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新郎的做派真像在电视里见过的皇家贵族似的,这么一比,咱们汉族的婚礼多俗啊。”我对小白说着,小白早就不见人影,康珠说他在下面和人跳锅庄呢,拉我下去拍照。

小白对着镜头做各种鬼脸和姿势,我一边给他拍照一边对康珠说:“新郎好像很不高兴啊。”

“是吗”康珠给我端来一碗酥油茶浸泡的人参果,说“可能是和大学里的女朋友分手了,不太高兴吧”

“他上过大学?”我尝了尝人参果,非常好吃呢,边吃边和她八卦着。

“嗯,他今年大三,是西南民族大学的,这婚事是他家和新娘家的娃娃亲”康珠也就着我那半碗人生果吃了几口“新娘才17岁,文盲”

“啊,这么早就结婚?我说我观察的不会错嘛,新郎肯定很痛苦哦,为什么不和家里说明白退了娃娃亲?”我说。

“那怎么可能,承诺的事情一定要做到的,我们这里的人不会反悔任何事,只要是承诺的。”康珠摆弄起我的单反来。

“要是退婚会怎样呢?”

“会怎样?”她想了想说:“不可能,没有这个如果的。你别瞎操心了”

我心里对新郎和新娘有了些同情,这热闹的气氛也忽然暗淡了许多。看着康珠笑的有点没心没肺的样子,我忍不住问:“如果是你呢,要是你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我没有娃娃亲,不过要是我我也会履行承诺的”

“这不是很不人道吗”我忽然就生气起来“为什么你们现在还有这种陋习呀”

“这怎么是陋习呢”她尴尬地看着我“你真是……唉,汉人就是汉人,很多事和你们说不明白的。算了,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快吃吧,还有别的好吃的,我给你端来”

小白跳累了,满头大汗的跑过来喝水。我问他:“哎,问你个问题,假如你家里给你订了娃娃亲,你又喜欢了别的女孩,你会怎么做?”

“啊?”小白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儿说“那,那还怎么做,肯定是和我喜欢的人结婚咯,管他什么娃娃亲不娃娃亲,再说我爸妈也不会那么愚昧给我订什么娃娃亲啊。这年头还有娃娃亲吗?”

我朝楼上努了努嘴:“这对就是啊”

“不会吧”小白惊讶的看了看楼上“这哥们儿够悲剧的。哎,你发现没,他长得挺像一个人。”

“像谁?”

“像那个那个,演电视的,叫什么,对,李晨。像李晨。”

“还真有点像啊,尤其是眼睛”

“哎,可惜了,这种帅哥要是跟我混,保管叫他天天身边都有妹子”小白说完还朝一个面容俊俏的藏族少妇挥了挥手,那少妇羞涩地笑了。

康珠端来一种心形的面点,心套心,心连心,层层叠叠,心上都抹了粉红色的食用颜料,煞是好看,她说是藏族婚礼上必备的。我咬了一口,却觉出丝丝苦涩。

藏族人跳锅庄劲头十足,能跳整整一天一夜。动作似乎也就是那几样,但是他们乐在其中.我傻坐在那里,看了一个多小时,渐渐觉得有些冷,于是重新回到楼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婚礼已经进行到宾客互相自由敬酒的阶段,他们敬酒是要唱的,唱他们的民歌,张口就来。我刚一上去,就看到康珠的同学们,大约有二十几多人,商量着给新郎家的长辈唱敬酒歌。他们略微嘀咕了一下,就齐声唱起来,仔细听了听,竟然就是仓央嘉措那首诗改编而来:洁白的仙鹤啊,请把双翅借给我.不去那遥远的地方啊,只到理塘就转回呀,只到理塘就转回,扎西德勒!

长辈们也齐声回到扎西德勒!

