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见到次朗是在第二天下午,我和小白还在适应高反阶段,两人都睡到下午两点才起床。康珠早已出去转了一圈回来了,她今天穿的是鹅黄色藏袍,和昨天简直判若两人,昨天她还像个外出打工的农村小姑娘,今天一身藏袍一穿,淡淡上了个妆,倒真有点萌妹子的意思了,小白的眼神一直跟着她快乐的身影打转转。

她看到我们醒了,就给我们烧酥油茶,切大饼——我们都吃不惯糌粑。

“哎,你去哪了,打扮这么好看”小白问。

“去参加婚礼了,哎,你们去不去,婚礼还在办呢,跟我去凑热闹吧”

“婚礼?什么婚礼,藏式的吗?”我来了兴致。

“是啊,纯正的藏式婚礼,我同学的哥哥结婚。对了,你们去吧,特别适合你们这些旅游的人去看,很好玩的。要办三天呢,今天才刚开始。”

“那,去啊,肯定去,小白你去吗?”我立刻起床梳洗。

小白说只要有吃的,去哪都行。

康珠叫了一个男同学开车过来接我们,车是大切诺基,比我想的要好多了。同学是典型的康巴人,高个子,黑皮肤,面孔英挺,留了长发。小白和他一比,奶油小生的味道就更浓了。看得出来他喝了不少,我担心说:“酒驾没事吗。”

“屁事没有,能有什么事,这又不是你们北京”康巴小伙子大着舌头,说话语气挺冲。后来接触久了才发现这里的男人说话总是这样,轻声慢语的很少,而次江就是这极少数里的。

理塘街头游客多,僧侣多,武警也多。我问怎么有这么多武警,同学说:“今天达赖生日,怕出事嘛”

“达赖,就是那个达赖?”小白好奇。

“是啊,那还有哪个达赖?害得老子一路被查了好几遍”

“谁让你看着就不像好人,开你车吧,少说话。”康珠可能意识到我们的汉人身份,不想引起什么误会。

“没事的,想说什么说什么,我们之间没什么好忌讳啊”我私下里其实是很好奇他们藏族人对达赖的看法的。

“哦,你看,到底是帝都来的妹妹啊”同学说。

“什么意思?”我确实是没明白。

“高高在上呗”他说。

我觉得很冤枉,明明我是要表现谦和,后来我明白过来,这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施舍的宽容确实很伤人。

这时候小白忽然叫了起来:“啊,天哪,怎么上不了网了”他使劲儿鼓捣他的苹果手机。

“全城断网了”康珠说。

“哎呀,害得我发不了照片,有必要吗真是的”小白沮丧地望着车窗外。

一车人都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同学说:“我只要小日子过好就行了,成天闹腾有意思吗?”

我问:“来的时候听说很多藏人是信仰达赖的?”

“是啊,信还是信,我也信,那我也不愿意搞什么独立,闲的没事儿搞那干什么,还不如多赚点钱,多认识几个姑娘”同学说。

我笑出声来:“要不是来这里,真听不到这样的话。”

“真心话”

“你今天喝了多少啊”康珠嗔怪他,他就不再说话。

我有一些难过,本应该亲密无间的年轻人,因为政治而不能尽情聊天。人与人之间哪怕只有小小的一点隔膜,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痛苦——无法完全融入是一种痛苦,无法完全接纳也是一种痛苦,无法完全理解更是一种痛苦。遇到次江以后,我的这种敏感脆弱性格几乎要把我毁灭了。

理塘不大,只转了几条街,我们的车停在了一条小街的尽头,那里有一栋独立的五层小楼,后面是院子,院子很大,足有四五百平。里面人声鼎沸。

“这就是新郎家”康珠跳下车说“好像在跳锅庄呢”

“好大的院子,大户人家啊”小白夸张的调侃着。

“嗯,他家是我们理塘的有钱户,这一条街的铺面都是他家的”康珠指着这条一两公里长的小街说道。

“这么说他们家是搞房地产的?”我也笑了,心里居然在盘算:这一条街全部加起来估计也就值个五百万,在北京能买一栋三居室,外加一辆车。

“不,他家主要是放牧,养牦牛,卖虫草,据说现在还搞电子产品,还跟法国人合伙做时装”同学解释道。

“啊?!又放牧又做买卖还开发电子产品?还和法国人做时装,这听起来怎么那么奇怪呢,小白你觉得呢?”我故意刺激小白,知道他肯定又要受打击了,他这次倒是不唱反调了,说:“有什么奇怪,我家就是农村种地的,在浙江,当初拆迁,赔了一千六百多万,我家爸立马就做生意,我们卖家具,生意好得很。”接着他撇撇嘴“比他们家有钱多了”

“好吧,原来你是富二代,失敬失敬”知道我是调侃他,他也没当真。

进到院子里,果然人们在跳锅庄,大门边上围了一圈年轻的姑娘,都穿着藏袍带着首饰,康珠和她们打招呼,介绍说这是她的高中同学们,又把我和小白介绍给她们,小白看到那么多藏族美女,精神立刻抖擞起来,高反也减轻了不少似的。

有很多上了年纪的藏族人,穿戴的非常正式,几乎是全身披挂,一身的首饰配件光论斤两恐怕都有一个小孩那么重。看起来对这个婚礼是很重视呢。

我拿了单反猛按快门,在婚礼现场俨然一个兼职摄像师。摄像的果然找到我,他看我拍的还不赖,说:“你就负责照相吧,我的机子不如你的好”

去了还不到五分钟我就被委以如此重任,他竟然也没问问我是谁,来干嘛的。不管那么多了,让我拍我就好好拍,不时有各路亲朋好友主动让我给他们拍照。康珠笑着打趣我,说我比新郎妈还忙呢,我这才想起来一件事,赶紧问她:“我们要不要给份子钱的?”

