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康珠和同学们都是天生的好歌手,几乎每到一桌都要唱不同的歌曲,我问她们怎么那么厉害,她说这是从小就会的,就像是我们汉人从小就很会说祝福词一样,我听了不免好奇,追问她什么样的祝福词,她说就好比什么非常有幸啊,叨扰了啊,比翼双飞永浴爱河之类的,你和小白张口就来,也非常厉害啊,我就总是不会说话,我还想好好和你学学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自嘲地说:“原来我们的民族特色是这个”

出去旅行的好处之一,大概也就是可以找到自己的坐标,在社会上,在世界里,属于何种经纬。

因为敬酒的时候不可以喝饮料代替,本来就不胜酒力的我,已经有些醉了,我问康珠哪里可以安安静静地坐一会儿,她让我去二楼刚才敬酒的屋子里,我说那都是伴郎伴娘呆的地方我去不太好吧,她说没事,现在只有伴娘和新娘在,男人们都去敬酒了。

我还是不太好意思,她只好亲自带我下去,把我介绍给其中一个也叫康珠的伴娘,让她照顾我。我问康珠,怎么这个伴娘也叫康珠呢,她说:“她叫康珠拥青,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就叫她拥青好了”

男人们走了以后,女人就有些松快,有人已经开始嗑瓜子,喝饮料了,只有新娘仍无声无息地坐在她的大红色锦缎藏袍里,这会儿不再低着头了。她的五官线条很柔和,额头饱满宽阔,细长的眉毛,眼角低垂,皮肤不像康珠那么黑,但也不白,两颊上有着比其他人都浓重的高原红,或许也是上了腮红的缘故。

她旁边的伴娘就白很多,棱角分明,鼻子尤其漂亮,鼻尖翘翘的,大眼睛,俊俏有神,这使得她的端庄像是为了这个场合故意矜持出来的,就不如新娘的端庄娴静和她的样貌那么匹配,显得自然而然。

拥青让我不要拘束,又倒了一碗酥油茶递给我,说可以醒酒。我双手接过来,边喝边问她:“你们一直要坐在这里吗。”

“不是,待会儿新郎和新娘要去院子里敬酒,上午婚礼仪式结束,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她说话干脆利索,普通话也说的很好,我问:“刚才看你和康珠很熟,你们也是同学吗?”

“是啊,我和她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人家叫她大康珠,叫我小康珠,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她像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地搂着我的肩膀说“所以你不用拘束,把我当哥们就好”

“哥们儿?好,哥们儿!”我配合着她,也搂着她的腰。她眉毛一扬说:“哎呀,你不像汉人嘛”

“为什么啊?”

“嗯,反正我从没见汉人女孩这么放得开的。”

“不会啊,我有好多朋友也像你一样,像假小子一样”

“啊,是吗,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我和汉人接触的少”她端来一碗人参果说“饿死了,从早上到现在没吃东西,你要不要来点?”

我说我吃过了,她也就不客气,自顾自的吃起来。

“哎,你怎么和康珠那家伙搞到一起去的?”她问。

“啊,我们在路上认识的,然后,到你们这里没地方住了,她让我住她家”我也开着玩笑说:“就这样搞到一起的”

她嘎嘎的笑了起来“你还挺会幽默,你挺好,我喜欢你,不像我认识的那些汉人”

这姑娘真够直接,我还没问她那些汉人怎么了,她就自己说了起来:“我在成都上中专,学财会的,反正我们班那些女孩我都看不惯,怎么说呢,就是特别虚,表面上和你好吧,其实还防着你,挺没意思的”她嘴里还嚼着人参果,看了看我说:“哎,你不会也是那样的人吧?”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又摇了摇头说:“我看你也不像,从你说话就看出来,哎,你这帽子挺好看的”她的思维很跳,话题转的也快。

“嗯,你喜欢吗,送给你吧”我把帽子从肩上取下来递给她。

“真的啊,那我不客气了”她接过来就戴在头上,问我:“怎么样,比你好看吗”

“那当然,好看多了”

“呸,你说谎,你一看就没说实话,你肯定想的是,这个家伙好自恋啊,对不对对不对”她说着就要来挠我,我还是第一次和这样的姑娘打交道,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倒显得我有点笨笨的。

她看我这样,就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算了,不欺负你了,哎,你可要注意康珠啊,她这家伙从来就爱欺负人,我和她在一起从来都是她欺负我,我从来没占过便宜。”

“没有啊,她人很好,对我们都很好的。”

“是吗,她还有这么善良的一面,可能你们是刚认识,还不熟,等熟了你就惨了”

“我怎么惨了?”

