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我和次江家人发生分歧是在几天以后,那天,我先是去给康珠送书,快要走了,那些书就不想再托运回去,于是拖着行李箱去康珠家找她。在她家院门口遇到了转山回来的康珠妈妈和奶奶,康珠的妈妈比先前黑多了,衣服也脏的要命,精神却极好,像是刚参加完体育运动似的,她背上背了一个很大的旅行包,土黄色的,很旧,像是军用包,包的外面挂着搪瓷水杯子,毛巾,鞋子。她搀扶着奶奶,奶奶什么也没背,只拿了转经筒,仍是不停的转。我问她们去哪转山了,她告诉我去了格聂山,格聂山也是藏区著名的神山,后来走遍了藏区才知道,他们的神山有很多,几乎每一座都是,当地的人们对于山和湖都很敬畏,把它们当成某一种神灵的化身。

这会儿我才意识到,暑假又快过去,整整两个月了—-短短两个月。

我们一起进院门,看着两人精神奕奕地样子,打从心底里羡慕她们。康珠的妈妈一进屋又开始忙活,换了身干净衣服,就开始烧酥油茶,打开电视,转到理塘当地电视台,看一个藏族小伙子唱民歌,她以前也最喜欢看民歌节目,有时候一整个下午加一整个晚上都在看,从不换台,尽管已经可以收到很多卫视节目。

康珠那会儿正在屋里看书,看到妈妈和奶奶回来,赶紧接过背包,拿干净衣服给她们换上。一边问我:“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找我啊,暑假都快结束了,还不好好陪陪次江啊”

“呵呵,来给你送好东西啊,这一箱子书,都送给你吧”我把旅行箱放在地板上打开。

“送来干什么,我想看就去找你借嘛”她蹲下来一一翻阅着那些书。

“以后不会来啦”我活动了一下脖子说“和他分手了”

康珠楞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只说了句“啊?”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康珠的妈妈递给我一杯酥油茶,我喝了一口,索性盘腿坐在地上。

“啊什么啊”我转移话题说“你妈妈和奶奶怎么转山?要磕长头吗?”

“不用,就走,绕着走一圈”她找到一本骑鹅旅行记,随手翻阅起来。“每年都要去好几次呢”她补充说。

“一次两个月,那不是太耽误时间了?什么事也做不了了”

“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呢,还有很多人一年到头都在磕长头的路上呢”康珠看书的速度很快,一目十行的翻了一页。

我若有所思,对他们的生活似乎又多了一份了解,是啊,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世上纷纷扰扰,只有这里的人向内心生活。

“也对”我说。

她把书放回去说:“我以后慢慢看,走,咱们到院里待会儿”

我跟着她来到后院,那里有一个矮墙,夹在两间屋子之间,两米多长,一米多高,上面晾晒着几双白球鞋,都用卫生纸蒙在鞋子上。

我坐到矮墙上,背靠着山墙,一抬眼竟然遥遥地看到了理塘寺。

康珠也坐到另一堵山墙下面,和我相对。她起先什么也没说,只是赌气地看着我。

“这球鞋蒙卫生纸干什么,增白吗?”我和她对视了一会儿,笑着打岔,心里明白她为什么生气,康珠是一个害怕分离的人,从一开始我就看出来,她喜欢每一次相聚,憎恶每一种分离。

“你到底怎么回事”她没有回应我,自顾自的说“为什么谈的好好的要分手,分手对你来说就那么轻松吗?还笑的出来”

“太阳这么好,我觉得浑身赖洋洋的,真是一点伤心的感觉也没有”我点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望着理塘寺的方向说“就是觉得挺没意思的,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耍了似的”烟直接冲到眼睛上来,呛得差点流眼泪。

“什么叫没意思?”康珠气的脸通红,似乎比我还要着急上火,有这样一个朋友,真是让人心生暖意。

“没法沟通,没法理解,他不退婚,我也接受不了他对央金好,就这么简单”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他退婚,我一开始就和你说了,这种事是不可能的,你这不是逼他丧心病狂吗”她的眉头蹙了起来。

