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从此之后我满脑子都是这件事,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啊,康巴人对承诺可是实打实的相信。可是怎么做呢,我实在毫无头绪。那天下午,药店老板娘让我帮忙看店,她要去后院洗衣服,劈柴。看到那些药,我就想着,能不能找到某种男人最爱的小药丸,可是上上下下翻遍了也没找到,看来康巴男人不需要这种东西啊。我沮丧的趴在柜台上苦想。

我想给蓝洁打个电话,刚拨通号码又后悔了,她肯定会把我给骂一通,然后让我悬崖勒马。

这时候,来了一个美国女孩,我仔细一看这就不是那天“乱来”的那位吗。

“是你?”她愉快的打了个招呼。

“你的德国朋友好点没”我调侃她。

“哦,好多了”

“买什么?”我问。

“哦,我的腿刚才骑马摔疼了,出了点血,我找不到医院在哪里”她把膝盖举上来给我看。

我唤来老板娘,让她给看看。

“哎,我觉得你应该去对康珠说声对不起”在老板娘给她处理伤口的时候,我说。

“没那个必要吧,我们真的只是善意的邀请,你们应该对我们说声对不起,你们打了我们,我们都没有报警。”她表情非常夸张。

“呵呵”我知道和她没法说明白,就不再多言。

伤口处理好之后,她问我哪里还有便宜的家庭住宿,说是她的朋友们退房回拉萨了,她还想再多玩几天。当时很想宰她一顿帮康珠出出气,于是就说,我那里可以住,两百块一天,不包吃饭。她竟然欣然答应了,我立刻给康珠打电话报告这个好消息,康珠说算了,不用和他们计较。

晚上她说要洗澡,我带她去次江家洗,次江问我怎么把洋妞捡回来了,我说想宰她一顿,因为她连道歉都不肯。次江说:“你总是喜欢记仇,打过一架这件事就过去了,不用再提”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宰定她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在书房里,他窝在床榻里上网,像很多个平常的日子一样。

“哎,还记得第一次我们在这里遇到吗”我坐在藤椅上随意翻看她的书。

“嗯,当时差点把持不住了”他笑了笑说“不过后来也没把持住”

“现在呢?”

“现在?”

“现在还对我有感觉吗?”

“当然,不然你过来试试”

“哼,算了”我拿起那本挪威的森林翻了翻,从里面掉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次江搂着一个女孩站在他们学校门口,两个人都年轻的要命,女孩短发,个子和我差不多高,长得,长得竟然和我一样,我仔细看了看,那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人。

“次江,咱们两什么时候照过这张照片”我坐到次江身边,搂着他的肩膀,把照片拿给他看,眼睛始终死死盯着他的脸。

他回头瞥了一眼照片,又看了看我,说“放回去”

“你还没回答我呢”

“回答什么”他抢过照片重新夹在那本书里,把手塞进了枕头底下。他一直不看我,只盯着面前的游戏,游戏里他的人却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任对方砍杀。

“快还击啊,你快死了”我提醒他。此刻,他和他的游戏人物一样呆呆地僵直在那里。

“如果我没猜错,照片上那女孩是马赛吧”说这话的时候,我很冷静,虽然头脑中有千万个声音在告诉我:你当了人家的替身。

“嗯”

“怎么和我长的这么像呢”我忽然笑起来“次江,你说我会不会是鬼啊,你摸摸看我有心跳吗”

次江惊骇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笔记本合上,用力的搂着我,并一直抚摸着我的背“你别胡思乱想了”

“我很害怕,我到底是谁,我存在吗?”我的眼神空洞起来,心也跟着空了,仿佛自己真的不存在了,浑身轻飘飘的。

“林达,别吓我”次江摇晃着我的肩膀。

我脑海中充塞着各种记忆碎片,和次江认识的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第三百六十五天。

美国女孩洗完澡上来找我,我站起来穿上鞋子,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转回身看着次江,发现他也正在愣神。

“我原来一直是人家的替身啊,我还以为你爱我呢,这真是个误会”我笑了笑“走了”

一路上脚步踉跄,美国女孩问我怎么了,是不是高原反应缺氧了,我说是啊。

那晚我无法入眠,我想我是被次江给耍了,从一开始到现在,我在替他圆梦,我所承受的一切他全然不放在眼里,只是自私的将我围困在他所谓的爱里—–连这爱也不是给我的,我并没有中什么大奖,而是愚人节的一个玩笑。

那一夜无比漫长,我却希望更长久一些,不要醒来,不要面对不堪的现实。

下楼找啤酒来喝,美国女孩也没有睡着,她陪我一起喝。就着酒劲儿,我告诉她我和次江的事情,她听完后哈哈大笑,说:“你们可以尝试三个人一起睡,或者带上我吧,我很感兴趣”

我笑了一下,呷了一口酒,顿了顿,问她:“要是你,你会怎么办?”

