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下午,过金沙江大桥,在竹巴龙检查站前排队等候,次江站在桥边抽烟,他把藏袍扔在车上,这时一身黑色短打,黑墨镜,紧身黑T恤,黑色牛仔裤,唯一看的出来他是藏族人的地方就是佩刀时时都不离身,没有藏袍就挂在牛仔裤上,人群中,他最高,穿的最少,站的最直,我走到他身边,朝金沙江投去小心翼翼的一眼。

“这就是金沙江?”我说“江水很平缓嘛”

“表面平缓,底下暗流汹涌,漩涡很多”他凝视着江水。

不一会儿桥上起风,他说回车上吧,并朝我伸出手来要牵我,我看着他的指尖,犹豫了一下,从他身边绕了过去,独自走回车里。牵手这件事,对我和他来说有些奢侈,这动作只会让我动情伤神。

一路和浑浊江水相伴,时而背到山那边不见,时而又忽然隆隆作响,近在眼前。

下午6点钟左右到芒康,找了个看起来人少的宾馆,对面就是长途大巴车站,我要和益西住一间,老板娘说只有一个四人间了,一边说一边打量我们三个人,我说我们就要这个四人间。

次江和益西都是典型的藏式打扮,带着帽子墨镜和刀,除了亚麻色藏袍以外,次江上身什么也没穿,裸着一侧肩膀和胳膊,戴一条银链子,两条绿松石和天珠项链,下身牛仔裤松垮地挎在腰间,曾经很白的身体在我的要求下也被晒成古铜色,看起来确实有些吓人,还有些痞气,我让他把另一边袖子套上,他不愿意,说谁爱以貌取人随他去。益西穿了墨绿色藏袍,里面白色T恤,下身破洞牛仔裤,浅蓝色,不过已经变成蓝灰色了,和次江打架时裹了一身灰。

这两个康巴男孩吸引了不少目光,几个骑行的驴友在前台后面的耳房,坐在老板娘的床上很惬意的看电视,吃饭,有男有女,此时也端着碗出来打招呼,女生问益西刀上镶嵌什么珠宝,益西很耐心地解释给他们听,在汉族女孩的审美观里,益西显然比次江更受欢迎,次江不苟言笑,女孩子大多不敢和他说话。

上楼时次江和益西小声用藏语嘀咕什么,眼睛看着我,似乎说话内容与我有关,我也懒得打听。

洗澡化妆,穿了超短牛仔裤和工字背心,从洗澡间出来时益西目光一直随着我,次江从我随身带的小包里找了条长披肩给我披上,还在领口处打了个结

“穿那么少不冷吗?”他说“短裤也太短了”

“你管得着吗,最烦别人对我穿什么指手画脚”我把他推到一边,走到门口,站在走廊阳台上晾头发,傍晚的风吹过,心情淡然的好,楼下有驴友在修整自行车,芒康的天空同样低,同样蓝,白云同样悠悠。

次江和益西洗完澡,都只穿T恤和仔裤,三个人屐着拖鞋去街上闲逛,顺便找地儿吃饭。芒康县城似乎比理塘还小,一条主街,一个三面藏式楼房的广场,楼房是白石头红窗户,不高,只有两三层,很长。广场坐好几排藏族老乡,摇着转经筒的,带孩子的,坐墙根晒太阳的,和理塘很像。广场旁边就是菜市场,买了一兜子葡萄和小苹果,路过面包店,次江进去买了块小蛋糕送给我说:“吃吧,上次给央金蛋糕的时候你脸都绿了,给你补上”

“用不着,不爱吃”我把蛋糕扔进垃圾桶,嘬了指头上的奶油,故意皱着眉头说“好难吃”

益西在一旁笑,我牵着他的手走在前面,不时把葡萄递到益西嘴里,次江跟在后面一路沉默,忽然说了一句:“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我脑海里忽然划过和次江在厨房里互相咬葡萄的一幕。做戏要强的心瞬间垮了下来,不经意地远离了益西,一个人默默走在一边,海拔不高的芒康县城,也让我喘不过气。看到一家川菜馆,也没和他们两打招呼,径直走过去坐到最大一张桌上,点了火锅和啤酒,两人像尾巴一样跟在我后面。

饭菜刚上来,进来一拨游客打扮的年轻男女,约摸十几个人,老板让我们和他们换换桌子,心情不好的我,只说了两个字“不换”。

一伙人踌躇了一会儿要出去,老板苦着脸看我们,着急地挽留着。次江不容分说地起身把我抱到另一张小桌旁,按我坐下,益西很热情地帮着老板挽留客人。

我也没有再闹,只顾闷头喝酒吃肉,一句话也不和他们两说。益西要喝酒,次江拦住不让他喝,我一个劲儿给益西倒酒,每倒完一杯,都是次江拿起来喝完。

邻桌那十几个男女闹腾起来,言谈中得知他们是一个大学班级的毕业旅行,都是成都人。次江朝他们那桌看了好几眼,我醉醺醺地问次江:“是不是很亲切啊,有没有找到长的像马赛的,说话声音像马赛的啊”

