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次江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我没有立刻起身,保持半跪着的姿势在原地呆了很久,甚至动也没有动一下。我觉得自己像一只猎豹,正在考虑如何扑捉一只不听话的小羚羊,怎样才能狠狠地报复他一下呢。两个小时以后我找到了方法,不哭喊也不立刻就离开理塘,那样太便宜他了,我不需要表达委屈,只需要表达仇恨。

他将我的心碾碎了,我也要从精神上彻底打垮他,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自尊心,他太骄傲了,找一个方法把他的自尊心踏平,这就是我要对他做的,我要让他见识到什么叫最毒妇人心。

世界上的关系就是如此,最近的却最远,极目成仇。

活动活动手脚,脖子走下楼去,看到院子一角的佛堂门开着,里面影影绰绰有人走动,不用看,猜也猜的到是次江。我双手插着口袋,慢慢踱步过去,即将实施报复的兴奋和计划未成前的镇定都在心里,脸上平静如水。

他跪在佛像前嘴里念叨着什么,藏语,我听不懂也懒得搞清楚,如果他是在忏悔,那就更让我愤怒,宁愿和佛像忏悔,也不会怜惜疼爱女人的次江,不要也罢。

“怎么,跑这儿躲清静了?”我靠在佛堂门上,双手抱着胳膊,又觉得还不够淡定,于是故意掐弄着指甲,好让自己显得心不在焉。他看到我这幅样子脸上果然显出复杂神色,像是在辨别我是不是在装样子,又像是知道我在装样子而有些伤心。我不能让他伤心,因为此刻,他的伤心对我也是一种侮辱,他凭什么怜悯我,他没有资格。于是我更放松地坐在门槛上,像老人家一样悠闲地敲打着自己的胳膊和脚踝。

“哎,一场三级片看的过瘾,就是手脚还有点麻”我用调侃的语气说。

他没有说话,我转回头藐了他一眼,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俯下身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得了,慢慢玩儿吧小孩,我回家了。”

“我开车送你”

“哎”我一摆手“别,我受不起,回见吧。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明天我要请你们家人吃饭,还有康珠家人,来理塘这么久,都是他们在照顾我,我得好好感谢感谢大家。你呢,最好就不要出现了,我的饭局不欢迎你。”

我离开的时候,他仍跪在原地,成百上千个小佛像,默默不语,佛像前的酥油灯,发出温暖的微光,一盏灯照亮一间空房,一颗心却彻底熄灭。我迎着冰冷夜风徐徐前行,不一会儿就奔跑起来,一阵痛快淋漓的大喊,在草原上空回荡,惊扰了多少个安然的梦境。

回到屋里,仍吃三颗感冒药,黑片。

第二天一早把卖房子的广告贴到理塘当地的信息网站上,另外拜托药店的两口子帮我照看着房子,我特别告诉他们,这个房子谁来买都可以,就是不允许次江来买,药店老板娘问为什么,我说,我不想让他再想起我,跑到这个房子里来,回忆我当初多么爱他,惟他是从,像奴隶一般听话。

药店老板是个小个子男生,那天他从乡下回来,摇了摇头说:“怎么几个月不见,成这样了”

“是啊,没有什么是不变的,尤其是人心。”我笑了笑。

我顺便问了问他们要不要买,可惜他们说自己的房子还没供完呢,那会儿两人吃一碗面,吃的津津有味的,还互相把最好的牛肉撇给对方,假装自己不爱吃似的。这一幕又让我心惊,次江和我从来就没有过如此这般恩爱。

“瞧你们这样多好”我羡慕的说。

药店两口子听我这么说反而不知所措,连饭都不知道怎么吃,只干站着,干笑。我想他们是怕我看到更加难过吧,心里涌起一丝感激。在这一丝感激的促使下,我又做了回好人好事,让他们把房子出租了,遇不到买主就一直租,租金归他们了。“反正也没多少钱,就当我来理塘这么久,为这里做的第一件好事吧”

“那不行,你也够不容易的,我们帮你看房子,没话说,钱我们不能要”他两坚持不要,我说必须得要,看到你们这么相爱,是对我心里的宽慰,我想为你们做点事情。

药店老板娘眼睛红红的,一个劲儿叹气。我再不走,于人于己都太沉重,于是我赶紧告辞。

去康珠家请人,去巴登家请人,去次江家请人。

家家都通知到了,以为我要宣布什么结婚的喜讯呢,我只说是要回北京了,想起来一直没请过他们,为了表达感谢才请的,大家对这件事感到蹊跷,也颇为重视,都说一定来!