“我知道不可能的,我也不奢求了,只是现在我不确定次江爱不爱我,他甚至同意别人和我睡觉,我还怎么相信他!他还打我,怪我对他太温柔太好了,我们之间问题太多了,一团乱麻,感情也好,相处方式也好,想法也好,全部都出了问题,所以我只能选择离开,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那你还爱他吗?”康珠大大咧咧地丢出爱这个字眼,我眯起眼睛看了看她,她的脸多年轻啊,正睁着大眼睛期盼的望着我。

“爱不爱”我沉了一口气说“又怎么样呢”

说完这句话,我觉得自己开始衰老,衰老的标志之一,就是浑身赖洋洋的,于是我摁灭烟头,打了个哈欠,找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墙根下。

康珠双手抱着膝盖,像一个饥饿的孤儿。她望着理塘寺喃喃的说:“所以我不敢和你们汉人谈恋爱,我怕遇到你这样的,不管爱不爱都可以上床,也不管爱不爱都能分手”

“总结的真好”我无奈地笑了笑“大概也不是汉人的问题,我老了,爱不动了”

康珠哼了一声说:“老什么,娃娃脸”

“可是我就是老了啊,我18岁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老的可以死了,那时候我刚考上大学没多久,班里有人开始拉关系走后门,分派别,勾心斗角什么的,高中时代那些朋友,那些整天一起在大街小巷游荡的孩子们,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也忽然间变了,把我自己丢在一个既不属于孩子,也不属于大人的世界里,我特别孤单,那种孤单你能明白吗,每天讲大人该讲的话,做大人该做的事,那些事很莫名其妙,甚至有点神经病,比如说搞好和宿舍里人的关系,送礼给老师,打扮自己招揽异性什么的,到后来就是要多赚钱,买房子,买车子,让人看得起,在社会上可以立足,大家都这样过,所以我也这样过,我强迫自己接受这一切,因为不想被人看不起。

直到遇到次江,我好像找到了另一个我,神经兮兮的,又那么真实。记得小时候我父母让我好好学习,要做什么人上人,我就问,为什么要做人上人,人为什么要踩在别人头上呢,父母就说,因为人太多了,你不上别人就上了,你就被社会淘汰了,我就跟父母说,那我宁愿被社会淘汰,也不要欺负别人。呵呵,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丛林法则,长大以后我自动接收了丛林法则,因为害怕被别人欺负。

可是我不喜欢这样生活,我刚来理塘的时候就爱上这里了,是你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人和人之间还能这么温暖,后来,我就爱上次江,就像爱曾经的我自己,次江也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眼睛里都是最真最真的东西。

可是我真的已经长大了,再也回不去了,我今年27岁,还有三年就30岁,次江还是那么年轻,不懂事,年轻有时候是那么伤人,他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

我真害怕,我想大概我们的同盟国解体了,是我背叛了他,但也是因为他先背叛了我,他居然说可以同意我和别的人睡觉,他不知道我只想属于他吗,如果他不要我,不自私,不霸道,我就没有安全感,我觉得被他推出去了,推到其他的成年人那里去,其实我不想要什么理性的爱,我只想被他占有,哪怕有一天我不对他的身体感兴趣了,或者他没法给我最原始的快乐了,只要他一直抓着我不放手,我都觉得幸福。可他这么轻易就放开我了。

所以从这时开始,不论我们拥抱有多紧,我都觉得我们之间距离很远很远,说句难听的吧,和性伙伴也差不多了,你懂吗,不再属于他了,后来又看到他对央金好,更加明白了,他也不属于我,不论是身体上,还是感情上,他都不再是我独有的。

我们只是性伙伴,仅此而已,可是我不缺性伙伴,也不稀罕。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和我是一体的了,也没有人真正需要我。我还是我,孤独的生活下来,也会孤独的死去的我”

“很难理解”康珠瞬间蹙起眉头“不过你说的孤独感我也有,就像在成都的时候,班里女生听音乐,都听流行音乐,我只喜欢听我们藏族的歌,她们觉得我听的歌都一个调,可我觉得她们听的歌才是一个调,不管是谁唱的都是差不多的,还有她们讨论穿衣服,我也觉得都差不多,什么时尚啊,流行啊,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她们也觉得怎么藏族服装都差不多,可我就觉得每一件都有不同的感觉,还有吃饭,我吃不惯米饭,老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人会那么爱吃米饭呢,她们就觉得我不可思议,每天吃糌粑多难吃啊。所以,我毕业以后肯定要回来”