“我会,我会跟那个娃娃亲女孩竖起我的中指,然后说你该找份工作了”她耸了耸肩膀,轻松的笑了笑。

我躺在床榻上喃喃的说“你不觉得她可怜?”

“可怜?不,我觉得她很可恶,她根本不爱自己,她是在侮辱她自己,我宁愿领救济金也不愿随便嫁给一个不爱我的人”她眨了眨美丽的蓝色眼睛说“那太可怕了”

“是啊,太可怕了”我又喝了一口酒“而且她也很难过,她觉得是她把自己的东西让给了我,所有人都这么觉得”

“所有中国人”她补充道。

“所有中国人”我说。

我们碰一下杯,然后她坐到我身边说:“嗨,林达,你就没有想过争取你的权力?”

“当然想过,但很难,太难了”

“不,这一点都不难,你应该去找个律师”她天真的说。

“律师?”我笑得喷出了一口酒,摇了摇头不再和她说话。

但是我决定,扭转自己的被动局面,我要和次江长长久久的在一起,让他真正爱上我,而不是只把我当成替身。否则,我的出路只有离开,而离开是那么地不甘心,在人格,智力,和情感上,全部一败涂地。美国女孩的出现像是给我吹来了一股清风,她提醒了我,我是活在二十一世纪,而不是古老的封建王朝。

那天晚上喝到断片,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我发现自己躺在床榻旁边的地板上,空啤酒瓶扔了一地。

美国女孩走了,丢了200块钱,还留了一张字条:“亲爱的林达,勇敢追求真理,捍卫自己的权力!”

于是,我又去了次江家,时间是他们晚上最后一次念经的时候。我坐在旁边等着,心里反复推敲要说的话。次江看到我来,朝我点了点头,我想给他一个微笑,可是脸皮绷得很紧,让那笑容看起来有些假。他们的祷告依然虔诚,可是在那时的我看来,却代表了一种虚伪和冷漠。

大约过了十分钟,他们终于睁开眼睛看到了我。“达娃,你来了?”妈妈起身收拾桌上的酥油茶碗。

“嗯,阿妈,我有话要和大家说”起先我说的很小声,他们并没有听到,次江走过来问我:“你说什么?”“滚开”我厌恶看他一眼,起身堵在门口,不让人出去“请你们等一下,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次江家人互相看了看,爸爸一挥手说:“哦,你说吧达娃”

“我还是那句话,请你们同意次江退婚”

“达娃,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爸爸看了看央金,央金手上拿着酥油茶壶,站在桌子边上,低着头,胸口起伏着,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紧张。

“为什么你们要安排两个不想爱的人结婚,你们有没有为次江真正着想过,他想要什么,他喜欢的是谁,他心里的苦你们作为父母的明白吗。你们只想到自己,为了自家名声不受损害,就要牺牲次江的一生!你们睁开眼看看,现在是什么年代,是人类能在月球上自由行走的年代了,你们还有这么愚昧愚蠢的想法做法,你们天天就知道念经念经,可是你们的慈悲在什么地方,你们还要把自己唯一的女儿送去当尼姑,这简直就是在犯罪!”

“你闭嘴!”次江走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我一巴掌。

“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你就这样爱我”我用怨恨眼神望着他,他看起来似有些许心疼。

“我就是要说”我推搡开次江,走到央金面前,把她手里的酥油茶壶摔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央金哆嗦了一下,妈妈赶紧走过来双手搂着她。“达娃,你不要再欺负她了,她为你做的牺牲够多了”

“她为我做了什么牺牲,那是她为自己做的牺牲!我一点儿也不欠她的,是你们欠我的。反正我今天就是要你们同意退婚”我从袖管里抽出刀子“不然我就死在你们面前!我倒要看看你们是真慈悲还是假慈悲”

所有人楞在当场。

“松手!”次江铁青着脸走过来夺我手上的刀子。

“你别碰我,你是一个骗子知道吗”我用刀尖对着他。

“我骗你什么了?”

