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那我就帮忙劝劝他那个小女朋友吧,可是没想到,这件事引起了连锁反应。

大二女朋友的宿舍脏乱差,书,瓶瓶罐罐的化妆品,吃剩的方便面,充电器,吹风机,居然还有一只拖鞋,把一张用来看书的大桌子占满了,脂粉味香水味混合着臭袜子脏衣服的味—–这是大学时代的味道。

屋里除了她,没别人,她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床下堆了一大堆喝完的啤酒易拉罐。小电风扇在床头呼呼作响,吱吱的摇摆着脑袋。

“你是袁媛吧,我叫林达,中文系的研究生,是,是齐磊的朋友。他”

“滚”

我还没说完,她就发出一声暗哑的怒吼,看来问题棘手,那我就单刀直入,把我准备好的词一一背来“齐磊让我来劝你,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但是他既然不喜欢你,你何必作践自己让他看不起呢。该放手放手吧,外面太阳这么好,你一个人在宿舍发霉,何苦呢”

女孩忽然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光脚下地,对着我发火:“他凭什么不喜欢我,我哪点配不上他,他不就一个从卖煎饼的地方出来的土鳖研究生吗,我能看上他是抬举他,我爸是银行行长,我妈自己开公司,身价过亿,想追我的人从这能排到天安门广场,你告诉他,这世上没有我袁媛得不到的男人,你让他等着!”

“那,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对于这样的女孩我已然觉得没有关心她的必要,站起来就要走,她却拉住了我,盯着我看了半天,笑了起来“我当是谁呢,你不就那个跑去给康巴土鳖做小三的女的吗,你和齐磊什么关系,不会又挂上齐磊了吧,他凭什么让你来劝我?”

我打了她一巴掌,她身材瘦小又加上喝了很多酒,一个没站稳,坐到了地上。

她把次江称作康巴土鳖,还污蔑了我和齐磊的人格。一句话伤害三个人,这种情况我忍无可忍。

“你活该这样,我要是齐磊也不会选你!”丢下这句话就走,心里想着,实在不该帮齐磊这莫名其妙的忙。

她坐在地上嘶哑着嗓子叫道:“婊子,你等着,你等着!”

我不怕她报复,我是康巴人的媳妇儿,谁怕谁,于是我轻蔑的笑了笑“行啊我等着”

齐磊问我谈判结果如何,我照实说来。他担心道“完了这下你捅了马蜂窝了”他拍了自己脑门“我也是,太糊涂,知道你性格也犟,怎么让你劝她。她在学校里可是有名的大姐大,其他女孩都惹不起她”

“小屁孩,什么大姐大,我一推就把她推到地上,爬都爬不起来”我笑着说。

“算了这几天我还是贴身保护吧,万一她真找人来报复你,我罪过可就大了”

“真用不着”

我说了用不着,齐磊那几天还是像贴身保镖一样随时随地出现在我视线里。吃饭,开会,去图书馆,只要他有空就会蹭过来。我心里隐隐感觉到,该不会是他找这个借口和我接近吧。

于是总躲着他,看到他来,转身就走。他感觉到我的态度变化,也就不再主动,而是敬而远之。有时候在校园里看到了,他倒绕道而行。看来,好朋友之间的表白是把双刃剑,搞不好连朋友也没得做了。

过了两周,我已经完全忘记大二女朋友的狠话。一个人来来去去,心里怀着对次江的思念。

学校有一方小湖,湖上有木制小亭子,人迹罕至,绿植繁茂,最适合整理思绪,规划未来。那天我像往常一样,躺在小亭子里算账,算我得了多少牛羊,还能买多少,央金的房子当年是不到十万块钱就能卖,我算了算除去生活费,学费,明年再挣三万就够了。不如先买了,欠她三万明年交齐。

“啊,这样我就安身立命了。”

正在心满意足的自言自语,忽然觉得身后有人走动,抬头一看,那大二女生带了七八个和她一般年纪的女孩子,个个气势汹汹。

那次我算是见识了校园女孩的暴力程度,她们没有打我,只是极尽侮辱。抓了我的头发让我跪下来,每人上来摸一把胸,之后脱了上衣拍照,贴到网上供人观瞻。

事件之后,大二女生被勒令退学,不久就听说去了国外,其他女孩记过处分。我虽没受到纪律处分,但随之而来的舆论令我每日如坐针毡。

照片上的我,浑身是伤,警察问我是不是她们打的,我说不是,问那是怎么回事,我说是我男朋友咬的。

我语气很平淡,其他人面面相觑。

那些天我迎着各种善意的或者恶意的眼光,昂着头挺着胸独自行走,没有什么再需要遮掩,我用淡然自若将自己层层包裹。晚上给次江打电话,他那头温柔问我,吃了什么,今天过的怎样,想没想我。。。

“怎么了?”他听出我不对劲。

“没事,感冒了”我怕再说就要哭了,立刻挂了电话“不和你说了,水烧开了”

