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聚会在后海,一个以慵懒性感著称的,小资情调的酒吧。散发浓浓脂粉香味的包间里,四五个年轻的女孩,名牌傍身,围坐一圈。我简单说了我的事情,她们听了个个感慨。

女孩甲说:“你就不想想办法让他养你啊,你太傻了啦,这年头有什么爱情可言,这个才是真的”她做着点钞票的动作。

女孩乙说:“哎呀,你们懂什么啦,对于这种脾气古怪的小男生富二代,要放长线钓大鱼,你看我,一开始我就说,我不要你的钱,不要你给名分,什么都不要,只要你长长久久,长长久久的爱我就好了。结果你们猜怎样?”

她点了一只细长的摩尔烟,翘着二郎腿,还用小指指甲不经意的摩挲着腿上的丝袜,柔柔吸了一口“结果,他爱我爱的要死啦,不到三个月就把前女友给甩了”说完又换了一副生气表情“可是他前女友最讨厌啦,非要说怀孕了,要他负责,怀孕谁不会啦,真搞笑,现在还扯不清楚呢”

大家笑了一阵,女孩丙说:“让她打了,没什么好扯的,速战速决,以绝后患。你看我,他老婆得脑癌我都不心软,得脑癌关我屁事,又不是我让她得的,我家那位也说了,让她死去,没人搭理她”

王珊珊说:“你们也太狠了,好在我没遇到这些,对了”她呷了一口酒,从身边拽出一个红色的皮包“我男人给我买的,好不好看,芬迪,限量版啊,好多好莱坞明星拿的”

其他女孩就纷纷传看,然后夸赞了一番。王珊珊自得其乐的笑了两声,说“哎,这还不是我最开心的,最搞笑你们猜是什么?我跟他说,那你给她买了吗,他说,给她买什么买啊,她挎着也就能上个菜市场,人家还以为五块钱地摊货呢。”

说完,几个女孩同时哈哈大笑起来,我听着实在刺耳,起身离席,她们相谈甚欢,也不怎样挽留。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看着巧笑颓废表情,只觉得眼前鬼魅丛生,险些掉下楼梯去。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什么怪兽的长舌头紧紧缠住了脖子,缠到快要窒息,醒来后,去找蓝洁,发现蓝洁也有一条妖艳的蓝色舌头,她朝我狞笑着,让我张开嘴看看自己,我对着镜子张开舌头,就发现自己也有一条绿色的上面长满毒刺的舌头。

真正醒来之后,我浑身发软,大汗淋漓,想要去接一杯水来喝,忽然发现央金在屋里坐着。我尖叫起来,手中的玻璃杯也掉在地上摔碎了。

她要过来,我连着往后退了三四步,颤着声音说:“你怎么在这,怎么没走?”

“林达姐你怎么了?不是你让我留下再玩一周吗?”央金关切地看着我,要把地上的玻璃碎片捡起来。

我这才从混沌中醒转过来,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我说过等身体好了要带央金去逛故宫爬长城的。“哦,没事,我做了个梦,你别动了我来扫吧”我躲闪着她的目光。

蓝洁听到动静睡眼惺忪的走出来,拍我胳膊问我怎么了,我转回头一看是她,立刻跳起来:“你别碰我”

“怎么了啊,神经兮兮的”她也被我吓了一跳。

下半夜,我实在睡不着,去了蓝洁屋里,找她聊天,把白天参加小三俱乐部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她。她听了,沉默半响,然后从冰箱里取了两厅啤酒,扔给我一厅。

“妞,你没想过和央金谈谈,让她主动撤退?”蓝洁开了啤酒,喝了一口,坐回床上“她才是夹在你们中间的小三呀”

“原先”我靠在床头,呆呆地望着面前一堵白墙,那是一片虚空的白,仔细观察,墙上有细小裂痕“我也是这么觉得,后来,不知不觉,和当地人相处久了,发现没什么,这种情况很正常。次江妈妈和四个男人一起生活呢,没人责怪她,反而大家都说,她会过日子,勤俭持家,才有现在的家业”我猛灌了一口酒,凉凉的沁入心脾,脑袋却有点晕。“所以,我就想,大概是我错了,很多事没那么复杂,既然央金也默认了,我为什么不能好好去爱。”

“那现在犹豫了?”

