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我羡慕起做新娘的女孩来,碰了碰拥青问她:“哎,你什么时候结婚啊,结婚也有人给你唱情歌了”

她这时候倒不好意思了,敛起笑容说:“结什么婚,我才不嫁人呢”

“为什么啊?”我搂着她说“嫁人多好啊,你看这婚礼,多浪漫”

“你这人在真不正经,我不跟你说话了”说完她真的借口上厕所,开溜了。

“哎,帽子”我把帽子扔给她“真的送你了,别弄丢了”

她接过帽子还跟我做了个鬼脸。

我在心里感慨着,这里的男孩女孩果真都是造物的恩宠。

唱完歌之后,新郎没有再出去,而是坐回原来的位置上,男孩女孩们自由敬酒,他们似乎全都是同学校友,小县城的年轻人几乎彼此都能认识似的。他们之间就不唱歌了,而是说着非常日常的话,比如,你现在在哪里上学,你结婚了吗,你都有孩子了啊?你现在在哪打工?你谈的对象是哪里人?你打算继续考研吗。等等。

这离我的生活又那么近。仿佛他们和我并没有半点不同。

新郎和新娘彼此之间还是不交流,两人之间隔了足有五十公分的距离。新郎一边全是男生,新娘一边全是女生,他们像是泾渭分明的中间线。新郎也不和其他人说话,闷闷地坐在那里,偶尔自斟自饮一下,新娘倒是偶尔和伴娘耳语几句。

这时候,康珠和她的同学们都进到屋来,小白也跟着混进来。刚才开车送我们的那个同学显然是他们中间的活跃分子,他满场的找女生喝酒,女生们也大都非常豪爽,让喝就喝,绝不忸怩。在他的带动下,很多男孩都坐不住了,轮流到我们女生席上敬酒。

康珠被敬了很多酒,还有一些男孩子敬酒的时候问她,怎么去了成都就没有消息了,害的我们想你想的好惨,康珠红着脸,跟我说:“他们这些人就是这样”

拥青过来摸着康珠的脸说:“你不知道,康珠是好多男孩子的梦中情人,上学时候经常有人找我递情书给她呢”

康珠果然打了拥青脑袋,下手还挺重呢,拥青指着她说:“你看见了吧,她就这么暴力,真不知道那些男孩喜欢她什么”

我像个长辈一样坐在这群孩子们中间,只有笑的份儿了。

新郎和新娘还有贴身的那个伴娘一直无人问津,他们呆呆的坐在那里,像三个华丽贵重的的古董摆设一样。我不时朝他们哪个方向看过去,新郎也总是有意无意的看我,多半是眼神碰触一下就离开。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端起酒杯朝他们走过去,我是想跟新娘敬酒。

不过新郎这时候显然紧张了,他本来轻松搁在桌面上的双手忽然攥了起来。我走到新娘面前,新娘显得很惊讶,伴娘连忙端起酒杯,我这才意识到可能新娘这时是不能喝酒的,于是转向伴娘说:“我敬新娘和你,你们今天好辛苦哦”

伴娘笑着点了点头,喝完了她的酒,我离开的时候,新娘抬起头来冲我微笑了一下。新郎以为我也要敬他酒,他下意识的攥住了酒杯,我起了小小捉弄他一下的心,故意朝他走了两步然后转身径直回去了。

小白问我干嘛去了,我说“给新娘敬酒去了,顺便调戏一下新郎。”

“真有你的,那我也去逗逗新娘”

康珠一把拉住了他“你可不能去,新娘可不是能随便调戏的”

“凭什么啊,我们汉族人结婚可不这样”

“哎呀,入乡随俗,你怎么那么多事啊”我踢了他一脚“去敬别的妹子”他兴趣转移的倒快,这就去找别的女孩喝酒了。

我坐回自己位置上,发现新郎的目光在茶色镜片的掩饰下一直在看着我。他发现我也在看他之后,就把目光转移到别处。这个时候开始,我和他之间似乎有了某种化学反应,每当目光相遇时,我的心跳都会加速。

“哎,你看,那个男孩总在看你”康珠碰了碰我的肩膀说。

“没有吧”我以为她说的是新郎,极力否认。

“你看啊”她指给我看的却是另一个男孩子,这个男孩简直像是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虽然有着康巴人的五官,但皮肤白净,穿着时髦,发型还是最流行的那种,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我问:“他也是康巴人吗?”康珠说“是啊他是我同学,跟我一个班的,最爱臭美了,你看他发型弄的,多恶心啊”

“就是,还老喜欢摆POSE”拥青附和道。

我哑然失笑,原来我们连审美观都不太一样,看起来这个男孩并不是很受当地女孩青睐。小白敬了一圈酒回来,我拉着他的胳膊问康珠和拥青“那你们觉得他帅不帅”

小白扬了扬下巴:“那还用说,绝对帅哥一枚啊”

“狗屁,娘娘腔!”

