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于是我们站在车外面凝望姊妹海,我把藏袍拿出来递给次江,习惯性的想要替他披上,刚抖落开就想起我们已经分手了,于是直接扔给他。自己故意站到益西身边,益西眼睛看着姊妹海的方向,搂着我肩膀。次江站在离我们五六米远的地方,背对着我们,乳白色亚麻的藏袍,有一角被风频繁吹动,孤单而萧瑟。我顿时难过起来,想要去他身边,益西忽然拉住了我的手“别去,去了就前功尽弃了”“什么?”

“你不就想让他吃醋吗,别可怜他,想想他对你怎么狠心”

我惊诧地望着益西“你怎么知道我就想让他吃醋?”

“那难道是真喜欢我?”

“看来你一点都不神经,比谁都聪明,不过我也不是故意要报复他,也不是有多喜欢你,我就是想玩玩,所以,你可别当真”

“我从来不玩这种游戏,我真喜欢你”

“那你赶紧打住吧,我给不了你什么,而且我告诉你一句发自肺腑的话,我讨厌你们康巴男人,恨不得你们都伤心而死,你最好别拿感情这种鸟事来招我惹我”

益西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我淡淡地笑着。次江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我们,我也静静地看着他,眼神对峙或者说纠缠,了大约一分钟,他收回目光。

“走吧”他说。

我留恋地又看了一眼姊妹海,这才回到车里,次江循环播放那首马赛爱听的歌,我们三个人都沉溺在各自的心事里,默然无声,益西让我靠在他胸口上,我觉得这个姿势太有爱了,于是拒绝了。

大约十五分钟以后,忽然发生了暴力事件,遇到著名的海子山强盗,两个二十多岁藏族人骑着摩托车假装问路,玻璃摇下来之后,伸出长刀架在次江脖子上说是抢劫,要两百块,我一边笑着说:“嗨,老乡,你们好意思在这样美的地方抢劫?”一边掏出三百块从次江身上越过去,主动递给他“给你三百,不用找了”我调侃着。

那人眼神里有一丝狎昵,接过钱的时候捏弄了我的手好一会儿,我也没缩回来,就让他捏。

就在这时,次江忽然用力把门打开,把拿刀的人直接撞倒在地,然后一脚踢到那人的裆部,那人的刀掉在地上,益西也趁机打开车门跳下去,把刀踢到车肚子里,另外一人见状上来缠斗,次江抽出自己藏刀,抵着躺在地上那人的下身,另一人就有些犹豫,益西钻到驾驶座发动车,我把后座门打开,次江就跳了上来。

“快走”我说。

“把摩托车推下去”次江喊道,于是益西开车直接把摩托车推向悬崖。

音乐还没停,我忽然有些恍惚,总以为在梦里,一切人和事都轻飘飘的。两个打劫的人在后面满脸是血傻傻地站着,我往悬崖下面看了一眼,摩托车已经快找不到了。

益西把音乐关掉,说:“厉害啊达娃,都知道用美人计了”

我这才明白,刚才的举动无意中帮了次江一把,分散了劫匪的注意力,但我的初衷实在只是为了气一气次江。

次江找出半瓶矿泉水,自己喝了几口,然后递给益西。

“居然敢抢我们”次江说“这些人穷疯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益西喝了一口水说“他们习惯了,就喜欢这种生活方式,不是穷的问题,哎,真给我们藏人丢人哩”

“挺好,哪天我也去当强盗”我说“当好人一点意思也没有,其实我刚才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那男的挺帅的,被他摸一摸也没什么嘛,不吃亏啊”

次江转过头看着我“有多帅?”

“比你帅,真想下车跟他走”

“那你下去吧”次江对益西说:“停车,让她下去”

益西拖长了腔调“她现在是我女朋友,可没你什么事啊”“是吗”次江说完就把我拽到他怀里,并咬了我的嘴唇,刹那间熟悉的疼痛感又回来了,我懊恼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排斥次江,被他咬的时候差点闭上眼睛,但是我做出了相反的举动,打了他一巴掌。

“打得好”益西用藏语和次江说了什么,次江重重地往椅背上一靠,把头扭向自己窗户那边,不再理我。

“你们这样不太礼貌吧”我说“刚才说什么了?”