“那倒没有,我觉得我和次江上辈子就认识了,真的,这种感觉特别强烈,而且,我甚至觉得我是来还他的债的,他这样性格的男人,要是换了别人我不会喜欢,但我却喜欢他,他真的非常与众不同。就现在,此时此刻,我希望你就是他,想让他抱着我,哪怕什么也不说”

蓝洁叹了一口气,伸手搂住了我,我鼻子一酸,流了眼泪。蓝洁似乎也在拭泪,鼻子囊囊的说:“你有点出息不,至于这么纠结吗,要是没办法让央金撤退,那你就好好爱他不就完了,总好过我啊”

“你怎么了”

“唉,我主动和他断了,分手那天他说,其实也没什么,就好比从此死着了,反正怎么过都是过。”蓝洁哭出了声音,连带着她整个身体都在震颤着“他说这话的时候,笑着说的,临走,坐在车里,背对着我,朝我挥了两下手,然后就,就那样,手一下子垂下来了,然后就开车走了。我可以想象他以后的日子,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秒,都在为别人活,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为了父母,为了亲戚朋友,他会装的像个人一样,会体体面面的活着,但是心里已经死了”

蓝洁的手比划着“他”怎样朝她挥手,怎样忽然间垂落下去。我在想象着这样的细节,脑海中不由自主把“他”的脸孔替换成了次江的,想到如果次江朝我这样挥手说再见,我心里立刻就疼痛起来,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像是有心灵感应,那天凌晨三点,次江带着一路风尘仆仆站在了我们门外。

打开门的时候,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气喘吁吁,朝我笑着,然后从背后献宝似的拿出一束花“大半夜的,花店关门了,只有一家殡葬馆还开着,只有这个了”

我一看竟然是丧礼上用的菊花,又哭又笑的问他:“你怎么来了”

“太想你了”

我百感交集,扑进他怀里,呜呜的哭着,他问我怎么了,蓝洁说:“她刚才正在想你,想哭了都”

次江紧紧拥抱着我,刚到小屋还没来得及把门关上,就吻了我,好像第二天就是世界末日一样。

蓝洁告诉我,那晚央金背靠在我屋门外,蹲在地上呆了半宿,好像脸上还带着红晕,蓝洁让她上床睡觉,她才恋恋不舍挪回了自己床上。

而那晚,吻过之后,我和次江挤在小床上,安静地听着分针秒针滴答的声音,他没有说话,我亦没有,像他一样,我学会了沉默。那一刻才明白,思想和语言有时只会让人更加孤单,没有紧紧相拥来的实在。

第二天就是周末,他洗完澡之后,实在抵挡不住困意,沉沉地睡去了。我蹲在地上,凝视着他,他的样子那么让人怜爱,就好像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过任何伤害,是一个自由行走在人世间的孩子的脸。

“你知道你像什么吗”蓝洁在我身后,靠在门框上说。

我从凝视中抽回目光,转头问她:“像什么?”

“像一个小妈妈”她走过来学着我的样子,端详着次江“你说他怎么这么疯狂啊,大半夜的打飞的过来,真是欲火攻心了”

“我们没做,他知道我”我这才想起不能告诉蓝洁那档子事,于是说“知道我身体不好”

“啧啧”蓝洁砸着嘴“真可惜,早知道昨晚让他上我房间了,我被你两撩的一晚上睡不着,我还纳闷呢,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这才注意到,蓝洁穿了短小的吊带睡衣,胸前的风景呼之欲出。“你怎么就这样出来了,万一他醒了呢?”

“醒了就醒了呗,能怎样,咬我啊”

说者无心,听者那是相当有意,我忽然神经质似的,把她往门外推,并警告她不要再穿这么暴露,蓝洁也恼了:“我在我家穿什么还要你首肯啊,我就这样穿怎么了?”

央金过来拉开我,我甩掉了央金的手“你去拉她,拉我干什么,穿成这样不是成心勾引人是什么,勾引的是你老公,你傻不拉几的。”

“哈”蓝洁抱着胳膊笑了“不是你勾引他那时候了?”

“你再说一遍!”我恼羞成怒,指着蓝洁的鼻子。

“你敢说你没存心勾引他?”蓝洁比我高了一个头,站在我面前俯视着我。

争吵惊动了次江,他翻了个身,睁开了眼睛,我再次把蓝洁往门外推,力气大到连我自己也很吃惊,居然把她推到了地上,这样她的裙底风光一览无遗,一边肩膀上的吊带也滑落下来。蓝洁忽然拍着手哈哈大笑起来,她指着次江“快看,你家老公有反应了”

我回头一看,果然,次江满脸通红,内裤支起了小帐篷。他拉过毯子盖在自己身上,我走过去掀开毯子,啪啪给了他两巴掌。

“哈,打得好,死男人都一个德行,你看到了,他不是圣人”蓝洁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扭着腰回了自己屋。

央金也愣愣的在一旁看着,次江朝她吼着“央金,出去!”

“你让她出去干什么,她是你老婆,你凭什么让她出去!”我的心态已经凌乱,既有“小三”一样的尴尬,又有“大奶”似的愤怒,我把央金拽到次江面前,尖叫着“你看看她,她是你老婆,你不应该让她出去,你应该让我出去,你们现在就上床吧,赶快解决你的兽欲吧”我用力把央金推到次江身上,然后跑出小屋,从外面锁上了门,蹲在门外哭了起来。

次江拽了几下房门,打不开。忽然一脚踹在门板上,把贴在门上的我也踹了出去,我一个趔趄跪倒在地上。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