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时间大约是夜里十一点多,酒喝了一瓶半,大部分是次江喝的,走的时候他手里还拿了半瓶。两人锁好门下楼,这才发现扔掉的首饰金条之类还明晃晃躺在院里地上。吵架的时候扔东西,当时痛快写意,过后打扫时就狼狈了,我们借着手机亮光,一点点往回捡,有一些还散了串,珠子分崩离析的,找起来都难。次江不耐烦,找来墙角一把大扫帚,秋风扫落叶般统统扫到一起,脱了藏袍连土带金一兜,统统扔到小厨房,拍了拍手说:“走的时候记得拿上”

“你快饶了我吧”我哼了一声说“真要把我变成卖身的了?”

“怎么是卖身,我开玩笑的你当真了?”他用两只手指夹了一下我的脸。

我稍稍向后仰,躲开他的手。“我唯一能心安的就是不花你的钱,不然我真要一无是处了,又抢人家老公又骂人家不懂独立自主”

夜里温度很低,我裹紧自己的衣服,双手抱着身体。次江有些醉了,摆了摆手说:“这些都不重要”他走到我面前,一只手按在我肩膀上,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心“重要的是我爱谁,我说了算!”

次江有一种被女人宠坏了的志得意满的样子,那样子让我打心底里羡慕,年轻无所谓道理,霸道让人无法抗拒。我很想给他一个吻,但是做出来的却截然相反,我嘲讽了他。

“是啊,你说了算”我搂着他的腰,让他站稳一些“可是你就是不敢退婚”

“你再说我真要。。。”他指着我的鼻子。

“真要怎样?”我恨恨地说“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他瞪了一下眼睛像是要发作似的,但过了一会儿从鼻子里笑了一声,在我眼睛上吻一下。

“舍不得了”他柔声说。

我心里攸忽一下,身体也软了下来,主动贴进他的胸膛。

“抱我”我小声说道。

“现在不行”

他任我贴了一会儿,然后轻轻推开“回去再抱,走吧”

我只好沮丧的独自朝前走,他追上来揽着我的肩膀,我仍然抱着胳膊,冷的发抖。

开不了车了,两人步行回家。

四下里静静的,偶尔几声狗叫,更显寂寥。

我抬头看天,是个满月。

“看,月亮好圆”我说。

次江没看天,只看着地面,地面上两条瘦长人影,栖栖遑遑。他觉出我冷,把手移到我腰上,这样我大半个身子都被他搂着,脸贴在他肩膀上。

身上传来他带着醉酒气息的温度,暖烘烘的,我也微醺,抬起头无限依恋的看着他,他眼睛望着前方,把我更搂紧了些。

到一条没有路灯的幽暗小街,次江毫无预兆的停下脚步,也不吻我,也不说话,只是把我搂在怀里,我也双手抱紧他的腰,两人默默无声搂了好一会儿。次江的身体的某个部位渐渐鼓胀起来,“你口袋里是不是揣了一个玻璃瓶子”我嗤嗤笑着“咯的我疼”

他也轻声笑了一下,松开我,仍是揽着我的肩膀,脚步匆匆继续赶路,我有些跟不上他,几乎是小跑着。

“不难受吗?”我说“身体?还能走的这么快?”

他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儿走。

“你有多想尝试一下年轻女孩的身体啊”我醋意十足,站在原地不肯再走“你自己去吧,我回去了”

“你转过头看看”他走过来扶着我的肩膀,将我身体转向来时路。不远处的暗影里,似乎站着一条狗,我刚想说怎么有只狗跟着我们,就发现两颗绿莹莹的眼眸,那不是狗,是狼。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靠进次江怀里。

“别害怕,是嘎嘎”他说“刚才一直跟着我们”

和次江在一起,遇到狼就并不是那么害怕,虽然也还是有点担心,我躲到他背后,紧紧搂着他的腰。

“为什么嘎嘎总跟着我?”我说。

“不知道,也可能是跟着我的”次江眼睛望着嘎嘎的方向,嘎嘎就站在暗处也不过来,次江想要朝它走过去,我拉住了他,他牵着我的手说:“没事,过去看看”

