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门外有窸窸窣窣声音,是央金上来了,她穿得很齐整,低着头走到门口,看到我还在,在门口踌躇着。

“过来”次江仍躺着一动不动,央金缓慢踱步到床前。

我抬起头对央金说:“央金,帮我解开,我要出去”

“别理她”次江坐起来说“去把门关上”

央金就去把门关上,站在进门处又犹豫了。

“过来!”次江发了脾气,我和央金都吓了一哆嗦,央金这才下定决心似的走到床边。“放开林达姐吧,她很伤心”央金为我求了情,次江迁怒于她“不该管的事情少管,自己把衣服脱了,穿这么整齐又不是去赶集”

我被他这句话逗笑了,次江看了看我,转回头就对央金说:“我来吧”语气极温柔,我知道他故意的,心里还是酸,放佛那是身体自动下达的指令,而和大脑无关。

费力的翻了个身,眼睛看着窗外。这间屋子的窗户也不大,一轮满月几座雪山就是它全部的风景,我尽量让自己想着别的事物,比如诗歌,比如音乐,比如咖啡的香味,比如久别的校园。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抵挡不住次江和央金的声音。每一句,每一个细小的动静,都能纤毫不差甚至放大了十倍地传到我耳朵里。

所以我知道她的衣服被脱到哪一层了,最外面的藏袍脱下了,扔在地上了,然后是里面的长裙,薄毛衣,内衣,我听不下去了,把头拱进枕头里。

“去把窗户关上”次江说。

“啊?”央金不明就里。

“把窗户关上”次江又重复一遍。

于是我看到央金的身体,只一眼就让我自惭形秽。那是真正的青春胴体,浑身紧绷绷的,匀称而健美,乳房也比我大,浑圆骄傲地挺立,一头长发垂在腰际,没有那一头小辫子,更显得女人味十足。她身上的肤色也白,我唯一的优势看来也不复存在。女人真正的美丽还要脱了衣服才能比较出来,脱了衣服,脱去都市气质,仅凭身体本身我无法与她媲美,我下意识的叹息了一下。

月光把她的身体描绘出明暗阴影,她一动,阴影像流沙一样也在动,如果我是画家一定会醉心于这幅自然天成画作,可我不是画家,我是嫉妒的要疯掉的她的情敌,更让人懊恼的是,次江对着这样一副身躯都无法有感觉,可见马赛在他心里地位。

我又喘不过气来,窗户被关上之后,我面前只有一堵墙,墙上有木质雕花,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努力辨识那些图案纹路。原来画了老鹰捉兔子,还有格桑花,莲花,宝石,红红绿绿的,颜色饱满浓郁。

“转过来”次江说。

“嗯?”

“不是说你”次江把手伸进我腰下,像翻烙饼一样把我翻了个身“睁大眼睛看着”

我仍是闭上眼睛,把头埋在枕头下面,但我瞥见次江和央金浑身赤裸着贴在一起,那一下就灼伤了我,心里一阵翻腾,我又用尽全身力气翻身面朝墙壁。

央金用藏语和次江说了什么,次江说:“说汉话”

“让林达姐走吧,我浑身不自在”

“就当她不存在”

“那,那她。。。”

这句话被截断了,听声音就知道次江吻了央金,我双手被绑着,想要捂上耳朵也没办法,只好把身体蜷缩起来,好像这样就可以减少声音到达的范围似的。可是依然无用,次江故意喘息给我听,这喘息声多么熟悉,现在却像钝刀子一样一下一下割在我的心头。接着,床也轻微地动了起来,我心里憋闷的要叫出来,脑海里却闪回着央金曾经看到我们亲热的那些场面,我想找一些心里平衡,却越来越觉得罪孽深重。

我们在小阁楼的第一次,动静大的吓人,央金就在外面,在北京我的房间,次江深夜送花给我,我们在屋里缠绵很久,央金在门外蹲了一夜,还有数不清的时间里,我和次江搂在一起,央金就在旁边。

她如何忍受这一切。

我确实流泪了,为自己,为央金,作为女人,我在心里仇恨着男人,和此刻代表男人的次江,想起他的脸也觉得面目可憎。反而对央金有很多怜惜和愧疚。

我想离开这令人窒息的环境,努力翻身下床,却跌倒在地板上。次江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所有的家具甚至门框都有节奏的抖动着。

我真的不存了,躺在地板上无人问津,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我放弃了挣扎,只呆呆地听着一切声响,那声响很热烈,央金发出一两声低低的呻吟,也是实在忍不住了才叫出来的吧,那声音太节制又勾人遐想。

毋庸置疑,自此以后,央金更会死心塌地爱着次江了。而次江会不会也在每一次的撞击里感受到央金蓬勃的生命力,感受到某种身体语言才能传递的爱意呢,他对她有没有一点爱呢,如果没有怎么会有那么激烈的动作,那种低吼和喘息。

央金的身体一定更能满足次江吧,在从未开垦过的处女地上播种,次江兴奋的要命吧。

那我又算什么,一个弃妇?

