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手术第二天就要去学校报到,次江和央金送我去。到了学校里也是引人注目,连导师都问次江是谁,当着次江和央金的面,我只好实话实说“这是我的,老公”

“哦你好,藏族小伙子,不错不错,那这个呢”导师看了看央金。

“她是他妹妹”我撒了谎,只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奇闻还是在学校里口耳相传。

那一周,次江每晚都穿戴整齐与我同眠,我心里好笑,知道他是怕再出事故,也不反对。

我的小屋8平方左右,一张小床本来刚够容我翻身,他简直要把小床压塌。每一次翻身都吱呀作响。我忽然想到一首歌词:我只有一张吱吱呀呀作响的床,我的舌头是美味佳肴任你品尝。

于是讲给他听,他皱了眉头感慨:“没想到你过的这么辛苦,看你那么潇洒,还以为日子很滋润”

“在北京就是这样了,寸土寸金,我正在攒钱买房子呢,就遇到你了。要不然我就再攒个五六年,买个小小的房子,找个看得过去的老公,再生个娃,养个狗,过过小日子”我心情轻松的说。

他小心的翻了个身将我搂在怀里“真不容易,早点去理塘,以后永远在一起,不让你吃苦受罪了”

“去理塘就不叫吃苦受罪,反而解脱了。在这边一年的房租够买好多好多牛啊羊啊,房子也好便宜,到时候就把小白那个房子买了,住在小阁楼里,你每天晚上来幽会。白天我就尽情做自己的事情,反正有网络,我不会寂寞的”我絮絮叨叨的说着,没看到他眼里已经有泪水。我不知道哪一句话触动了他,纳闷的问“干嘛,这有什么好哭的”

“她也说过这样的话”他终于忍不住提到了她。

我知道他说的是谁,本来不该计较,可是心里还是被扎进了一根细弱如鱼骨般的刺,或许在一开始就该拒绝他提到她,那样的话,那根刺就不会越来越壮大,直到撑破心房,崩溃流血。

我想他此时需要安慰,于是搂着他说:“都过去了,她知道你有我来爱,一定会放心的,说不定她现在就在微笑着看着我们呢”

“她不会的,她要是在天有灵会诅咒我的,她不是你”

“我怎样,她怎样”

“你洒脱,她太纠结”

“可你还是很爱她”

次江默默不语,我心里发誓再也不要和死人比爱情,活人再完美也比不过死人留给他的心里震撼。

夏夜的微风吹动我小屋的乳白色窗帘,月光洒在窗台上,仙人掌也好,文竹也好,还有各种小小的盆栽,都像是披了一层清辉,它们聆听我和次江各自心底的孤独。

楼下二环路上的车来车往,碾压着我们的每一个睡眠,梦境碎了一地。

“或许,纠结是因为太爱你”睡着之前,我叹息着说。

三天后,邮箱里收到导师第一次例会通知,尽管身心都已经有了伤痕,还是要打扮的漂亮精致一些。我化妆,蓝洁在马桶上看杂志。我说:“怎么了,又便秘啦”

“不是便秘”她悠悠的翻了一页杂志“躲清静呗”

“躲什么清静”我知道她说的是央金和次江的到来叨扰到她,于是踢了她一脚小声说“过两天他们就走了,你看你矫情的”

“我不是说这个”

“那说什么?”

“我在躲心里的清静啊”蓝洁看着面前一小方白色瓷砖。

“什么意思,逻辑不通,语言不顺,心里清静还需要躲,躲进去,还是躲出来?出来就不叫躲,叫找,找清静。。。”我一边上睫毛膏一边给她普及语文知识。

“哎,好了好了”她把书一合“上学时候你就好为人师”

“没办法,强迫症,你拉完没有,拉完挪窝,央金在外面等着呢”我说。

“哎”蓝洁神秘兮兮的说“那天我和央金聊一晚上,你猜都聊啥?”