自从上次妹妹当尼姑事件之后,次江家人和我就很少见,平时在家也是各自屋里闲呆着,不出来说话,偶尔见到了也就是笑一笑,他们笑一笑,我也笑一笑,我想我是伤到他们了。

妈妈在佛堂里洒扫,又点了藏香。说是次江昨夜居然在佛堂喝酒,留下好多酒瓶子,早上母子两还为这事拌了几句嘴,让我以后多提醒着他点,不要越来越不像话。我只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暂时还不想把分手的事情告诉他们,酒桌上也不打算说,只说感谢的话。

楼上楼下走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次江,问了央金才知道,他去喇嘛庙了。那天下午央金还躺在自己屋里的床上,面色有些苍白。我问她怎么还躺着,她支支吾吾的说,肚子疼。

“是怎么个疼法?坠坠的疼,还是隐隐的疼?”我想知道她的身体有没有被次江给伤害到,毕竟是她的第一次。

“我也,说不好”她下意识挠了挠头“还有点浑身没劲儿,应该没事的,躺一下就好了”

“流血流的多吗”我坐到她床头,摸她额头,似乎有些烫,又用额头来试,贴了一会儿觉得并无大碍。

“不多,就一点儿”她半躺在床头玩着自己的手指,眼睛也不看我。

“哦,那没事,只要下面不痛就行,要是痛了或者一直在流血一定要去医院,不要不告诉人,知道吗?”

“嗯”她点了点头,抬眼看我,想说什么似的,我问她想说什么,她说:“你和次江吵架了?”

“不是吵架,没吵”既然分手局面已定,我也不想再多拉一个人跟着闹心,于是骗了她。

她听我如此说,心情好多了,笑着招呼我:“来,上床来躺着,说说话”

看她的神色就知道,显然是有一肚子的闺房之话要找人诉说,可我哪里是最佳听众呢,她的目光充满信任,我只好放下心里那些芥蒂,躺到她身边。

她搂着我的腰,我有些不自在,但还是笑了笑。

她说:“达娃姐,以后我们好好过吧,别老和次江吵架了,他今天一早眼睛红红的就去喇嘛庙了”

“你心疼他”

“嗯,也心疼你。。。”

“心疼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什么好人”

她憨憨的笑了一下,调整了一下睡姿,侧身朝向我,还把头埋在我心口上,呼吸柔柔的像个小动物似的,次江也常这样依赖我。

我有一种想掐死央金的冲动,就像脑袋里有一根线忽然搭错了似的,那感觉强烈的要命,不由自主的把手轻轻放在她脖子上。

“哎,达娃姐,你说,男人为什么那么可怕啊”

“怎么可怕了”

“像打架一样”她说的很隐晦,但我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说完她下意识的嗤嗤笑了一下,脸上泛起红晕“他还掐我,

好像跟我有仇似的”

“是这样吗”我手上用了点力气。

她赶忙点了点头“就是这样,好难受,喘不过来气”

“适应一下就好了,我帮你”我用两只手掐住她的脖子,微笑着看着她,她无限信任地看着我说“哦”

我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到双手,看着她脸色由红变紫,手也在不停的抓挠,我心里有一丝莫名的快感。

她的力气还是大过我很多,可能是感觉到自己快不行了,她使劲儿推搡了我,我跌落到床下,忽然惊醒了似的,看看自己的双手,怎么也没法相信我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她咳嗽着下床来拉我,我下意识的退后了一些。

“你怎么了达娃姐?”

