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我看看央金,她的眼睛也被次江点亮了

“我们男人很帅,对不?”我开玩笑的对她说。

她红着脸点头,然后立在马镫子上对次江挥手,我像女粉丝一样朝次江大喊着:“次江,我爱你!我们都爱你!”我用胳膊肘碰了碰央金“是不是啊,爱他吗?别说谎啊,从实招来”

她在我的怂恿下,也用汉语喊着:“次江哥哥!我,我爱你”

很多康巴男人听到我们两个女人都对次江情意绵绵,难免嫉妒起来,开玩笑似的故意要挡住次江的去路,但都被次江一一化解绕过了,他们在次江过去后给他加油打气:“小伙子,加油,扎西德勒!”

还有人朝我们两个人喊:“哎,姑娘们,嫁给我吧,我比他好啊”

接着就有康巴小伙子也贴地飞驰而来,像是要在我们两人面前展示出比次江更夺目的优势。到了我们跟前,伸出手来非要和我们击掌,这时候次江已经来到我们面前,在一旁微笑着看我们和其他男人的互动,没有半点生气。我和央金分别和其他小伙子击掌,他们回去的时候还亲昵的捶了次江的肩膀,意思像是说:“真有你的!”

次江的额头有细密的汗珠,我刚想给他擦,央金因为个子高,立在马上距离近,她就抢先了一步。我也没有恼,望着他们由衷的笑着。有那么一刻,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次江,怎么看到他和别的女人这么亲密也不会生气呢。

他很快就用行动解答了我心中疑惑,他亲手把花插在央金头发上,然后搂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小声说:“我爱你”

他给了我和央金不同的情感,一份温馨体贴,一份唯一专注。

小白在一旁故作认真地请教:“哎,次江哥,你是用了什么方法骗了两个姑娘啊,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技巧”

次江笑了笑没说话。央金生气地踢了小白一脚,把小白和拥青的马也踢走了,拥青顺势说:“走,咱们彪马去,待会儿再来给巴登加油”

提议受到众人附和。次江在央金背后给了我一个眼神,意思让我上他的马,我犹豫了一下,他不容分说楼着我的腰把我挪了过去,坐在他的前面,并且让我握紧缰绳,双手环抱着我。

这匹马真高,比坐在央金的马上觉得危险多了,动静还大,比一般马嘶鸣的更低沉有力,像更凶悍的野兽而不仅仅是一匹马。坐在这匹马上,视野立刻开阔起来,次江用一只手把我搂得更紧一些,另一只手握着我的双手,问:“准备好了吗?”

“嗯,跑吧”我跃跃欲试“再不跑就追不上啦”

“怎么会”他说完用力一刺马肚子,我们的黑骏马奔腾起来。

坐在一个康巴男人的马背上的确是一种高峰体验。速度惊人,却稳稳当当。他会带着你的身体优雅舒展的起伏,随着马儿的奔跑节奏,像舞蹈,更像冲锋陷阵勇猛杀敌的士兵。你会不由自主的野性起来,觉得自己强大而有控制力。

那时的我大叫着,非要夺过马鞭自己尝试,次江还是不敢让我自己来,只好带着我的胳膊,狠狠的抽了那马儿一下。马儿果然迅速提高了速度,很快就赶上了先跑一步的拥青和小白。益西在我们身后追了上来。

“过瘾吗”次江大声问我,并渐渐降低了速度。

“太刺激了。”我在他耳边大叫着。

这时候益西用自己的马鞭抽了次江的马儿,像是非要和次江一试高低。我和次江对视一眼,次江问:“追不追?”

“追,超过他!”我兴奋的叫着。

次江卯足了劲,弯着腰,脸上显出平时没有的凶悍表情。“趴下来”他命令着我。我刚趴下,次江就一个侧身贴到马肚子上,随着一声清亮的马鞭声,我们的黑骏马像脱了缰一样狂奔起来。因为没有了次江的保护,我着实吓的不轻,只觉得是自己在操控着这匹马。

益西回头一看,我们离他就只有一个马身的距离,他更是不敢掉以轻心,也贴在马肚子上,又猛抽了自己的马儿几下。

两匹马差不多已经齐头并进了,益西和次江也常常会互相擦身,碰到对方。我想把马儿拉开点距离,益西却一直紧紧贴着我们。

“益西,你过去一点啊!”我冲他大喊“太近了,危险!”

