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开门,上楼,脱了鞋子,坐在榻上长长呼出一口气,给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接着去小阁楼换衣服,从窗户里看到他的车还在,于是也没开小阁楼的灯,借着月光把自己脱的只身内衣内裤,顺便到窗口看了他一眼,居然还没走。

这里的洗澡设施就是,电水壶和木桶,于是烧水洗澡。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可能擦了胭脂又经历了一场惊吓,平时苍白的脸颊竟然红润着,满头小辫子,显得像在装嫩,傻乎乎的,于是一个一个又拆开,很是费时费力的一项工作。

这时候院子里的铁门被人打开了,发出哐啷啷的声音,接着有脚步声拾级而上,再接着就是屋门被打开了。我知道是他,也不赶他,也不理他,继续拆我的头发。他坐在床榻上,看了我一会儿,说:“拆了干嘛,不挺好看的吗”

我没有答话。

水壶啸叫起来,他主动走过去摁灭开关。我踢了踢木桶,他就把水倒进木桶里,然后说“还要烧一壶吧”

我嗯了一声,他就走到水缸里去舀水,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悲从中来,一来为自己过这样八十年代似的清苦生活,二来觉得有他在真好,屋里都不那么冷清了,三来为离愁别绪,四来为他把爱分给别人,几种伤心混合在一起,真是一杯苦涩的酒。

在他身后偷偷掉了几点眼泪,懊恼的迅速擦掉了,头发上缠的皮筋越来越难解开,生气的直接拽掉,带了碎头发下来,扯的头皮生疼。

他把水烧上,走过来坐在凳子上帮我拆,我打开他手。

“别动”他很细心一个一个拆解那些皮筋,我垂下手来,呆呆看着镜子前的我们,忽然想起婚礼上第一眼见到他时的情形,那时也像现在这样光线昏暗,空气里满是酥油茶和陈旧木板的味道,那时的他对我来说像遥远的历史,也是一个充满诱惑的迷。如今他仍是个迷,看不透,摸不着,也抓不牢。

他知道我在看镜子里的他,渐渐停住手,也朝镜子里看着,只看一眼,就垂下眼睛,不敢再看似的。

头发被拆了一半的时候,第二壶水开了,他再倒水,然后用脸盆接来凉水,亲手试了水温,然后走到身后为我解开胸罩,再把内裤脱掉,将我抱进木桶,好像我是一个失去行为能力的小孩。他坐在木桶外面的地板上,认真而缓慢的擦洗我身体,我不确定他是在调情还是在进行一种心灵交流仪式,从他表情上看不出端倪,因为他眼睛不再看我眼睛。我推开他,他就任我推开,过了一会儿又拿起毛巾帮我,态度极好,我被他缠的心烦意乱,把毛巾往木桶里使劲儿一扔,洗澡水溅他一身。

“你走吧,别再来了”我说。

“真不能留下来吗”他说的很认真,几乎一字一顿,我却觉得老调重弹,顿生反感。

“不能!”我抓起另一条毛巾朝他砸过去“留下来看你们恩恩爱爱吗!”

他咬了咬牙,没说话,我看着他一言不发的样子,忽然气不打一处来,从木桶里哗啦啦站起来,狠狠打在他胸口,发出闷闷的一声。“对不起”他说。

“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最烦别人跟我说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又打了他一下,提高了嗓门“你看看,看看我过的什么生活,我为了你什么都不要了,父母不要了,坚持了快十年的理想也不要了,像傻子像白痴一样过来跟着你,你给过我什么?你当初口口声声说要娶我,在雨地里站着像情圣一样,可你娶的呢,你拿什么娶我的!结婚证呢?证婚人呢?连一个钻戒都没给我买过”我抓起他的衣服前襟尖叫起来,像所有的怨妇那样,毫无尊严的在他面前崩溃坍塌。

“你就是一个骗子,从头到尾你都在玩弄我!根本没把我当回事,你从来不关心我,从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苦,你从来不爱我”我声泪俱下了“你分手就分手吧,凭什么要带央金在我面前晃啊晃的,你想干什么啊,你还欺负我欺负的不够是吗,我也是女人,我不是一个战士啊,我身上这么多伤痕都是拜你所赐,你心疼过吗,你老让我不要欺负央金不要欺负央金,我已经尽最大努力了,但是我受不了你当着我的面去搂她,抱着她,我受不了,我真的,没办法,我做不到”