“你要这么说,我还真觉得是这样,为什么藏族的歌曲都差不多,都一个调,听一两首还行,听多了真是好烦啊。还有,我也觉得你们这里的人对外面的世界漠不关心,好像只关心你们自己的事情,比如说宗教啊什么的,我和次江家里吵过好几次了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告诉他们,我和次江才应该在一起,他们似乎从来也不关心爱情这件事,甚至不仅仅是爱情,包括生活,也都随随便便,不讲道理,我觉得这就是一种集体无意识,包括去转山,磕长头,把那么多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却不直面生活。所以你们落后于世界了,当然我并不是要批判什么,只是真的有一些想法,你看,你们家有一个大彩电吧,但是你们从来不看其他频道,只看民歌,你妈妈能从早到晚都看唱民歌而且是看同一个人唱,从来不觉得烦,我真的特别纳闷。我也不是不尊重你们的习惯,只是咱们是朋友吗,所以可以聊的多一些,讲点真话”

康珠哈哈大笑,她说:“原来你是这样看的,唉,看来尊重容易,理解难啊。怪不得有句话叫理解万岁”她从矮墙那头,跨过鞋子走到我身边坐下。

“是啊,理解万岁,可是这世上谁又能真的理解谁,别说两个民族之间,两个最相爱的人之间,也没法真正理解对方。”我叹了一口气“如果可以一直和他紧紧相拥在一起,或许可以缓解那种孤独感,可是谁又能做到呢。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对抚摸这件事上瘾了,我喜欢摸他,紧紧抱着他,不做爱,就只是抱着,身体接触着,曾经我有一个汉族男朋友,他说我有病,说我很饥渴,像树袋熊一样每天缠着他,不可理喻。

可是次江不这么觉得,他比我还要饥渴,他的那个东西就像他的触角,他的舌头也是他的触角,他以此来了解和感知我,我的身体高兴了,他就觉得我理所当然也应该没问题了,他也就高兴了。所以每次都要到底,不管我能不能承受,不到底的话他就觉得还不够爱。

如果我不对他打开身体,他会很焦虑,抓狂,变成另外一个人,特别可怕,如果我满足了他,他就乖的像个小孩,但是他近来不喜欢自己依赖我了,或者他从来就不喜欢自己依赖女人的样子,他好像也在强迫自己断掉某些东西,像断奶,戒烟,戒酒一样,戒掉我。

可能你听着这些觉得很害羞,很难接受,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孤独感让我们相爱,但相爱以后又不能完全理解,所以更加孤独,只能通过做爱来缓解。这就像,两个民族,最开始互相渴望了解,可是了解以后又有很多分歧矛盾,然后发生争论,有时候还会导致战争,流血。事情就是这样,不知道我说明白了没有”

康珠的理解能力超出我的期望,她若有所思地点头,说:“所以,你和次江不应该分开”

“为什么”

“因为没必要长大啊,为什么非要长大,谁告诉你长大一定是正确的?两个人把彼此当成小孩,多好,其实,我告诉你,巴登就总说我像小孩,你说他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

“当然。”

康珠笑了笑,又撇了一下嘴说“其实我最开始并不打算接受他,因为觉得他太粗鲁了,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后来,看到你和次江这么辛苦,才发现还是彼此知根知底,在一个地方长大,这样好一些,不然,真是很痛苦啊。”

“这么说,我和次江唯一做了件好事,就是变相促成了你和巴登?”

“可以这么说”康珠又抱住自己的膝盖,甜蜜的笑着。

我把头抵在康珠的膝盖上说:“即便我和次江分开了,我希望我们的友谊也能一直保持下去,有的时候,和男人讲不了的话,只能和女朋友说,也只有女朋友可以懂。”

“你让我明白很多事情,但是也让我更迷糊了,不过不管怎样,我还是希望你和次江能相处下去,这样我就不用和你分开啦,我最害怕就是和什么人分开,早知道会分开,还不如当初不认识呢”

“我发现,你,次江,益西,感情都很强烈,包括巴登也是,明明没有认识多久啊,到现在,才不过一年,可是这一年,感觉比过去的二十六年更难忘。友谊也好,爱情也好,都难忘,在以前完全无法想象,我们好像认识了一辈子似的”

“当然,我们是康巴人嘛”康珠此时颇为骄傲。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