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又是一个周末,我和蓝洁同时来了例假,百无聊赖在家消磨时间。“哎,不对啊,今天是周末你家小狼狗怎么没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蓝洁把次江叫做小狼狗。她歪在我床上,翻时尚杂志,封面一个猛男,看标题上尽是与SEX有关的文章。

“准备考试啦写论文啦,不让他来,太分心了,反正还有一个月就能回理塘咯”我站在大穿衣镜前梳头发“哎,你能不能别躺我床上啊,回头把我床弄脏了”

我说的是她来例假的事情,蓝洁却下意识的以为我在骂她,她抬头愣怔了一会儿,脸上立刻沉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例假啊,你就不怕侧漏,还那样躺着”当时我并没注意到她的细微变化。听我说的是例假,她松了一口气,“嗨,你不也来了吗,弄脏就当你自己弄脏的”

“什么人啊”我给自己冲了一杯红糖水,用小勺子搅拌着,喝了一口,问她“你要吗,红糖水?”

“不要”她翻了个身平躺下来“哎,你看,这文章不错:带你认识男性的敏感区域,还有还有,这个,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我站在镜子前观察自己的头发,一年来头发已经长到腰间,快要赶上康珠的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些破书没有一个有用的,就知道教人怎么上床怎么勾引人,没教过人怎么好好谈恋爱的”我转了个身把头发扬了扬“你看,头发好长了,以后穿藏装,扎小辫子,也能挺好看的吧”

“嗯”蓝洁心不在焉的答应了一声“你还别小看这些杂志,教的可都是行走江湖的必备武器,谈恋爱,谈恋爱还用教吗,像你一样,智商将为零,基本就能谈出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我要的是,怎么能既保护自己又拿下敌人”

“呵,怎么,要相亲啦?”我揉着肚子在地上慢慢走着。

蓝洁神秘的看了我一眼,坐起来说“哎,跟你说件事你可不许骂我啊。”

“说呗”

“我和他又和好了”蓝洁补充道“不过是他找的我”

“哦”我不便表示祝贺,也不能对她说三道四,心里起了厌恶,但还觉得这份厌恶同样适用于自己。我又开始生起气来,也不知道到底气谁。

“怎么了啊,就许你梅开二度,不许我朝花夕拾啊,看你那脸拉的,好像我是你家小三似的”蓝洁起身,站到镜子前和我并肩。她拨弄着自己的刘海。

来了例假心情本来容易波动,那会儿看到蓝洁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心里更加烦躁,不由自主皱了眉头。她也在镜子前拨弄着自己的头发,用梳子细细的梳来。

那一刻我有一种和她狼狈为奸的感觉。

为了抵抗这个感觉,我让她别在我屋里梳头,弄一地碎头发。语气超出了日常对话,更像一种暗喻。

她把梳子一扔,出去了。

门外有人敲门。

“不会又是小狼狗来找主人了吧”她趁机讽刺道。

开门一看是快递,送了我一本书,书名叫《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我没买书啊,是不是搞错了?”我说着看了一下快递单子,上面的发件人,居然是齐磊。

这本书早在大一的时候我们全班就精读过了,齐磊这是闹哪一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讲人生之责任啊,我心里一沉,齐磊不会是要暗示我什么吧。

次日,把书“啪”的一声扔到他办公桌上。

“送我这本书干嘛,上学时候全班都读过了。你忘了吗?”我语气有些冲。

其他老师看到我们情形,纷纷避让借故出去。

“我没忘,我怕你忘了”齐磊看着我的眼睛,他眼神告诉我,他知道了什么。

我笑了笑说“你多虑了,与你无关的事,不要总去惦记”

“我们是老同学,大学四年,认识九年,作为朋友我有义务帮你”齐磊很笃定地看着我,没有回避我越来越冷的眼神。

“谢了,不必”我转身要走,他拉住了我的胳膊。我厌恶的看了他一眼,他松开了我。

在我即将跨出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大声说:“林达,对自己好一点”

些许感动萦绕心头,我放下对峙情绪,转过身来说:“我知道你是个好朋友,好哥们儿,但是,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有判断能力的,你放心吧。”

“你有什么判断能力”他生气的走了过来“昨天我才知道,原来去年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小女孩是次江的老婆,那你算什么,你算他的小妾吗。”他看我要反驳,做了一个制止我的手势“你别跟我说文化,民族,我不想听,我知道西藏有那些风俗,但那些风俗也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过去他们穷,需要用婚姻制度维持财产稳定。那现在不存在这个经济基础了这个风俗就是不对的,是落后的,是早晚要被历史淘汰的”

我刚要说话,他又说“另外你想过没有,他的老婆也是人啊,她不需要人来爱吗。爱情面前人人平等你懂不懂”

“是啊,人人平等,我又没拿什么法律道德风俗习惯压迫她,次江不爱她,就这么简单”

“但是,但是你和她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她手无寸铁,你浑身是刺啊。”他声音低沉下来,目光也移向别处“你但凡全身心投入了,哪个男的能抗拒”

“谢谢你的谬赞,那你觉得我应该怎样做。”

“主动退出”

“你不说人人平等吗,凭什么让我退出?”

“因为,因为我很担心你,我查过资料了,你和他在一起没有法律支持,结婚证都不一定办得下来,就算你们能领证,他们那边的男人懂得怎么养家过日子吗,你自己要吃多少苦啊。如果你要是觉得在北京太艰难,我可以,我可以帮你介绍很多有实力的人,我的几个研究生师哥都自己开公司,混的很不错,有的还有北京户口。你见见真正靠谱的人行吗?”

“我又不是卖自己,见什么有实力的,你怎么还帮人做起媒来了。”我又好气又好笑“齐磊,我知道你够朋友,我打心眼里感谢你。你说的那个什么婚姻制度取决于经济基础我也知道,但是我和次江不是什么配偶,我们是爱人,是血脉相连的人。我只活在他的爱里,他也只活在我的爱里,这种感情你懂吗,你经历过吗?很多事外人不懂的,特别是感情这种事,讲不清楚的”

“讲不清楚也要讲清楚!”他忽然吼了我“你记住了,你背叛理智一次,理智就会惩罚你一次!”

我并没有生气,反而感到很贴心,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有你这个朋友,值了,不过你真的别再劝我,我不是随便改主意的人”

他掐着腰,来回走了两步,终于放弃了劝说,点了点头说“随你吧,反正我只能说到这一步了,也不是你什么人”

“嗯,走了,书你自己留着吧,我那有”我挥了挥手,离开了办公室。

刚走出去没多远,他又赶上来叫住了我“哎,帮我忙吧。”

“什么忙?”

“嗯”他支吾起来“就是吧,有个,有个大二的女学生,她,她喜欢我,但我不喜欢她啊,她要死要活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你帮我去劝劝她吧。”

“劝人我可不在行啊,我说什么呢?”

“嗯你是女人嘛,你就想到什么说什么呗,实在不行就说我喜欢的人是你,让她死心算了”齐磊摸着脑袋,一只手插在裤兜里,说话的时候并不看我,而是左顾右盼,东张西望,好像不是在和我说话,而是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这幅样子欲盖弥彰,女人对追求者释放的信号都比较敏感,此时我已经猜到他在委婉像我表白,我也只好委婉拒绝道“你喜欢我这个有夫之妇啊,干嘛,要当男小三?这主意可不好,不过放心我会想办法帮你劝她。”

“哦,那,那行吧”他红着脸,逃也似的离开了。看着他匆匆忙忙离去的背影,我不禁莞尔,挺逗的一人。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