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他不能自已的流泪愤怒,有着年轻男孩特有的单纯气质,甚至有些滑稽可笑,但是你却无法笑得出来,那样一个因为你的被欺负而生气到浑身发抖的人,你会笑话他吗,你会感谢他曾经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这才是我生命中金子般闪光的时刻,无论之后遇到怎样浪漫惊奇,都没有这一刻更能触动我心弦。

然而当时身陷困局的我却轻易地把它放过了,只是有一些浅显的感动,丝毫没有对我和次江的感情关系起到任何作用。

齐磊在次江家住下来,次江的家人拿好酒好菜招待他,次江的爸爸们也顿顿饭都要作陪,敬哈达敬酒敬烟送虫草,比招待我隆重的多。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酒桌上我问次江这是什么情况,次江偷偷告诉我:“我跟家里说,他是你学校老师,家里人拿他当你娘家人了,我们这里对娘家人都很尊重的”

“怪不得,你也太能瞎编了”我笑着说“别让他再白吃白喝了,抽空打发他走”

“嗯,确实,他再不走,我爸爸们什么事也做不了,天天都得陪着他”次江摇了摇头。

齐磊和次江的关系处的还挺好,两人经常一起打台球,有一次我路过台球厅,发现齐磊还没有走,心里很是厌烦,我走过去拿起一个球砸向他:“哎你怎么还没走啊,在这里玩上瘾了?”

“我又没吃你的喝你的,我现在和次江是哥们儿,没你什么事儿,你就别”他把球打进洞“瞎操心了”

“搞不懂”我说。

“那是,这是男人之间的友谊,你不会懂的”齐磊拍了拍次江的肩膀“是吧,次江”

次江笑了笑,专心打球,不再多话。

“哼,小心,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次江你多长点脑子,不要让他给骗了”

“胡说什么,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回家去”次江常常在外人面前摆出一副一家之主的样子,在我面前又柔情似水,依赖着我。

所以我竟一点也不反感,反觉得他很可爱。

我的担心是正确的,齐磊来到理塘绝对不是游山玩水来了,他简直是太用心良苦,居然想出了那样一招,让我和次江的关系,再无缓和余地。

他的方法想来又极其简单,就是和次江成为好朋友,然后向他提出,能不能和我共度一晚。

而次江的回答竟然是:可以。

齐磊是当着我和次江的面,把他的小型偷录设备连接到电脑上的。“你偷拍我?”次江很震惊,脸色由红转白。

“对,不偷拍你怎么会露出真面目呢”齐磊冷静地说。

画面上,齐磊和次江正在家里吃火锅,两人勾肩搭背唱着理塘民谣,然后推杯换盏,过了大约五分钟,齐磊举着一杯酒坐在次江旁边,拍着他的肩膀说:“次江,老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不能成全我”

“说”次江很豪爽,吃一口羊肉喝一口酒。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我生什么气,你有什么事说吧”

齐磊喝光了自己手里的酒,顿了顿说:“我想去林达那里住一晚,你懂我意思吗?”

次江眨了眨眼睛“林达愿意吗?”

“她愿意不愿意你先别管,我就先问你,你同意吗?”

画面里的次江迟疑了片刻,大约一分钟的样子,这一分钟我的心也悬了嗓子眼。

“别看了!”次江气急败坏地要关上电脑。

我大声吼着:“别动,让我看!”

齐磊轻轻地把电脑朝我面前推了推,嘴角有一丝笑意。

一分钟后,画面里的次江对着瓶子喝了一口酒之后,说:“她愿意我就愿意”

“真的?千真万确?”

“当然”次江说。

接着,齐磊对着镜头笑了一下,坐回原来的位置上,画面一片漆黑。

“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次江,你不会这样说的”我痴痴地望着次江,希望他告诉我这不过是个玩笑。但是他没有,只是皱着眉头,狠狠地盯着齐磊。

“他就是这样说的”齐磊关上电脑,眼睛一直盯着我。

“不可能啊,次江,你不是很爱我吗,肯定是你们开玩笑的”

“是,是开玩笑的”次江眼神闪烁着。

齐磊用手指着次江,提高了嗓门喊着“次朗江措!你敢做就要敢当,你要是个爷们儿就承认你说过的话!”

