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康珠家院子里传来沉闷的击打声,次江加快了脚步,我却拉住他:“别冲动”

“嗯”他脸色铁青着。

到了院里,巴登正和两个男老外扭打成一团,男老外都只穿内裤。德国人肌肉发达,比巴登还高一头,芬兰的学生精瘦,他一直死死搂住巴登的脖子,在巴登和德国人互相挥拳的时候,他总是试图抓住巴登的胳膊。这明显是在拉偏架了,次江二话不说上去就掐住芬兰人脖子,把他撂到地上。男人们都一言不发,只用拳头说话。德国人也打红了眼,流了鼻血也不去擦,只低着头,瞪着眼,像公牛一样喘着气。

次江就要去帮巴登踹那德国人,我赶紧拉住他:“别打了先问清楚怎么回事”可就在这当口儿,次江脸上挨了德国人一拳,他猛地推开我,拎着拳头就加入了混战,我被他推的坐在地上,怕被他们误伤到,赶紧爬起来,躲到角落里。

芬兰人又在背后给了巴登几拳,巴登忍无可忍,丢开德国人转回身专心对付芬兰人,次江和德国人也不贴身肉搏,只是像有默契似的,你一拳我一拳,频率不高但每一拳都让人心惊肉跳,两人眼神互相挑衅着。此时的康珠家小院就像中世纪斗兽场,男人打起架来动静之大让人害怕。我不敢正眼去看,次江身体上挨的每一拳,都仿佛挨在我身上。他和德国人互相不服,基本打了个平手,芬兰人早已被巴登踹倒在地。

空气中弥漫着男人的暴力气息。

巴登解决完芬兰人又要去帮次江,此时次江和德国人都已经满脸是血,两人表情凶狠,间或还冲对方一笑,像玩一场游戏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时那样心满意足。

年轻男孩之间的默契看来也是跨越国界的。看到这种情形,巴登就不再插手,而是坐在地上抽烟,还递给了芬兰人一根,两人擦着鼻血互相点烟。

我实在搞不懂他们的肢体语言,又不敢上近前拉架,只能徒劳的在一旁不停的叫着别打了。“没事”巴登走过来把我扛进屋里“在里面呆着别出来”

康珠带着妹妹也在屋里呆呆的坐着,她看到我来,赶紧站起来问:“怎么办?”

“不知道”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康珠气呼呼的拉着我的手,把我拽到小屋里,指着美国女孩说:“你让她说!”

美国女孩正在不慌不忙的穿衣服。

“嗨,我们没有恶意,只是问她要不要加入我们,她就大哭大叫,好像我们要杀了她”美国女孩对我说“你懂吗,我们只是在玩游戏,我们并没有勉强她”

“玩什么游戏?”

“他们,他们脱光了衣服,乱来,还叫,叫的可大声了,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康珠终于说了出来。

“他妈的这帮老外”我忍不住骂了出来。

“嗨,我听得懂中文,请你不要骂人”美国女孩推搡了我一下。我也忍不住推了她一把“骂你怎么了,打你们都是轻的,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尊重当地人吗?”

“我们只是邀请,邀请,你知道吗,没有勉强她。我们做什么是我们的自由,为什么你们要打人?简直无法理解”美国女孩穿好衣服,背上背包,去叫他的同伴,她用英语让德国人别打了,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此时,次江稍稍占了上风,虽然已经浑身是血,但他尚且可以站稳,而德国人已经踉跄着脚步了。

“巴登,你快把他们拉开啊,非要出人命才罢休吗”我叫嚷着。康珠也在拍打巴登让他快去拉开他们,康珠的妹妹一直在她身边抽泣着,看样子是被吓的不轻。

巴登抽完了一支烟,这才站起来把次江抱到一边。

“放开!”次江仍不甘心,非要再打,他低吼着,挣脱巴登。芬兰人也劝德国人住手,他把德国人拖回屋里,并关上门,不让次江进去。

“算了,别进去了,让他们走吧”巴登劝着次江。次江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我这才敢过去查看他的伤势,他却挡开我的手不让我碰,我心疼的要命又很生气,骂他:“你也不问问什么情况就打,打爽了吗,过瘾吗!疼吗”

“没事”次江只轻松说了这两个字,接着自己到院子一角的水池子旁,打开水龙头,把头伸到下面,直接冲洗起来。我赶紧上前拉住他:“别这样洗啊,去医院吧”