“那央金怎么能做到”他冷冷的说。

“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能做到,她是女神,是圣女是天使,是罗刹女,是佛菩萨,她境界太高了我哪能和她比啊,是吧,我就一俗人,你们都是圣人,你都是能把我让给别人的人,你们才是一对儿啊,天生一对儿。我真心佩服你们,佩服的五体投地!哑口无言!你这样的人还活着干什么,早应该得道升天了你!”

我把洗发水朝他头上砸去,他没有躲,伸手接住了,我没力气再叫喊,跌坐在木桶里。他把洗发水放回原处,转身离开了。我以为他不会再来,呆呆望着天花板,想死。

过了不大一会儿,他又来了,手上拎一个中号旅行箱那么大的木箱子。“你还来干什么,滚啊!”我又朝他吼道。他走到我面前,把箱子放在地板上,说:“这都是给你的,你打开看看”他此时像献宝一样,脸上带着几分得意,我哪有心情打开什么破木箱子,又催他:“你快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他只好自己打开箱子,往我面前推了推说:“看,我妈给你的嫁妆,还有我送你的金条,首饰,全在这,我本来打算你能和我结婚,办婚礼的时候再给你的”

我朝箱子里一看,果然,那价值180万的金色配饰,还有几根金条,以及让人眼花缭乱的首饰,戒指,耳环,堆了大半箱子。有一把银色小藏刀,刀鞘上面镶嵌着各色宝石,霎是可爱精致,我忍不住拿起来把玩一番。

“喜不喜欢”他眼睛亮亮的看着我。

“真好看”我说。

“那留下来,和我在一起”他单腿跪在木桶边,眼神灼热的望着我。

“其实我也不值这么多钱”我谦虚道。

那时候我还不够了解次江,没看过他给马赛写的一封一封辞藻优美情真意切的信,所以认为语言上贫乏如他,只有两种方式表达情绪,一是身体,二是钱财。

“现在还生气吗?”他摸着我的脸,仿佛找到自信似的,又敢看我的眼睛了。

“不生气了”我仰头看着天花板“说吧,你想得到什么服务,只要我会的,都行”说完这话我胸腔里一阵刺痛,接着眼泪就滚了下来。

他也被我这句话伤到了,站起来,胸口起伏了几下,一只拳头捏的咔吧咔吧响,恨恨地看着我。

“所提供服务不包括被打”。

他咬着上嘴唇,掐着腰在屋子里踱了几步,忽然一拳打在木板做的隔墙上,声音大的吓人,木板隔墙凹进去一大块。

我从木桶里爬出来,穿上睡衣,对着灯光检查他的手,指节上渗出血丝了,还好是另一只手,两只手都为我受过伤的次江!—-我在心里疼了很久。

“疼吗”我问。

他推开我,坐到床榻上捂着脸,闷闷的说“马赛死了,我苟且偷生,像狗一样讨好你”

“我不值得你像狗一样的讨好,我不过是个替身”我蹲下来,捡起一枚血红色戒指套在中指上把玩“其实你不过是想睡更多的女人,左拥,右抱,一个,纯洁的像兔子一样,一个,风骚的像妓女一样,多圆满啊。”这么说着的时候,渐渐觉得浑身无力,靠着房间的柱子滑落在地板上。

他把胳膊支在膝盖上,身体微微前倾,看了我好大一会儿,我也冷静地审视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到被误解的愤怒,或者,起码有一丝无辜,可是没有,他说:“是又怎样”,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丝毫没有从我脸上挪开,好像要看着我死在他面前似的。