次江怒不可遏,拽过齐磊的手指,咔吧一声就将它折断了“你他妈的陷害我!”

齐磊苍白着脸跪在地上,虚弱的说:“我既然,既然敢拿出来给你看,就不怕你报复,我死也瞑目。”他望着我“林达,我告诉你,这叫阳谋,不是阴谋”又看了看次江“学着点吧,小子”

“我让你阳谋!”次江一脚踢在齐磊肚子上,接着对着他脸上又是一脚。

齐磊鼻子出血了,半躺在地上说“打,继续打,你打死我也挽回不了局面了,我不还手,你尽兴!”他双手做投降状,脸上绽开笑容。

“次江,你先别打他,你告诉我,老老实实告诉我,如果我同意你真能同意?”

次江连谎话都不会说,竟然老老实实承认:“是,我会同意的,但并不代表我不爱你!”

“你,你就不能随便撒个谎骗骗我?”

“我为什么要撒谎,我。。。”

“你混蛋!”

我抓起玻璃杯朝他头上砸去,他躲闪开了,玻璃杯撞到墙上,碎了。“你听我说,这是我们,我,我家就是这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次江语无伦次起来。

“我很想理解你,可是你让我怎么理解,原来我不只属于你,还属于你的好哥们儿,好朋友,好兄弟?你当我是什么!”

“达娃,你能不能就当我没说过!要不然你好好想一想!”次江朝我吼着“不要急着误解我!”

“林达,你别再相信他,他根本就不爱你!你别再受他蛊惑了!抛开文化不谈,任何感情都是自私的,如果是我,我打死也不会让其他男人碰你一根手指头,次江他不爱你!他不爱你,他也不养你,也不给你名分,更不在乎你!他昨天还在央金房间里呆了一夜!”齐磊迅速反驳着“这么多事实你都醒不过来吗?你到底中毒有多深,你该醒醒了林达!”齐磊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扶着墙壁站了起来,慢慢挪到到次江面前:“我告诉你小子,我们山东人不是好惹的,我不怕你,怕你我不会一个人来理塘,你别以为我打不过你,我不屑和你打架,我要用事实来说话!我从来没对林达说过我爱你什么的,但是我相信林达会有自己的判断”

在那一刻,齐磊着实打动了我。我并相信齐磊所说的话,尽管那就是事实,我只被他的执着所打动。

“达娃,你不要相信他,他很卑鄙!”

“卑鄙也好,不择手段也罢,但我拆穿了你!是男人就要动动脑子”

“你他妈的!”次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又想朝齐磊挥拳头。

“别打他了!”我站到齐磊的面前,伸开胳膊护着了他,次江不敢相信似的看着我“你相信他?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你,但是你爱我的方式,只会让我痛苦,包括刚才他放的那个视频,你说的那话,我真的很受伤,我宁愿被你强暴也不愿意你说可以和别人分享,我宁愿你是自私的,霸道的,哪怕是不讲道理的,都可以,就不能是这样大度的!我接受不了这一点,我以为你懂得我的,我以为我们的感情是特别的,我以为我们彼此属于的,我以为我们的感情起码是超越了这些所谓的风俗习惯的。我以为,我以为的太多了,但是你和我以为的太不一样了。我看不透你,理解不了你,和你在一起我心力交瘁,每天早上醒来都要告诉自己一遍你是很爱很爱我的,不然我没法过这一天,我靠你的爱活着呢,我生活里面所有事情都错了,唯一正确的就是我知道你爱我,现在连这件事我也不确定了,你懂吗。我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有一天你爱上央金了,爱上别的什么人了,我怎么活?别人夫妻在一起喜欢展望未来,可是我都不敢想我们的未来是什么,基本就是过一天算一天,我很害怕啊,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所以我们到此为止吧”

我每说一句话,次江的眼神都暗淡一点,到最后彻底熄灭了似的,那样的眼神胜过千言万语,他仿佛在说我有多受伤,有多爱你。但是他没有说出口,只是点了点头说“好”

“好?”