“医院都没开门呢”康珠说“去药店吧,让他们看看有没有伤到哪”

“不用,没伤到哪”次江又用凉水漱了漱口说“都是他的血”

我简直不知道要拿他怎么办,只揪着心在一边看着他,他摸了摸我的脑袋说:“没事,不用担心”他又看了看巴登问“对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气他莽撞野蛮,不懂爱惜自己身体,于是坐在水池旁无声地流了眼泪。巴登看到了,对他努了努嘴。次江这才走过来跟我道歉:“对不起哦,我真没事,别哭了,哭成这样多给我丢人。”他想要搂我,我用力推开他叫道“我管你有事没事呢,你这么冲动早晚也是死!是,我给你丢人,你去找胆子大的不给你丢人的去吧”

“巴登是我朋友,我能不帮他吗?”次江小声说“你再这样就没意思了啊”

“我没意思,你有意思,你们都有意思,行了吧!你们哥两抱在一起死去吧。”我说完就要走,他拉了我,我甩开他的手,独自离开了。

一想到狼洞前,是央金配合了他的大胆,我又懊恼起来。又想着次江原来是这样的大男子主义,根本不懂得体会女人的心疼难过。再加上他和我说了会对央金好,还真的去找了央金圆房。我为此气到吐血,他也并没有注意到。他是一个多么自私的男人啊。

原本淤积已久的委屈,刹那间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在寒冷陌生的街头像丧家之犬一样形单影只的奔走,最后坐在昏黄路灯下呜咽起来。

过了一刻,感觉有人站在我面前,抬眼一看正是次江,我没有起身,也没有再哭,冷着脸不搭理他。他看起来心情倒不错,大大咧咧坐在我身边。

“哎,这点事情就吓到你了?”他半开玩笑的说。

我仍是沉默着,很多话不知道如何说起。

“真生气了?”他要牵我的手,我又赌气般挣脱了。他不再多言,坐在我身边点烟来抽。

良久,我说:“巴登也不帮你,就坐在那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想说一些埋怨他的话,出口却是另一番台词。

“就为这个?”他如释重负“我当什么呢,你也不想想,两个人打一个多不地道,要换了我也不会插手的,再说我一直占上风啊你没看出来啊”

“我没看出来什么上风下风”我提高了嗓门“我只知道你流血了,我只知道你每次挨一拳我心里面都,都,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你知道吗,你以后要打架不要当着我的面,我看不了这个。”

他搂我的肩膀,我又将他的手打掉“还有,你今天主动找央金了?是不是去她屋里了?”

“是,怎么了?”

“怎么了?”我控制不住忽然叫起来“你说怎么了!你凭什么去找她,你不是说过对她没有感觉不是同类吗,你转眼就去找她,你是畜生啊你”

“她是我老婆,我为什么不能去找她?”次江皱了眉头“你怎么这么反复无常,晚上回来我和你说的明明白白,我对她有责任的,你也说你懂了。你为什么又生气?”

“不为什么,我神经病,行了吧!”我站起来就走,他拉住我的胳膊“你能把话讲明白吗?我到底错在哪?”

“你没错,是我错了。我从头到尾都错了!我接受不了你和央金的事情!”

“接受不了也要接受!”他失去了耐心,语气强硬起来。

“凭什么?!”

“凭我爱你,凭我们走到这一步了!”

他的表情认真而倔强,我愣怔了好一会儿,盯着他的眼睛想要看到他心里去,他眼神闪烁了几下,不再看我,而是把头转向别处。“你看着我啊,坦坦荡荡的看着我啊,你不敢看我了?你也觉得自己太荒唐太自私了对吗?”我朝他吼起来。

“那你说怎么办!”

“退婚!”我狠狠甩出这两个字,逼视他的眼睛。

“央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

“退婚!”

“我不想伤及无辜。。。”

“退婚!”

“你不要逼我”

“退婚!”

“我就不退呢!”他暴躁起来。

“分手!”

“你拿分手要挟我”

“是,我就要挟你怎么了,不退婚就分手,你看着办!”

他的眼神很受伤,走到我面前捏住我胳膊“分手是吧”他语气故作镇定“好,好,现在就分,走,回家收拾东西”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