“嗯,这么说吧,她会管你,从头管到脚,你知道吧,她学习在我们班是最好的,还是我们学校最好的,她老给你说大道理,你跟她顶嘴吧,她还打你,她力气又大,我打不过她”

她的话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初中时代,那时候我们就是这样说话,以贬损对方体现亲近,越是说她不好,就越显得关系亲厚。虽然她看着和我差不多大,但还是个小女孩啊,我这时才觉得自己是名符其实的成年人了。

“哎,你干嘛总看着我笑啊,笑的像我奶奶一样慈祥”她双手捧着我的脸说。我假装没好气掰开她的手呸了她一口:“呸,我有那么老吗”

“没有,你嫩着呢,哎,我老了,我都二十二了”她双手撑着下巴,支在膝盖上晃来晃去。

看着这个小女孩说自己老,样子特别滑稽,我扑哧笑了,而且越笑越觉得好笑,怎么也停不下来。她倒被我吓一跳,摸了摸我的脑袋说:“你没事吧”然后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别笑了,你看新娘都让你逗笑了”

我努力止住笑,回头看新娘,她果然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也只是低下头,羞涩的微笑着。这时候我才发现,她也只是个17岁的女孩子,她的脸那么年轻,一件小事就可以让她开心起来。我又开始难过了,看着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你这个人真奇怪,刚才还笑,现在怎么又叹气了”拥青端详着我说。

我把自己碗里青稞酒一饮而尽,一股辣辣的热流顺着咽喉深入腹腔,整个人舒展开来,我向后靠在靠枕上,拥青也靠过来,问:“你都高反了还喝,小心喝死”

“死就死呗,死在你们理塘,也值了”我说。

她摇了摇头靠在我肩膀上说:“你果然有神经病啊”

我忽然觉得脸上凉凉的,一摸,流眼泪了居然。我怕人看到,就把她脑袋上帽子摘下来盖在自己脸上。

“哎,新郎今年多大了”我问

“嗯,和我一样,二十二,老男人了”

我轻哼了一声说:“你知道我多大了吗”

“你也就十九?”

“我二十六了,老女人了吧”

她夸张地瞪着我,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样让我怎么活,你二十六长这样,我二十二长这样,你让我怎么活啊!”然后她摇着我的肩膀,那会儿我已经喝醉了,我只觉得被她摇的很舒服,又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帽子被她晃到桌子上了,我微微睁开眼,看到新郎在伴郎的簇拥下,走了进来。他看了我一眼,我居然冲他微笑了一下。

他是来给新娘唱情歌来了,看样子他并不想唱,但是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在起哄,新娘脸刷的一下红了,把头低的更深,伴娘识趣的想坐远一点,好让焦点都在新娘身上,新娘就一直拽着伴娘的袍子不让她走,害怕自己落了单,还一直给她使眼色,那样子真是可爱啊,很少能在现代女性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了。

如果我是男人说不定会爱上她呢。

新郎终于还是唱了,他像其他康巴男人一样,天生的歌手,但他的声音没有那么粗狂,是烟嗓,沙哑迷离,这声音像温热有力的男人手,轻轻抚平了我心里的褶皱,又勾起我无限伤感。

不出所料,他唱的是仓央嘉措的诗改编的情歌:

在那东山顶上,

升起白白的月亮。

年青姑娘的面容,

浮现在我的心上。

如果不曾相见,

人们就不会相恋。

如果不曾相知,

怎会受这相思的熬煎。

他唱完之后,更精彩的来了,屋里的康巴小伙子一起对着新娘唱起这首歌,每个人像比力气似的,一句比一句吼的大声。那种年轻和阳刚的气息简直是可以把屋顶掀翻的。我看看其他女孩子,她们脸上也飞着红晕,都低头笑而不语,包括刚才那样顽皮的拥青。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