“好”

他眼神湿漉漉的望着我,就像小孩子被大人训斥之后,违心而委屈的说着我以后听话,我会很乖。那一瞬间我动摇了,舍不得,放不下。

“好什么好啊”

“不好”他直接踩着茶几飞身跳过来,拥抱了我“不好,不分开”

每一段感情走到尽头之前,都会徒劳的挣扎一番,正像此刻我们的紧紧相拥。

后来,次江和我送齐磊去医院,到了医院一检查才发现他右手食指轻度骨折。

“次江,你不要再打他了”我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拉着次江的手说。

次江沉着脸不置可否,看样子他对齐磊的火气并未全消。

“听到了吗,别打了他了”

“嗯”

“你还生气?”

“我气我怎么那么蠢,把他当哥们儿”

我双手搂着他的肩膀,把头埋在他颈窝里说:“你以后不要那么轻易相信人啊,不是每个人都好相信的”

“嗯”

医院里有福尔马林药水味和酥油茶的味道,走廊里光线不佳,只有几束光透过窗户投进来,光线裹挟着细小灰尘,有一片羽毛样的白色杂物缓慢飘落下来。

“空气里有无数尘埃”次江说。

此时我们并排坐在一起,出神凝望那几柱浅蓝色烟雾一样的阳光。有一个孕妇从我们身边走过去。

“哎,你和央金还不行吗?”我问。

“嗯”

“要不要,买点什么药。。。”

“不用!”他生硬地说。

从医院出来,我们把齐磊送到酒店门口,他举着自己被包扎过的手说:“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是为你林达,看来我得记你一辈子”

“你损人不利己何必呢,来理塘对你有什么好处”我说。

“就想为感情疯狂一次,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理智,所以理智惩罚我了,我说过的你还记得吗”

“你还是很理智的”我调侃他。

“对我来说超出底线太多了”他说“我不像你,感情动物”

“呵呵,不管怎么样,你出发点是为我好,我知道”

“你总算说句人话”他笑了一下,看了看次江说“我要是你,我就主动和她分手,绝无二话”

“你快走吧,啰嗦什么”我催促齐磊,怕他又要横生是非。他冲我点了点头:“再见”

回去的路上,次江一直心事重重,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你跟我在一起,后悔吗?”

“我后悔的事情太多了”我摸摸他的脑袋“但是不后悔爱上你”

“分手吧”他眼睛没有看我,而是望着前方苍茫夜色。

“啊?什么?”我假装没有听清楚。

“没什么”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面对面的说分手原来是这样伤心,分手吧这三个字,就像次江对我亮出的刀片,我下意识的在心里缩了一下,他也就没勇气再提,事到临头才发现,说勇敢谈何容易啊。

车停到我院门口,次江说:“我不上去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好吧”

此时,我们心里都再明白不过,分手是迟早的事情,他和我同样做着努力,连这一点都有默契。

后来,我们渐渐疏远对方,他有整整一周没来找我,没有发过一个短信,没给过我一个电话。我每天独自生活,好像来理塘与他无关。

连楼下药店老板娘都纳闷,她问我怎么最近见不到你家那位了,我竟然告诉她,其实也不是我家那位,他是别人的老公。

“哦”老板娘有些尴尬。

当时我正在晾衣服,她也在晒被子,我看不到她表情,她也看不到我的。我真需要找一个人倾诉一下啊,于是我又告诉她:“其实我们也快结束了,他有一礼拜没来了”

“唉,真造孽,你一个人跑来我们这”她说“我早看出来他心狠了”

“为什么?”

“上次手伤成那样,还笑,这种人不好交往的,对自己都这么狠,对别人可想而知”

“那是我砸的”

“啊?”她惊讶了,接着说“哦”

看来我和次江,都属于那种,心狠,不好交往之类,如果不是她说,我恐怕很难自我察觉到。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