康珠说不用,你们是客人。我琢磨了一下,觉得还是要给,说那就按你们的标准,你们同学给多少我给多少好了。康珠坚持说不用,小白也过来说,那不行,哪有参加婚礼不给钱的,立刻掏出五百块钱,说:“身上现金就这么多,算我和林达姐两个人的吧。”

“一人二百五啊,你真会给!”我又掏出两百来塞到康珠手上“这是我的,你替我们给新郎家吧。”

康珠坚持不要,新郎的妹妹走过来,康珠把这个难题交给她,新郎的妹妹倒是大方,和康珠一般年纪,五官没有康珠那么俊朗,脸色很白,颧骨有些淡淡的高原红像抹了胭脂,高原红里藏了一些雀斑,使她看起来非常原生态,不用化妆直接可以去做淑女屋的广告模特了。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接过钱,脆脆的说:给了我就要,我不客气啊。

她想了想说,要不要去楼上看看新郎新娘?我当然迫不及待。

小楼从外面看,是石头做的,进到里面才发现,楼梯,楼板,扶手,天花板,梁柱全都是木质的,典型的藏式民居。楼梯陡而且窄,光线顿时黯淡下来,旧木料混着酥油茶的气息扑面而来。楼上人也多,也很忙碌,我心里却安静下来,似乎这全木质的建筑有一种魔力,让人产生幽幽暗暗旧时光的感觉。

或许这份心境是为了迎接和次江的第一次见面吧。

妹妹把我们引到二楼的一间大屋子里,屋里坐了二十几个穿戴华丽民族服饰的青年男女,初来乍到我们根本分不清谁是新郎新娘。我问康珠这种场合可以拍照吗,她说拍吧没关系的。但是我举了举单反,最后还是没拍。因为这屋里太安静了,几乎没有人说话,大家都端端庄庄坐在那里,我小声问康珠:到底新郎新娘在哪。她卖了个关子说:“你猜嘛,猜中有奖!”

小白在我身后指着角落里戴哈达的一对男女说:“肯定是那两个啊,其他人都没带哈达的嘛”

他猜对了,康珠果真变魔术的端来两杯青稞酒,说:“奖励你们每人去敬酒一次”

我竟有点怯场,推小白先去,小白大大咧咧去了,见到有人敬酒,新郎站起来,新娘却没有站,本来低着的头,这会儿更低了一些。小白抖着机灵,他说:祝你们永浴爱河早生贵子白头到老比翼双飞,然后回过头来问我,还有什么好话?康珠笑着说:你说的已经够多了。

我问康珠新娘怎么总低着头呢,康珠想了想说,有什么不对吗。我说:她好像不高兴啊。康珠说别瞎说,她这是正常的,哪有婚礼上笑的新娘,都要这样的,低头代表害羞。还有你看她带的头饰和腰饰,知道有多重吗,几十斤重呢,全是真金的。

“真,真金?”我做了一个掉下巴的动作,又夸张的用手把下巴合拢上说:“真奢侈,其他人都是谁呢?”

“伴郎伴娘,还有男女方家的兄弟姐妹们”

“他们都要在这里坐着等人敬酒吗?”

“是啊,现在是这个环节,下面还有更多有意思的呢。”

我们说着话,小白已经敬酒回来了,我问他新娘好看不,他说头低着没看清楚,不过伴娘倒是好正点啊。

轮到我敬酒,我不放心的问康珠,“没有什么禁忌吧?”

“没有。你就去吗,怎么扭捏起来了。”

“那我说点什么呢?”

“哎呀,不用说什么,喝酒就行了。”康珠推了我一把,我只好把单反塞到小白手上,屏息静气地走过去。小白在我身后咔嚓闪了一张,弄得我更紧张起来。——我走过去,有种庄严肃穆的仪式感。

新娘还是没有动,坐在大红锦缎藏袍里苍白着脸,没有任何表情,我也注意到她的头发被饰物坠的很直,想来她也很受罪啊,连续三天这样撑着。

新郎又站起来,到近前才发现他个子很高,我需要仰头看他。他带了茶色墨镜和咖啡色白边的小礼帽,礼帽上插着羽毛,看样子像是什么山鸡或者别的什么鸟类的毛,我有点想发笑。

茶色墨镜是藏族人通常喜欢的,只是没想到婚礼上他也戴墨镜。他的藏袍是金色的,上面绣着什么我没看清楚,因为我还在想着,在这么黑的屋子里还要戴墨镜,真够奇怪的。

在茶色镜片后面他的目光很深沉,甚至有些伤感。

我说着场面话:“我是康珠的朋友,来这里旅游的,嗯,非常有幸也非常高兴能参加你们的婚礼,那个,我就祝你,祝你们幸福吧”说完我就喝光了手里的酒。

新郎微微一点头,算是致谢,一仰头也把酒喝干,我注意到他的喉结很突出,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候,居然对他的喉结留下很深的印象,喝完之后他给我看了下酒杯,安静地站在那里,我这才回过神来,笑了笑,离开了。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