“语言不通居然聊一晚上。你行啊”

“那是,我们连比划带猜,她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什么意思,这点你不服不行,也不看我是干什么的。”蓝洁双手托着腮“哎这个小姑娘可不简单,别看她平时不哼不哈的,心里绝对有大主意。我看你啊,要谨防被扮猪吃老虎哦”

她这话要是放在其他任何女孩身上我不会绝对反对,但我百分百确定央金不是,她没有受过那种尔虞我诈的教育,心里怎么想,就会怎么做,于是我把这话告诉给蓝洁,她表示不屑。“这世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告诉你吧,哦,人家婚结好好的你跑去插一杠子,隔谁谁不闹心啊,要是我,我早治死你了,还等现在。等到现在按兵不动,绝对是有大阴谋”

“你又来阴谋论了,什么都有阴谋,那还让不让人活了,没你想那么复杂”我叹了一口气“不过,我唯一担心就是她长大以后,未必容得下我,这事儿真是够悬的”

“那你还往上扑?到时候你被扫地出门怎么办”

“我两手打算着呢,要实在不行,我也不至于输的太惨,经济上我一定要独立,这点不可动摇,感情上吗,尽量和她和睦相处,不制造事端”

“你真是,处心积虑,用心良苦,运筹帷幄,大愚若智啊”蓝洁摇了摇头重新翻开杂志。

“谢谢夸奖,哎”我刚反应过来“大愚若智什么,大智若愚好不好”

“就你?”她笑着说“歇了吧,你费这么多心思,为了什么?图什么?感情感情不能独享,经济经济得不到支援。不有病吗。”

“我没病,我有爱,懂不”

“爱就是病,病就是爱”她语气忽然落寞。

我化妆完毕,拍了拍她的肩膀“精辟,你慢慢努力,我们走先”

“嗯”

我忽然回头“语气好像次江啊你,都学会嗯啊嗯的了”

“是吗”她低着头看书。

我开会,让次江带着央金四处转转,中午一起吃饭。央金看到和她一般年纪的男孩女孩在校园里骄傲的走动,眼里全是羡慕。 “哎,你看,她应该很想上学”我对次江说。

“女孩用不着上学,上了学就不这么纯了”次江居然说出这种话来,我生气的看着他“那你意思我也不纯?我这都上到研究生了,岂不是不纯中的不纯”

“你要那么纯干什么,像白痴一样”

我无奈的笑了“那到底纯好,还是不纯好?”

“你好”次江摸了摸我的脸。

在教室里,看着次江和央金肩并肩走远,我心里陡然升起哀怨情绪。

“哎,看什么呢,这么哀怨”

我转身一看“哎,这不是齐磊吗,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不能在这”齐磊笑着,挠了挠头“我留校了啊你不知道?”

好像要证明他的话,旁边过来一群女生,朝他喊“齐老师,老师好”

“厉害啊”我有些沮丧“你看咱们,年纪一样,可你是老师了,我还是学生,我怎么混的呀我”

他探究地看了看我“你变了啊,以前不这么平易近人”

“是吗?”我收敛玩笑。

“哎,我先不跟你说了,上课去,晚上一起吃饭啊老同学”齐磊骑着自行车匆匆离开,接着又忙忙的骑回来“你看我忘性大的,我忘记要你电话了,多少,我晚上打给你”

告诉了电话好吗,并且提醒他可能还有别人,他说谁啊,我说蓝洁啊,他说记得,你们从小就好,他一说从小,我心里立刻有了亲切,又告诉他,还有两个藏族同胞,他惊讶的很,问我从哪捡的藏族同胞,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就是我和现任老公感情故事的发端。

第一次床戏 高原缺氧 第二次 北京床戏 阴道开裂 次江是有多勇猛啊啊 话说后来楼主跟次江还有床戏么 后来性有否和谐啊 (不厚道的笑了啊) 楼主别拍我

—————-

有过,暴力开端,甜蜜结束,大概刚开始就是因为太紧张,突如其来反而好点儿

八厘米,啊哈哈哈哈,我特意问了下我那妇产科的姑妈,人家说生孩子才5厘米,搞什么了八厘米,我一听,懂了,大家估计都懂了,傻傻的,应该也都懂了吧。

—————–

一厘米深。不像你们想那样。哎。看清楚吗

央金一直是很好的。大家不要瞎猜哦。

哦,蓝洁和次江没有一腿,只有我一直在误会,大家尽可以放心。通过蓝洁“插足”事件我认识到自己之所以纠结还是因为不能共享爱情,之所以能和央金共享只是因为央金没提出异议,于是自己良心难安,后来不得不面对次江和央金的夫妻之实,还得在场看着,另外误会次江不爱我。各种纠结。最后可以说,我对次江很残忍,是个悲剧收场的故事。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