拥青给了他这样的评价,他眼睛都要瞪圆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娘娘腔娘娘腔娘娘腔,我说了三遍你能把我怎么滴”拥青和他斗起嘴来。

这时候那个偶像剧男孩走了过来,康珠兴奋地摇着我的胳膊说:“他来了他来了,肯定是找你喝酒来了”

果然他走到我面前,用半熟的普通话说:“你好,我叫益西,来到理塘不要客气,就像到自己家里一样”

他说的似乎也没什么问题,康珠和拥青却嗤嗤笑了起来,接着哈哈大笑,他的脸立刻红了,旁边的几个男生看到这情形,也过来起哄,让他给我唱歌。看的出来,“娘娘腔”的他平时没少受这些康巴男孩的嘲笑。我问康珠:你们干嘛笑他。康珠忍着笑说:没什么没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大家的刺激,男孩子说:“唱就唱,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倒不好意思起来,连说不用不用了,其他男孩不放过他,非要他唱,他清了清嗓子,给自己斟满一杯酒,举着酒杯就对着我唱了起来。他唱的是藏语,我小声问康珠他唱的什么,康珠红着脸笑着说:“唱的情歌,说你很漂亮,像我们藏族美女达娃卓玛一样美,他很喜欢你,问可不可以和你交往”

我原先是那种听荤段子也不会脸红的都市大龄女青年,现在面对这么赤裸裸的当众表白,也像本地姑娘一样,低着头抿着嘴笑着,估计脸也红到了脖子根,这真是不可思议,我把这归因于遇到了强烈的雄性荷尔蒙。

他唱完后,我迅速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故作镇定地夸奖了他说:“唱的不错,谢谢啦”

没想到他接着问:“那你同意吗?”

“同意什么?”

“同意和我交往啊”

“快决定啊”康珠和拥青怂恿着我“他是说真的”

“别逗了,你们再瞎起哄姐可不陪你们玩了”

我本以为不过是场表演秀而已,压根没想到他是说真的。我想着怎么能又不驳了他的面子又能化解这场面,于是随口撒了个谎“姐都有男朋友了,要是没有的话我肯定同意!”

“你男朋友是他吗?”有一个小伙子指着小白,小白摆手叫起来:“怎么可能!她二十六我还不到十八,她是大龄女青年,我是青春美少年,你真会开玩笑”

“谁是大龄女青年啊,你给我闭嘴”我瞪了他一样。

“那你男朋友是谁,你给他打电话,就说我们益西看上他女人了,让他过来决斗”一个男孩粗着嗓子吼着“益西,你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益西被怂恿的热血沸腾,指着我说:“你给他打电话!让他来!”他看我不动,就拿出自己的手机,逼问我:“他电话多少,我打给他”

“我忘记他电话了,不跟你们这帮孩子胡闹,我上厕所去!”

我说着就要起身离开,益西却把我按在座位上,指着我说:“不许走,你要不说他电话就证明你撒谎,你没有男朋友”他的眼睛红红的,好像真的生气了。我猜益西这样做是在彰显他的男性权威,可能平时被其他男孩子嘲笑的很恼火,又喝了点酒,借酒撒疯。这种年纪的男孩,荷尔蒙控制大脑,我心里琢磨着可千万不能激怒了他。

“对对,他根本没有男朋友我作证”小白没看出来局面已经有点失控,还在旁边瞎起哄。

这句话一说,其他男孩都开始嘲笑益西,似乎在说人家没看上你之类的。益西这下真的没有台阶可下了,他按着我的肩膀喘着粗气瞪着我:“你们汉人就这么爱撒谎吗,你说,到底同意不同意!”

我陷入了困境,用眼神求救康珠,康珠站起来说:“你别瞎闹了,这是我的客人,人家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快松手!”

益西推开康珠,康珠被他推的差点摔到。大家这才发现益西不太对劲,于是又纷纷过来拉他。

“算了,益西,别吓到人家”

“就是,快松手吧”

益西捏着我的肩膀,越来越用力,我真有些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望向新郎那边,想跟他求救,毕竟这是他的婚礼,出了乱子他要负责吧。可他脸上竟然带着浅浅的笑意,看那意思压根不觉得这是个多么严重的事情。

康珠让开车送我们的那个同学拉益西出去,益西就是不松开手,最后是他把益西拦腰抱了出去,这场冲突才终于化解了。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