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叫什么?在哪?”

“拉姆拉错,泽当那边”

我想了想说:“算了,不去”

“那去喇嘛庙吗?”

“回北京之前再去”我看了看长青春科尔寺的方向。

后来的几天,离别的情绪越来越浓。连日常的聚会都索然无味起来。一次篝火烧烤,我们一改往日嬉笑,谈到了现实与理想的话题。我跟巴登说,能不能帮忙买几十只小牦牛,然后帮忙代为放养,人工费我算给他。“这样,明天暑假回来,我就有自己的牛羊嫁妆啦”我躺在次江腿上,摸他的脸。

“行啊,要什么品种?”巴登回答的很爽快。

“随便,我也不懂,我出钱,你出力好了”

“那你算是从我家嫁到次江家啊,干脆认我做哥哥?”巴登翻转着篝火上的羊腿。

“认你做弟弟差不多,你比次江还小一岁呢”

“那也行啊,现在就认吧”巴登举了举片羊腿用的藏刀“认不认啊,我说真的。”

我看了看次江,次江问我:“为什么不让我帮你代养呢,我家也放牧啊”

“那感觉不好,又是一家人,还要做生意,在床上躺着算账,你该给我多少钱,我该给你多少钱,你觉得合适吗?”我说。

次江想了想,点头说“也对”

“那认不认?”巴登问。

“认了”我夺过藏刀对着自己的手指说“我们汉族有歃血为盟,你行吗”

“我行吗?”巴登几乎要叫起来“开玩笑,你行我怎么不行,把刀拿过来”

我看了看次江,次江把我手上的刀扔给巴登。

巴登就要割自己的手指,我说“慢,等一下,康珠找个碗,倒点水或者酥油茶”

“干什么?”巴登问

“歃血为盟,还要把血喝了,电视上都这么演”康珠找来一个纸杯子说“没有碗,就它了”

“行,都行”我说“哎,你不心疼?”

“有什么好心疼”康珠把酥油茶倒进杯子里。

于是巴登割了手指,我也割了,次江深呼吸了一下在我耳边说:“又想咬你了”

我把带血的手指在他嘴唇上按了按,他抿了一下嘴唇,愉快地微笑了。

接着我和巴登一人喝了一口里面有我们两人血的酥油茶,味道还不错。就这样,玩笑般的,我认了巴登这个弟弟。

我看了看一旁喝酒的益西,问“你呢要不要认,凑个热闹?”

“不要”他猛灌了一口酒,用手背擦了嘴说“要认就认你做老婆”

“那下辈子吧”我重新把头枕在次江的腿上,次江随意抚弄着我的头发“哎,你是不是又喝多了,小白你把他酒拿走,他一喝酒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小白今天很反常,话少,只一个人躺在一边看夜空。听到我的话懒懒地起身,把益西的酒瓶子扔到很远的地方。

“下辈子?”益西凑到我和次江身边“这是不是咱们两的约定?”他俯身看着我的眼睛,把浓重的酒气喷到我的脸上,次江捏着他的脖子把他推到一边。

“我以为你不会吃醋呢”我坐起来对次江说。

次江仍是沉默,脸上平静如常。

“真要嫁过来啦?”拥青割了一块羊肉嚼在嘴里,又递给我一块儿。

“嗯,田园牧歌的生活,也挺好。”我把头靠在次江肩膀上。

拥青吃完羊肉,拍了拍手,开了一瓶啤酒:“行,那就祝你们幸福,来咱们喝一个吧”

于是大家喝酒。我忽然想听听她们对这件事怎么看,就问康珠和拥青:“哎,康珠,拥青,你们在成都上过学,怎么看待这件事,我,次江,央金,我们三个的事”

“我觉得挺好,正愁以后没人做伴,拥青要留在成都,我肯定要回来”康珠说。

拥青笑了笑,搂着央金的肩膀说:“只要哥们儿你不欺负我们央金,就行”

“真这么想?不是骗我的吧。”我说“要是你们,你们愿意吗?”

“遇到特别爱特别爱的,就愿意,不然就不愿意”拥青说。

“你呢康珠?”我问。

“没想过,感情的事顺其自然就是了,想也没用,你能遇到什么人什么事,也不是你自己说了算。我现在想的最多的是怎么能考上公务员,这是我自己能说了算的事”康珠拨弄了一下篝火,火苗窜了窜,迸出几粒火星子来。

康珠到底上过大学,想法成熟一些。

我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小白,白痴的白”拥青捡起一小块木炭朝小白扔过去“今天怎么不说话了,怪不得觉得冷清呢”

“有什么好说的,心情不好”小白说。

“你还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啊,快说出来,让我们大家心情好一点”拥青割下一大块儿羊肉递给小白。

小白接过来,吃的漫不经心,表示不屑的“哼”了一下之后,就不再说话。

“哎,对了,小白你房子打算怎么处理,暑假都快结束了”我问。

“啊?”小白的脸上滑过一丝惊慌,顿了顿说“不怎么处理,放着”他看了看央金,央金似乎没有在听我们的谈话,而是用小木棍在地上胡乱比划着什么。

“多少钱买的啊,放着可惜了”我说“卖给我吧,以后我就在那住了”

“你,你要那破房子干什么,次江家不能住吗?”小白说。

“次江家,还是让央金住吧”我把一只胳膊支在次江肩膀上“我喜欢安静,还是自己住自己的吧,次江,行吗?”

益西躺在草地上大声说:“问他干什么,你自己的事自己做主”

“嗯,住哪都一样,让我进家门就行”次江说。

“哎”小白走过来拍次江肩膀“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林达姐为了你,千里迢迢嫁过来,你也不说给买个别墅什么的,还让她自己养自己。”

“怎么样都行,小事一桩”次江说。

“这怎么能是小事呢,我觉得这可是大事,林达姐你说呢?”小白问我。

“嗯”我想了想说“也是小事,也是大事。这事关系到以后我怎么生活,要说小事嘛,其实也是小事,要是我活不下去,次江还能看着我饿死,是吧次江”

“说的那么惨”次江搂着我的肩膀“我说了是小事了,你担心什么,只要你高兴,怎么活都行,养你也不是养不起”

“成”我举起瓶子要和次江干杯“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不过姐还是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好,来,喝个交杯酒”

次江并没有和我喝交杯酒,而是嘴对嘴喂了我一口,当着大家的面吻了我。

语言上毫无建树的次江,最擅长用肢体表现所有情绪。

央金停下乱写乱画,好奇地望着我们,次江吻完我,她又迅速低下头,红着脸继续她的小孩游戏。之前她可能完全处于一种性意识的混沌状态,而次江很男人的举动,已经搅动了她本来平静的处女心湖。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