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我来”我擦干泪水对他说“你站起来”

他纳闷的站了起来,我在他面前跪下去,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似的。我抬起头仰望着他,“不管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但我爱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我双手握住他身体的某个部位,全心全意臣服,投入,尽量让他舒服,让他最大限度体会作为男人的骄傲,我伸出一只手抚摸他小腹上结实的肌肉,他把双手伸进我如水藻般长发里,我能感到他身体在轻微颤栗着。

“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我说“和爱人在一起没有禁忌”

“我可以当你是我的专属妓女吗”

“可以”

“一辈子可以吗?”

这一次,沉默的轮到我。

“可以吗”他用力抓住了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抬起,我看到他眼睛里的极度渴望,初次遇到这样的眼神,是在小书房里,那是康巴人特有的眼神,又带着次江式的忧郁,那一次我瞬间就被他捕获了。可是这一次我打定主意为自己着想。

“次江,我不能永远放弃我自己,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狠狠给了我一耳光,俯下身在我耳边说:“这就是我真正想对你做的,我想抽死你”

我惊骇地望着他,他单腿跪在地上,抓着我的头发说:“你总是让我迷失自己,我在你怀里变成懦弱的小男孩,离不开你,你只会让我苟且偷生,纵容我变得懦弱,还口口声声让我不要懦弱,你吸干我所有勇气所有意志力!我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

我嘴角出血了,耳朵里嗡嗡响,所有声音都听不真切,像蒙了一层海绵。

“我只想让你开心”我说。

“对,你是让我开心,我像个傻子一样每天都开心”他俯下身来看着我,眼睛里竟然全是愤怒的火苗“你让我看到自己有多贪生怕死多可耻然后就一脚把我踹开!你们汉人有从此君王不早朝这句话,曾经以为那君王是个傻叉,现在发现自己也是,比傻叉更傻”他双手捧着我的脸“我扛得住吗,在我们最相爱的时候你莫名其妙要离开我,我有一种被女人耍了的感觉!”他按了一下我的脑袋,我刚抬起头来就又被推倒在地上。

原来不仅是我无法理解他,觉得被他玩弄了,他也同样无法理解我,也觉得被我玩弄。我们的思维方式极其相似,可就是跨不过某一道天大的鸿沟,误解重重叠叠,理不出头绪。

“我不是莫名其妙”我本想向他解释,可忽然间失去了耐心,于是朝他嚷嚷起来“扛不住怪谁,难道怪我吗,我对你好有错吗,我可以对你好,也可以对你不好,这是我的自由!你为什么不打你自己!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君王宠妃最后都特么被弄死了,男人都太自私太残忍了!”因为恐惧和气愤,我把被子全部裹在身上,缩进角落里。

次江愣怔在原地,片刻后,走过来搂着我“对不起,如果我不打你,我可能就要跪下来求你了!那我就一点尊严也没有了”

男人原来是这样令人生厌的一种动物,我的温柔款待原来他是一边仇恨一边享用,这让我的恨意更多一层,那会儿,我不仅没有心疼可怜他,反而彻底硬了心肠。

“还要吗?”我用手背狠狠擦去嘴角的血,把内裤褪下,然后把盖在腿上的被子掀开,对着他缓慢地张开了大腿,脸上冷若冰霜却挂着一行泪水,我想这会令他快活到全身颤抖,也会让他更加厌恶自己。即便文艺大师如毕加索,对女人性感的定义不过是张开双腿,露出所有能露的部位。

出乎意料的,他嘴角漾起一丝笑意,仿佛看透我心思。他把我的被子重新盖好,和我并排坐了下来,一只胳膊搂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伸进被子里来,指尖轻轻游走在那个最柔软的部位。

“别这样”我说。

“哪样?”

“挑逗我?”

“就许你勾引我?”

他的手指越来越放肆,他的脸贴着我的脸,两个人的脸都滚烫。“你也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爱人面前没有禁忌”他说。我渐渐闭上眼睛,用嘴唇寻找着他的唇,他矜持着,无论是手指还是嘴唇,都有节制的一边满足一边引诱。

“嗯?想说什么?”他很得意。

“滚”我有气无力的说。

“那我滚了”

“不要”

“要,不要?”

