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缺氧:和康巴男人的一夫多妻实验,一段癫狂岁月(完结)

次江动也没动,沉着脸听我说完,我的四肢颤抖发麻,脑袋里嗡嗡作响,嗓子叫哑了还不解气,脱了背心往门外冲,益西站在一旁剧烈的喘气,脸色通红,他冲过来拦腰抱住我,我以为他来阻拦我,却没料到他会把我摔在地上,重重压在我身上,他要亲我,撕扯我的胸罩。次江冲过来抱开益西,益西使了蛮力挣脱他,他只好朝益西打了几拳,场面一片混乱,周围的人渐渐围拢过来。

益西跌坐在地上傻笑着,脑门上迅速肿起一个包。次江从地上捡起背心动作生硬地给我穿上,撂下饭钱,一只胳膊夹着我,一手扶起益西,冲出人群狼狈而逃。

我一路疯笑,脑袋差一点搭错线,变成了神经病。

到房间,次江把我和益西推到花洒下面醒酒,温热的水流让我更窒息,胃里也翻江倒海,趴在马桶上吐了好久。吐完之后当着益西的面脱了衣服冲澡,次江把半醉半醒的益西推出门去,益西就坐在地上眼神发直的看我,次江踢了一脚浴室的门,门重重关上,震得镜子都在发抖。他坐在浴缸边上蹙着眉毛看我,我半点力气也没有,垂着脑袋和肩膀,站在花洒下面一动也不动。

次江走过来,也不脱衣服,直接站在花洒下面,替我打肥皂擦洗身体,我像一个木偶,被他支起胳膊,抬起脚,机械地扭动脖子,几分钟后我从麻木失神中醒来,发现他单腿跪在地上,很认真地帮我擦洗脚踝,我的一只胳膊还搂着他的脖子,刹那间莫名心酸,腿一软滑到他身上,差点跪在地上,他接住了我,眼睛通红的。

“我爱你”他的声音在水流声中听不真切“从来没有存心耍你,变成今天这样我。。。”

我用亲吻堵住他的话,并不是听到那句我爱你有多么感动,我已经没有完整的心来感受爱,只是想跟他索要一点温暖,来自于身体的温暖,所以我吻的并不动情,甚至有点冷漠。

“我不想,太难过了,硬不起来”

他轻轻推开了我。

我没有理他,继续亲吻,把他的手放在我乳房上,他有了回应,把我揽到怀里,越吻越用力,拥抱也越来越紧,我喜欢这样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被他放倒在地上,他站起身把自己脱光,当他的身体离开我之后,我才从眩晕和迷醉中醒过来,忽然间不想继续下去,怕过程中酝酿出爱的假象,更怕结束之后的那种空乏,比无聊更无聊,比寂寞更寂寞。

他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反抗,问我怎么了,我说突然不想要了,只想抱抱,没想要和他做爱。他在进入我之前停住,一只手撑在地上,离我身体远一些,用十几秒的时间冷却自己,然后关掉花洒,用浴巾裹住我,把我抱到床上,又把被子拉下来盖在我身上。

“等我一下,马上回来抱你”他说完又回到浴室,我知道他在自我解决,益西躺在浴室对面的地上睡着了,几分钟后次江出来把益西抱到另一张床上安顿好。

换上干爽的衣服,牛仔裤毛衣藏袍都穿上了,次江这才钻进我的被子里来。

“干嘛穿这么多”

“明知故问”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搂着我“这样可以吗,需要再抱紧一点?”

“不用,这样就好”

从对面的卡拉OK房里,传来走了调的冷雨夜,我们静静的听了一会儿。

“Beyond的,海阔天空”我说。

次江跟着哼唱了一小段,粤语的发音像模像样,唱到天空海阔你与我可会变的时候,渐渐收了声音。

卡拉OK那人继续吼着,恐怕是喝醉了,像嚎叫。窗外偶尔有车轮和地面摩擦的沙沙声,楼下还有一群人在聊天,是年轻的女性的声音,听不真切说的什么,似乎很开心。

我和次江安静地搂了一会儿,然后我轻声轻气地问他“你刚才说,我爱你?”

“没有吧”

“我听到了”我有一些沮丧,是一片羽毛般轻轻的沮丧“可我一点感觉也没有,更谈不上惊喜,以前多希望你可以对我这么说啊,为了这句话死都可以,现在,说和不说没有区别。昨晚请客吃饭的时候,你爸爸还说弄好了结婚证的问题,让我们择日成婚呢,我说,过段时间吧,等这辈子过去以后再说吧,呵呵,后面那句是我心里说的。唉,没人会在原地等你啊,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对了,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想和你做爱了,我们之间真的完了”我用一种缓慢而空灵的语调诉说着。

“听起来,很难过”

“心里揪着难过?”

“嗯”

“挺好”

次江从胸腔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声音,介于呻吟和叹息之间,我知道那是心梗的声音,这种感受我太熟悉了。

他翻了个身,仰面躺着“哎,芒康海拨多少?”

“不太高吧,3900多?”