“没,没什么”我蹭到另一张床榻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双手止不住的发抖。

很想抽烟,刚拿出烟来又放回口袋里,因为想到她可能已经受孕了。

“你算好日子了吗,会怀上吗”我问。

“嗯”她躺回自己床上,笑着说“次江哥算的,他问我什么时候来的月经,还头一次被男的这么问。。。”

她还要再说什么,我怕自己听到又心生歹念,赶紧打断她,换了个话题说“哎,对了,你第一次来是什么时候?”“去年刚来,你呢?”

“你才刚刚长大,我就早咯,十三岁就来了”

“嗯,好早”

“是啊,而且我还不准,你还有日子可以算,我压根没个准日子。想来就来了,想不来,有时候连续两三个月也不来。”

央金点了点头,话题一时间无法接上,我靠在墙上,想了一会儿说“央金,你恨我吗?”

她手指头上的亮黄色指甲油斑驳了一些,两手交替地抠弄着,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好半天也不说话。

“你怎么可能不恨我,我这个问题真。。。”我说着朝她瞥了一眼,发现她正在流眼泪,却没有半点声响,我心口抽搐了一下。

“我不恨你”她语速很慢,声音也很轻,汉语对她来说还是生疏“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我喜欢次江,舍不得他,我想和你一起嫁给他,把日子过好”

那时候我真正意识到自己对央金的伤害,本以为总是笑容可掬不通世事的她,原来一直默默承受痛苦。

“央金”我刚叫了她的名字,一阵酸楚涌上来,哽住了声音。我很想走过去抱抱她,又怕勾起自己那份痛,会一发不可收拾的抱头痛哭,我努力稳住自己。

“央金,真的对不起,其实今天来就是想和你道歉的”

“达娃姐”央金从床上爬起来,直接从她那张榻跨到我这张来,坐在我身边说“你不用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怪你,我只怪自己不能让次江喜欢,你能给他快乐就给他快乐,他高兴我也高兴,我们以后不要提这些了,就好好在一起吧”

“你对他也太好了”我无奈地摇摇头“我知道自己怎么输了,我是把自己低到尘埃里,你是根本没有自己”我斜躺在床榻边上,轻轻拍了拍央金的胳膊“别说,或许你才最适合次江,他是太自我了,狂的没边,换了哪个女的都不会容忍他的,只有你。”

“其实次江哥挺好的”央金去炉灶上拎来一壶酥油茶,给我和她自己各倒了一杯,她喝了一口说“我们这里的男人都不太会疼女人,就次江哥还懂一点,他早上过来问我身体怎样,我说想吃蛋糕,我生日那天的蛋糕特别好吃,到现在还想呢,他就买去了,好远的呢”

我听她这话像是在炫耀什么,心里有了逆反,立刻回道“是啊,次江对你这么好,你体谅过他的苦吗,他喜欢一个人你为什么不能放手”

“我,实在不行,我就和他退婚”央金双手握着酥油茶杯,低垂着头,望向地板。

“算了,这太难为你了,我不是真生你的气”我拿起另外一杯酥油茶,轻轻呷了一口笑了笑说“就是有点吃醋”

“哦”

“你吃过醋吗?看到他和我在一起,心里酸酸的吗”

“嗯,有过”

“你为什么不争取让次江爱上你呢,你比我年轻,这就是你的优势啊”

“我喜欢让着别人,大家都让着点,不好吗,为什么要让别人不高兴呢”

“爱情可不是孔融让梨啊,这世界上没有一样事不是竞争得来的,包括我们的生命,一个精子必须在千军万马中独自脱颖而出才行,哦,算了,你可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我听得懂,就是不喜欢争”

“那,如果我非要坚持闹到你们退婚,你怎么办”

“不知道”

“唉,其实我也承受不了那种结果,你活不下去,我也活不好,所以说,算了吧”

“和我一起嫁给次江哥吧”

“有些事分享不了”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