“呵呵,有本事你别吃醋,绷到底”他灌了自己一口酒。

“我没吃醋,吃那干醋干什么,我现在看到你就和看到这涮罗卜涮白菜没有两样,一点感觉也没有”

“就是拿他开涮呗”益西说。

“还真说对了,我涮涮他,他涮涮我,我再涮涮你,人生啊,爱情啊,就是涮来涮去的,一锅里涮涮得了,晚上咱一起涮啊”我拍着益西的肩膀。

益西刚要说话,邻桌走过来一个娇小的短发女生,端了一杯白酒看着益西说:“那个,我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他们让我请你喝了这杯酒,帅哥,帮帮忙吧”

“他不能喝酒,我替他喝”次江不容分说,接过小女生手里的酒喝了下去,刚喝下去就拧着眉毛吐了出来“白醋?”邻桌哄然大笑,我和益西也乐了。

小女生鞠了一躬说:“对不起对不起,开个玩笑”一溜烟跑回自己桌上。

“吃醋的人原来叫次郎江措啊”我语带双关地调侃他,并且夹了一筷子羊肉递到益西的碗里。

次江闷头一笑,对着瓶子喝啤酒,把醋劲儿压下去。

之后过了几分钟,又有个女生过来端着啤酒找益西喝,她颇有几分妩媚,长卷发,大眼睛。来了就坐在益西旁边说:“帅哥,我叫梁婷,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你是藏族人吧”益西有些激动,忙拎了一瓶啤酒说“是啊是啊,我,我叫益西,来到西藏不要客气,就像到自己家”

我这才明白刚认识益西时,他对我说那句:来到理塘不要客气为什么会引他同学发笑,原来他只会这一句客套话。

叫梁婷的女孩愉快地一笑“益西,好,益西,我们喝一杯”

次江这次不太好意思替益西喝,只用眼神阻止他,可惜益西不接他的茬,端起酒瓶就喝,咕咚咕咚下去大半瓶。女孩也把自己的酒喝了,和他聊起天来,问益西是什么意思,益西说代表智慧,又问他打哪儿来去哪儿,益西都一一回答了。

女孩看了看我说:“她是你女朋友吗”

我赶紧说:“不是”

益西说变脸就变了脸,把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站起来说:“怎么不是?就是”

我和次江互相看了一眼,他把我拉到自己身边,呵斥益西“益西,去卫生间把酒吐了,你要犯病了”

益西眼神发直,身体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抓住次江的衣襟说:“你才有病,你不仅有病,你还很贱,达娃以前对你那么好,你不知道珍惜,非要把爱人变成仇人,可是老天就是不公平,你想和谁好就和谁好,我呢,从小到大,连一次恋爱也没谈过,女人的嘴也没亲过,我最喜欢的也被你抢去了,我怎么就不能抢回来,我就抢了!”益西说完就要把我拉过去,我往远处又退了退。

梁婷早就躲到一边,睁大眼睛惊恐地望着我们。

次江站起来捏着益西的下巴,把手伸进他嘴里说:“把酒吐出来”

益西翻着眼睛就是不吐,并咬了次江的手指,次江把手指头拿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上面有血。他用啤酒冲了冲手,按着益西的脑袋用胳膊肘捶他的后背“吐出来,快点!”益西干呕了几声,就要吐出来的时候挣脱了次江,拿起桌上一瓶啤酒冲次江砸了过来,次江闪身躲开了,这个举动激怒了次江,他要朝益西挥拳头,我大声喝止住了他“你住手,我觉得益西说的太对了,你就是很贱,我决定现在就和益西回去睡觉!你就在这慢慢喝吧。”

“你记住我说过的话,要是用这个来报复我,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我说不定还会加入你们,到时候让你生不如死!”次江的声音不大,却透着一种冷。

我实在忍无可忍,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抬起桌面,连火锅带啤酒全部掀翻了。

“就许你当着我的面和别人上床,还非得逼着我看?就许你咬我欺负我,就许你玩我,玩完了说一声不能离婚直接把我送给兄弟,你根本就不是人,是畜生,我不可以玩你们是吗,我还就玩了,你别逼我,逼急了我脱光衣服站到大街上去,见一个亲一个!亲完我就说我是你次朗江措的女人,欢迎来睡!”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