我斜倚在柱子上,心口好一阵儿抽搐,像已经缴械投降的士兵仍然被枪杀了,在临死前睁大了眼睛看着敌人,仇恨着,后悔着,绝望着,却再无一丝力气反抗。

他咬了咬牙,起身离开,刚出了屋门,又折返回来,俯下身把我抱到床榻上,那会儿我浑身瘫软而且轻飘飘的。他从衣帽间拿来被子,把我牢牢包裹在里面,我一动也没动,像一个死人,但是眼睛仍然看着他。他俯下身轻轻啄了一下我的额头,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儿,又想要吻我的唇,可是在离我双唇很近的地方停住了,喘息着,犹豫着,我也在心里抵抗着,抵抗着,我们磁极相反,磁场强烈。最终抵御不了他,微微张了嘴巴,迎接着,他的唇一点一点压了下来,然后整个身体压了下来。

我再次接受了他,尽管心里恨他入骨,他捂上我的嘴不许我再呻吟“再这样我要疯了”他说“为我留下来,我什么都给你”

“包括”我觉得身体深处一阵痉挛

“包括,和央金退婚吗”

他停下来愤怒地看着我:“你心太狠了,我就是不退婚,我也就是要你,为我留下来!”他开始掐我的脖子,真的疯了似的。

“为什么你体会不到我,我的,我的难过。我爱你,我太爱你了”我努力掰开他的手,流了眼泪“我也恨你”

他忽然松开手,深深吻了我。

“你真的爱我吗?”我挣脱开他并痴痴望着他,希望他给我一个确定的回答。他没有做声,接着又想要吻我,我下定决心拒绝,把嘴紧紧抿上,咬紧了牙关,他的舌头费了好大力气仍是撬不开我牙齿。“嘴张开”他放弃了努力,喘着粗气急切地命令着我。我冷冷地看着他,他捏了我的嘴巴再次命令我:“快点”

“你爱我吗?”我刚一张嘴,就又被他吻住,同时,再次深深进入了我。

片刻后,他停下来看着我的眼睛说“你自己想!”

后来,我们从床榻上滚了下来,散落一地的宝石珠串在我们身边哗啦啦作响,咯的生疼。

结束后,我们筋疲力尽,躺在地上像两条死狗。我们甚至没有力气睡到床上,他爬起来从床榻上拉过被子,盖在我身上,我扭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凌晨5点,窗外已经有阳光。

他出神地凝望了我,喃喃地说:“我喜欢看你流眼泪,流血,伤心,绝望,更想看到你要死要活的样子”

“你心疼过我吗”我费力地翻了个身,看着他。

“残忍不好吗”他抚摸我潮湿的头发“只有疼,你才会记住我”

“去死吧”

“好啊”

“你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分手旅行”

他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帮我,给央金一个孩子”

“你们还是不行?”

“嗯”

“为什么”

“感觉背叛了”他犹豫了片刻,咬着下嘴唇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马赛”

“。。。。。。”

“生气了?”

“不是生气,是恨”我冷静地说。

他平躺过去,伸出胳膊让我枕着,另一只手搭在额头上,盯着天花板看。“其实”他深呼吸了一下“其实如果没有遇到你,我会,在婚礼后,和央金生个孩子,然后去找马赛,和她一起轮回转世,这就是我的计划,最初的计划”

“那对央金不是很残忍?”那时候我多么迟钝,竟然没有听出他的话外之音,脑袋里究竟装了些什么。

“你错了,她会很幸福”他扭头看着我“她不是你,也永远成不了你”

“我也成不了她,如果我是她就好了”我想了想“不对,我要是马赛就好了”

“呵呵,傻子。”他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欠马赛的太多了,欠一条命,欠你的也多,对你承诺过的,也没实现。你和我分手大概是我应得的惩罚”

我的眼泪顺着鼻梁滑到脸颊,打湿他的胳膊“我都不知道要感动还是要恨你,你终于能体谅我了”

他微笑了一下:“本来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现在差不多明白了,是命运给我的惩罚,犯一次错就该改正一次,而不是逃避,不然只会更伤心”

“爱我多还是爱马赛多?”

“你怎么不先问问我爱你吗?”他轻轻捏着我的下巴。

我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下来,他平静而伤感的注视着我。我不敢问他,怕他又说出什么让我难过的话。

他忽然用力揽过我的腰,让我贴进他坚硬身体。

“又想了”

年轻男孩的生命力旺盛的让人吃不消,即便是最伤心时刻也能想到这种事上。

“这种时候你也不忘记这种事,你是不是死了都要做”我说。

他说“是”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