“要”

“不分手”他声音很轻,几乎是耳语着,用额头蹭我的脸颊。

“。。。。。。”

我想要挣脱开他,但是那痒且酥麻的感觉完全攫住了我,我默不作声和欲望做最后的斗争,身体摇摇欲坠,他又前进一步,触摸到了某个地方,这个地方像一道水闸,被他按下之后,迅速溃堤,我的身体像被淘空了似的,这让我非常伤感。

之后,他也拜倒在泛滥的情欲之下。我泪眼朦胧望着他,他捂上我的眼睛,我又将他的手掰开,如此反复数次,他忍无可忍,将我翻过身去,从背后进入了我。“你是一个”他在我耳边喘息着,一只手握着我的脖子“半吊子的狐狸精,爱了一半就要走,老拿央金当幌子,你懂什么是爱情吗”

我在他的压迫中费力的说“什么,狗屁爱情,不过,是荷尔蒙,撒的谎!你觉得我找借口,我还觉得你用情不专,我们没法沟通”

“再问你一遍,还分手吗”

“分定了!”

他抓起旁边的一串项链说:“我要你跟着我一辈子,你可以得到这些”

“不过是些矿物质”我嘲笑着他“沦落到用钱来买女人了吗”

他用项链勒住我的脖子

“那就勒死你算了”。

有那么一刻我意识模糊,几乎窒息,指甲把木地板抓出了一道道痕迹,却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身体绵软而又轻盈,仿佛灵魂出窍—-那是缺氧时做爱的典型症状。我用最后一丝清醒,努力转回头用眼神哀求着他。

他终于停了下来,将温暖液体全部注入我身体。

“我,我喘不过气”我向他伸出手去。他拍了拍我的脸,叫了我几声,我可以听得见,只是觉得那声音特别遥远。记得他给我做人工呼吸,做了好一会儿,才逐渐缓过来。

那一次,我们在对彼此的仇恨中几乎不间断的纠缠了一天一夜,他无数次命令我留下来,但我们都知道,这是徒劳的挣扎,最后的狂欢。我们可以做到生命尽头,却无法在彼此命运里相亲相爱。

次江离开的时候又是一个黄昏,我披着他的藏袍,在窗口朝他凝望,他不穿藏袍的时候,爱穿高领毛衣和牛仔裤,像一个汉族人,一个温文尔雅的高校学生,脸庞清瘦俊朗,身材颀长而挺拔。

为什么他是他,而我是我呢,我脑袋里混混沌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上车之前趴在车门上看了我一会儿,朝我微笑了一下,我回应了他一个嘲讽般的笑。

他给我打来电话,这么近的距离还要打电话,他是在玩浪漫吗。

“过几天,我安顿好一些事情,就带你去拉姆拉错。”

“分手旅行?”

“嗯”

顿了顿,他换一种更亲近语调说“我衣服还是湿的,穿在身上凉飕飕的,全是你的味道”

我没有说话,他在电话那头轻轻笑了一声,然后忽然说了句四川话:“瓜娃子”

那一刻,他是不是又把我当成了马赛,至今无从考证。

看到有人说我不会发结局,我想说。你是对的。因为本书要出版了。

不过我还是老样子,会给长期顶贴支持的筒子们群发邮件,或者如果有群的话我就发群里,毕竟这玩意儿也是我辛苦劳动啊,谁会白白劳动?谁都不是傻子。但我会尊重长期跟帖给我精神鼓励的亲们。那些动不动骂人不相信人的,你们就别看了,看了也看不到结局。

下面的预告:为做尼姑的妹妹和次江家人吵架,次江站在我这一边。

帮助次江和央金圆房。

沿318线分手旅行,尝试做回朋友,益西与我们同行并找到自己的爱情。

次江为信守承诺,跳雅鲁藏布江自杀。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