央金只一次献身就彻底打败了我和我所谓的爱情,伤痕累累的一切都无足轻重了,直接扔在一边也在所不惜,因为身子下面躺着更年轻的躯体,在疯狂的情欲面前,人人平等,次江想必是彻底忘记了我的存在。

地板凉透了,我的身体也冻得瑟瑟发抖,种种声音和想法折磨了我很久很久,我看到地板上有几件衣服,于是用脚去勾,好容易勾来两件,都是央金的,我将它们盖在身上。

疼痛到了尽头就是解脱,我有一种不真实感,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闭上眼睛,打了一个哈欠。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些动静弄醒了,迷迷糊糊中,感觉身上凉飕飕的,然后有更温暖的东西盖了过来,我微微睁开眼,发现自己身上裹着厚厚的被子,手脚倒仍是被绑着。

次江下身穿了牛仔裤,扣子尚未扣上,上半身赤裸着,一条银链子在胸前趴着,链子尽头缀着小小的金刚杵,那是他常带的贴身饰物。他背靠墙坐在地板上,窗户被打开了,借着月光能看到他满头大汗,头发,脸颊,和胸膛都湿漉漉的,此刻正喘息未定,我听到央金走下楼梯的声音,看样子刚刚结束。

他目光有些飘,也不知是看着我,还是看着某个虚空的地方,我不想再面对他,于是不动声色的重新闭上眼睛,假装睡着。

过了一会儿他彻底安静下来,在无声无息中呆了很久,我亦没能再次睡着,想着一些实际的问题,比如房子是不是卖掉,牦牛还要不要继续养,回去以后要和父母道个歉认个错,然后将这个人彻底忘掉,忘到九霄云外去。

对了,还应该和央金好好聊一聊,把自己的歉意表达一番。

太累了,感情透支在这一片纯净大地上,当初以为自己天然属于世外,到了世外才发现其实有一颗在水泥丛林中打滚太久,变得坚硬带刺的心。事事若能放下该有多好,可是放下谈何容易,最让我无法释怀,并不是今晚他对我的惩罚,而是脑子里忽然警铃大作,央金终有一天会分走次江至少一半的爱,时间只会给我的爱情减分,而会给婚姻加上亲情的分数,此后的生活会多么尴尬,像次江那样的男人,可以轻易说出我爱谁我说了算的人,大概是不会强扭自己心性,不爱了还假装说爱的吧,我不能用大半生来验证这个结果。

我在心里预演结局,想保全自己,只能选择相信最坏的结果。可惜年少时对人性知之甚少,对次江更是错误的判断了,他在我的经验之外。

他在黑暗中叹了一口气,走到我面前,掀开我的被子,轻手轻脚的给我解绳子,先是手上的,然后是脚上的。

我有那么一丝丝冲动想要跳起来打他十遍一百遍,但是旋即又消失了,似乎没什么必要再和他动干戈,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

哀莫大于心死恐怕就是这样。

我自己亦有不可推卸责任,开始时轰轰烈烈痴缠,几乎没有思考时间,遇到央金这个瓶颈只想彻底打碎,无法缩身委曲求全,又耿耿于怀当了马赛替身,还无法确信他爱我身体还是灵魂。

两人相处个性摩擦,恶性循环,他控制不住一再伤害我,我也无法压制怨毒灵魂。炽热爱火烧焦彼此,到此时开始飘散灰烬。

分手迫在眉睫,就不要再纠缠谁对谁错了,我屏息静气静告自己,就当心死过去。

就在我心死之际,他却抚摸着我的手腕,低低唤了一声“达娃”,那声音类似耳语,又似一种喟叹。我心弦将断未断之际又被他触动一番,震颤地五脏六腑皆乱了脉息,只想一头扎进他怀中狠狠痛哭告诉他我委屈至极,希望他来怜爱。但我强压下这悱恻情感,只默默求他快点离开。

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他,他正跪在地上把我的手贴在他脸颊,脸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总之,滴落到地板上,仔细聆听,竟然有啪嗒啪嗒的响声,我竭力控制想让心湖平静,于是抽身事外只把心思用来观赏这画面的优美,窗外面的雪山,月亮,墨蓝的天空,窗前跪地膜拜的性感的他,或许还有拥着一床大红色被子脸色苍白的我。然而泪水不听大脑使唤,从身体深处汹涌而来,连带着全身颤抖起来,他抹了眼泪冷了面孔,从我身边弹开。

“别在我面前哭”他说“我不想和央金上过床再来碰你,虽然我很想。。。恐怕我再碰你,就和你分不开了,你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我会用世上所有残忍手段驯服你,所以别哭了,我以后也不会再碰你,我们分手”

我拉过被子蒙住头,努力稳住自己,一分钟后,他起身离去。

几年后他告诉我,他并不是意在惩罚我,而是想要让我适应和央金共同拥有他,用了极端的手段期望速成,却发现我实在太过痛苦,不忍再让我尝试。

(务必留意:由于原作者因为出版问题,已经停止更新,要知道故事结果的可以去原帖留邮箱给作者发。以上为原帖所发的故事的全部内容。往下我黏贴的是作者跟网友的一些互动,讨论剧情以及故事真实性问题,没有更新的内容了。如果只想看故事,可以到这里就打住了)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