“我说让他记住自己说过的话”益西说。

“你别废话,好好开车”次江拍了益西的脑袋。

“呵呵,我不感兴趣你说过什么”我躺下来把头枕着次江的腿“我就想知道晚上是你们和我一起睡呢,还是我和益西一间,你自己一间。”

益西没有说话,次江也愣怔了几秒。

路过一队骑行的驴友,益西摇下玻璃冲他们喊“加油加油,扎西德勒!”

他们也冲益西喊扎西德勒。

片刻后,次江说“你和益西一间”

“嗯,真遗憾”我伸出胳膊抚摸次江的脸“还想邀请你参观呢,怎么啦,不敢看啊”

次江往座椅下滑了滑,慵懒地躺靠着,把腿搭在副驾驶椅背上,这样我的脸几乎就贴到次江下巴上了,他漫不经心似地捻着我的头发说:“我看了你心里能平衡吗”

“呦,千万别这么想,我哪至于对你那么上心,你有什么值得报复的。”

“那你是真喜欢益西?”

“喜欢倒谈不上,不过想和他上床”我对益西说“益西,你今晚好好表现啊,加油加油”

“那我不能让你如愿,在这块儿地界上,你得戒淫邪”

“你跟我提戒淫邪,太滑稽了吧,你难道不是一直在淫邪?”

“我从来没淫邪过,有感情才能上床”

“原来淫邪在你这还有这一说,据我所知你们那教派是把一切性生活都叫做淫邪的,再说什么感情不感情的,给性交活动找个借口罢了”

“你真这么觉得?”

“当然”我浅笑着说“看你就知道了,现成的例子”

“嗯”次江沉吟了一下“本来还想对你说句话,看来不能说了”

“什么话?说说呗?”

“说了也白说”

他开始用舌尖轻舔我的耳垂,这使我浑身酥麻。

“我们不是分手了吗”我这么说着,轻轻闭上了眼睛。

“嗯”

他并没有停止,一点点蹭到我嘴唇上,舌尖轻触,并不纠缠,接了一个浅而绵长的吻,之后他把头转向一边,看着窗外,嘴角有一抹笑意。车正在小路上穿行,路边小溪流水淙淙一路相伴,各类植物绿意盎然,远处大山一望无际。

我为自己坚持不住原则而后悔,自欺欺人地说:“技术真好,应该让益西学学,益西,次江刚才亲我了,晚上我教你他是怎么亲的啊”

“你们到底分不分手”益西恼火起来。

“分啊,当然分了”我说。

“那还亲来亲去的干什么,真当我是死人吗”

“我们分手,也没你什么事啊,我又没当你是我男朋友,你搞清楚状况,我只是想和你上床,明白吗?”

“我忍无可忍了”益西把车停在路边“次江,下来打一架!”

“慢慢打,打不出输赢别上车啊”我坐起来怂恿着,推搡着次江“去啊,有人找你挑战了”又对益西说“益西拿出你的勇猛来,为爱情而战吧,你要是能让他见血,我晚上加倍对你好”

“一言为定!”益西的软肋除了不能喝酒,还有一条就是经不起怂恿,平时看着特别正常,一犯起病来执拗的可怕。

次江说“益西你又犯病了”话音还没落,脸上就被他打了一拳,嘴角流出血来,我点了烟坐得远了些,冷冷看着这一切,次江伤心地看了我一眼,下车把益西从驾驶座上拖了出来,只两下就把益西翻了个身,解开牛仔裤的皮带把他胳膊反绑在背后。

“去后备箱找根绳子给我”次江对我说。

我坐着没动“自己解决呗”

次江无奈,只得拖着益西到后备箱,两三分钟后,益西被五花大绑扔到后座上,接着次江把我拖出来,抱着我走到小河边。

“你干什么?”我慌了神,双手抓住他的领子。

“把你扔下去,作死我成全你”

“不要,我错了”我赶紧道歉,生怕他真会脑子一热把我扔出去。

“现在道歉为时已晚”他说完真的把我一抛,我的心悬到嗓子眼,冲破喉咙发出尖叫,结果却在空中打了个旋,稳稳落在地上,一只手的手腕被次江攥着,稍微一打滑可能就飞到河里去了。

“下次再挑拨离间就真扔你,我也忍无可忍了”

次江一边说,一边走到小河边洗手,洗脸,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

从那以后我安安分分坐在副驾驶座上,再不敢多话,腿肚子抖了好一会儿,益西躺在后座睡觉,打起了呼噜。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