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第二天,我和次江去了长青春科尔寺,看他脱鞋进入大殿,我也照做。大殿里供奉的竟然是现在流亡海外的达赖喇嘛,这又让我吃一惊,我小声说:“这不是那个,那个达赖吗?”

“是啊”

“让供奉?”

“怎么不让,国家又没说不能供奉他”

“神奇,我一直以为不让的呢”

大殿里只有一个喇嘛,他坐在昏暗的角落,嘴里一直不停的在念经。次江一脸虔诚,双手合十,弯着腰,从左往右敬拜每一个佛像,我也效仿之。

每一个佛像周围,人民币,莲花灯,酥油灯,摆的满满当当。我心里暗笑,佛也要花钱吗。

拜完之后,喇嘛起身给我们甘露,是用酥油茶和水调和的液体,次江双手手面向上举过头顶,微微低头,做承接甘露的样子,液体倒在手上,他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静默片刻,接着分别在额头和嘴唇上轻轻沾了一下。

我收敛玩闹心态,也学着他的样子,一一做来。喇嘛对他说了什么,他告诉我,是在祝福我们。

接着他牵着我的手走到大殿中央,带着我一起,磕了等身长头。

和内地佛寺不同,藏区的寺庙总能让人感到寂寞庄严,少有终日缭绕的香火,只有虔诚跪拜的众生。

“我现在明白,你们这里的人为什么那么虔诚信仰宗教了”坐在大殿后面高高的平台上,我说。

“为什么”

“自然太强大了,人类太渺小了,所以需要膜拜神,借助神的力量驱赶恐惧和孤独。”

“每个人都很孤独,来到这世上,就像独自一人站在秋天的荒原”次江很少用如此文艺的语气说话,我惊讶的问“这是你想的?”

“释迦摩尼”他说。

“释迦摩尼还说什么?”我笑着问他。

“说,死亡就像猛虎,我们无法逃脱,只能战胜心里的恐惧,正视它,平静地迎接它的到来”

我摇着头“你显然没有做到这一点”

“你呢”

“我更做不到,我向死而生的,因为害怕死,所以才要尽情的活,尽情的折腾”

“嗯”他低头温柔的抚摸我的头发“和我在一起还怕死吗”

“好多了,心里踏实多了”

“我也是”他说。

次江想要送我回北京,央金也提出想去北京玩玩,我们一起上路。

到了北京之后,先带他们回了我和好朋友蓝洁租的房子。那是一个有雾霾的周六上午,蓝洁还没有起床,我安顿次江和央金在我房间上网,然后死拖硬拽想把蓝洁叫起来,她只睁开一只眼看了看我,然后又蒙头睡过去。我只好告诉她说,带回一个康巴帅哥,她立刻坐起来:“哪儿呢,在哪儿呢”

“就在我屋里”我小声说“就是我那天半夜跟你说的那个”

“哦,就是你哭着喊着要死要活非要和他在一起的那个?”蓝洁一边穿衣服,一边探头朝我房间张望“怎么还有一个藏族妹子?”

“他老婆”

蓝洁似乎没有在意我说了什么。

屋里满地的啤酒易拉罐和烟头,我踢了踢易拉罐说“你干嘛了,一个人喝这么多?还是在家招待男人了?”

“哦,没事,昨天失恋了”她走过来,背对着我。

“干嘛”

“拉拉链啊”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出去一趟,这点默契都没有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她这条裙子拉链一向是我帮她拉上,她丰满,还偏要穿紧身裙。帮她拉上之后,我说“是有点生疏了,今天回来看到那么多车,那么多人,脑子要炸了。还好以后不跟着儿混了”

“不跟这儿混跟哪混”她去卫生间洗漱,我就靠在门边看着。

“去理塘,去哪当牧民去”我说。

她压根没以为我说真的“好啊,以后姐去那找你,吃全羊宴,给打折不”她忽然想起来什么“对了,你还欠我钱呢,还钱,姐最近经济危机”

“你哪天不经济危机。次江”我朝屋里喊“把我钱包拿过来”

这是次江和蓝洁的第一次见面,当时,蓝洁正在朝脸上拍化妆水,次江微微低着头,把钱包递给我,然后就要回屋,我拉住他“哎,这是我好朋友,蓝洁”

看到次江以后,蓝洁的眼神,和我当初一样,发直。

“哦,你好,听林达总说你,果然,好帅”蓝洁说话比我更直接。次江只是点了一下头,没有任何多余表情。我看他们没有话题可聊,次江也有些尴尬,就只好让他回屋。

也和我当初一样,蓝洁觉得他非常特别“哎,不错啊”

“那是,姐看上的不会错”

这时候,她才拍着脑袋说“哎,你你你刚才说什么,那个女的是他老婆?”

“是啊”

“那?”她有些懵。

“那什么那,我也是他老婆,以后就跟他混了”我想了想说“哦,不对,是他跟我混了”

“真的假的啊,开国际玩笑吧”她的反应不出我所料。

之后,我们去便宜坊吃烤鸭,央金对一切都很好奇,就像蓝洁对央金和次江的好奇。

“哎,帅哥,别客气,今天我买单”蓝洁很豪爽。

“为什么你买单啊,你师出何名?”我问。

“代表首都人民欢迎藏族同胞啊,这理由充分吗?”蓝洁主动给次江倒了白酒,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殷勤对一个男人。

“还有这个藏族小美女,你喝什么,随便点,不用跟我客气”她又开始招呼央金。

有她在,气氛就不会冷场。“哎,次江,央金,今天就让蓝洁买单,她做销售的,有钱着呢,你们千万别有心理负担”我撂下这句话,就闷头享受阔别已久的美味。

蓝洁总是问次江问题,你多大了啊,在哪读书,来北京还习惯吗,打算玩多久等等。

次江问一句答一句,回答的都很简洁,有时候还是央金替他说。“哎,装酷可有害健康啊帅哥,不会这么惜字如金吧”蓝洁喝的脸绯红,她拍着次江的胳膊说。

“这句话我早和他说过,没用的,他就是不爱说话,你别管了,吃你的吧”我帮次江解围。

“那不行,有我蓝洁在的地方,绝不能冷场啊,这样吧”蓝洁把两个扎啤杯子并排放一起,倒满,接着把两个小的白酒杯放一起,倒满,兰花指捏着两个白酒杯子,放在扎啤杯子上,慢慢松手,像在玩魔术,白酒杯子稳稳的沉到扎啤杯底部,她把其中一杯推给次江“来,帅哥,上眼瞧瞧,我们北京的深水炸弹,里面可是二锅头啊,你藏族人应该能喝酒啊,咱们干了这杯?”

央金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忘记了吃饭。

“行”次江没有推辞,拿起来就喝,我刚要阻止,已经晚了,他喝完了。

深水炸弹,喝到嘴里是啤酒的味道,可是到了胃里,二锅头开始发挥效果,翻江倒海,头晕目眩,这是一种独特的滋味。

大概冥冥中已经注定,次江和蓝洁的相遇,就像面前这杯深水炸弹,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暗藏玄机。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