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其他人早已超过我们,但又不落我们太远,始终保持五百米左右的距离。

有三个老外朝我们招手,两个男人一个女人,驴友打扮,看样子也就20岁上下,他们的吉普车看样子是抛锚了。巴登和益西下马,帮助他们把吉普车挪到旁边,他们两是这样做的:一人在前,一人在后,喊了一二三,然后直接把车抬起,扔到了路边草地上。。。

别说老外,连我都惊讶的要命。

“你行吗?”我问次江“像他们那样”

“你觉得呢”次江反问我。

答案是肯定的。

老外坐在巴登,益西和康珠的马背上,告诉我们说是从云南德钦一路过来,本来想在天黑前赶到理塘,但是车子坏了,康珠又发扬了康巴人民热情好客的传统,招呼他们住到她家里。

“反正这几天我妈妈和奶奶都不在家,转山去了,就我和我妹妹在”她爽朗的说。

聊天中得知女老外是美国人,才19岁,在拉萨租了别墅,呆了半年之久,最近觉得无聊,才出来闲逛。

她会汉语,问我们“多少钱住一晚上呢?”

“不用钱”康珠说。

“不用钱?”美国女孩连连摇头“不行, 50,50一晚?”

康珠坚持不要,我劝她说:“你就要着吧,不要她们心里不踏实”

“那我不让他们住了”康珠说。

“她生气了”我对美国女孩说“我们这里的人喜欢交朋友,不喜欢谈论钱,如果你们非要给钱,今晚可就没有地方住啦”

美国女孩用英语和另外两个男老外嘀咕了一阵子,三人决定尊重我们这儿的“风俗”就去康珠家住。

男老外一个短头发,来自德国,一个留着长卷发,是芬兰人,看起来都是学生。天色渐晚,我们也没顾得上多聊点什么,匆忙骑马赶路,到了县城已经是晚上9点多,约好了过两天去我那里聚会,各自回家。

只剩下央金,我,和次江走在一起,央金用藏语和次江说了什么,次江沉吟了一会儿又用藏语回了她什么。

“说什么呢”我问次江。

“央金问我回家住吗,我说不回去了”

央金似乎有些沮丧,低着头,骑马先走一步。我转回头看了看次江。

“怎么了?”他问。

“要不,你今晚回家住吧”我拍拍他的脸“不用担心我,我也想一个人单独呆一会儿,每天都和你腻歪,也怪烦的”

次江沉吟了一会儿,说:“行,那我回去”

送我到了院门口,又问我一遍:“真不想我陪你?”

“哎呀,不想,你快走吧”我把他往院门外推。

马蹄声渐渐远去,不一会儿,彻底消失在夜色中。那时的我丝毫也没有为难,仿佛把老公推到别的女人那里—–这件事像喝水吃饭一样,自然而然,在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的时候,他可以有另一处避风的港湾,不至于流离失所,孤独难耐。我为此感到心安,同时也有些奇怪,究竟怎么回事呢,我一点也不纠结了。

我像平常一样洗漱,看书,心情恬淡而愉快。想起很久没有联系蓝洁,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还在医院里,由父母陪着,境况有些伤感。她说,本来想鼓起勇气将小三进行到底,看到人家孩子单纯无辜的眼睛,想想还是算了,不就是一点风花雪月,不要也罢,从此以后赚钱养家照顾父母,就当从前的自己已经死了。

提到父母,我心里沉了沉,她又问我情况如何,我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觉得很轻松,今晚还是我主动让他回家住的,央金就住在他家,或许他们会发生什么,但我也不生气也不难过,心里还是觉得彼此很相爱,这到底怎么回事呢。”

蓝洁在电话那边砸了砸嘴,沉吟了半晌说:“你问题大了,估计是地震前的反常状态,你真的不觉得难受?”

“我真的,不知道。。。。。。”

我把阁楼的窗户关上,坐到写字台前打开笔记本,想找一首音乐来听,不由自主的打开了那首《呼吸》。

“你别再自欺欺人了,你这就是行为失调的表现,该哭的时候笑,该笑的时候哭”蓝洁进一步说“你想想,哪个正常人会把爱人拱手相让,爱情是不可以分享的啊”

“是吗。”我迷惑了“那次江的父母怎么相处的那么和谐美满呢”

“别人是别人,你是你,你真有那境界?”她几乎要叫起来“你快悬崖勒马吧,我告诉你,要么让他退婚,要么你和他断了!”

挂了电话我陷入惶恐中,连拍了好几下脸“是啊,我怎么了,我不应该这样啊”

回想起曾经的爱恨缠绵,然后努力在脑海里想象次江和央金在一起的甜蜜情形,这才渐渐找回一些难过的记忆,当我难过到要哭出来的时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忽然间心里又涌起刚才那种暖暖的感觉,接着嘴里尝到咸腥味道—-我竟然吐了血。

看着手上的殷红鲜血,不敢相信似的颤栗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次江苍白着脸,披着睡衣闯了进来。

他似乎没有看出我的不对劲,径直走过来,猛然吻住了我。

“你干什么”我想推开他,他索性将我抵在墙上,尝到我嘴里的血腥味之后,拼命吸吮着。

过了一会儿,他又毫无预兆的停了下来,颓然倒在床上说:“吓死我了”

“怎么了?”那一刻我心里的慌乱丝毫不亚于他。

“别提了,我以为,我以为我不行了,对着央金完全没反应”他把头埋在被子里。

我笑起来,心里快乐极了。

那晚我们又进行了一次尝试,不过,失败了。我咬着他的肩膀让他继续,他看到我疼痛,再也不肯前进一点。

“没关系,我可以的,我想和你融为一体的,我想让你高兴!来啊!”我催促着他,身体却干涩着,像一口枯井,再也提供不了欢愉的源泉。他只得忍住了,抱着我轻轻叹息。

“你为什么要叹气”我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咬我啊!”

他一动也没有动,我气极败坏的打了他“快点,咬我啊,我不怕疼,快咬啊!”

“我爱你”他将我的手死死握住。

“那咬我!”我搂着他的脖子摇晃着他“快点,我知道你想要的,我不在乎,遍体鳞伤我也不在乎。”

他的目光渐渐灼热起来,胸口剧烈起伏着,我主动躺到床上,像献上祭坛的祭品,并用乞求眼神望着他。过了大约有一两分钟,他终于前来领取他的供奉。当牙齿深深嵌进我肌肤,两颗惶惶不安的心才平静下来,在彼此身体的温度里找到些许慰藉。他发出满足的呻吟,将我身体包裹在他怀抱里。

片刻之后,我问他“你怎么会有这种嗜好的”

“马赛死的时候,让我吻她手腕”他直言不讳。

“连这个秘密也不只属于我”

还是和马赛有关,我快要忍无可忍。他心里有一个马赛,生活里有一个央金,那我在哪里?

同样原始的夜晚,另一伙人在做着另一种原始的劳作。睡到半夜,康珠颤着声音打电话给我:“你们快来”

“怎么了?”

“巴登和老外打起来了”

来不及问明情况,次江和我匆匆赶去,临走前我要他带上藏刀,他说那就铁定出人命了。

“那你们要是吃亏怎么办”

“不会”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