次江把马鞭塞到我手上,然后抓住益西的领子,把他使劲儿往旁边推,这才把两匹马分开。

益西很恼火,停下来以后抓着次江的腿把他从马上拽了下去,次江顺势把他撂倒,问他“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跟你打架”说完就朝次江脸上挥了一拳,次江躲了过去,然后整个人压在益西身上,用马鞭指着他说:“我不想跟你打架,但我松手以后你要是还打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益西喘着粗气,极力想要翻身,其他在场的康巴小伙子赶上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坐在马上淡定的说:“没事,闹着玩”

他们把益西和次江分开。有人笑着大声问:“是为了你决斗呢吧”

“还用说吗,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了”另一个人凑趣道。

我对这些照单全收,坐在马上得意忘形的梳起了头发。

“哎,小心脱缰”次江赶紧过来抓住缰绳“记住了,什么时候手都不能松开缰绳,这是最危险的。”他说的很严厉,我却觉得温暖。

次江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问他:“怎么了”

他笑了笑,轻轻抚摸着他的马儿,趁我不注意,突然间把我拽了下来,眼看就要脸朝下摔在地上,他双手接住了我。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他就已经把我轻轻放了下来,然后搂着我的肩膀说:“真行,叫都不叫一声,你不是小绵羊,是一头小母狼啊。”

“那是,你才看出来啊”我也搂着他的腰,心里窃笑:其实是反应太慢了呀。

益西在不远处看着我们,次江朝他招了招手“过来啊,聊聊”

“聊聊就聊聊”益次把嘴里的草梗用力吐了出来,大步朝我们走过来。“聊什么?”他扬起下巴挑衅的问。

次江反而搂住他的肩膀,说:“女人不是靠打架抢来的,再说你也打不过我,林达”他转向我说“你爱益西还是爱我?”

“当然爱你了,爱你次朗江措”我跳起来轻轻拍了他的脑袋。

“听到了吧,人家不爱你,你跟我决斗什么呢”他一边和益西说话,一边把我的手握住,不让我再闹。我一时兴起,偏要再打他一下,可是怎么也跳不起来了,他在和我较劲儿呢。无聊的游戏,简单到要死的玩闹,我们两竟然像孩子一样乐此不疲。

益西别着肩膀不让他搂,他也和益西在较劲。忽然他趁我两都在使劲的时候,迅速放手,结果我和益西都摔倒在地上。次江低声笑了起来,坐在我身边,用草叶搔我脸说:“好玩吗”我躺在草地上佯装生气不理他。 他又问益西:“好玩吗”

益西给了他一个白眼,也学我的样子,躺下来晒太阳。他自己嘀咕了一句:“都不理人”然后躺下来说“那我也睡了”

我睁开眼,看到天上又翱翔着雄鹰,两匹马儿在近旁吃草。远处赛马会现场热闹喧嚣,可似乎都与我们没有了关系。

不用解释什么,也无需思考,我像是被他们带回到无忧无虑的青少年时期。益西和次江的关系,也不是情敌,而是哥们儿,我和央金更不是情敌,只是同时爱上了一个男人。

“或许应该更加亲密吧”我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一句。

“什么更加亲密?”次江问。

“你看,你没有把益西当成情敌,益西”我大声问益西“你当次江是情敌还是哥们儿?”

“随便”益西闭着眼睛,翘着二郎腿,似乎刚才的打架斗狠没有发生过。

“所以啊,我得到一个启发,或许,我和央金,应该是最好的朋友,因为”我翻身趴在次江身上“我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这本身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件事自古以来不就在发生着吗”

次江轻吻了我额头一下,我说:“再来一下”他立刻抱着我的脑袋用力吻了我的唇。

“啊,我不活了”益西翻滚着闪到远处“让不让人活啊!”他抱着脑袋夸张的大叫着。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