“你就是一个骗子”

“不要再说了”央金哭了起来“我同意退婚,我同意”

“什么时候退”我追问道。

“现在”她说“我现在就走”

她说着就要跑出去,次江拉住了她的手:“走什么走,回来”。我笑了起来:“好,我终于知道答案了”

我扔下刀子,深深看了一眼次江,次江的手还紧紧握着央金的手。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我说“就算我被狗咬了”。

“达娃,你别走”次江的妈妈小跑着过来搂着我“达娃,好孩子,不要生气了”

“阿妈,我不是生气,我是恨,我恨你们,恨你们所有人,为什么你们一开始不对我说清楚,如果你们告诉我次江是不可以娶两个老婆的,我或许不会这么认真,你们不仅没告诉我,还对我那么好,还送给我很贵重的礼物,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什么意思?”

“达娃,你能不能坐下来”妈妈把我拉到床榻上,让我坐下。“唉”她叹了气,刚要说话,二叔抢先说道:“达娃,我们知道你和次江是真心相爱的,但是央金她是没有错的啊,她也愿意和你共同生活,你为什么不能和她好好相处呢。”

“我当然不能,这还用问吗,我真搞不懂你们这样的家庭。你们不觉别扭吗,看到别的男人和自己的女人在一起,心里一点也不吃醋?一点也不生气?还是说你们根本无所谓爱情,只是糊里糊涂的生活,什么都糊里糊涂的?”这是我一直想说却一直没有机会和勇气说出口的话。

“呵呵”二叔没有生气,反而宽容的一笑“你是长期生活在你的环境里,当然不理解,就像鸟儿不理解鱼为什么会长腮,鱼不理解鸟为什么长翅膀”

“我们也明白”妈妈搂着我的肩膀说“要让你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就像让鸟儿自己折断翅膀,跳到水里学会游泳一样,所以我们一直在担心,是怕你不适应”

次江坐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说:“很多事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我说我要和你在一起,但是我也要对央金好。巴登,康珠,包括益西,都认为我做的是对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

我仍对他刚才那一巴掌心怀芥蒂,把手抽出来不让他再碰我。央金也挪到我身边,伸出手来:“我们一家人不要再吵了好不好”

我抬起头望着她,她给了我一个柔柔的微笑。我拉住她的手问:“你一点都不恨我吗?”

“我恨你干什么?”

“我抢了你的男人啊,你应该恨我”

“你没有抢他,你只是爱上了他,我们一起好好对待他,好吗?”

我摇了摇头,松开她的手“我怕我做不到”

爸爸听到我的回答,显然非常失望,他重重叹了一口气,背着手离开了。接着,二叔,三叔,和四叔,也都各自离去。我陷入更深的迷茫。二叔又折返回来,对我说:“姑娘,你还是回去吧,你不属于这里,只会苦了自己”

“二叔!”次江瞪了二叔一眼“你不要说这种话”

“你跟我来”次江用眼神示意我,我迟疑了一会儿,他催促道:“快点”

于是跟着他到书房,他指了指床榻让我坐下,我坐下了,接着,他跪在我面前,双手搂着我的腰,额头贴在我的额头上,喃喃的说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是打我对不起,还是把我当成了马赛所以对不起?”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想,那我告诉你实话你想听吗?”

“说吧”

他将我搂紧了一些,脸埋在我胸口,说:“确实,一开始我是把你当成马赛了,所以我一直都想抓住你,后来你去稻城,我也想过不如就算了吧,放你走吧,但是我一看到你,就忍不住想要把你留在身边。我确实太想她了,我知道自己是很自私,相当自私,但是后来,我喜欢上你了,我心里面就很愧疚,我觉得对不起马赛,所以我总是心神不宁,你老说我装酷,其实不是,我真的解决不了心里面各种想法。我对你不好,也是刻意想要一点心理平衡,但是我平衡不了,我看到你那么可怜我又很心疼你,你又喜欢折磨人,老是拿央金的事情跟我闹。我觉得自己快疯了,有时候我想和你一起死了算了,你能明白吗,这么长时间每天都在受煎熬”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说,你不要以为我只拿你当替代品,那样就太冤枉我了”他抬起头轻吻我的唇,我没有动,任他吻着。

“你要是一直这么安静就好了”他说。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