匆匆挂断电话,独自点烟来抽。打开电脑听佛经,藏传佛教喇嘛念经,有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从遥远而广袤的历史中走来,像是我的曾祖父,我的祖父,我的父亲,张开双臂保护着我。那是我甚至想到,不如皈依佛门。

晚上,齐磊喝醉了,来敲我的门。我一看是他,马上要关上门说:“你走吧,别来,别跟我说话,就当不认识我”

心里隐约有些恨他,要不是因为他,我不会受此一难。但最要紧是,实在无法面对他,我知道他要问我伤的事情,这怎么说呢,没法解释。

他用整个身体挡住了门,硬闯了进来。进来就要抱我,我踢了他,警告他非礼勿碰。

“我要去告他,这是恶意伤害!”他说完就走,我赶紧拉住他“别,我自己愿意的”

他的目光在我脸上搜寻,似乎要找出我言不由衷的证据,我很笃定的看着他,他眉头越拧越紧,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你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我坐到沙发上说“我怎么知道,但我就是喜欢”

齐磊的眼神很受伤,眨了两下眼睛,也颓然坐在沙发另一边。“不行,你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或者受了什么巫术,我得救你”他捂着脸说。

“不是的,从一开始就是我在勾引他,这是我应得的报应,再有什么劫难也都是我该得的,今生不偿还,来世也要受苦”我屋里的佛教音乐还在呢喃,他走进去愤然摔坏了我的电脑,指着我的鼻子说“你醒醒吧,你快醒醒吧!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斯德哥尔摩情结。你懂吗,一个人被暴力之后,就会屈服于暴力,甚至渴望被施暴。你已经是个病人了!你勾引他?难道他没勾引你?一个巴掌拍的响吗?”

“对,你说的对,我就是个病人,但是我喜欢他紧紧搂着我的感觉,我从小就渴望拥抱,渴望撒娇,可是我家人从来都教育我,人要独立要学会自己一个人生活,我两岁就睡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每天一到晚上看到窗户外面的树影就会害怕,我需要被人抱在怀里,一刻也不放手。我喜欢疼痛,喜欢被占有,我知道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和我血脉相连,不是我的父母,是次江!”

在不经意间,我获悉了自己和次江之间关系的密码,脑海中划过和康珠刚认识时的对话,她说你们汉人真奇怪,好好日子不过非要来吃苦受罪,我说没关系身体不爽心里痛快。

看似平淡的生活里,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都藏满了岁月的伤痛,有些伤害从婴幼儿时期就已经开始了。过于严苛的家庭教育,过分追求现代独立的女权主义,压抑了每一个人渴望亲昵的本能。

大部分人在人生旅途中,走着走着就忘记了那些伤痕,或者知道无望解决而刻意麻木了。

次江唤醒了我沉睡的灵魂,他让我知道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曾经理性精致活的漂漂亮亮,可总是会将赚来的银子用于行走,不去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也不爱温暖如春的江南烟雨,只往寒冷处走,往人迹罕至处走,往原始处走,往厚重的土地上走。

忽然间我明白,我对次江的需要,超过了他对我的,看似我为他疗伤,其实是他用身体用自然灵性疗愈我的伤。那一刻我更加坚定了和他在一起的心。

齐磊听了我的话,愣怔半晌,然后慢慢和我坐到一起,忽然间搂住了我,将头埋在我肩膀上“你要的我可以给你,我不会伤害你,不会让你再孤独了。”

我起身躲开他“可是我不喜欢你,尽管你很成熟”

“你不就喜欢他的暴力吗,我也可以”他站起来步步紧逼我,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忽然叫了一声“啊,我这是怎么了,我疯了!”他躲瘟疫一样躲开我,坐到远处的凳子上,双手交叉握在一起,指节都叫他捏的苍白。

忽然间我对他有了一丝同情。

“我喜欢次江,还因为,他的不成熟,这点你做不到的,你已经是被教育出来的最优秀的典范,次江和你,是两个极端。他可以把赚钱经营人生说成浑浑噩噩,你能吗,你只会说,我给你介绍靠谱的开公司的。他可以拿命去换我和他在一起,你能吗,我被人家侮辱的时候你在哪里?我一个人扛着那么多人的邪恶眼神的时候你躲到哪里去了?你无非怕和我染上关系,带坏你的风评。如果是次江,早就和他们拼命了”

齐磊抬起头来,眼神闪烁的看了我几下,点头说“是,我没你那么勇敢,我从卖煎饼的地方好不容易混到这份儿上,我很不容易,我不喜欢和压力正面对抗,因为那样不聪明,凡事要讲战略战术的,只要结果好就行,我就是这样现实的人。”

“那你就去找一个现实的女人,和你过现实的日子,找我干什么?我和你根本不合适,更别说我有爱人。”我想起他曾经说过的人人平等的话,笑了笑说“你现在是在做什么?难道不是在挖次江的墙角吗,你说的人人平等呢?你对次江公平吗,偷偷摸摸挖别人墙角,还好意思义正言辞教育人,这就是你这种人的可笑之处”

我的话让齐磊无可辩驳,他站起来冲我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我以为事情到此为止,没想到更大的冲击还在后面。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