我们小心翼翼朝它挪动脚步,嘎嘎却一步一步后退,消失在了黑夜里。

我和次江互相看了一眼,次江遗憾的说:“又走了”

“我想我知道她是来干嘛的”我借题发挥,看着自己的脚尖说“肯定是来劝你要对爱情忠诚,不要乱上别人的床,动物尚且懂得专一”

次江抬起我的下巴“可我是人啊,人有时候要做人该做的事,央金他是我老婆不是别人”

“也是,我老把自己当你老婆,把别人都当成第三者了”我笑了一下,打开他的手说“其实我才是第三者,多荒诞你说,还有更荒诞的,为了做人该做的事,你得变成动物,变成一只公兔子”

“这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服了你了”

他因为下身鼓胀着,面色也有些苍白,微微弯曲着身体。我的脾气像是拐着弯的闪电,慢慢的来了,来了就噼里啪啦打在他身上。

“哪种时候?”我强压着怒火“不就是你要和你老婆睡觉了吗,关我什么事!我有什么资格反对,有什么理由介意啊,再说都要分手了,我就应该大大方方把你送到她床上,再祝你们百年好合,高潮迭起,早生贵子。。。”

最后一个字被他的吻掩盖了,他将我按到墙上,一通急吻,上衣扣子也被他解开,忙乱中还拽掉了一颗。接着就要拉开我的牛仔裤拉链,我体内有一阵强压电流通过似的,从头到脚酥麻着,可是我不想再和他发生关系,我想我也应该戒掉他,尤其是他的身体。我抓着自己的裤子拉链不让他碰,收拢起瘫软了一半的身子认真的告诉他:“我,从今以后,再也不想和你这样了,你放手吧”

他的上半身贴在我身上,下半身离开我一段距离,闭着眼睛好一阵调整呼吸,然后像挣断束缚着他的绳索一样,猛的往墙上一推,身体从我身上弹开,站到离我一米开外的亮光里,长长吁了一口气,像潜水者终于露出水面似的。

我觉得他一定是挣断了一条皮筋,那皮筋回弹在我心窝上,在他离去的刹那间抽痛了我。我倚在墙上一个一个把扣子扣好。

“走吧”他沉着声音说。

我靠在墙上沉默了一会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想去了”我小声说“这事对我太难了,你为什么不能自己解决,随便用什么方法都行”

“我试过了,不行”他蹲下来搓着脸说。

“怎么不行?你们男人还有什么不行的,有没有感情不都能像动物一样上床吗”

“心里想着别人,看到的却是另一张脸”他站起来抱着胳膊“告诉自己不要想不要想,结果还是想,一次不行次次不行”

“马赛在你心里原来这么重要,都违反了自然规律了,央金身体正发育的饱满着呢,从来没有人染指过的新鲜身体,换了别的男人早迫不及待了,你究竟有多爱马赛啊!天天跟我睡的时候也想的是她吧!我还像个傻子一样,以为你多多少少都会喜欢我一点吧,呵呵,结果我真错了,我小看你了次朗江措,你专一啊,痴情啊,伟大啊,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

“好,你默认了。我谢谢你,你终于把我拯救出来了,我太谢谢你了,从今以后我不可能再为你付出哪怕一点点感情,绝不可能!”

他点了点头说“你来,到这儿来”

“干嘛”

他不回答,开始脱他的羊毛衫,把羊毛衫扔在地上,又解自己的衬衫扣子,眼睛一直看着我。

“你干什么啊,当街耍流氓?”

“是啊”他的衬衫扣子全部解开,朝我招手说:“你过来”

“少来这套”我下意识朝后退了退。

他索性走到我面前,搂着我脖子将我推到有亮的地方,我被他推的差点摔倒,转过身愤怒地瞪着他。他冷着脸在我面前脱去了衬衫,看到他身体我才倒吸一口凉气—-左边胳膊靠近肩膀的地方竟然有数十道细细的血痕,有的结痂,有的还殷红殷红的。

“你,怎么回事!”我想要上前看个仔细,刚碰了他的胳膊,他就将我推开。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