“喘不上气”他张着嘴巴做深呼吸。

益西发出轻微的有节奏的鼾声,卫生间里水龙头没有关好,一直滴水。

“说说你的马赛吧,能说吗”我往次江怀里拱了拱“她是什么样的人?”

“她?”次江想了想,悠悠的说“什么都要做到最好,学习成绩,人缘关系,运动,化妆打扮都无可挑剔,阳光女孩,对人也好,一直捐助一个偏远农村的中学生,后来那孩子写信来说要钱谈女朋友,马赛没给,他骂了马赛,马赛很生气,最后还是给了,就是这样一个女孩。”

“那为什么会自杀?”

“她是忽然想不明白了,什么都做的那么好,从来没亏待过谁,自己要份感情就是要不到,索性不活了,平时连马路都不敢过,就那么割开手腕,疼死了。”次江皱了皱眉头,自己的手腕抽搐了一下。

顿了顿,他继续说“自杀是穆斯林的大罪,罪无可恕”

“是啊,任何宗教都不会鼓励自杀,除非是邪教。幸亏你没有死成,不然你父母多伤心。马赛实在是太惨了,如果是我,我就和你私奔”

“嗯,和我私奔吧”

“不要央金了?”

“带着她一起”

“你还是喜欢她”

“我不要她,她怎么活呢,何况,她已经非常体谅了,你说爱情是自私的,她也可以一开始就不允许你的存在啊,但她体谅到我们的感情,自己一直在隐忍,爱情和道义,真的不能两全吗,我想两全,不想伤害无辜的人”

“不负如来不负卿,很难,有时候你面临的是单选题,你选道义,那就牺牲爱情呗,我知道你的难处,其实在央金这个问题上,我已经不恨你了。我只是不明白,我究竟是不是马赛的替身,但是现在,这个问题也不重要了,是与不是,我都不会和央金一起嫁给你”

“实话实说,我也不明白,是不是一直把你当成马赛,大多数情况下,两种感觉是混淆的,你”次江想了一下说“你就像,草原上的狼毒花,也叫断肠草。见过那种花吗,花苞红红的,开出雪白雪白的小花朵,很漂亮,生命力也特别顽强,有巨毒,草原上什么花都可以多,就是狼毒花不能多,多了就说明,生态环境不太好了。”

“什么意思?”

“嗯,自己想想嘛”

“。。。。。。”

“如果有一天,你觉得特别难过,难过的一分一秒也过不下去了,就找个信仰吧,随便什么信仰,只要不是邪教,把自己往那里面一丢,什么也不用想,什么就都好了”

“不会有这样一天的,因为这一天已经过去了,你和央金在我面前做爱的时候,我就,难过的一分一秒也活不下去,结果呢,我好好的活着呢,能吃能喝,现在还能被你搂着”

我兀自笑了,笑声惊扰了益西,次江连忙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益西在床上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去。

看着益西安静下来,次江重新抱紧了我。

过了一会儿,次江松开我,无奈地仰望天花板“带益西来,就是为了给你个交代,你可以和他上床,就许一次,一次以后我们扯平。”

“那你得看着啊”我进一步打击他。

“我看不下去”

“你不是也有好几个爸爸吗,你怎么没继承你爸爸们的高风亮节呢”

“道理归道理,按理说不会介意,可是,感觉归感觉”

“次江,其实你想的事挺多,就是不说,你不对人敞开心扉,什么都自己扛着”

“说了也没用”

“怎么没用,可以让人了解你啊”

“呵呵,了解,了解有用吗,把自己的伤口摊开给人看,只会招人烦,没人真正理解。你不用反驳,其实你也不懂我”

“大概,是吧,我有时候觉得你不该背负那样的枷锁,我不是你,所以没有感受过你的那些,有些事可能真需要亲身经历才会明白”

“是啊,本来我以为你会体谅,可你,毕竟也有自己的想法,央金呢,没什么想法,可她又不理解。我不指望这世上有任何人可以理解我,懒得去说”

“为什么今天说了?”

“不知道。其实有些问题我以前从来没想过,马赛的事情出了以后我才开始想,种族啊,爱情啊,性格啊,生和死啊,命运啊,人活着为了什么啊,什么都想,从来没有停止过”

“好像,我们以前没好好互相了解”

“了解又怎么样,有些话根本不用说,一个眼神就明白”“是啊”

我索性坐起来说“我现在才发现你不是齐磊说的那样落后愚昧,论眼界,他一个大学老师可能还不如你呢,你接触的经历的太多了”

“呵,什么叫可能,他肯定不如我,我家做的是跨国生意,见识的比他多多了”

“不就是外贸吗,臭屁什么”

次江双手枕在脑后,脸上显出他一贯的骄傲自信,一会儿又暗淡下来。“也是,也没什么,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他起床走到卫生间,撒尿,然后把水龙头关紧,滴答声停下来,我心里就不那么烦躁了。

标签:

6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多年前看过的帖子又翻出来看了一遍,好几年没在公司里翻文了,还是没忍不住,偷偷流了几次眼泪。真也好,假也罢,真正爱过的人才能写成这样的爱情。真正爱过的人才深有体会其中的很多细节描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没有拍成电影。

    (31) (9)
  2. 小说很好看

    (0) (0)
1 2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