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下午巴登和康珠来找我们,康珠一看到我就搂头抱脚地亲热起来,我问巴登“弟弟咱家的牛还都好吗”,他说“咱家的牛都在坡上吃草您老要不要去视察”。巴登也学会幽默了,而且他的头发长到披肩,和真正的康巴汉子一样一样。我端详着他的披肩长发:“行啊,越来越拉风了,越来越像地道康巴汉子了”

“什么叫像啊,本来就是,地地道道的”他笑着摸了摸脑袋,手上又多一块儿表,我凑近一看还是雷达表“不便宜啊”我说。

他又凑近给我看:“刚买的,网上买的,一万二,你看是不是假的?”

“不知道是不是假的你就买?还花一万二?那我只能说是真的了,其实我也不懂,哈哈”

“林达姐,听说你带了很多书过来,借我看看啊”康珠说。

“行啊。送你,想看随便拿”

“那不行,书非借不能读”康珠到底学文的,和我有一样酸腐毛病。

“拥青呢,怎么没见?”我问。

“她还没回来呢,据说今年可能不回来了,要在成都打工”康珠说。

“也不知道小白现在何方啊,一下少了两个人,还觉得挺不习惯”我说。

“反正他到底也是来旅游的啊,不像你,游着游着就把自己游成了理塘的媳妇儿”康珠搂着我肩膀“今后拥青不回来我又有人可以欺负了”

“哎,益西”巴登朝远处招了招手“这里!”

我们回头一看,益西从草甸子上骑着他那匹小白马,风风火火的朝这儿赶。“他终于把头发染回来了啊”我笑着对巴登说“你可以不用每天都觉得碍眼了”

巴登甩了甩头,飘扬起自己的长发:“自然的头发多好,像我”

我们在次江家门口笑闹了没一会儿,次江带着洗发水味道出来。藏袍里面的衬衫领子扣错了一粒,我刚要伸手给他重新扣,央金也伸手做同样动作,接着我们两都停在那里,让对方来扣,巴登和益西起哄,最后央金躲到远处,掐着腰用手背捂着嘴笑看着这边。

帮次江扣好扣子,看到他脸上的防晒霜都没来得及擦匀,又给他重新摸匀,他弯着腰伸着脑袋背着手,动作好像老爷爷让孙女给拔胡子,我忍不住笑起来,趁机捏他脸,他也不躲闪,傻笑,眼里多了几分柔情。巴登实在看不下去这番腻歪,手一挥“快走吧,抹什么防晒霜,我从来都不抹,上车”

“我骑马”益西单手控着缰绳“先走一步。”

就是在看牛的时候,我才发现央金懂得男女之爱了。

车行没一会儿,再下车走个半小时左右,到了巴登家在山上的牧场,巴登的部分家人常驻在这里,有帐篷有被褥有锅灶,有发电机,甚至还有一台电视机,天线架到近旁的树上。

巴登的弟弟牵着一头成年牦牛来到我面前,巴登指了指:“看你的牛长这么大了,看到没,左边犄角上套红绳子的全是你的牛,那边坡上都是”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二十几头牦牛在悠闲的吃草,一动也不动,远远看去像青褐色大石头“一共二十头,有一次得病死了一头”他抱歉地看着我。

“没事,正常减损”我想要走近一点去看看,有一头牦牛忽然发起癫来,要朝我冲过来。

次江拦腰抱起我下意识往后退,巴登叫道:“不要跑,面对着它,看着他眼睛。”

我忽然意识到可能是我穿了红色衣服,想要脱掉,次江按着我的手说:“别动,一动都别动”

他抱着我慢慢推后,牦牛不像刚才那么疯癫,而是发出低沉叫声,一步一步随着次江的后退而前进。大约退了二十多米,牦牛放弃了攻击,慢慢转回身又走到原处,仍是一动不动的吃起草来。

这小小意外着实吓的我不轻“怎么回事?”我惊魂未定问次江。“看到主人激动的”次江居然开起了玩笑。

“估计是你穿的衣服,红的”康珠说。

“这牦牛,也太吓人了”我拍着自己胸口。

巴登走过来拍了拍康珠的脑袋:“不懂别瞎说,牛是色盲根本看不到红色,是她刚才太得瑟了,腿一直在动,以后见到牦牛不要乱动,最好离远点,他不喜欢乱动的东西”

“是这样啊”我看了看次江“你刚才很厉害啊”

“救你一命”次江说“拿什么还”

“拿命”我随口说。

“不要,晚上给我加血,让我也原地复活一次”

“看不出来,你会打游戏?”

