这是,你该不会是中了什么什么,西藏人下的蛊的吧。哎,我听说他们和苗人一样会下蛊的。”

“你闭嘴”我冲她嚷嚷起来“就算他有神经病,我也要爱他。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看过的一个外国电影,那上面说,最幸福的事情这世界上总有一个人会懂你,欣赏你,哪怕你是白痴加弱智,何况次江他不是,他很好。”

说完这话,我忽然可以体会到次江对过去女友的那份深情,这种超越现实的强烈情感,仅仅体会一次就刻骨铭心,何况经年累月。他的眼神常常在极度寒冷和极致热情间变幻莫测,这被我当成了某种性感,可对他来说恐怕独自在世上的每分每秒都是多余而沉重的吧。

好友在电话那边愣怔了半天,喃喃地说:“中了情蛊啊,我要不要带人去救你啊。”

她完全体会不到我的心情,我只好挂断电话,把次江自杀用的那把小刀攥在手心里。

至今没看到次江的温柔面,有时候极端的野性会带来瞬间的刺激,如果你从小没有接受过那种男尊女卑的陋习,也许时间久了“英雄”带来的那种傲视与服从的感觉会让你感到呕心,假如LZ后来真的嫁到了康巴,婚后生活我不看好,浪漫终归是经不起现实的层层考验,尽管他有家财万管,尽管他牧马成群,到目前为止,次江给我的感觉是没看到他成熟的一面,他对性的渴望总是隐藏在爱的羊皮下面,对楼主的感情也是寄托在某个影子之上,LZ做了他心中的棱镜..

—————————–

一个带伤的人很难心无旁骛的温柔,他们也不是男尊女卑,跟汉族的三妻四妾完全不同。其实这里的女性都很受尊重,基本上女性的地位是要高于男性的,但女性又不是那种趾高气昂像都市女性那种自认为的女权主义,她们反而很懂得宽容,很具有女性的柔情,但又不是我们认为的风骚。我以后会慢慢写到的,就是要让你们看看他们真正的社会结构和在这个社会结构下的文化。

次江是不成熟,但他的可贵也就是在这不受世俗污染的不成熟上。女人爱他,是真正爱他这个人,不是爱他带给她们的好处,没有半点功利之心。

LZ,我专门为你注册了一个号,在这之前本想酱油一生的!昨晚看完了更新,心,狠狠的痛了一把!久违的虐心!离事发地如此的近,却从未认真认识过!罪过罪过!LZ,一定要看到我啊!支持你!

———————————-

酱油一生。你说的太精辟了。。大多数人的人生就是在打酱油。可是也未必不幸福,小小幸福也是好的。这事在别人经历里看看过把瘾也就可以啦。自己经历的话太伤元气。我曾经是一个特勇敢的人,现在平淡家庭主妇,看书养花上网灌水,这也是一种幸福。最重要的人,心的感受力没有麻木就好。

最后当然是次江没有死,而我却没有幸免流血。因为,次江的血型是RH阴性AB型血,我也是,这是传说中的熊猫血,数量极其稀少,没想到偏偏我们两个人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

以为情况紧急,来不及做各种化验实验,我拿出自己的献血证和在RH阴性AB血型互助组织的证明,医生直接把针管连在我和他的身上。

有这种血脉相连,还会分开吗,我想我们死也要在一起了。看着鲜红的血液从我的身体流进他的身体,我虚弱而幸福。医生知道我白天刚昏厥过一次,只允许我输入少量的血,我坚持多输一些。“他需要更多,这一点点不够的”我只是非常平静的说了这句话,在场的好些人,都在说我是个好女人,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其实是在赎罪。

他醒转过来之后,我却再度昏迷。据央金说,他醒来的时候还不能说话,只是一直望着我的方向流眼泪。

我们在医院躺了三天,三天里,央金和次江一家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尽量找来补血的东西好让我迅速恢复体力。次江的身体素质比我好的多,他可以下床走动的时候,我还在只能睁眼,没有力气说话的阶段,连大小便都需要央金协助照料。

三天后的那个黄昏,病房里就剩下我,次江,还有央金。我向次江伸出手去,他赶忙握住了我的手,然后我看着央金,又看了看次江,次江立刻明白我的意思,他朝央金伸出手去。

我们三个人默默地牵着手好一会儿,我的心里非常安宁。次江和我一直互相看着,他说,那个时候他想把时间定格,永远停留在那里。

可是时间的沙漏流淌不停,墙上时钟滴答滴答,是分针和秒针互相的声音。就像我们此后的生命,总是在各自的圆圈里,徒劳的挣扎,每每只有短暂擦肩,结局却是无法互相抵达。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