在我这个外乡人看来这真是浪漫的一刻,音乐和舞蹈大概已经镌刻在他们的骨子里了吧,随随便便就唱出这么美好的诗句来。可他们却不以为意,这是他们的日常生活,就像吃饭喝水那样平常。

我和小白凑趣的加入到他们当中,康珠说,他们要从五楼的宾客开始敬酒,一层层敬下去,直到把楼下所有宾客都敬到。

跟着队伍拾级而上,他们行动速度很快,我和小白在下面累的气喘吁吁也跟不上,上到四楼楼梯口,忽然迎面走来了新郎和伴郎们的队伍,看样子他们也在敬酒,人人手上都拿着酒杯。

他们很有礼貌的等在楼梯口,让我和小白先过去,想是听了新郎的故事,小白对他也有些同情,上楼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慢,慢点喝,不行换,换成白开水哦”刚才追赶他们跑的太急了,又是这样缺氧的室内,小白还在喘。

新郎还是只微微点了点头。

这个可怜的男孩子知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在这一天被改变了呢,忽然就心疼他起来。

许多康巴男孩子站在楼梯口打量我,他们应该是对我这个北京来的女孩很好奇吧。我被浓重的年轻男性的气息包围着,本来也是喘息不定,这会儿更加控制不住呼吸节奏,脸色想必也是绯红绯红的。我跟在小白身后,低着头,目不斜视,专心上楼,经过新郎身边的时候,差点撞上他手里的酒杯,他嘱咐道:“小心”声音很轻,只有我能听得到。

“嗯”我没有抬头,因为一抬头就要撞上他的鼻尖了,当时我们就离得那么近。和他走到同一层台阶的时候,我暗暗比量了一下,发现自己只到他胸口的高度,他的肩膀很宽,一只手端着酒杯,有那么一秒,像是被他这只胳膊拥在怀里似的。

“次江”

有人喊了这个名字,新郎回头张望了一下。

“哎,新郎叫什么?”我跟康珠打听。

“次朗江措”康珠说。

“那为什么人家叫他次江?”

“我们藏族人名字就是可以这样叫的,可以只读前面两个字,也可以只念后面两个字,也可以第一个字和第三个字连读”

“哦,是这样”上到四楼,我叫住康珠“哎,你们能不能走慢点,我和小白真的跟不上了”

康珠开玩笑说“没关系,反正你们也是打酱油的”

她居然说出这么时髦的网络词汇,我笑了。

这个时候,我一低头,看到新郎站在楼梯台阶上,缓缓抬起头,闭着眼睛面色凝重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在茶色墨镜片背后的眼角似乎有泪水。

他睁开眼睛,看到我出神地望着他,就迅速收回了目光,跑下楼。

在所有人看不到的时候,他原来是这样悲伤。

我无意中瞥见了一道伤痕,自己的心也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有一点疼。脸上的笑容也凋谢了。

当时我以为就是因为和女同学分手被迫和不爱的人结婚,后来才知道,其实是另有原因。

标签:

70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8) (9)
  2. 离职这段时间,追看了缺氧。读完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意味深长。和博主当年年龄相仿,从小生活在汉文化浓厚的传统家庭里,所以和笔者有很多情感共鸣,十岁之后不再撒娇,渴望温暖与占有。林达对康巴文化的矛盾态度,致使她爱而纠结,最终爱而不得。文化是一道鸿沟,两端的人无法逾越。汉族自我文化,无法理解康巴文化的开放与包容,以及他们对佛教的虔诚信仰。就像在博文中,林达无法忍受自己与别的女人共侍一夫,无法接受未出嫁的少女出家做尼姑。生活在东部发达地区,其实更应该说是东部高度社会化的区域,这里的人们早在无形当中习惯了物质追求,什么是更好的生活?说白了就是更富足的物质生活。汉人喜欢一个比一个,不能落后于人。如果说每个行动背后都有动机,汉人的动机是利益(理性),而康巴的动机是信仰(感性)。要论哪种为对——无解。

    (0) (0)
  3. 小说很好看

    (0) (0)
  4. 我居然有类似的经历,只可惜我没有爱上那个藏族男孩,他黝黑高大且淳朴热情,独处的时候什么也不敢做,篝火晚会狂欢之后他拉着我的手,要我留下来,我还是转身就走了。我们是萍水相逢,林达和次江是命中注定。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