“你不知道的多着呢”次江也得意起来。

“你们在说什么?”央金仰着脸看着次江,次江摸了摸她脑袋“没什么”央金低头笑了笑,一直脚站在光滑石头上,一只脚脚尖在地上玩起了小石头。

“别摔下来”次江走过去要拽她下来,她脚一滑摔在次江怀里,次江说:“你看我说的吧”接着,他蹲下去查看央金的脚踝,捏了捏问:“怎样,疼不疼?”

次江没有注意到,央金的脸已经红的要命,说不出话来。我心里倒无甚吃醋,只觉得次江对央金太像当年我表哥对我的态度,真真正正是个哥哥的样子。可是央金的脸红,央金的说不出话,让我开始明确意识到,央金和次江圆房是迟早的事了。

晚上,次江去和二叔谈事情,次江爸爸又找我谈话,问我的家人什么意见,我实话实说“不同意”

“但是我只想和次江在一起,其实,叔叔,有一句话我一直很想说”我咽了口吐沫,定了定心“其实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娃娃亲应该退了,这样也不耽误央金,现在还来得及,要是等到以后,就复杂了”

我能看的出来次江的爸爸已经不太高兴,但我还是想要据理力争“我和次江才是真心相爱的,他。。。”

“好了,姑娘,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是退娃娃亲是不行的,这是我的父亲,也就是次江的爷爷那一辈就定下来的,我们不是背弃诺言的人,你们汉族人不是也有一诺千金这句话吗。”

“但是没有感情就不应该结婚,这样是害了次江,害了央金,也害了我,我毕竟不想要这种关系”我的驴脾气也上来了,面对次江的父亲丝毫没有让步。

“那央金也不想”次江的爸爸瞪了眼睛。

“这么说,您家里,是不同意我和次江的?”我这才明白次江父亲之前的零零星星态度,人在恋爱中就是蠢到极点,连别人是不是赞成都看不出来。

次江的爸爸态度和缓下来,沉了一口气说:“你和次江的事情,我们也感到很棘手。咳”他大声咳嗽了一下,说“我们毕竟不想看到自己孩子有什么委屈,这件事,我也和次江谈过很多次了。他的意思是,你不在乎有没有结婚证,但是我们意思呢,不是结婚证的问题,是你和央金怎么相处的问题,还有我们怎么对央金的父母交代。”

“您和您的兄弟不是也娶了一个女人吗。”

“这不一样”

“总之我要和次江在一起,既然您家里可以兄弟共妻,为什么我和央金不能同时存在。当然我并不希望和别人共事一夫,只是您说娃娃亲不能退,我也没办法”

“咳咳,孩子啊,感情的事情真的那么重要?”

“您不觉得重要?你们康巴汉子不是很豪爽,很乐意结交女人吗?”

“呵呵,是啊,但是万事万物都讲究个因缘,你和次江没有那个缘分,何必非要伤害很多人呢”

“可是,妈妈还给了我衣服和宝石,我以为你们同意了”

“我们只是看到你这样爱次江,愿意跟着他来到理塘这个小地方,觉得很过意不去啊,次江的妈妈给你的也不是嫁衣,是普通的衣服,你以为是嫁衣?”

“是,是她说的,或许是我听错了”

谈话到此,已经无需再多言,一切清晰明了。次江家人从来没有一刻是真正接受我的,而他们的善良天性又不知道怎样面对我。 甚至央金,她可以为小白那样的人保守一个荒唐可笑的秘密,有没有可能只是不想伤害我,才没对我的插足提出过任何异议呢。这想法轰然击中了我,如果真是那样,我就太罪过了,可是我和次江的感情没有罪,到底该怎么办。

我站起来告辞“我想一个人想一想”

“好,好,但是我们一家都很欢迎你来理塘,来我们家里,做客”

做客,他把我的身份定义为做客,恐怕这也是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因为他们或许都不知道该怎样对待我。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