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他冷着脸一路将我拖回了家,刚进门就甩我在地板上,指着我的鼻子说:“收拾东西,滚!”

其实在路上我已经后悔自己的冲动,很多事情早应该在来理塘之前就要想明白了。大概因为吐血事件,让我起了怜惜自己的心,继而想要跟他要多一点宠爱。次江却只觉得我不讲道理,强人所难。

我坐在地上迟迟不动,寄希望于他的回心转意,可他似乎非要把事情推到最尴尬境地。“快点,别让我再看到你,起来收拾你的东西”他将我拽起来推到小阁楼。

“这么晚你让我去哪”我终于服软。

“别啰嗦,快点收拾东西”他打开箱子,把我的衣服全部倒在床上,然后从床下拖出我的皮箱,一股脑儿塞进去,那件他妈妈送的藏装,被他挑了出来,他在我面前抖着这件衣服:“这件你就别要了,我还可以留着给别的女人”

看样子,他真的下定决心要将我赶出他的生活,我也决心捡回最后的自尊,于是点了点头说:“随便吧”

接着我起身扎上头发,开始收拾东西,既不生气也不拖沓,像是为一个普通平常的出行做着准备。他先是靠在墙边,然后身子缓慢滑落在地板上,仰头看着天花板,还吹了吹自己额前的头发。

我发现自己的手有一些抖,于是加快了收拾东西的速度。不一会儿整理停当,我深呼吸了一下,小阁楼里原本熟悉的气味此刻也有了腐朽凋零气息。

放下钥匙,拎起箱子,最后朝他看了一眼,然后撂下一句狠话:“要是出来阻拦我,你就是孙子乌龟王八蛋。”

他瘫坐在地上的样子像是跑了马拉松之后筋疲力尽似的。一年前,他说出马赛死了的那一刻,也是这样一副绝望冷漠面孔。

我想要过去搂着他大哭一场,但是忍住了。他果然没有出来阻拦,凌晨四点,我独自拎着箱子在理塘街头游荡,悲伤到了尽头反而麻木起来。

最后去了白塔公园,那是一个有许多转经筒和白塔的公园。躺在长椅上沉沉睡去。

醒来时,已是白天。

白天理塘的老少爷们爱在那里消磨时光,有人绕着转经之路,不知疲倦的转了很多很多圈,也有人坐在那里晒太阳,唠家常,手上的转经筒一刻不停的旋转,有游客,但不多。

我看了看手机,早上九点。手机里有一条短信,发件人是次江,我迟疑了很久,不敢去看,于是直接删除。夜露打湿了我的衣服,我想了想,摊开手脚继续睡去,好让阳光蒸发所有忧伤。

然后我还做了很多梦,纷纷乱乱记不清楚。接着到了中午,我感到腹中空空,想要去吃点东西,可是身体实在没有力气,呆坐,看了一会儿白塔,白塔的塔尖直指幽蓝深邃天空,天空里有几片云,像是油漆工随意涂抹上去似的。

人渐渐多起来,转经的人排着队伍,络绎不绝。转经筒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就在这种悠远古老的声音里,我又陷入昏睡里。

有一个当地大叔,坐在那里看了我很久,这时走过来叫醒我,问我是不是迷路了,我愣怔半天,决心不让他为我担心。于是我说:“不是,我在晒太阳”

他狐疑的点了点头,不再关注于我。

椅子咯得慌,一边身体又酸又麻,我只好坐起来,靠在椅背上。此时阳光灼热,晃的我没法继续入睡,只好把风衣帽子盖在脸上。过来一会儿,感觉到有人坐在我身边,我闻到一种熟悉气息,这气息只属于次江一人。

我不想醒来,不愿意再面对他,于是一直假装熟睡,可是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他伸手为我拭泪,反倒引得眼泪越流越多,止不住似的。

“别哭了,我心里面好疼”他语气既不柔情也不伤感,而是字字用力,说到疼字又软了一下,似乎连说出来都会疼。于是我心脏的部位也像被人用力揪住挤压般,好一阵抽搐。

但我对他怀恨在心,无法原谅他在凌晨四点把我丢出家门。我掀开风衣帽子,拿出纸巾擦脸擤鼻涕,看到他满脸憔悴,胡子一夜之间疯长出来。

“走了”我将擦过鼻涕眼泪的纸巾塞到他手上,站起来,拎起皮箱就走。他拉住我的手,我将他手放在长椅上,抬起脚来,狠狠踩了下去,一连踩了四五下,仍觉得不过瘾,找来附近砖头,对着他手一通猛拍,他始终没有躲闪,中指指甲下面青紫起来,骨节处也出了血。

出完了气,扔了砖头,拍了拍手说:“再见,孙子!”

“好了,扯平了,回家吃饭吧”他被砸的那只手一直颤抖着,脸色也煞白。用一只手揽着我肩膀,打一辆出租又将我带回了住处。路过药店,我拉他进去,让老板娘给看下伤势,她看到次江的手,立刻找来消毒酒精,棉球。

“去医院拍个片子吧”简单消毒处理以后,她仔细逐个骨节捏了一下,捏到小拇指第二个骨节处,次江倒吸了一口气,老板娘说“这里骨折了”

我心里又一阵痉挛,他看了看我,笑着说:“你比德国人还狠”

他死活不去医院拍片子,说既然知道骨折了,那就慢慢养着吧,让老板娘简单包扎起来。

到住处,刚关上门,就用力搂着我,几乎又要将我骨头捏碎“弄死你算了,他妈的天天折磨人”他说。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想吃你”

他看到我麻木表情,敛了笑容,深深叹一口气,然后将我脸贴进他怀里。

“达娃,我的达娃,你为什么不是达娃,偏偏是林达呢”声音在他胸腔里回荡,听起来闷闷的,又很有共鸣,我侧耳倾听,几乎要迷上那种磁性音质。

“你怎么忍心大半夜把我赶走”

“那你怎么忍心把我骨头弄断了呢”

“你对我那么狠,对央金那么好”

“她多可怜啊”

“她应该离开你,找个情投意合的人”

“你又来了”他推开我,坐到榻上。

“我会再去和你父母说,不闹到你们退婚我不会罢休的”我仍站在门口,好像随时会再走的样子。

“你要是敢伤害央金,我不会对你再留情面”

“我就想看看你到底爱我还是爱她,我想知道答案,你不可以既拥有她,也不放弃我,随便你放弃谁,我都认了。如果你不愿意去做这个恶人,那我去,我不在乎,我不想糊里糊涂的跟着你,我不是傻子,或许之前是,现在不会再是了,你所有的甜言蜜语不会对我起作用,我只相信事实,你为她放弃我,还是为我放弃她,这件事很容易搞清楚”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